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特种岁月 > 第182章 狭路相逢

第182章 狭路相逢

    庄严是第一次和这么大的毒蛇面对面!

    比这条大的蛇,他倒不是没遇到过,不是无一例外都躺在了热腾腾的砂锅里,身上沾满了酱料,被切成一段段的,做成了红焖蛇段而已。

    除此之外,这么大的蛇,庄严只在小时候央视《动物世界》节目里看到过。

    作为南方人,庄严对过山风这种蛇早有风闻,甚至可以说是如雷贯耳,鼎鼎大名。

    在南方,关于这种俗称过山风的毒蛇有着不少民间传说,而最著名的就是关于它的攻击性。

    这是一种饿起来连自己同类都吃的蛇,平时吃鸟和老鼠,见到其他蛇类也吃,等真的饿慌的时候,它连自己同类的其他眼镜蛇也吃,真可谓是蛇中大哥大。

    更要命的是,在南方有一种传统说法,说如果你足够倒霉在野外遇到一条正在产卵期间遇的过山风,那就是九死一生。

    因为过山风不像其他大多数的蛇看到人会躲会逃,它的领地意识极其强烈,对于入侵领地的动物或者人类,会毫不留情发动攻击,甚至追出九条街!

    在曾经的书山个,庄严看到过关于眼镜王蛇的记载,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蛇之一!

    它的一咬可以迅速致命。

    只要咬中猎物,平均能注入200—500毫克的毒液,最大的毒液分泌量甚至能达7ml。

    被咬者往往需要大量的抗毒血清来对抗蛇毒,阻止毒素进一步破坏身体机能。

    更有指眼镜王蛇一口所能注入的毒液能于3小时内杀死一头成年的亚洲象。

    庄严现在心中开始祈祷,千万别遇上一条产卵期的过山风。

    虽然第一天宿营的夜晚,营地里打死了一条竹叶青。

    可是竹叶青和面前这条眼镜王蛇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何况当时人多势众,蛇别说攻击人了,吓都吓晕了。

    现在不同了。

    这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不是蛇咬人,就是人杀蛇!

    杀一条五六斤重的眼镜王蛇,庄严没有任何经验……

    对付蛇这种东西,上课的时候教员倒是也有说过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置。

    教员建议所有的学员,在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去捕杀毒蛇,只有在迫不得已需要进食的情况下,才去捕杀毒蛇,而且一定要尽量使用工具,千万不能逞英雄。

    因为,在野外如果被蛇咬中,救治的时机很难把握,虽然可以用急救清创的办法暂时减轻中毒的症状,甚至可以用一些类似半边莲、香茶菜、鬼针草之类的草药来救命。

    可是在没有抗毒血清的情况下,一旦耽误时间,小命还是难保。

    按照毒蛇蛇的性情类型来分,通常可以分为力量型、暴烈型、胆怯型、阴险型、傻憨型和空降型。

    力量型当然是蟒蛇了,力量上是冠军,可性情倒是比较温顺,轻易不攻击人类。

    胆怯型是银环金环这类毒蛇,有动静就跑,见人不是主动攻击,而是躲避为先,不是你主动踩踏它,逼得它走投无路,它是不会主动咬你。

    阴险型是指蝮蛇、尖吻蛇这类,在国内最著名就数五步蛇了,这种蛇一般最喜欢就是盘起来躲在腐叶下,颜色就跟枯叶差不多,很难被发现,这种蛇你一旦踩在它身旁,它会主动猛地伸头咬你一口,而且五步蛇的毒素猛烈,被咬的人生不如死,是最最要防范的毒蛇。

    至于傻憨型的毒蛇,说的是蝰蛇和烙铁头这种毒蛇,一般来说,它们也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受惊后也不会想金环银环那样逃窜,而是盘在地上,摆出一副“你瞅我试试”、“瞅你咋地”的姿态,不逃跑,也不后退,但也不主动,甚至有时候,它能和你对峙一整小时不动又不跑,可是由于身体结构的原因,它前端身体是s型,攻击距离短,因此只要你发现它,不用手去对付它,基本是手到擒来。

    空降型说的就是竹叶青,因为长期挂树上,或者待在竹林里,只是偶尔跑到空地上溜达,所以在进入密集树林或者竹林的时候,尽量使用战术围巾围住自己的脖子,没有围巾就用毛巾,将帽子戴好,可以很大程度避免被咬伤。

    这种蛇,教导大队经常在营房前后都会出现,庄严试过去洗澡,路上就遇到过,直接用桶砸死了。

    不过,这么多类型里,最难搞定的反倒就是暴烈型。

    正是庄严此刻面对的这条眼镜王蛇。

    这种暴烈型的蛇颇有点唐吉坷德式的脾气,一旦靠近它,或者进入它的领地范围,这家伙就像受到了侮辱一样被激怒,然后抬起头来,膨胀起颈脖,呼呼地吹起,让人看了就毛骨悚然。

    庄严知道,这种蛇是所有毒蛇里攻击范围最大的,而且是最凶猛的,其中属于暴烈型的眼镜蛇还会喷洒毒液,可以达到两三米远,被喷到眼球甚至可以导致失明。

    现在,刘瑞勇和庄严距离那条眼镜王蛇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按照理论课上的知识,眼镜蛇和眼镜王蛇的攻击范围如果除去毒液喷射之外,如果要咬人,它的可危及范围就是它抬起头那截身子的范围。

    现在,这眼镜王蛇太大,抬起足足半米,庄严可以判断,只要不走进它半米范围内,就不会被一击即中。

    只是现在他和刘瑞勇都面临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本来对付眼镜王蛇,手里如果有根一米多的木棍,那是很容易摆平的。

    可现在俩人两手空空,就连自动步枪这个烧火棍都横挂在91式背囊上方。

    转身去捡棍子?

    不!

    庄严知道,这会很容易让自己送命。

    蛇是大近视眼,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蛇都是,它们基本不会攻击不动的物体。

    因为蛇眼没有上下活动的眼睑,也没有瞬膜,所以蛇的两只眼睛不能闭合起来,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总是睁着一对圆圆的眼睛。

    它的眼球晶状体几乎像一个小圆球,不能改变曲率,只能用晶状体向前或向后略微移动的方式,使外界物体在视网膜上成像。

    蛇只适合于看近距离的物体,看远距离物体时就模糊不清,加上蛇眼的视网膜中央没有黄斑这个构造,视觉很不灵敏,对静止不动的物体极不敏感,几乎是视而不见,唯一能看见的只是在运动和摇晃的物体。

    所以,只要庄严和刘瑞勇不动,那么他们俩暂时是没危险。

    野外遭遇眼镜王蛇,拼的就是冷静和勇气。

    逃?

    也不是办法。

    眼镜王蛇的瞬间速度足矣追上人类,何况还是疲惫不堪、身上背着四十多斤装备的士兵。

    “你们俩别动!”就连罗小明也在七八米外发出了警告。

    别动?

    庄严忽然觉得罗小明这话说的……

    理论上不动的确可以,可是你看到一条五六斤的眼镜王蛇在你面前嘶嘶地吐着蛇信子,那双应该看不到你却一直盯着你的眼睛,仿佛在你身上瞄来扫去,有几个人真的能冷静?

    “谁搞根树桠来!”

    罗小明立即扫视了周围一圈。

    此时所有学员都精神了起来,都将目光投向了庄严和刘瑞勇两个倒霉蛋。

    “班长,我去拿捕蛇叉。”

    距离最远的王杰开始慢慢后退。

    外野外捕蛇,最好的工具就是捕蛇叉。

    用大约一点五米的棍子,最好顶端一段有分叉,用刀削掉多余的枝叶,就是一支天然的捕蛇叉。

    为了保险,在叉上两端横着绑一根蔓藤,增加压制力度,就算是小蛇也无法从叉下逃脱。

    七班的所有学员都静止不动,现在只有王杰慢慢朝后退,他的四五米外,有一堆枯枝,他看中了其中一根。

    每一个在场的人都屏住呼吸,生怕动作幅度太大,引来了那条该死的眼镜王蛇的关注。

    其实,庄严和刘瑞勇俩人身上其实还有一件对付眼镜王蛇的利器,那就是工兵锹。

    每个学员身上都有一把开山刀和一把工兵锹。

    军用开山刀只有四十厘米左右长度,对付盘踞字地上的蛇肯定不趁手,可工兵锹不同,不但铲口锋利,甚至用来砍树,而且木柄较长,如果蛇敢过来,被迫无奈之下也可以用工兵锹防身。

    刃口只要扫中蛇身,管它是什么蛇,只要不是大蟒蛇,都足够将它切成两段!

    但是,每个人的工兵锹现在都插在了背囊的后方,又不能伸手去拿。

    千钧一发之际,出了一个意外情况。

    “咕咕咕——”

    刘瑞勇身上那只野鸡,忽然叫了起来。

    兴许它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类不动了,一路上它都被刘瑞勇放在背囊上用顶盖轻轻盖着,本来是相安无事。

    可这关键时刻,它却突然来了劲,兴许看到了逃脱的机会?

    “老刘……你的宠物……”

    一颗汗水从庄严的帽檐处渗出,滑落在脸颊上。

    因为那条眼镜王蛇似乎看到了在刘瑞勇肩头出不断挣扎晃动的小咕,猛地警觉起来,蛇信子嘶嘶地吐得更欢快了。

    它对小咕,产生了兴趣。

    不过,小咕是在刘瑞勇身上。

    那么……

    “班长……”刘瑞勇轻声问道:“怎么办……”

    “凉拌!”罗小明低声道:“别动!”

    小咕终于挣脱了背囊的顶盖,刷一下从刘瑞勇的背包上掉落,脚上还绑着绳子……

    那条早已不耐烦的眼镜王蛇嗖一下猛扑上来!

    “小心!”

    所有人立即发出了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