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06.第一次面试

106.第一次面试

    看着空空荡荡的大电饭煲,陈松开始发呆:或许,下次蒸米饭的时候应该用灵米调和普通米,哥布尔太他么能吃了,就是饭桶!

    另外他发现安吉丽娜也很能吃,能吃是福。

    走出厨房他去了客厅,走到正在看电视的哥布尔身边俯身并温柔低语:“我给你放好热水了,水温正好。”

    旁边聊天的两个姑娘猛的扭头看向两人,表情诡谲,丰富多彩。

    哥布尔主动进行了解释:“他不是给我放好了洗澡水,而是刷碗水。”

    两个姑娘恍然大悟,继续她们的话题。

    安吉丽娜得知米饭是中国人的主食后,一脸艳羡:“你们真幸运,可以天天吃米饭,整个北欧的主食只有面包和披萨,非常难吃。”

    罗冰心眨眨眼,小姐姐你是不是对米饭有什么误解?今天吃的这种米饭我也是这辈子头一次吃到好不好?

    夜色浓重后,陈松送安吉丽娜回家。

    吃晚饭的时间他已经大概了解女警官的情况了,她出生于雷克雅未克,父亲早亡,后来母亲再嫁,现在在雷克雅未克从事幼儿教育工作,平时除非节假日,否则她们母女见面机会不多。

    冰岛乡间房屋便宜,安吉丽娜用大学得到的奖学金和工作后积攒的工资在镇上买了一座房子。

    “面积很小,只有一百平左右。”安吉丽娜在车上介绍道,“不过还好带了个院子,一千多平的院子。当然,这跟二号庄园无法比拟。”

    陈松开着车问道:“这可不小了,我以前在我的祖国工作的时候,只租了个单间,才二十平米。”

    安吉丽娜并不吃惊:“雷克雅未克就是这样,我少年时代的卧室就只有二十平米。”

    小镇夜生活简单,只有几家酒吧和俱乐部还在亮着灯,住宿区已经漆黑一片,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一片寂静。

    陈松目送安吉丽娜进屋,等到客厅的灯光亮起他才发动车子。

    安吉丽娜对他摆了摆手笑道:“再见,文斯,晚餐很棒,今晚我很愉快。”

    陈松摁了声喇叭离开,心情同样很愉快。

    上午十点钟,他再次把车开了出来,这次得去塞尔福斯接新wwoofer了,那位名叫宋飞泉的同胞姑娘。

    来一次塞尔福斯不容易,陈松先去超市买了好些物资,然后开车去了小城的汽车站。

    雷克雅未克开来的长途车就停靠在站里面,他是掐着时间赶过去的,所以停车不多会,一辆蓝色大客车开了进去。

    乘客纷纷下车,一个身材高挑、戴着墨镜的黑发姑娘拖着皮箱走向勇士皮卡:陈松提前跟宋飞泉说过了,他开的是一台红色的大皮卡,这种颜色的皮卡车在塞尔福斯还是挺少见的。

    宋飞泉走近后,陈松略微一打量后心里诧异,真让荆伟说着了,做wwoofer的里面不少美女。

    看到他下车后宋飞泉就潇洒的摘下了墨镜,一张水润的鹅蛋脸上五官精致,眼眸含笑,朱唇饱满,琼鼻小而翘,这样当她嘴角一挑的时候脸上便挂满了狡黠的风情。

    她的身高得有一米七多,身上是黑色的女式西服配笔筒裙,内里白色衬衣高高耸起,上端两枚扣子像是随时会鼓开。往下是杨柳般的纤腰,曲线继续下滑猛然丰腴,笔筒裙从后面看被绷成了两瓣西瓜。

    陈松是个诚实的人,他必须承认这位新wwoofer跟罗胖墩不一样,这位不需ps就是女神。

    他礼貌的迎上去,宋飞泉也礼貌的加快了脚步,大大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弦月:“嗨,您好,陈先生?”

    陈松帮她去提行李箱,道:“是的,您是宋小姐?”

    宋飞泉抿嘴微笑,长长的睫毛如风吹过的柳叶轻轻眨动,她笑着说道:“对,如果你习惯说英文那可以叫我杰西卡,如果习惯说中文就叫我小宋或者飞泉。”

    陈松招待她上车,宋飞泉先递给她一份简历说道:“之前我联系的托佛先生好像比较忙,他没有为我做面试,所以是由您为我面试吗?”

    wwoofer虽然不是正式工作,但终归是一份工作,老板和申请者要互相做一次面试,然后进行最终抉择。

    不过为了省时省力,这个面试一般是在网上进行,陈松对流程不熟悉,昨晚又忙着招待安吉丽娜,所以未能进行面试。

    从这点来说,宋飞泉还坐车赶来见他这真是诚意满满了。

    陈松接过简历看了看,上面有宋飞泉的正装照,刘海斜斜的扫过光洁的额头,更有一股知书达理的气质。

    一看就知道,这丫头适合娶回家做媳妇儿。

    最近他认识了好多美女呢,他在心里感慨。

    学历一栏宋飞泉写的是博士,她于两年前毕业,但工作经验一栏写的又是三年,于是陈松问道:“你的工作经验是加了读博时期的一年工作?”

    宋飞泉说道:“不是,是我工作后加班严重,两年工作,三年经验。”

    陈松便笑了起来,他又往下看,看到了宋飞泉的wwoof工作经历,短短四个月她换了四份工作,这样便皱起眉头。

    宋飞泉倒是蕙质兰心,迅速进行了解释:“是这样的,我在四个牧场工作过,其中第二个牧场的老板对我进行性骚扰,我不得不离开,另外三个牧场都是我工作不久后他们倒闭了,我也是不得不离开。”

    陈松下意识的抹了把鼻子:“三、三个牧场倒闭了?”

    宋飞泉苦笑道:“是的,我怀疑过我可能有点职场天煞孤星的命脉。”

    陈松放下简历说道:“不要紧,我就是一名修道者,看我给你破了这命脉。行了我的面试结束了,通过,你呢?”

    宋飞泉没有回答,而是莞尔一笑伸出手,道:“很荣幸认识您。”

    陈松碰了碰她的手指放开,一时吃不准她的意思。

    宋飞泉眨着眼睛道:“开车吧,老板,你还在等什么人吗?”

    陈松笑了笑发动车子,一边打方向盘一边说道:“我还以为你刚才给我发了个荣幸卡呢。”

    宋飞泉狡黠一笑,道:“如果你完全握住了我的手,那我就给你发一张荣幸卡,然后拖着皮箱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