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十六章 后山那位

第六十六章 后山那位

    “事还没说清楚,你们便要拿我?”

    如今的功德殿前,也正是一片大乱,方贵迎着那四个手持捆仙绳向自己走了过来的戒律堂弟子,面上皆是愤怒与不屈之色,一派铮铮铁骨模样,大怒叫道:“吕飞岩说我杀了张忡山,你们便听他的,我说张忡山先要害我,你们便不听?这仙门没道理可讲了吗?”

    一边喊着,一边不停的向山下张望,暗怪阿苦速度太慢。

    总不能他不敢来了吧?

    “你若想讲道理,到了仙门牢里,慢慢说吧!”

    那四位戒律堂弟子,却不知道他是在拖延时间,冷声笑着,围上了前来,似乎是担心方贵反抗,四个人同时提起了一身法力,将他围在中间,一旦动手,立时强行拿下!

    “颜师姐,就这么看着他被人冤枉不成?”

    一边的许月儿早已满面焦急,拉扯着颜之清的袖子,快要哭了出来。

    她们都是对仙门极为了解的,又岂能不知仙门大牢里的规矩,一旦进去了,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更何况方贵杀了张忡山是真,更难撇得清关系,如今嘴上说是先将方贵拿了进去,再慢慢审问,但谁都知道,方贵这一进去,这件事恐怕也就就此给定了性了……

    “熊长老……”

    颜之清忍不住又开口,唤了熊长老一声。

    熊长老冷厉的眼色向她看了过来,极为不耐烦。

    颜之清下面的话立时说不出来了,看了一眼熊长老身边,正目露毒火死死盯着方贵的张忡山之父,她也知道自己这时候无论说什么,熊长老都不会改变此时的主意了!

    能怎么办呢?

    说到底,还是怪方贵拜在了后山那位门下啊……

    他若是当初老老实实留在了红叶谷,无论挑选哪道传承,都会有一位名义上的座师,哪怕是这位座师平时不会太用心教他些什么,但这师徒名份是在的,而有这师徒名份,熊长老做事的时候,便不会不在意这里面的因果,做事的时候,也不会如此毫无顾忌了!

    可偏偏,后山那位……

    眼见得四位戒律堂弟子,已经将方贵围在了中间,捆仙绳直接绑在了胳膊上,周围围观的众同门里面,也有不少觉得此事古怪者,毕竟无论吕飞岩和方贵怎么说,两边都没有证据,直接将方贵下狱,似乎过了些,但迎着熊长老一身威风,谁又胆敢多言?

    “且慢!”

    也就在这时候,山路之上,忽然有一声高喝响了起来。

    众人心里皆是一惊,转头看去,便见山路之上,有一道飞剑剑光歪歪斜斜的冲了上来,那飞剑飞的极快,但准头却有点差,转向之时,险些撞到了树上,剑上那人,急忙从翻身跳下,气喘吁吁向着功德殿奔了过来,一脸的焦急,却不是阿苦师兄又是谁?

    方贵眼见阿苦师兄来了,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但又急忙装出了悲愤的样子。

    ……

    ……

    “拜见熊长老……”

    阿苦师兄来到近前,急忙向着熊长老拜倒。

    熊长老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你又有何话说?”

    阿苦师兄深深的吸了口气,直起了身来,道:“弟子不敢,我是替幕先生来说话的!”

    “幕先生?”

    听到了这个称呼,熊长老及那位功德殿执事等人,皆脸色微变。

    而在这功德殿前的低阶弟子,却都面露迷茫之色,并不知晓幕先生是谁。

    惟有吕飞岩,听到了这个称呼,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呆滞。

    幕先生……

    后山那个废人,居然会让阿苦过来传话?

    “他……”

    熊长老心里也是浪潮起伏,这份惊疑,并不比吕飞岩来的少,甚至更为震惊,但他终究养气功夫不错,微怔之计,便已强行压下了心头惊愕,面上恢复了此前的冷厉之色,大袖拂了拂,像是抖掉什么,口中只淡淡道:“不在后山呆着喝酒,又要说什么?”

    阿苦师兄慢慢抬起了头来,面上一片老实拘谨,眼睛却认真的看着熊长老,竭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定:“幕……幕先生要我过来问问你,你这戒律堂长老,还想不想干了?”

    ……

    ……

    “唰……”

    听到了这句话,熊长老脸色猛然大变。

    而周围众人则更是大吃了一惊,心想那幕先生是谁,敢这样对熊长老说话?

    要知道,熊长老执掌戒律堂,那是何等身份,太白宗内,除了宗主屈长河,以及三大长老柳真、白石、火候君之外,身份最为尊贵,权力最大的,便是熊长老了,别说这什么幕先生,就算是白石长老他们,也不会用这种口气对熊长老说话吧?

    在周围众人一片呆若木鸡的惊愕里,熊长老也是脸色瞬息万变,愤怒、诧异、惊疑等诸般神色,皆从他脸上闪过,喉结上下滚动,过了半晌,才厉喝道:“我……老夫……执掌戒律堂,禀门规做事,那……那后山的废……他,他如何敢这般指责我?”

    迎着熊长老的怒火,阿苦师兄老实的连脖子也缩了起来,嗫嚅着道:“弟子这就不明白了,幕先生只是……只是让弟子过来问这一句,别的……别的什么也没讲……”

    顿了一顿,又道:“弟子也是相信长老会禀公做事的……”

    熊长老深吸了口气,强行将心间的怒火压了下去,勉力维持着心间的冷静,不过,也只有他自己说得清,这一股子在胸间燃烧的怒火,里面又有多少是恐惧。

    他只是沉默了很久,才道:“老夫自然会是禀公做事的,不必别人来教我……”

    听着他说着这话,旁边张忡山老父颤巍巍便要跪倒,叫道:“熊师兄……”

    “你不必多言!”

    熊长老打断了他的话,目光缓缓从方贵脸上扫了过去,然后又慢慢扫过了如今正呆若木鸡的吕飞岩和叶真两人,心间斟酌良久,才沉声喝道:“你们这帮小儿,各执一辞,真伪难辨,却是将仙门当成了傻子不成?究竟是张忡山暗害方贵在先,方贵被迫反击,还是方贵先生歹意,暗害了张忡山,这事既然是你们所亲见,便不难辨个真假……”

    说到了这里,他缓缓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们有谁想尝尝搜魂的滋味么?”

    “唰……”

    周围人脸色尽皆大变,犹如听到了什么鬼怪传说。

    搜魂之术,人人皆知,虽是仙门秘法,却比妖魔之术还要歹毒。

    搜魂之时,固然可以从人之神魂之中,找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但却也会给人的神魂留下严重后患,搜魂之后,就算不死,整个人也差不多变成白痴了。

    所以,这根本不是一个平时可以动用的手段!

    熊长老既然将这话说了出来,那说明心里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

    叶真面色苍白,转头看了吕飞岩一眼,只见吕飞岩在这时候,目光只是看着后山,神情呆若木鸡,满面都是愤怒与不甘之色,似乎没有听到熊长老的话,但叶真却不敢拖延下去了,那小鬼有后山的人保着,吕飞岩师兄又有师长看护,要搜魂,那搜谁的魂啊?

    他忽然跪在了地上,叫道:“回禀熊长老,当时我们远远的埋伏妖兽,只看到张忡山师弟与方贵师弟两个人忽然打了起来,究竟是谁先出委,委实不知啊……”

    眼见得周围无数目光都向自己看了过来,他也一时心虚,咽了口唾沫,又接着道:“不过,不过……在出山之前,张忡山师弟确实曾经找到我,让我主动去邀请方贵师弟和我们一起出山,这件事颜师姐也可以作证的,至于……至于他心里想什么,我真不知道啊……”

    他说是不知道,却几乎等于将所有事都说出来了。

    熊长老冷冷看着他,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办的好事!”

    叶真心里更是惊恐了起来,忽然指着吕飞岩,叫道:“吕师兄手里,便有一块影玉,里面映下了方贵与张忡山交手的影子,是真是假,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