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31.老班长(7/10)

131.老班长(7/10)

    沉声度过一个愉悦的夜晚,虽然最终还是孤枕难眠了,但他觉得在这个晚上他跟安吉丽娜的关系有所精进。

    四月三号,他装了满满一皮卡车的各种蔬菜和两箱子草莓、两箱子蓝莓,然后开向了雷克雅未克。

    他的航班就是今天的,这样他假借顺路去卖蔬菜和水果的理由,到时候把这些东西放到阴阳峰去,然后将皮卡停在机场就可以直飞回国。

    计划完美。

    就在他上车的时候,宋飞泉追了上来:“老板,你回家这几天我们怎么处理收获的蔬菜和水果?你都是卖给哪家市场?”

    温室种植园里出产的果蔬总得有个正当的处理渠道,陈松就说他在雷克雅未克联系了批发商,用高价批发出去。

    陈松探头道:“你们不用管了,自己吃就行,吃不了就送人。另外,看好道哥和白哥,我这几天不在,你们小心它俩乱跑。”

    他估计过了,自己回家这几天多余收获的主要是黄瓜、西红柿、豆角和草莓、蓝莓,这些东西都是多长一两天就会熟过火的,其他如各种绿叶菜多长几天没事。

    听到他的话道哥似乎有所明悟,它猛的追向皮卡车,一边追一边狂叫。

    白哥不明所以,但既然道哥去追了自己也去追吧。

    陈松没办法带它们回国,道哥还好说,白哥是不可能出入境的,他只能一狠心把油门踩到底,然后经过斯凯林松门前的时候撞了他的雷克萨斯一把。

    雷克萨斯的屁股顿时瘪了,而皮卡车头只是掉了漆而已,陈松探头看了看,忍不住咋舌:“日系车的吸能大法果然厉害。”

    撂下这句话,他又是一脚油门踩到底。

    飞驰而去。

    可怜斯凯林松好不容易才把车子给开回来,结果他刚进屋去换个衣服,再出来后车屁股就扁了,好像被后入过一样。

    “法克!”

    路上没人的时候他把果蔬送去了九洲,返回来后开车去了机场,又在机场等了两个小时,然后登机。

    候机并不无聊,他展示了一下第一皇家万事达卡就被带进了vip休息室,里面水果、饮料和食物齐全,唯一遗憾是服务的空妈不是很赏心悦目。

    陈松没事干就刷手机,结果有意外收获,得知他明天下午回市里,班长张之铎豪爽的给他发了个私信,说到时候开车接他一起回去。

    雷克雅未克飞国内航班少,三号当天有两班,一班是波音737,一班是空客a340。

    陈松选的是空客,因为来的时候也是空客,而且这个航班是雷克雅未克时间下午两点发机在哥本哈根转机,然后北京时间四号中午一点钟抵达首都机场,航程时间总共是十五个小时。

    不管从飞行时间还是出发降落时间来说,这都是最合适的一班了。

    航班的飞机是空客a340,个头比a380稍小,但也是一款大飞机,长度是七十多米、高度是十七米,给陈松的感觉还是个巨无霸。

    波音737停在旁边,陈松对它挥了挥手:“别灰心,小伙纸,不是你不够优秀,是哥要求比较高。”

    中国距离北欧还是太远了,即使头等舱还算舒适,可空间太小很压抑,而且他到了京城后休息了不到一个小时,又得赶联程航班,这次是直飞他们城市。

    陈松老家是一座浙南小城,位于江浙西南,面积不小、人口不多,境内多山区和河流,经济不太发达,倒是环境不错,是全国绿化百佳县。

    他出机场后换了手机卡,然后给张之铎打了个电话。

    一个已经有些陌生的声音问道:“呀,是松子吗?我现在就在停车场,你在几号门?我去接你。”

    陈松道:“班长你跟我说你位置吧,我去接你。”

    张之铎笑道:“你这从北欧回来一趟肯定没少带东西,我过去吧,你几号门?”

    协定位置,一辆八成新的长安cs开了过来,陈松盯着车牌一看是张之铎的车,便赶紧挥手。

    车子副驾车窗降下,露出张之铎黝黑的笑脸:“松子,这得快十年没见了,你变化挺大呀。”

    陈松道:“班长你变化不大,还是跟以前一样帅、一样爷们。”

    张之铎下车帮他搬了箱子,然后开车离开机场。

    稳稳的开着车,张之铎问道:“你这一路飞回来累坏了吧?要不要睡会?我技术你放心,以前在部队就是汽车兵,现在我干网约车了,一溜的五星好评。”

    陈松问道:“你干网约车了?转业没有安排吗?”

    张之铎笑了笑道:“我就个大头兵,退伍了有啥安排?倒是我们连长想让我走后门然后去国企找个活,我没答应。”

    “班长你也太耿直实诚了,现在这社会有些人情你不用白不用呀。”

    张之铎道:“这跟耿直实诚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直男,不走男人的后门。”

    陈松惊愕,这还是我记忆中不善言辞的老班长吗?

    看着他的样子,张之铎笑了起来:“在部队瞎开玩笑开惯了,你别在意。不过我也不是实诚,就是不想让我老领导去求人,没必要,我手脚齐全,还能饿死呀?”

    陈松轻叹道:“你说的也是。”

    张之铎又笑了笑道:“你看现在社会多好?治安稳定、就业机会多,我都不用花大钱买营运就能干出租,这个收入可不少,也轻松,很好。”

    车子穿过市区在一处街头停下,有老人在守着个煎锅买东西。

    张之铎下车买了两盒东西上来,递给陈松道:“你出国后再也没吃家里的东西了吧?估计你飞机上吃的也不好,喏,黄米果和米枣,充充饥。”

    这两样东西是他的家乡小吃,米枣是红枣里塞了糯米,洒上点白糖后红白相间,好看又好吃;黄米果更有特色,跟年糕很像,一片一片,可煎可炒可煮,清香软糯,在当地很受欢迎。

    坐人家的车还要吃人家的东西,陈松不好意思:“班长你这弄的,多少钱?你不能这样……”

    “别废话,你叫我一声班长就听我的。再说就小东西,我请不了你大酒店,这两口小东西你可别嫌弃。”张之铎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