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九十六章 斩首血浮屠

第九十六章 斩首血浮屠

    轰!

    有那么一瞬,方贵感觉天都塌了……

    同样生出了这感觉来的,还有萧龙雀!

    赵太合随口叫了一声“爹”,在他们听来却如晴天霹雳,轰得两个人外焦里嫩,身体都绷直了,艰难的转过了头,眼神直勾勾的向着赵太合看了过去,那表情无法形容……

    妈的这厮居然是太白宗宗主的儿子?

    方贵心里简直要破口大骂了起来,之前还以为这厮一身本领来的蹊跷,把他当成了棋宫安插进来的奸细呢,谁特么能想到居然自家宗主的儿子,话说你堂堂一个宗主的儿子,跑到乌山谷里混个什么劲啊,你直接进青溪谷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你这是骗人知道吗?

    在这一刻萧龙雀心里十分恐惧,心想自己可是抢过他东西呢,以后怎么办?

    方贵心里更恐惧,贼赃还在自己手里呢……

    迎着他们两个惊愕而呆滞的眼神,赵太合倒是神色自如,轻轻向他们两个点了点头。

    似乎是在说,我已经向父亲引荐过你们了,不必多谢!

    “哈哈,哈哈……”

    方贵反应不慢,心思急转,很快便露出了一个老实巴交又乖巧亲切的笑脸,向着赵太合拱了拱手,客客气气的笑道:“小赵……赵师兄啊,原来你是宗主的儿子,我说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一身本领,居然比我也……也还强了一点呢,咱们兄弟以后多亲近亲近……”

    听了方贵的话,萧龙雀也急急的想着,该说点什么。

    但想了半天,却找不出什么话好说,微一犹豫,她轻轻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娇羞的低下了头。

    ……

    ……

    “呵呵,太白宗建派不过三百年,挑弟子的眼光倒是不错,这才不大功夫,倒有四位弟子赶了过来,可见这些小辈也学会了太白宗胆大包天的做派,不过,真要论起来,你们太白宗还是小门小户,不像我们上有老下有小,所以这魔山异宝,还是让给了我们吧!”

    方贵等几个小辈的反应,在那五大仙门之主的眼里并不算是什么,他们仍是在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话,那手持拐杖的火云老祖瞥了他们中间仍长在了藤上的青皮葫芦一眼,浑浊的眼睛里却闪着老狐狸的光芒,一边笑吟吟的开口,一边向着太白宗主看了过来。

    “就是的呀……”

    身材妖媚的玲珑之主闻言也笑道:“之前咱们刮分那些二流仙门的领地时,可没有欺负你们太白宗,一切都是按着规矩来的,谁能想到,偏就这最后一方野岭窟的魔山之地没有定出归属,而这一次的魔山异宝就出现在了这里,该如何划分,可真是教人头疼呢……”

    腰间垂着一柄金刀的缺月宗主冷笑一声,嗡声嗡气的道:“有什么可头疼的,咱们楚国五大仙门,太白宗,玲珑宗,火云宗,缺月宗,还有宋家寒山宗,哪个不是建宗建派渊远流长,数千年历史,惟独太白宗建派不过三百年,资历最小功德不显,平时大家客客气气,谁也不来欺你,但如今偏巧遇着了这魔山异宝出世,太白宗不该礼让一下前辈么?”

    听得这一番话,太白宗主身后的方贵等人,都微微一怔。

    从这几句话里,已经听出了许多内容。

    方贵如今入太白宗时间也不短了,却从来没有见过太白宗的宗主,他只知道,之前因着楚国有七大仙门被灭,他们在魔山的领地成了无主之地,因此五大仙门之主,都忙着瓜分这些领地,极少回山,但却也没想到,这一次魔山之行,赶上了他们分地盘的最后一步。

    当然,也是造化弄人,五大仙门惟一没有分清楚的一块地盘,偏出现了邪气缺口。

    而这一次的邪气缺口,比往前更为厉害,不仅滋生出了魔山异宝,更是会凝结许多神金资源,所以即便以他们一派之主的身份,在这时候也都不肯放弃,正在这里互相角力。

    但若只是各自相争也就罢了,可看这局势,分明是四大仙门气势汹汹,皆向太白宗发难!

    看样子,之前有传言说太白宗与其他四大仙门不合,屡受排挤,居然是真的!

    太白宗主迎着另外四位宗主的威逼,倒是显得风清云淡,等他们都说完了,才笑道:“太白宗建派时间最短,但也不是不晓事的,之前的商议里,这野岭窟的领地,本就是要给我们太白宗的,你们也是发觉这里出现了大造化,才又临时改口,我又怎能同意?”

    “不同意又怎样,邪气缺口出现在了这里,便是天意!”

    缺月宗主忽然翻脸,沉声喝道:“这么多造化,就算给了你们,能护得住吗?”

    堂堂一宗之主忽然翻脸,怒气勃发,方贵等人都吓了一跳。

    而面对着缺月宗主的汹汹怒气,太白宗主却只是微微笑了笑,并不回答。

    “嘻嘻,赵宗主莫要逞强啦……”

    玲珑宗那位妖艳女子忽然轻轻一笑,道:“我也知道你们太白宗向来心高气傲,不肯退让,但这一次的事情与之前不同,做些改变也是应该的……毕竟今时不比往日,太白宗的那柄剑已经废了,难道赵宗主你还想凭着一己之力,同时对抗四大仙门的压力不成?”

    听到了玲珑宗之主的话,其他三宗之主,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冷笑,眼神冷淡看了过来。

    方贵心里一凛,暗想:“他们说的是幕老九?”

    面对着四大仙门之主的压力,方贵等小辈,无一不感觉压力极大,仿佛有无形浪潮,铺天盖地一般的卷来,使得方贵等小弟子们,抬头都困难,像是被一座山给压住了。

    “呵呵,诸位不必说笑话了!”

    也就在此时,太白宗主轻轻挥了挥衣袖,诸般压力,烟消云散。

    然后他笑着开口,声音显得很是平和,温文尔雅,道:“当年我们师兄弟刚来楚国,便被你们五宗压迫,我们不想低头,于是两人联手,一掌一剑,杀得你们四宗低头,一门灭绝,夺来了太白山灵脉开山立道,兴许是那时候年轻,火气太盛,以致于杀得人太多了些,直到如今,你们四宗之主都是老的老,小的小,有些青黄不接之意……”

    说到了这里,面上倒是露出了几分歉疚之意,叹了一声才道:“今时不同往日,太白宗已立道三百年,我们也不是那时候年青气盛之人了,只不过,该讲的道理还是要讲,之前我太白宗毫无根基,都没怕过,没道理如今有了道统,却要开始怕了你们四宗了……”

    “唰……”

    听得这太白宗主的话,方贵、阿苦、萧龙雀等人齐齐脸色大变。

    他们心里都生出了一种诡异无比的感觉。

    自家这位宗主看起来温文尔雅,居然还有这么凶的时候?

    尤其是方贵,想到了后山那位终日消沉的师尊,更是有些瞠目结舌……

    而另外四派之主,听得这太白宗主提起了旧事,更是脸色大变,但他们居然没有一人在这时候开口反驳,只露出了深深的忌恨仇视之意,可见太白宗主所言皆是事实!

    “更何况,你们难道没有听说,……”

    而太白宗主,则将双手慢慢负在了身后,悠然道:“我师弟如今已经有了真正的传人么?既然他已经有开始有心思教徒弟了,你们觉得距离他重新提起剑来的一天还远吗?”

    四大仙门之主,在这时候都沉默了下去。

    之前他们四人联手之势,何其凶猛,但在听了太白宗主这一番话后,脑海里却不由得浮现出了当年那对师兄弟在楚国杀得血流成河的景象,一时之间,心神竟自不能自持,莫说继续联手向太白宗施压了,就算是想要维持自己的平和心态,都要废好大一番功夫。

    “他的传人,便是那个小儿吧?”

    忽然间缺月宗的宗主死死的盯向了太白宗主身后的方贵,声音嘶哑的说道。

    太白宗主不置可否,也不愿回答。

    “除了他还能是谁?”

    缺月宗宗主却也不需他回答,森然瞥了方贵一眼,寒声道:“这小儿一出现,我便看到了那柄剑,嘿嘿,太白九剑歌,斩首血浮屠,时过三百年,我也忘不了那柄剑……”

    “一剑封天门,屠仙如屠狗……”

    那年龄最长,打扮也最为诡异的火云老祖嘿嘿笑了两声,声音倒像是地狱里传出来的,一双怪眼也死死的盯着方贵手里的剑,森然道:“当年那个人,仗着这把浮屠剑,杀的楚国日月无光,杀出了血海尸山,老夫的道侣、儿孙、弟子、同门,皆被他杀的一个不留,虽然如今已经三百年过去,但老夫有时做梦,还会梦到他仗剑杀上我们火云宗来的那一刻……”

    寒山宋家家主亦是一叹,道:“我第一次见这柄剑,却已听过了无数回……”

    迎着这么多大人物狠辣而又痛恨的目光,方贵吃了一惊,急忙将黑石剑藏在了身后。

    但想想已经没用了,便又将这剑拿了出来,挑衅的抱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