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中华文明永耀世界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中华文明永耀世界

    天边出现了一条黑线。

    紧接着,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

    这是普通士兵们视野之中能看到的。

    而在李睿、李瀚、李德的望远镜之中,看到的却更多,他们的视野所及之处,尽是滚滚而来的大食骑兵以及无穷无尽的步卒。

    大唐与大食为了争夺中亚的控制权,终于还是要真刀真枪的拼上一阵了。

    而两个帝国之间上一次的较量,还是数十年前的恒罗斯之战。那一战,大唐将军高仙芝以三万唐军硬撼大食二十万大军,最终虽然失败,却还是让大食人看到了这个东方帝国的可怕,从而放弃了继续东进的念头。

    而这一次,唐军的人数要稍微多一些。

    李瀚统率的五千陌刀兵,李德统领的一万游骑兵,另外便是李睿的第四兵团主力步兵二万人。

    李睿作为常驻西域的第四兵团主帅,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向中亚方向的渗透,他与西域总督成功两个人文武搭配,全方位地开始了对中亚方向上的努力。而在此之前,大食人是实际之上掌控着中亚的主导权的。

    当大唐开始强势地向中亚输出影响力并且愈来愈肆无忌惮的时候,大食人终于是无法安坐了,从威胁到小规模的冲突到局部战争的爆发,终于一步一步演变成了今日的一场大决战。

    因为双方通商多年的原因,大食人亦深知如今的大唐比起数十年前的大唐更加的强大,所以这一次,他们亦然是通过大规模的动员,调集了超过二十万的大军,决心要将大唐的势力从中亚一股脑儿的拔起来。

    重演一次恒罗斯之战,是大食之主阿拔斯的希望。

    “兄弟们,让这些裹头巾的看看我们大唐皇族的厉害,别给陛下丢脸!”李睿张开了双臂。

    李瀚走了过去,与他重重地相拥,盔甲撞在一起,轰然有声。

    “瞧我的!”丢下这句话,李瀚转身上马,疾驰而去。

    李德微笑着走了上来:“大唐游骑,必然扬威天下!”

    两人亦是重重拥抱之后,李德亦上马离去。

    看着两位兄弟离开,李睿轻轻吐出一口气,转身登上了将台。

    远处,黑压压的那一片慢了下来,在骑兵的往来奔驰压住军阵的同时,后方步卒开始列阵,一样样的重型武器,也慢慢地靠了上来。

    李睿嘴角边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

    没有防守,这一次李睿准备以攻对攻,与对方打一场对攻之战,看看是谁的刀更锋利。

    所以排在军阵最前面的,赫然是李瀚的五千陌刀兵。

    李瀚疾驰至最前方,翻身下马。

    “着甲!”他厉声吼道。

    五千陌刀兵立时便忙碌了起来。

    说是五千陌刀兵,其实有整整的一万人,每个陌刀兵还有一名辅兵。

    驼马之上的重甲被卸了下来,在辅兵的帮助之下,所有的陌刀兵开始着甲。穿上重甲的陌刀兵,便是一个个的人形坦克,他们将横冲直撞向前,直到他们最终倒下。

    而一旦倒下,也意味着他们生命的终结。

    五百人一个方阵,十个方阵的陌刀兵,举起了他们手中森森闪亮的陌刀。

    而在他们身后,五千辅兵身着轻甲,人手一柄斩马刀,却是成一千人一排,整整五排。

    陌刀兵的身后,便是李睿这一次作战的唯一的远程武器,火炮。

    经过数年的发展,大唐的火炮在射程和威力之上终于又上了一人台阶,现在他的重量,已经能够让一匹战马拖着便可以夺跑了。

    两百门火炮,错落有致地排开,炮口昂起,对准了前方。

    左右两翼,李德的一万游骑兵着轻甲,持利刃,悬骑弩,马披皮甲。

    人如虎,马如龙。

    “鼓起!”将台之上,李睿吐出了两个字。

    围绕着将台,上百面大鼓同时擂响,鼓声隆隆,犹如九宵天雷滚滚而来。

    前方,李瀚举起了手中的陌刀。

    “嗬!”五千正兵举起了陌刀,五千辅兵举起了斩马刀。

    李瀚陌刀前指。

    “哈!”一万大军齐齐大喝,齐唰唰地向前踏出了一步。

    就是这么一步,整个战场之上肃杀的氛围,瞬间便变得更加凌厉起来。

    大食军阵正中央的高台之上,蓄着整齐大胡子的大食之主阿拔斯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神色也凝重起来。

    他没有经历过当年的恒罗斯之战,但这并不妨碍他从大食典籍当中读到前辈们对于这个东方帝国军队的判语。

    当年,他们是那样的骄傲。

    现在,他们还是一如当年。

    当年他们敢以不到三万之众正面硬撼数十万大食兵马,而今天,他们仍然只以数万之众迎击自己的二十万大军。

    “决战在中央战场!”只是看了一眼,阿拔斯便已经清楚了对方的打算。

    对面的主帅很年轻,只不过三十出头而已,这个年龄正是血气正盛的时候。

    事实上,据他所打探到的消息,敌人的所有将领都很年轻。

    为首的三人,李睿,李瀚,李德,全都是来自大唐帝国的皇族之中,是皇室子弟。

    谁胜中央战场,谁就赢得这一场战事的胜利,当然,也就赢得了中亚的控制权。

    “把我们的核心军队,全部调集到中央战场,命令所有的仆从军队,自两翼进发,迎击对方骑兵!”阿拔斯决定以硬碰硬。

    这样的两支大军正面决战,没有任何的花哨可言,只剩下一条独路,那就是力强者胜。

    调整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告完成。

    数百支长柄号角吹响的时候,阿拔斯拔出了腰间的弯刀,指向前方:“勇士们,前进!”

    上万骑兵几乎在阿拔斯话音刚落的时候,已经策马冲了出来。

    烟尘四起,遮天蔽日。

    “前进!”李瀚拉下面罩,重重向前踏出一步。

    十个陌刀军阵,在鼓点声中向前迈进。

    五千辅兵,高举斩马刀,紧紧跟上。

    左翼,李德一声长啸,纵马挺枪,疾驰而出,右翼,另一支唐军骑兵亦是齐声呐喊,跃马而出。

    炮兵阵地之上,一名校尉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红旗。

    “第一列,准备,开炮!”

    雷声滚滚,烟雾四起,第一列火炮同时开火,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射出了炮弹,第一列火炮的炮组成员们瞬间便忙碌了起来,清膛,降温,填装火药,装上炮弹。

    在第二列火炮发射完毕的时候,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准备工作。

    大食骑兵第一次碰到了如此程度的远程攻击。

    大唐的三段式火炮连续不断地射击,给他们的集团冲锋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战场的中线靠近大食人方向,整片的大地都被笼罩在了火炮的爆炸威力之下。

    “开炮!”

    “开炮!”

    炮兵指挥官声嘶力竭地下达着命令,事实上,他的部下压根儿都听不到他的声音,他们只是按照事前的操演,在机械地操作着火炮,他们能看到的,只是那面红旗的动作。

    红旗落下,开炮。

    在火炮越过稳步压进的陌刀兵军阵落在对面的大食人冲锋骑兵队列之中的时候,阿拔斯整个人便绷紧了,他紧跨两步到了高台的边缘,手紧紧地抠住了栏杆,瞪大眼睛看着远处让他肝胆俱裂的一幕。

    一个个黑乎乎的圆球带着火光凌空飞来,然后轰然炸开,而他引以为傲横行天下的骑兵,便如同遭到雷击一般地仆倒在地。

    不是一个,而是一大片,一大片地倒下。

    当零星的骑兵冲出了烟雾,迎接他们的却是对面那如同森林一般的陌刀军阵。

    寒光闪现。

    陌刀之前,人马俱碎。

    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浪涌来,拍打着战舰,一群群的海鸟展翅翱翔,不时有一些落在白帆之上,歪着嘴梳理着羽毛,偶尔也能看到一些海鸟的利爪之上,还抓着一条个头不小的海鱼。

    刁头之上,一名哨兵手举着望远镜,监视着远方。

    突然之间,他的身体微微一震,上身前倾,又观察了片刻,他兴奋地向着下方俯下了身子,向着甲板之上一个正百无聊赖嚼着肉干的将领大声吼道:“将军,将军,发现敌人舰队!”

    “有多少条船啊?”下方,一名将领抬起头,懒懒地问道。

    “至少一百艘,而且全都是主力战舰!”哨兵兴奋不已,不停地拍着刁头的栏杆。

    将领一跃而起。

    “啊哈,终于等到他们了,传令舰队,准备作战,准备作战!放信号弹,告诉大统领,敌人的主力舰队出现了。”

    嗵嗵嗵几声响,三枚号炮升上了高空,爆炸声中,三个红色的火字,在空中凝立片刻这才散去。

    海上巨无霸,大唐海军旗舰长安号的指挥甲板之上,李浩看到了从三个方向上发来的信号。

    他的三支分舰队同时发现了敌人的主力战舰。

    与欧州这片土地之上的联军舰队的决战,终于让他等到了。

    “大海,是我们大唐的,不管是谁,只要有胆子想与我们分享大海,我们就把他埋葬在大海里!”李浩大笑着道:“传令各分舰队将领,向我靠拢,准备决战!”

    与在中亚大唐与大食人的战争不得不打一样,在海洋之上,因为大唐的强势,占据了东欧与近东的拜占庭帝国的冲突也愈来愈烈。在与大唐海军爆发了数次海战均告失败之后,拜战庭帝国联合了西欧诸国,组成了一支超级舰队,准备与大唐海军进行一次决战,以打断这个东方帝国向欧州伸出的触手。

    而此时,大唐水师大统领李浩,也正在谋求着用一场决战来解决海洋之上到底谁是霸主的问题。

    大唐水师两百余艘战舰与以拜占庭帝国为主的欧州舰队近四百艘战舰在大海之上,轰然对撞。

    “开火!”大唐海军的舰长们,兴告彩烈地站在指挥甲板之上,挥舞着手里的旗帜,向着战舰之上的炮兵们下达着开火的命令。

    在敌人还在使用投石机强弩等传统的海战武器意图进行接舷之战,然后用更多的人手来打赢海战不同,大唐水师已经将火炮作为了海战最主要的武器。

    长安,大唐都城,如今已是一个人口超过了三百万的超大型城市,城市的规模,较之以前扩展了数倍有余。以前的城墙,早就成了内城了。而在外面扩展出来的新的城市,却再也没有了城墙这样的一个设计。

    可供十辆马车并驾齐驱的大道之上,突然传来了密集的马蹄之声,一队骑兵背插红旗,自东面狂奔而来。

    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背插红旗的报捷信使了。

    自从大唐军队击败南方联盟,一统天下之后,战争这个词,离长安人似乎越来越遥远了。

    在自动地为这些报捷信使们让开道路的同时,所有人也都好奇地伸长了脖子看着这队骑兵。

    骑兵们似乎也知道百姓们的心思,他们放慢了骑速。

    “哪里有打胜仗了?”有人大声问道。

    “海战大捷!”为首一名报捷信使振臂高呼:“大唐海军大统领李浩,率我大唐海军击败欧罗巴联军,击沉敌舰三百余艘,毙敌无数,俘虏敌舰上百艘,俘虏贼酋将军级别以上将领百余人。”

    “大唐万岁!”有人振臂欢呼。

    “大唐万岁,陛下万岁!”东城方向,欢声如雷。

    随着信使一路向前,欢呼之声逐渐向内漫延。

    几乎与此同时,在西城门方向,亦是一队报捷信使疾驰进城。

    “大唐第四兵团在碎叶城击败大食军队,毙敌数万,俘虏超十万人,第四兵团李睿大将军为大唐拓地数千里。”

    西城方向,欢声雷动。

    两股欢呼的浪潮渐渐延伸到了中心城区,延伸到了皇城,传到了兴庆宫中。

    正在俯案疾书的李泽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看了外面一眼。

    这几年来,他已经甚少管事了。除了行省级别以上的官员任命以及特别重大会影响到国计民生的大事他还会出面,其它很多时间,他基本都把自己关在书房之中或者出现在各大学院之中。

    他现在最热衷的事情,便是提出一个个大臣以及那些大学教授以及大匠们瞠目结舌的设想,然后让他们去想法设法地实现,为此,他不惜悬出重奖。

    很多人认为他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又开始臆想了,但动辄便是十万元百万元的悬赏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的。

    特别是当手雷这些玩意的自发火被真正地发明出来,而那个为了发明这个玩意儿把自己炸得只剩下六根手指,一只眼睛的研究员,拿到了五十万元的皇帝悬赏之后,皇帝提出的这些设想,便在民间以及各大院校之中掀起了研究的热潮。

    “出了什么事了?不会是有人造反吧?”李泽站在自己书房外头,扬声大喊道。

    “胡说些什么呢?”院子里正在练习投枪的柳如烟一枪飞出,正中靶心,转过头来嗔怪地道。

    “好像是欢呼声!”另一间书房之中,嘴唇之上沾满了墨汁的贵妃夏荷从窗户里探出了半个脑袋,仍然如同过去的习惯一样,每当碰到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的时候,夏荷还是喜欢吃墨汁。

    “陛下,大喜,双喜临门!”新任的贴身秘书宋朝辉手舞足蹈地从外面跑了进来。“陛下,李睿大将军在碎叶城击败了大食皇帝阿拔斯的二十万大军,阿拔斯几乎是孤身一人逃跑了。而李浩大将军则在海战之中击败了拜占庭帝国与西欧联军,大海,是我们的啦!”

    “哦,我知道了。”李泽点了点头,双手一背,转身,施施然地进了书房。

    留下一脸愕然地宋朝辉,好半晌才转身看向又抽出一枝短矛的柳如烟:“娘娘,陛下是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了吗?”

    “陛下不知道。”柳如烟笑着挥臂,夺的一声,短矛深深地扎入了远处的靶心。

    半个时辰之后,已经是第二任经济发展委员会主席的徐想以及其他几位委员会的主席,联袂齐齐现在了李泽的书房。

    不等众人开口,李泽已是将一本册子摊开了众人的面前。

    “诸位,瞧瞧我这半年辛苦的成就。”

    众人看向李泽摊开的薄子,一个个的汉字呈现在他们的眼前,却又似是而非。

    “这是什么?”

    “大唐,已经成为山巅之国了,我们中华文化也必将成为这天下最为璀璨的文化,这世界,必然会以学习我们中华文华,中华文字为荣。不过呢,我觉得我们的文字太复杂了一些,所以便耗费了偌大的精神,将他的写法,简化了一些,嘿嘿嘿,我觉得这样,更有利于其的传播。”

    徐想等人,不由茫然地看着皇帝。

    “再看看这个!”李泽又兴致勃勃地摊开了另一个本子。

    “这又是啥?”徐想仍然是瞠目结舌。

    “这好像与欧罗巴人那边的文字有些相像呢?”新任的文化与教育委员会主席陈文亮看了一会儿,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与他们有屁的关系!”李泽眼睛一瞪:“这是我,大唐皇帝费心巴力地弄出来的汉字拼音。这些年来,咱们大唐的扫盲运动进行迟缓,百姓的识字率,还是没有超过四成,这是你的失职。我弄出来的这个东西,就是为了帮助你尽快地完成这项工作。”

    陈文亮委屈巴巴地看着李泽,话说,他今年刚刚才回来接任文化与教育委员会,皇帝要批,也该批前任主席章回吧,怎么把屎盆子扣到他的头上了。

    可谁叫他是皇帝陛下的贴身秘书出身呢!李泽对其它人客客气气,但对他以及陆临这几个人,向来都是凶巴巴的。

    “陛下,我们与大食,拜占庭的战争,都赢了!”徐想终于抓住了一个空隙,说出了他们这一次联袂进宫的本意。

    “知道了。”李泽坐了下来:“与我现在做的这两件事,这两场胜仗不值一提。用得着你们如此大张旗鼓吗?”

    众人都是无语。

    要知道,现在唐人行走世界各地,在这个世界上,能有资格称得上大唐敌人的,也就大食帝国与拜占庭帝国了,眼下大唐在两个方向上都获得了大胜,这便奠定了大唐至高无上的地位,皇帝怎么就无动于衷呢!

    “战争到此为止,他们已经受到教训了。”李泽坐了下来:“接下来,派出谈判使团,我们要自由通商,我们要自由开办学校,我们要大唐人自由行走在他们土地之上的权利,我们要大唐人在他们的土地之上的财产、生命安全神圣不可侵犯,大唐人在他们的土地之上如果犯了罪,审判必须有我们大唐相关官员参与,确保他们得到公正的审判。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其他的谈判条件,你们自己去拟定吧!”

    “陛下,如果对方不答应呢?”看到皇帝说得理所当然,徐想却觉得这些条件似乎极其苛刻了。

    “那就再打一仗?”李泽歪着头看向徐想。

    “谨遵陛下之命!”众人再无言语,齐齐向李泽躬身行礼。

    李泽挥挥手:“去吧去吧,都干活去吧!”

    月上中宵,夏荷一觉醒来,伸手一摸,枕边却是空空如也,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寝宫之中也是空空荡荡,一惊之下,披衣而起,开门走了出来。

    耳边陡然传来一声长啸。

    她愕然抬头,便看见寝宫的屋脊之上,一个人影正高踞其上,双手箕张,仰天长啸。

    不是李泽又是那个?

    “少爷,你怎么又爬屋顶上去了?”

    这一幕,蓦然把夏荷拉回到了十几岁时的青葱时光。

    李泽笑声不绝。

    “这便是我回来的理由,哈哈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狂笑声,惊醒了柳如烟,惊醒了兴庆宫中的侍卫。所以人都爬了起来,聚拢到了李泽的寝宫之下,仰头看着满月之下,那个仰天大笑的男人。

    (全文终)

    后记:

    转眼之间,又是两年过去了,寻唐也终于走到了终点。

    首先要说的,仍然是感谢。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朋友们,感谢一直在追看着我的作品的书友们,感谢渣柳粉丝纵筹、我爱童童妈、秦空生、文新sh、蝉世衣、家里窝囊家外雄、荣耀晨曦骑士、小警lvt、华子先生等为代表的无数书友们。对于一个网文写手而言,没有你们的订阅、打赏,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每一本书写完,都似乎有很多的话要说,但真想要写些什么的时候,却又觉得无从下笔。

    从2006年3月14日第一次在键盘之上敲下第一行字,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期间有过迷茫,有过消沉,也有过停顿,但所幸的是,终于还是坚持了下来。

    不过我也真是觉得有点累了。

    从2011年2月19日写下《马踏天下》的第一行字,到今天2021年1月9日写这篇后记,整整十年的功夫,枪手没有停下更新的步伐。

    马踏天下,跃马天下(征途),我为王,马前卒,寻唐,五部架空历史小说,是一部接着一部,中间完全没有停顿。

    累确实是累,因为再忙,也要保证第二天的更新,即便是大年三十,大年初一,也不曾休息过。

    这便是写手的生活,更何况我还是一个业余写手。

    但十年的辛苦,不仅让我有了五部作品,也让我有了不错的收入。虽然不能跟大神比,但我自己挺满足的。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我这样说,并不是要就此停下写作的脚步。因为写作,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这一次,我想休息一个月或两个月的时间,我想完全放松下来,好好地陪我的家人们过一个年。

    暂时停下前进的脚步,是为了给大家在以后奉献更好的作品。因为我感到我的作品,同质化已经愈来愈严重了。

    这十年来,连续的五部作品,我已经掏空了自己的脑子,我必须要停下来好好地为自己充充电,我买了很多书,准备在这个难得的休整时间里,认真地读一读,为自己空荡荡的脑子好好地补充一些营养。

    我最亲爱的朋友们!年后再见!

    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