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九十三章 上上大吉

第九十三章 上上大吉

    “太白真传李还真师兄在此,尔等可是太白弟子?”

    见到那五位红叶谷弟子出现在了这乱石谷边缘,李还真等人皆是微微一怔,很快便沉下了脸来,李还真身后的娃娃脸则是适时大步向前,向着那五位红叶谷弟子冷声大喝。

    “拜见青溪谷的师兄……”

    如今这赶过来的,自然便是方贵等人了,他们绕着山谷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邪气漩涡缺口,在这时候,几个人意见便又起了争执,赵太合想着直接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去看看再说,萧龙雀则是觉得事已至此,还是稳妥起见,凭他们的修为进去实在太危险……

    方贵提出的意见最稳妥,先把吕飞岩扔进去瞧瞧!

    不过看在同门的面子上,他也做出了退让,主动提议可以先在吕飞岩身上绑个绳,万一里面真是凶险太大,那么他们还可将吕飞岩再扯出来,看不清楚就再丢一次……

    反正吕飞岩师兄身上好处多多,简直就是万能型的!

    不过就连他也没想到,正当彼此意见难以统一之时,这一回来倒有了意外之喜,居然在这乱石谷外遇到了青溪谷弟子,他们三人都是红叶谷的佼佼者,自然知道青溪谷弟子本领有多大,若是可以与这些青溪谷弟子联手闯进乱石谷去,那岂不是凭白多了许多保障?

    尤其是萧龙雀与赵太合两人,更是面上露出了微微的喜色。

    青溪谷李还真的名字,他们二人都是听说过的。

    太白宗公认最有前途的四大真传之一,在门中地位甚至不输于执事。

    “好大的胆子,才这等修为,便敢闯到如此深山里来?”

    李还真看到了他们,却是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面上像是罩了一层寒霜,左右打量了他们几人一眼,见他们修为不高,只有一个摸着了练气八层门槛的,更是不悦,冷声道:“你们都是何人,难道不知魔山异变,仙门早有诏令,宣你们速去法舟处集结么?”

    赵太合与萧龙雀、方贵三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些鬼念头。

    仙门诏令他们自然都知道,只是谁也没有理会,仗着艺高胆大,偏趁了这魔山异变之时跑到了魔山深处来谋取造化,如今被青溪谷弟子当面喝斥,须得找个好由头开解。

    一片沉默里,还是萧龙雀上前行了一礼,道:“回禀师兄,我等五人皆是魔山异变之时与同门走散,辨不清方向,失陷在了这魔山之中的,路上恰好遇到,便相互扶持,没想到在山里左冲右撞,无意中跑到了这里,赵太合师弟推算出这乱石谷里定有异宝出世,我们五人想着要为仙门效力,正打算闯进这乱石谷去,夺来异宝,上献仙门,壮我太白之威!”

    “胡说八道!”

    李还真听着这话,忍不住脸色更沉。

    若真是失陷在魔山里就罢了,还有辨不清方向乱闯到了这乱石谷来的?

    他心知肚明,这几个红叶谷弟子定然是专门找到了这山谷来的,仙门之中,历来都不乏这等胆大包天的,只知道邪气泄露之处定有异宝,却全不考虑自己有没有本事拿到!

    萧龙雀等人听了训斥,都嘿然不语。

    她们自也知道这话骗不了人,大家面上过得去罢了。

    虽然她们都是红叶谷弟子,却都是红叶谷里的佼佼者,认为自己有一天定然能够进入青溪谷修行,因此对青溪谷弟子虽然尊敬,但也不至于太把他们看得高高在上……

    一片寂静里,倒是李还真身后的娃娃脸打量了他们几眼,目光落在了方贵以及他脚下的红色飞剑之上,忽然露出了抹笑容,道:“兀那小子,你可是后山的鬼影子方贵?”

    “我是叫方贵啊……”

    方贵愕然抬头,听出他有调侃之意,又不满道:“但我已经改了绰号叫玉面小郎君啦……”

    说着问吕飞岩:“吕师兄你说是不是?”

    吕飞岩这一路上被他欺负的狠了,当着青溪谷弟子的面也不敢作狂,连声道:“是!”

    “什么见鬼的玉面小郎君?”

    那娃娃脸怔了一下,摇了摇头,道:“阿苦说的没错,你果然来了这里!”

    “阿苦师兄?”

    方贵闻言倒是一呆,傻傻道:“他不在后山喂猪,跟这里来干什么?”

    “他是来找你的!”

    那个娃娃脸笑道:“一路循着你的气息追踪了过来,见你脚印在山谷前消失,便以为你进了山谷,不顾一切冲进去了,谁曾想你倒没进去,他多等会就遇着你了……”

    “阿苦师兄进山谷去了?”

    方贵听得此言,整个人都已呆住了。

    这件事着实太出乎了他的意料!

    李还真冷哼了一声,点头道:“那就是一个莽汉,我明明已经告诉过他,山谷里面不仅有莫大凶险,更有向来敌视我们太白宗的另外四大仙门真传,就算我们进去了,可以取得造化,又怎么可能在四大仙门联手下全身而退?他非要进去,却是自寻死路!”

    “那还等什么,进去帮忙啊!”

    方贵“嗖”的一声,将黑石剑拔了出来,焦急的向其他人看了过去。

    “哼!”

    李还真不理会方贵,只是冷眼向赵太合等人看了过来:“你们可曾找到了缺口?”

    “四大仙门真传……”

    萧龙雀与赵太合这时候也脸色凝重,他们虽非青溪谷弟子,但见多识广,自也知道太白宗与另外四大仙门的关系,摇了摇头,萧龙雀道:“邪气大盛,捕捉不到里面的气机……”

    李还真顿时微微皱眉,沉吟道:“若是如此,那我们进去了定然凶吉难料……”

    “说了这么多,你们不想进?”

    方贵这时候也有些瞠目结舌,瞪眼看着李还真。

    李还真冷冷扫了他一眼,喝道:“进与不进,是你能定的么?尔等不听仙门宣诏,私入魔山深处,本就已是犯了大过,吾命尔等立时随我归去,听候仙门惩处!”

    方贵怒道:“阿苦师兄还在里面呢!”

    李还真脸色微寒,向乱石谷看了一眼,道:“我已劝过他,是他自己自寻死路!”

    “去你……”

    方贵脱口而出,却被旁边的萧龙雀扯了一把。

    他看了李还真一眼,也暂时忍耐,忽然将胸口的一枚铜钱摘了下来,屈指一弹飞上了半空,手背接住,冷笑道:“进与不进,岂是你能定的,老天最大,我听他的……”

    “胡言乱语!”

    李还真冷笑一声,喝道:“尔等红叶谷弟子,速速随我归山……”

    赵太合与萧龙雀闻言,顿时有些失望,他们刚刚遇到了青溪谷弟子,还以为来了强援,无论如何都能进入黑山去闯荡一番了,却没想到这位青溪谷弟子兴趣不大,他虽然也不太畏惧这黑山里面的魔妖怪物,但却对那些被邪气吸引过来的四大仙门真传极是忌惮!

    “难道这一次真要白跑一趟?”

    下意识的,他们皆转头向方贵看了过来。

    然后他们便看到,这时候的方贵脸色变得非常阴沉,难看到了极点。

    他手背上的铜钱,背面朝上,大凶!

    去不得!

    “方贵师弟……”

    萧龙雀眼见场间局面压抑,正想劝方贵一声,却忽见方贵忽然大笑了起来。

    笑声里,他将铜钱翻了一面,使“乾元通定”一面朝上。

    然后斜眼扫了李还真一眼,得意道:“老天注定,上上大吉,怎能不去?”

    李还真脸色顿时阴沉无比,沉喝道:“你敢违命?”

    方贵忽然呆呆看向了他身后,颤声道:“魔灵?”

    李还真吃了一惊,与其他几位青溪谷弟子同时回头去看,如临大敌。

    而方贵趁着这个功夫,早已纵起剑光,直向山谷里面冲去,李还真等人回过头来时,只见他已冲到了那邪气漩涡边缘,笑声远远传了回来:“那可是我阿苦师兄……”

    临进入漩涡时,忽又想起了什么,回头朝着李还真啐了一口:“胆小鬼,去你大爷!”

    说罢了这话,早已没入了邪气漩涡之中。

    李还真早已气的脸色铁青,沉喝道:“那小儿狗胆包天,不要命了?”

    其他人也皆怔怔,感受到了李还真的怒火,哪敢在这时候多发一言,一片寂然里,却忽见得赵太合也脸色大变,死死看向了李还真身后,叫道:“不好,寒山宗弟子……”

    李还真吃了一惊,便要朝后看去。

    趁着这个机会,赵太合身形如电,忽然直向乱石谷里漩涡里冲了过去,笑声远远传了回来:“那小子与我比了一路,没比过我,没道理在这最后,让他在胆量上赢了我!”

    “这两个人……”

    萧龙雀忍不住眉头大皱,恨的咬牙,猛得站起了身来。

    但这一下子,周围顿时无数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尤其是李还真,他堂堂青溪谷弟子,还是仙门真传,居然被两个红叶谷小儿连续了骗了两次,额头之上已是青筋毕露,倘若萧龙雀再敢使这么一招,他二话不说就先把萧龙雀强行扣下,抓也要将她抓回去再说……

    “这个……”

    萧龙雀也知道自己再使那一招行不通了……

    她沉默了一会,忽然一脚将吕飞岩踹向了李还真怀里,自己抽身急遁。

    心里叹着:“方贵师弟说的不错,吕飞岩真挺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