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172章 新闻标题起太累了不玩了

第172章 新闻标题起太累了不玩了

    “高将军,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

    马车旁,高远第无数次为自己做着辩解。

    “我们的确遇到了虞山军的魔骑士,也的确爆发了冲突,但那只是正当防卫,是那魔骑士先动的手!我这里还有录影为证。而且师兄出手时非常有分寸,根本没有伤及要害,那人最后还是自己离开的……”

    高远一边说,一边晃动着几页录影书册,将自己当时仓促留下的影像展示给对方看。

    然而斜倚在树旁,休养生息的黑甲将军,却铁青着面色,一言不发,那狭长的目光中,分明闪烁着未燃尽的战意。

    高远一阵头痛,这位虞山军的军团长高岩可谓人如其名,一向以性格顽固著称,认定的事情就算杀了他也难以令其回心转意,但是……这件事真的和他们全无关系啊!你不能因为性格固执,就是非不分吧!?

    “高将军,咱们心平气和地考虑一下吧,我们有什么必要在边郡这个地方,对虞山军的魔骑士痛下杀手?你看,我也是高家人,难道不知道高将军你的脾气品性?怎么敢随意动你手下的人?”

    然而高远这一番苦口婆心,却连对方的一个冷哼都换不来……这顿时让高远回忆起了不堪回首的童年时代。

    那个时候,家族里那些同龄的小姑娘们,就是这般无视他的。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高远才痛定思痛,练就了一番哗众取宠的本事,然后第一次来红山城,就在学院入学试的时候搏得满堂彩,并成功与多位在场的美少女建立了单方面的联系。

    所以这次对于高将军的冷遇,高远也是不折不挠,继续劝说道:“高将军,咱们平心而论,我在家中虽然不算什么位高权重的大少爷,但是好歹我爹也是议会元老,我真要要对付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魔骑士,用得着亲自出面下杀手吗?我只要将他当时的所作所为,通过家族内部渠道告知到你,以将军你那铁面无私的性格,一定会严惩不贷,是不是?”

    高将军仍是不理不睬,狭长的眼睛半闭起来,专注于胸前伤势的恢复

    他被白骁以禁魔石重伤,但显然体质特异,伤势恢复起来非常迅速,禁魔石离体之后,胸前那骇人的开放性伤口就迅速合拢,无数肉芽以令人毛骨悚然的姿态蠕动虬结,如同编织一般形成一层又一层肉膜。

    过了大约半小时,就在高远感觉口水都要说干,体重都因脱水而下降了半斤的时候……

    高岩终于伤势尽复,长身而起。他伸手拾起地上破碎的胸甲甲片,手腕翻动间,便将其重新扣回胸前,然后紧盯着白骁,战意丝毫不减。

    高远真是劝说到绝望:“将军,咱们讲讲道理,我到底哪儿说的不好,你就如此不肯信我?就因为我长得难看?还是因为我太胖了?说真的我一直在减肥啊,要不要我脱件衣服用妊娠纹来展示清白?”

    却见高岩根本理都不理高远,伸手一指白骁:“我不服气,再打一次!”

    高远听了顿时吐血:“我草你妈!”

    白骁倒是全无所谓,抖了抖手腕:“行啊,再打。”

    “你们够了!”高远声音颤抖,仿佛遭到了极大的屈辱,“你们两个战斗狂,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一番处子真心,倾情告白,就这么被你们冷落、无视,践踏?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了!”

    显然,良心这个词,对于斗志昂扬的人来说,一文不值。

    两人不约而同地无视了高远,目光相接,火光四溢!

    白骁看着重新披挂上阵的高岩,心中兴奋难抑。

    这是个非常显而易见的强敌,上一轮他虽然靠着出其不意的禁魔石秒杀取胜,但如果对方有了防备,再想取胜就不那么容易了。

    体内的猎魔本能,已经清晰地判断出了对方的实力。

    金穗级的魔道修为,一整套的高级魔具,同时还有相当不俗的肉身素质,以及足够丰富的作战经验。

    换做一般的金穗魔道士,早在重力束缚无效的那一刻,就会因措手不及而被白骁一枪穿心了。

    所以,这次没了禁魔石的出其不意的奇效,一定会是一场精彩之极的大战!

    下一刻,两人心中同时升起一股明悟,也同时启动,便要梅开二度,再战一场!

    然而也是同一时间,官道旁的一棵树上,一盏摇曳的提灯哗啦一声碎裂开来。

    高岩当即色变,前冲之势也戛然而止。

    然后就被白骁一拳命中脸颊,整个人倒飞出去几十米,在地上如同打水漂一般噗通翻腾,旋转了几十圈后轰然撞在一棵树上,将树干撞得斜斜歪倒。

    白骁收起拳头,再次皱眉道:“也太弱了吧?”

    远处,高岩再次喷出一口血:“卧槽你妈!”然后就昏迷不醒。

    ——

    高岩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在马车上了。

    白骁等人实在等不起此人再次回复,又不好直接把他丢在路边躺尸,毕竟堂堂虞山军大将军,全是是宝,万一被路过的毛贼顺手牵阳,那可就太惨了……

    马车上空间有限,这高岩身材高大又全身重甲,直接占了高远的位置,所以可怜这高家少爷只好跑到车厢前与车夫为伴,一时间胡吹乱侃倒也畅快。

    可是车厢里的人,自然畅快不起来。

    “我不服气!”

    话音未落,车厢外高远就忍不住道:“将军啊,咱们要点脸啊,你都连输两次了……”

    “你们胜之不武!”高岩咬牙道,“第一次也就罢了,我没料到世上还有这等神器,能置魔道神通于虚无,但第二次你分明是趁我不备偷袭!”

    白骁反问道:“打起仗来还敢分心,你真的是带兵的将军?”

    “废话,遇到那种情况还能不分心,我就枉为边郡大将了!”高岩说到此处,面色也严肃起来,“你们眼睛没瞎,应该也看得到,驱兽提灯凭空爆掉了。”

    白骁沉默了一下,问左青穗道:“你觉得这算不算输不起,强行找理由?”

    高岩大怒:“臭小子你胡说什么!?”

    这是,车厢外的高远则解释道:“师兄,事情是有些蹊跷,那些部署在官道两旁的驱兽提灯是一整套完善的魔具系统,彼此共鸣交融,是一损俱损的关系。而且本身质地坚固,寻常人就算拿利器锤凿都难以破坏……实在很难想象会突然爆裂开来。”

    左青穗也说道:“那驱兽提灯,是边郡官道最重要的安全保证,可以避免野兽入侵官道,如若不然,这里的人是没办法正常行走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雇得起这么豪华的山地马车。”

    白骁了然:“所以这就是他在紧要时刻分心,被我打败的理由?”

    “我没输!”高岩再次强调,“等回去再打一场,一定要让你见识虞山军的厉害!”

    下一刻,高岩却话锋一转:“不过,我现在倒是能肯定,谷雨的确不是死在你们手上。”

    车厢外,高远简直要原地滑跪了。

    你特么终于明白了!

    高岩在车厢内,对白骁和左青穗微微低头,说道:“抱歉之前怀疑你们……但手下魔骑士莫名横死,我是无论如何也要查个究竟的。”

    高远问道:“不过将军你堂堂一军统帅,为什么要独自行动啊?”

    高岩顿时沉默不语,额头上绽放出恼羞成怒的青筋。

    高远立刻意识到自己着实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显然是这位虞山军的首领自以为武德充沛,在边郡可以横行无阻,结果……

    结果就不必多说了,总之亲眼见证了高岩那平地水漂的身姿以后,虞山军在这位边郡少年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