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13.车队奔赴首都

113.车队奔赴首都

    本来按照约定,他们这个周末要继续去维克镇买海鲜的。

    但陈松答应了科瑞要去雷克雅未克参加抗议活动,于是他只能爽约,安排哥布尔带宋飞泉两人去约克镇。

    结果两个姑娘都没有见识过冰岛的抗议活动,平时也没怎么去雷克雅未克,这样她们就对活动来了兴趣,也想加入其中。

    对此,科瑞和亚历克斯牧师等活动主导人表示欢迎,抗议活动从来都是越多人越好。

    最让陈松吃惊的是,作为警察的安吉丽娜也参与其中,另外他还看到了古德松和吉尔维德等警察。

    陈松诧异的问安吉丽娜:“据我所知队伍要去警察局进行吧?你们去反对自己人?”

    安吉丽娜气鼓鼓的说道:“本来这种事就应该是首都警察部门来管辖,我们地方警察局是替他们背黑锅了,这次我们要去撒口气!”

    陈松问道:“你们不怕被首都的领导们查出来受到处罚?”

    安吉丽娜一脸莫名其妙:“我们又没有违法违规,他们为什么要处罚我们?还有,他们又不认识我们,我们不穿警服,谁知道我们的身份?”

    今天女警官一身便装,平时梳成马尾的金发纂成了个丸子头,两缕金色的发丝从鬓角落下,随风摇摆,如同阳光下的柳絮。

    脱掉警服,她换成了卡其色风衣,风衣过膝,风吹之后猎猎有声,衬托的她英姿勃勃。

    往里则是一件紧身条纹羊毛衫,将凹凸有致的线条完美勾勒而出,搭配加长的蓝色牛仔裤和一尘不染的小白鞋,妩媚之下不掩干练气质。

    扫了眼笔直修长的牛仔裤腿和被撑得圆滚滚的后臀,陈松莫名的开始期盼夏天。

    几十辆汽车停在路边,亚历克斯牧师身穿黑色牧师长袍,胸口挂着一个白色十字架,一脸肃穆的从队列前面走来,克雷跟在后面,捧着一个古铜色水瓶。

    到了出发时间,大家伙都到了路上,牧师从水瓶里蘸水洒在车头,说道:“愿主保佑你。”

    一场抗议活动,搞的跟十字军远征似的,还带上了牧师。

    陈松问克雷道:“你也要去雷克雅未克吗?”

    克雷笑道:“不,我回家打游戏机。”

    陈松说道:“傻孩子,周末你要干什么来着?去我家待着,我把功课已经给你留下了,你先跟着电脑学拼音。”

    克雷顿时面如土色:“我我我刚才说错了,我也参加活动。”

    陈松指着副驾驶说道:“你给我上来,路上我教你学拼音。”

    随后,汽车行驶,庞大的车队风驰电掣的奔驰在了一号公路上。

    每辆汽车都在放摇滚乐,唯独勇士皮卡里有稚童嚎叫声:“啊我饿,一屋鱼……”

    “错了,是‘阿窝厄,一呜吁’!继续往下念,这是单韵母,接下来是复韵母!”

    “av嗷哦要爷约儿……”

    “你耳朵里塞了山炮吗?是‘哀威哦欧悠耶约儿’!”

    “我读的不就是这个吗?”

    “不是,继续读!”

    “上帝救救我!”

    “你现在学的知识上帝可管不着了。”

    后座上两个姑娘笑的左右摇摆,陈松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罗胖墩注意到后便双手握拳放在脸颊上卖了个萌。

    但很遗憾,陈松看的是宋飞泉跳动的t恤。

    t恤上有个葫芦娃,那更萌。

    途径塞尔福斯时他们去找了个快餐店买午餐,今天中午肯定得耗在雷克雅未克了,而首都的物价太高,所以大家伙得提前准备。

    陈松帮克雷买了一支大号冰激凌,少年家里经济情况一般,这种用优品奶油做成的大冰激凌是他平时享受不到的零食,抱着大冰激凌他高兴的四处跑,跟奥运会上传递火炬的运动员似的。

    陈松买了汉堡、鸡米花和炸鸡排这些东西,另外看到超市有卖俄罗斯大瓜子的他也买了一些。

    俄罗斯瓜子全球有名,陈松记得绿色北欧给自己准备的植物种子种就有向日葵种,于是他决定回去自己也种上一些,三四月份正好是向日葵的播种季节。

    短暂休息后,车队再度踏上行程,这次就直奔雷克雅未克而去了。

    到了雷克雅未克,车队开向市区提宁湖附近,他们目标是冰岛议会大厦。

    雷克雅未克城市布局匀称,街道经纬分明,因为这里地震频繁,所以没什么摩天大楼,居民住房小巧玲珑,大多是两层楼的建筑,风格各异、整齐美观,处处透露出宁静闲适之感。

    议会大厦也是如此,这座曾经汇聚了冰岛权力人物的核心建筑仅仅有两层,它建于19世纪,古色古香,像一座郊区度假屋多过像一个权力中心。

    不过想想冰岛现在也不过才三十几万人,一国总统管辖的人口还没有中国县长管的人多,甚至在中国一些大镇比如虎门镇、长安镇、狮山镇等等人口都比冰岛多,还多不少。

    经过百年洗礼,现如今还留在冰岛议会中心的办事单位已经不多了,只有辩论厅、几间小会议室和某些议员的办公室留下了,其他的搬到了旁边建筑中。

    这样,队伍只要来到议会中心那依然能影响到这些单位。

    选择议会大厦做目标是有原因的,这里也是个旅游景点,冰岛人性格就是这样,要不不闹事,要闹就闹的大一点。

    他们才不在乎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他们恨不得把自己的委屈告诉全世界。

    不过他们毕竟是来行使《宪法》赐予公民正当权力的,不是来撒泼的,所以车子老老实实停进了停车位,然后多数人下车开始拉横幅、发放传单,另外有三十辆汽车组成车队,在附近公路上高速行驶。

    陈松也被选进了车队里,但是他在城市里没开过快车,缺乏经验,他一脚油门没踩好撞到了一辆suv,“咣当!”

    勇士皮卡可是干重活的猛兽,这一下子把suv给推出去三四米,车子停下后两个膘肥体壮的汉子愤怒的下车就骂:“法克,你是用屁目艮看路的吗?滚下来!”

    看到陈松这边出事,三十辆汽车接二连三开过来围了上去,司机们下车,然后那两个怒火冲天的汉子冷静了。

    抗议活动要带着情绪参加,所以镇民们都是杀气腾腾的,多数是一件黑体恤随便配个外套,且外套拉链打开,把结实的肌肉给露在外面。

    一群人阴沉着脸围上来,那两个大汉中没说话的一个就开始批评先前骂人的一个:“兄弟,你怎么回事?出车祸我们就解决,你不能发火ok?好好说话好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