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35.立正,向右看齐(1/8)

135.立正,向右看齐(1/8)

    ps:继续求月票,求推荐票,新书期必须要打新书月票榜呀!****

    抽烟的老头咳嗽了一声:“平安,坐下。”

    凶悍的板凳狗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又老老实实的坐下了。

    张之铎眼睛一亮:“老叔,你这狗训的好呀。”

    老头局促的挪了挪屁股道:“还行吧,你们两个娃想养个狗?你俩认得吧?这是咱们的板凳狗。”

    陈松道:“对,我想养板凳狗,一只狗崽多少钱?”

    他伸手抱起了一只,春寒料峭,小狗崽不耐寒,离开兄弟姐妹身边后便冻的打起了哆嗦,并且哆嗦的颇有节奏感: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老头有些颓然的说道:“你要真想要那你给个价吧,给钱就卖。”

    随着金毛、泰迪、巴哥这些宠物犬种从城市蔓延向农村,中华田园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短短几年时间乡村里能见到的土狗也是越来越少。

    这是人们选择的结果,土狗们拥有历史悠久的血脉,一直被用来看家护院,所以拥有攻击性。

    如今社会治安渐好,小偷小摸少了,土狗们没了用武之地,反而脾气暴躁、骁勇善战的性子导致它们容易咬伤人,这是老百姓不能忍受的。

    相反,金毛、泰迪这些犬种没有攻击性,它们是很好的陪伴犬,擅长卖萌、装傻、充楞,可以用来陪伴农村的老人孩子,这让它们备受欢迎。

    老头显然在这里摆摊有段时间了,因为四只狗崽都得有四五个月的年纪,一般土狗都是从两个多月就能拿出来卖了,他应该是一直没有卖掉。

    陈松不了解行情,问道:“老叔,你报个价吧,价格合适我就买。”

    老头抬起头期盼的看着他问道:“价格合适你都买吗?”

    陈松觉得用不着全买下,不过四条狗崽看起来都不错,他便点点头道:“也行。”

    老头琢磨了一下道:“那一条狗一百块,你看这价怎么样?”

    这价钱很便宜,陈松掏钱给他道:“行,你把筐子一起给我吧,我再多给你五十块,行不?”

    老头倒是实在,拿到钱他心花怒放道:“筐子送你好了,一个破筐罢了,不值钱。”

    土狗崽的市场价不过五十块,他报价虚高本来是要等着砍价的。

    陈松提上筐子走人,四条小狗崽醒了过来,纷纷趴在筐子边上瞪着大狗看,一边看一边呜咽的叫唤。

    大狗孤零零的坐在老头身边,脑袋低垂,有着说不出的落寞。

    人生最苦是离别。

    狗生亦如此。

    陈松终究心软,他去旁边一家宠物超市买了一袋子的猪骨给大狗送了过去,叹道:“回去好好吃几顿,不就又开心了吗?”

    狗崽们可不懂这些,它们就是对离开母亲而本能的感觉不安,陈松买了一包牛肉味磨牙棒放进筐子里,它们赶紧各自叼了一根啃了起来,就这样把老妈给丢到了脑后。

    带着四条小狗,两人又回到学校。

    陈松笑道:“带着狗参加同学聚会,我估计我这也是独一份了。”

    张之铎道:“挺好,猪来穷狗来富嘛。”

    他们回到学校不久,一个姑娘施施然的走来。

    张之铎用肘子碰了碰陈松道:“你看那美女。”

    陈松降下车窗看了一眼吹起了口哨:“美女,看这里。”

    张之铎赶紧说道:“这是蔡群吧?”

    高中时期他是班长,蔡群则是学习委员,一位喜欢吃辣椒的辣妹子,最擅长的是突击收作业。

    陈松道:“我认出来了,如果不是蔡群我能吹口哨随便调戏人家?”

    蔡群看到两人后眼睛弯成了月牙,她很开心的挥手道:“喂,班长、松子,你们两个来的真早。”

    她拉开车门想上车,然后看到了四条正有滋有味啃着磨牙棒的狗崽:“天哪,这怎么还有小狗呀?”

    陈松道:“我家的娃。”

    蔡群怜悯的看着他道:“松子,其实你年纪不大,找不到对象可以慢慢来,起码你先放宽性别条件,好歹找个人,你说你上来就玩超越种族的爱恋,我叔叔阿姨能接受的了吗?”

    陈松诧异的看向张之铎道:“学委虽然越长越丑,但这张嘴倒是越来越刁啊。”

    张之铎装死不表态,看着手机戴着耳机在听歌。

    蔡群嘻嘻笑,问陈松道:“行了,咱们别为难班长这个老实人。认真说,我也想养个小狗,不过我想养哈士奇,你知道现在养个哈士奇要花多少钱吗?”

    陈松想了想道:“得看品牌和材质,品牌、材质不同那价格也不同。”

    蔡群纳闷道:“你说的是血统吧?”

    陈松道:“不是,我说的是地板,如果是名牌高材质,那你养哈士奇估计得花三到五万,如果是一般地板,那花个万儿八千就够了。”

    两人开着玩笑,张之铎在旁边专心听歌,这样时间过的倒也挺快。

    第三个来的是姜涛,他缩着膀子骑着电车,上身绿色冲锋衣,下身绿色绒裤,还背了个绿色双肩包,陈松看到后问道:“全身绿?这什么意思?”

    姜涛讪笑道:“这不显得哥们我有青春气息吗?”

    “有吗?”

    “多少有点吧?我好不容易才淘宝了这么一套啊,你别打击我。”

    随后李超人也开车赶了过来,剩下的零零散散到来,最后数了数竟然有二十个人,这对于好几年没联系的高中同学聚会来说规模算很大了,由此能看出张之铎的号召力。

    蔡蓓蓓问道:“班长,咱们干嘛一直待在校门口?你是不是联系了老师准备参观校园、回味青春?”

    张之铎摇头道:“今天学校放假,老师们都回家扫墓了,咱们自己聚会。我选择在学校集合,是因为咱们集体活动的第一项要在这里举行。”

    说完他做了个集合的手势:“接下来都有了,按高矮分两排站起,以我左臂为基准,大家都有了,列队!”

    正在抽烟的李超人懵了:“卧槽,这要搞什么?”

    “组队玩真人吃鸡口巴?”个性跳脱的王涛说道。

    “你自己吃,我们不吃。”姜涛摇头。

    旁边的人顿时哄笑。

    听到说笑声,张之铎猛的喝道:“都严肃点,大家、哦,大家不是兵哈,总之严肃点,咱们接下来要进行本次班级清明节聚会的第一项活动!”

    “唱校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