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归向 > 5.15 铁棍猛敲

5.15 铁棍猛敲

    蒸汽历1028年三月。

    蓝寸抵达了造船厂,接手了秉核的大部分工作,但是短时间内还无法接替秉核在战服制造上的工作。在同等设备条件下,析金术、物质分离术等法术,秉核使用时法脉的功率是蓝寸的四倍,法术精度则比蓝寸高两个数量级。

    由于战服体系制造有多项苛刻工艺标准,秉核能达标完成的任务,蓝寸需要更好更精确的设备辅助。

    但是蓝寸不能接手任务的原因不仅仅是他法脉的问题。而是蓝寸的知识储备量不足,这位传统的机械控制者对秉核搞得全新领域需要至少大半年的时间才能适应。

    而这边,通过和蓝寸的交谈血蔷薇家族意识到了一个现实:他们跟进的不是枪焰家族投资很久的项目,而是秉核的私人项目。注:秉核借壳上市。

    但是当血蔷薇意识到上黑船的时候,现在黑船都快靠岸了。血蔷薇家族说自己被秉核蒙,已经迟了,因为截止目前中期项目目标已经进行到百分之七八十了,利益产出都看得到了,怎么能说秉核在蒙他们呢?以后提这次合作,血蔷薇只能自吹自己买船票的时候,自己眼光真好。

    能代表枪焰家族的蓝寸很迅速的对秉核这个战服项目背书,给了血蔷薇家族承诺,未来一定会继续合作下去,后续新的开发投资,后续技术人员更进,枪焰家族不会少人少钱。

    除开战服项目,在海蟹港口中蓝寸见识到了一系列偏门领域的工业设备,例如电力,煤化工等,被秉核整合成了一个联合工业链条。

    而过去,这些冷门的工业技术只是一个个单独的实验模块。每个试验模块都要依赖蒸汽工业体系的维持。而秉核这个是能自产自我维持同时还能复制的工业链。

    以蓝寸这位蒸汽时代的机械控制者的视角来评价:这种全新的工业模式是大胆和天才的设计。

    蓝寸非常感慨,九年前在家族工厂东张西望的萌物,如今已是惊才绝艳。

    当然,在感叹过后,蓝寸更加苦口婆心的劝说秉核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返回家族,只是当年用撸袖子的伤疤就吓退的秉核,今天也很难被外界的三言两语更改决定了。

    【蒸汽历1028年3月28日,是非来了】

    罗兰王国的王储克里芬和圣索克的公主彩镜,这两位高级访客同时抵达了海蟹堡。

    在一片欢迎的掌声中,威斯特为两位国宾举办的宴会开始了,而各国留在海蟹港的情报组织也开始活动了。

    在宴会大厅中,头戴金冕,身着淡金色礼服的薇莉安冕下,以主人的身份迎接着两位年轻的贵族。当这场热闹的宴会正式开启后。

    而在宴会的另一个角落,秉核则是抱着棋盘和达空这边。达空看着秉核打开了棋盘,这位老医牧师愣了愣。但是他又转头看了看四周,对秉核笑了笑点了点头,一老一少,在宴会角落里,摆开了棋盘,而一旁的贵族看到这一幕,似乎见怪不怪。

    这是一款类似于中国象棋和西方象棋的复合游戏,

    棋子分别是小兵,火炮,军舰,战争机甲。

    棋盘上分别分为河道区域,机械区域,船坞区域。生长区。当棋盘上的这些区域只有一方的棋子时,这个区域就属于这一方占领状态。

    基础的小兵棋子,在机械区域停留三个回合,就会生成一个机甲棋子。在船坞区域停留四个回合就可以生成一个舰队棋子。在生长区域停留五个回合,就会生成另一个小兵棋子。每个回合可以任意让四个棋子挪动一步。

    在宴会的角落里,。秉核和达空打的难分难解,达空下的很慢,也许这是这位医牧师故意的。

    而秉核在等待达空走棋的间隙中,很无聊的看着交际场的进程。

    在宴会上,罗兰王国的王储是无可挑剔的现充。威斯特的一位位贵族女孩,都在试图接近着这位王储殿下。而这位王储殿下此时对谁都是一幅微笑的面庞,应对。

    而宴会的另一个主角彩镜公主殿下也是芳华绝代,成为了宴会另一个焦点。

    这位公主殿下头戴着洁白的女式帽,金色长发如同瀑布一样下垂达到腰间,精致的鼻梁,俏丽的凤目构建了一个完美地面庞。这位殿下身着兰花一样洁白的连衣长裙,香肩仅仅被一层半透明的肩纱朦胧遮挡,虽然长裙中看不到腿,但是随着公主殿下的走动,长腿在长裙中凸显。而在长裙的底部,金色的长靴时隐时现。

    看到这个长裙,秉核心里吐槽:“这个世界的贵族菇凉们太保守了哦,绝对领域多好啊。啧啧,怎么就没有流行呢?哎,如果尼龙丝袜能够出来,世界才会变得更加美好。

    对自家的公主殿下,秉核在表面的上还是给与了尊重。但是秉核也就只是打了一个招呼,

    宴会开始前,秉核就到了彩镜公主那里,行了一个基本的贵族礼,并且贴心地说道:“公主殿下您非常忙碌,我就不打扰你了。”打完招呼后,就如同匆匆检查完设备的机械师一样拔腿走人,根本不愿意费劲去理解背后那位公主脸上那眯着眼的微笑是什么意思。秉核:“或许是准备秋后算账?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达空在棋盘上再走了一步,用棋子相互敲击着,提示秉核将注意力再次投向棋盘。】

    而在秉核思考棋局时候,罗兰的王储克里芬走向了秉核。达空立刻啪嗒一声投子认输。然后挥手让一旁的仆人收起了棋盘。

    秉核颇为扫兴的看了达空一眼,而这位医牧师却对秉核笑了笑,捻了捻胡子离开了。

    王储殿下走向秉核很快引起了全场贵族们的注意。这位远道而来的王子殿下,现在找上了话题终结者,到底是干什么呢?

    克里芬走到秉核面前,面露微笑说道:“你,就是枪焰秉核?”

    秉核一本正经的说道:“融钢,这是我在威斯特的名字。”

    克里芬,呵呵笑了一下,说道:“融钢先生真是如传闻一样年轻,有趣呢。”

    秉核鞠躬道:“能得到王子殿下的注意,在下深感荣幸。”

    克里芬:“那么秉核”

    秉核强调声音打断到:“是融钢。”

    克里芬:“哦,融钢先生,我有个疑惑,希望能从你这得到答案。”

    秉核点了点头。

    克里芬笑着问道:“请问机械控制者能够在近距离肢体冲突中挡住骑士吗?”

    秉核顿了顿,随后明白是自己展现过骑士的不少法术,但是陌生人不会当面问,熟人中有很多怀疑但是不会主动提。

    而这位克里芬现在提这个问题,明为请教,但是实际上,是想试探秉核。此时在罗兰王子殿下眼中,进入威斯特的秉核,是在局势中的搅局者,是必须给于警示的人。

    面对克里芬不怀好意的询问,秉核并没有慌乱。

    秉核在参加这个宴会前就有心里准备,虽然自己不知道对方是采取何等方式切入,不过参加宴会,秉核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保险措施。例如秉核现在衣服内就穿着最新的战服。

    而现在,当秉核面对这位王子殿下的询问时,觉得与其自己被动解释别人的提问,不如自己现在主动导引。‘

    反正战服已经穿在身上了’秉核瞅了瞅罗兰来的那几位骑士,心里对自己解释道:“反正也要找骑士试一试。我是为大局,是为大局,嗯,不会很过分的”

    不断洗白自己动机的秉核抬起头露出让人暖暖的笑容说道:“如果王储殿下真的想知道。我可以给您演示一番。”

    克里芬看着秉核的微笑。眼中顿了顿,面对如此阳光灿烂的秉核,觉得反常的克里芬疑惑的问道:“您?演示?”

    秉核:“殿下身边有骑士吧。他们还能拿得动剑吗?”

    人群此时一片安静,宴会上所有的声音全部停了下来,一束束目光聚焦着克里芬和秉核。当然大家看克里芬的目光是担忧这位王子殿下恼火愤怒,而看着秉核的目光则是无声训斥秉核的无理和有失教养。

    在宴会角落处的达空,脸上露出笑容,低声道:“年轻人呵!”

    克里芬抬起了手,六位骑士走上前。他从容的笑了笑,开始一一介绍道:“这是我们王国中,北方军团第四十二师,艾战,这位是我王国第……”

    克里芬介绍了一半就停了。因为秉核跑到了一边,从宴会边上个人行李中拎出了手提箱。在手提箱中是一个头盔。还有一套防弹服。

    秉核解开自己身上的外衣,外裤,在所有的布质衣物下,露出了里面纯白瓷片外壳的、紧贴身躯的战服。在秉核解开衣服之前,宴会的贵族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秉核衣服内有这套东西。

    秉核摘下了发套,在一阵惊奇的声音中露出金属色泽的头发,戴上了头盔,随后迅速套上内有鳞甲的防护服。但他即使是穿上了这些也并没有显得胖,而是精神十足。

    刚刚战服并没有启动动力系统,因为在平常的时候,秉核穿上战服是为了感应战服在各种动作中的平衡反应。

    而现在,秉核在战服后备的插槽插入了铝电池,战服启动,发出了轻微的嗡嗡声,而这个声音经过秉核的微调后,很快变得更轻微了。

    做好了这些,秉核微笑转身,面对克里芬和他的骑士们说道:“我准备好了。”秉核伸出犹如光滑瓷器般的白色机械手套对着几位骑士摆了摆手。

    “咳咳,既然要比武,那就拿一些彩头吧。”这时,在宴会的入场口,薇莉安步入会场。将会场所有的目光吸引过去。

    克里芬和彩镜,以及一众骑士躬身对薇莉安敬礼。这是对上位职业的必要敬意。

    克里芬说道:“冕下您说的彩头是?”

    薇莉安看了秉核笑了笑,随后对克里芬说道:“如果融钢被您的骑士击败了的话,双河领可以让你的弟弟来继承,如何?”(这是一个肥沃的领地。目前还在威斯特家族的控制下。)

    克里芬看了看这块封地点头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薇莉安说道:“如果融钢击败了你的一位骑士,我想给他一个子爵领。只是威斯特东南那边的子爵领,现在我没有权利分封给他。”

    克里芬:“冕下,您说笑了,威斯特公国内的领地,我身为罗兰人怎么能决定?”

    薇莉安依旧是笑着看着克里芬。

    克里芬顿了顿,咬了咬牙,打开了地图,划出了八块威斯特南部的子爵领地。说道:“如果,我的一位骑士失败了,你可以任意挑选一块领地,我会让家族召回领地上的领主。”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秉核突然凑了过来,而秉核逾位的行为,让不少贵族皱了皱眉头。就在这个高低等级制度明显的贵族社会,薇莉安和克里芬对话的时候周围的贵族都站在一旁。所以秉核的冒出来很突兀。

    而在众人的注视的目光中,秉核看了看克里芬手里的地图,抬头看着这位王子殿下:“殿下,如果我要是击败了好几位骑士,是不是也就只有一块封地呢?”

    克里芬对秉核露出一个“赞赏”的微笑:“如果你能击败多位骑士,罗兰王国不会吝啬,会多让几块领地的。”

    秉核回头看了看薇莉安。

    薇莉安眼神严厉的看了看秉核,缓缓说道:“融钢,这里不该你说话,退下吧。”

    秉核小声嘀咕道:“切,领地我还不在乎呢。”一边嘀咕一边站在了一边。

    “哼”薇莉安对秉核轻声警告了一声,这句冷哼,让秉核速度的躲到了一边,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情况

    将目光从秉核身边挪开,这位冕下面向了王子殿下,礼貌的说道:“那么达成契约吧。”

    一旁的书记官将契约文书写好,放在了两人面前,薇莉安和克里芬签下了字,而一旁的彩镜则是作为公证人也签下了字。

    薇莉安:“随我来吧”

    这位堡垒冕下带着众人朝着城堡后面的花园走去。

    秉核看了看,那边的骑士已经开始拿起了长剑。秉核思考了一下,招来宴会上一个机械师,让他帮自己去取放在宴会门口马车内的一项东西。而这位机械师愣了愣,再度询问了一下秉核,确定了秉核要的东西后,立刻走了出去

    【在城堡的花园中,石质小广场中,薇莉安如大理石雕般坐在了看台上的主座位。而彩镜和克里芬则是在环形看台另外两个对称方位分别坐着】

    而其他的贵族也都各自形成团体观看。甚至有一些贵族对场上开始了下注。

    罗兰的首位骑士登场,这位骑士穿着明亮的胸甲头戴头盔,手持双手重剑。这是骑士贵族们在比较技能时标准的装备。双手重剑虽然说是重剑(类似于德国双手剑),全长一点八米,重量五公斤。

    而随后秉核这边,则是拎着两条铁棍入场了。两条铁棍长一点八米,前段是两个羊角的凸起。这种奇门兵器一时间让在场的贵族一脸懵逼。但是随后一些机械师认出了这个铁棍,并且说出了名称——铁路专用羊角撬。

    秉核拿在手上就和拎着塑料棍子一样,实际上每根重量是十一公斤。这个重量级别的铁棍和中国古代重锏一样,必须一手一根,用双持保持平衡的。

    罗兰的骑士看到秉核的入场后,立刻横起剑。

    秉核:“等等。”

    这位骑士放下剑,用劝说语气说道:“融钢先生,您还有什么需求吗,我建议您多穿着一些防具。”

    秉核看了看四周说道:“你们不是六位吗?”

    这位骑士听到后不悦道:“融钢先生,请你尊重你的对手。”

    秉核歪了歪头说道:“额,我是担心,万一你被击败了,您的同伴不来了怎么办?这可牵涉到封地的事情”

    骑士说道:“罗兰的骑士全是好汉。”

    秉核点了点头,手中的撬棍了甩说道:“好吧,我相信你的话。”这个棍棒挥舞的风声,让骑士脸上变了变。

    一旁的薇莉安冕下这时候出声提示道:“融钢,我在你身上赌了一个领地,你要是输了的话,你要算好偿还的方式。”

    秉核没有理会薇莉安的提点,而是如同猫咪盯着小蛇一样走向了的骑士。

    秉核的步伐看起来很轻盈,但是随着机械服金属靴底部的橡胶缓冲垫已经收了起来,靴底弹出了钢钉,秉核的脚与石板踏步中,如同打火机燧石碰撞一样擦除了火星。

    骑士脸上严肃起来,在秉核走入五米范围内的时候,这位骑士猛然爆发挥剑,重重刺了过去。然而秉核的动作更快,从容的抬起棍子格挡一下,撬棍撞击了这个重剑

    铛,随着一声,炸耳的碰撞声。这位骑士阁下倒退了三步。

    骑士的力量很大,秉核同样遭受了反冲力。

    而这边,依靠另一根棍子抵住地面的支撑力,秉核身体没有摇晃,只是鞋底的钢钉钉碎了的石板,石板上以鞋底钢钉为中心,地面石砖产生了茶杯大小的蜘蛛网裂纹。

    但是秉核一步没有退,连手臂都没摇晃半分。那位骑士的砍击犹如斩在古钟上,

    而刚刚的那一击音色,让一旁围观的贵族们确认了到秉核手中不是空心的钢棍,而是实心的铁棍。围观场周围观瞄魔法的光芒多了几分。

    在击溃骑士的主动进攻后,头盔中的秉核嘴角咧一下,随机秉核膝盖部位微曲,短短零点一秒不到强大的爆发力从腿部爆发。

    在冲击中,秉核上步逼近,同时左手的撬棍抡了起来,干干脆脆当头砸在了骑士的格挡重剑上,而右手的撬棍则是直接捅上去,这是非常简单的动作,技巧性非常低,却是以一力降十会。

    格斗中力量和技巧都很重要,技巧可以卸掉蛮力。但是卸力是需要快速做多个动作的。而战斗中很多动作很快,没时间让很多人用复杂的技巧消除力道。

    卸力在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将对方一口气提上来的大力招式挡住。但是如果某一方每一招都是大力,是没有那么多机会卸力的。

    秉核手臂上白色陶瓷装甲的机械肌肉,猛然一伸的力道,相当于电瓶车开启,而车头绑住一个铁棍向前撞击的力道。

    面对这个力道骑士的液甲术毫无作用,液甲术上巴掌大的陶瓷板在与撬棍接触的时候,直接被敲碎抵裂

    也多亏秉核及时收回了力道,所以秉核的撬棍只是砸半厘米随即收回了,否则骑士的肋骨必断,且会伤及性命。

    饶是秉核收了力道,这位骑士还是在心口受到不小冲击。

    骑士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四步,胸膛在几分钟后会有淤青出现。

    这位罗兰骑士脸上骇然,他不禁看着秉核身上的战服,脑中因为刚刚头顶的猛砸巨响,而恍恍惚惚。他很难想象到,如此蛮力。就是这一身贴身的战服竟然能够迸发出。

    秉核举重若轻握着撬棍击退一位骑士后,甩了一个漂亮的棍花。

    随后秉核将跃跃欲试的挑战目光,转向了人群中的那几位骑士。而这让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

    而就在克里芬准备张嘴打圆场说什么时,彩镜公主却先轻笑着说道:“这是一场贵族荣耀的较量,败者亦存荣耀。但是退缩,这就……”彩镜没有继续说但是笑容说明了一切。

    克里芬听到这些话,原本盯着秉核,且脸上笑容僵硬的他不由的看了看一旁的圣索克的公主,这位公主扭头也看了看王子殿下,公主殿下的脸上笑容很“真诚”。

    这位美丽的公主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罗兰的几位骑士们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场,

    然而这些骑士在在同时走进场后,他们相互看了看则是有些犹豫,这些心里充满荣耀精神骑士们对以多打少还有心理障碍

    而这时候秉核打破了他们的面子上的顾忌。。

    秉核将棍子戳在了两边的石砖缝中,将撬棍直接挤了进去,石砖被粉碎的“沙沙”“咯吱”这种类似粉碎机碾碎石子的声音。让在场的人心里直跳

    空出手的秉核拱手道:“我是机械控制者,但是我喜欢和骑士职业打架,我不介意你们人多”说到这秉核顿了顿用不好意思的语气道:“人少,不过瘾啦”

    听到这句话,包括先前被击退的那位骑士,这六位骑士脸上露出了被羞辱的表情,六骑士缓缓的站在了秉核周围,围成了一个战圈,并且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剑。

    骑士们这样举剑,并没有立即群殴,而是给对手最后一次机会。多位骑士围城这种包围意思是让圈子内的人任选对手。当选定了那些对手其他骑士就会后撤

    秉核看了看周围,突然迈出了脚步,沿着做左右后前顺序,走了一小圈,同时手中的两个棍子如同吊顶电风扇,直接朝着六位骑士扫过去。

    秉核主动挑衅了这六位骑士。

    而一旁观战的薇莉安,缓缓站了起来,她盯着场中的秉核,对机械服的力量,她很吃惊,但让她站起来目视场中的原因,秉核身边出现了领域。

    这个领域只有三十米的范围,如果过去在薇莉安面前展示出来,毫无疑问弱势的姿态,但是现在秉核领域锁定这这六位骑士的进攻姿态,就显得比较强势了。

    【在花园中,这场机械控制者和多位骑士冲撞持续着】

    羊角撬和重剑清脆碰撞的声音让在场的人耳朵生疼,而微观的人没有离开现场,他们都将目光注视着花园中这场平均每秒钟碰撞十二次的战斗。

    在六位骑士的围攻下,秉核持续“招架”,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得出,秉核控制了战斗的所有节奏。

    1.首先看步伐:

    秉核脚步始终保持稳重,向前迈出,向后,向左向右。步伐没有一丝慌乱,上半身的双棍挥舞得比电风扇还快,下半身的步伐却总能平稳的走出。如果这时候忽略秉核双臂的动作,只看秉核身体的重心,这个重心是没有任何摇晃的。

    而六位骑士手中的剑每次碰撞一下,都不得不在碰撞后,后退多步,调整重心。六位骑士的重心就如同叮叮当当的风铃,在碰撞中不断摇曳。

    2.再看站位:

    在六个人的围攻中,秉核始终保持和一到两个人的接近,同时保持自己和其他四个人远离。在秉核需要打击某个人的时候脚步向前迈一步。撬棍刚好够上想要打击的人。而秉核需要躲开攻击时,撬棍一扫,脚步向后一迈,刚好站在了攻击者剑锋半寸之外。在六人围攻中始终游刃有余。秉核能完全能决定自己什么时刻能敲六个人的哪一个。

    而六位骑士占据了六个方位,想要和同伴配合进攻,刚刚准备上步同时举剑,就被秉核直接扫一棍子后,其中不得提前退出去,而另一些则是接下来手忙脚段的抵挡。

    3.最后看双方手持武器的状态:

    常人对前方平举棍子,抬起数分钟后,棍子的末端总是会随着手腕控制不住。而产生轻微的颤动。这是手腕拿捏不稳的现象。

    打了二十分钟,秉核在抬手挥舞的时候,手中重撬棍没有一丝颤动,反而更加虎虎生风了。

    而六位骑士双手握重剑,手上的虎口都出现了红肿。在他们被砸退后,举剑的剑尖因为手腕酸痛而出现的摇晃,已经是非常明显的气力不支现象。

    【在过了几百招后。就在骑士们动作变慢,他们即将力竭失败的时。】

    秉核突然砸开了阵型,六人猝不及防下,被秉核雨燕疾掠般闪到了包围圈外,这也可以看的出,所谓的包围圈和纸糊的一样。

    秉核冲击力过强,而闪出圈外时,地面被钉鞋刮擦,产生了一长串火花。

    靠着鞋底弹出的钢锥站稳后,秉核面对那些举剑戒备的骑士们,大度的定论道:“今天之争,胜负难料。算成平手吧。”

    花园中沉寂了一秒后,哐当一声。为首的一位骑士丢掉了手中略带弯曲的剑。然后沉默的走回了自己队伍,而其他的几位骑士也沉默的都丢掉了手中的重剑。卷刃的重剑已经是废铁,砸在了满是碎石子的地砖上。这个动作,在骑士内部的圈子礼仪中,就是认输。

    刚刚这场争斗,秉核说平手,而这六位骑士以自身的荣誉却无法恬不知耻说出这是个平手。但是涉及到自己所侍奉领主的赌局,他们也无勇气口头公开认输。故弃剑。

    薇莉安悠悠的讽刺道:“看来,真的是难分胜负呢?”

    六个领地被秉核放弃,薇莉安心里暗暗叹息一声。她并不是心疼六个领地,而是遗憾秉核没有接受封地。大领主对侍奉者封地是非常慎重的。但是薇莉安对秉核,则是想用封地将其留下来。

    而表面上薇莉安瞥了克里芬一眼。

    这位皇子脸上一红,随后面若无事的笑着,鼓掌说道:“今天真是大开眼界,秉核,额,融钢阁下实力远超骑士的”随后他转身朝向场下的秉核,同时开口“融钢阁下了,请问这是?”

    而一旁的秉核摘下了战服的头盔,明亮的发色从头盔中解脱出来。而微微出汗的秉核,脸颊到脖颈,微弱的法脉线条光芒。见到这一幕王子殿下口中的话不由顿了顿。

    在王子殿下愣神的一瞬间。

    说话的是彩镜公主身旁的骑士走上前:“王子殿下,您看刚刚的较量中,谁输了谁赢了?。”

    作为效忠于圣索克皇室的内臣,当然会及时站出来给克里芬添堵。

    克里芬回过神来呵呵笑了笑说道:“刚刚的胜负由融钢阁下一言决之,不过在胜负之外,我想各位都知道融钢阁下的新发明。。”

    而秉核听到询问,扭头用一笑轻王侯的态度轻声道:“这是一套轻机械服,研发的目的为战职者提供更好的战场行动力,利用燃料电池驱动机械肌肉,目前研究出了一点小成果。

    但是还无法大规模开发,因为制造非常繁琐,更重要的是,每个人的身体参数不一样,需要医牧师进行测定调试,才能定制。嗯,其实我穿这个有些浪费了。我现在在长个,几个月就要换一套。做这东西超累的。没什么价值了。”

    秉核简略的介绍,并没有平复宴会上人们的好奇心。

    克里芬继续追问道:“您的这个发明,能不能为我做一……”然而话还是没有说完

    这会打断他的是薇莉安:“融钢先生说了,做这东西非常累”薇莉安笑着对克里芬强调了一下这个事实。

    而秉核也点了点头。

    克里芬叹了一口气,很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看来现在不适合谈这个话题,融钢,我很期待下一次和你单独见面。”然而秉核对这个邀请没有给任何明确的回应。

    至于试探和敲打,连一个线头都没开始,就已经胎死腹中了。现在秉核是人们眼中“天才的机械控制者”就算依旧是某些人眼里的棋子,秉核这颗棋子现在绝不是克里芬能随随便便能动的。

    薇莉安满意地看了看站回到自己身后四米外的秉核。

    随后这位冕下笑了笑对众人点了点头说道:“好了,既然演武结束了,大家回到大厅吧。”

    听到薇莉安宣告结束,秉核吐了一口气准备混在人群后面返回大厅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贵族为自己让开了一条道路。

    而薇莉安径直走到了秉核这边,在秉核略微后仰中,薇莉安牵起了秉核的手攥紧,拉着秉核朝着大厅走去。随后其他人也按照身份爵位次序。依次返回了。

    宴会中是充满等级次序的。而武力敲赢了六个骑士,秉核的次序就悄然提升了。

    而在返回大厅时,圣索克的骑士低声对公主说道:“他(秉核)身上穿的东西,帝国境内没有任何消息。”

    彩镜微微点头:“我知道”

    但随后这位公主殿下略微思索后,有些疑惑“但是为什么,他要在这个场合中展现呢?”在公主殿下的眼中,在混乱的威斯特展现如此让各方瞩目的能力,是很危险的。

    圣索克的骑士说道:“根据帝都情报组的介绍,枪焰家的四子,从小接受的并不是很正统的贵族教育。”

    【四分钟后随着贵族们的后撤,仆人们开始打扫大量碎石的花园。而在灯火通明的城堡中,宴会依旧继续。】

    只是在场的贵族们眼神都有些心不在焉。他们见识到刚刚的演示,现在很想找机会接触秉核,具体了解了解那种新式的机械战服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但是后期的宴会上,薇莉安始终在秉核身边。

    秉核几次想要起身去拿着饮料或水果,都被薇莉安按下了。宴会上的交际花们更是在薇莉安微笑中,不得不远离。

    而宴会的演奏乐曲越来越单调重复(这是宴会主办方隐晦送客的意思),半个小时后,在场的贵族们有些按耐住疑惑一个接着一个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