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九十八章 宗主之子

第九十八章 宗主之子

    本是极不公平以一敌四的局面,却因着太白宗主轻飘飘的一句话定了下来,方贵都没有反对的机会,不过就是有也不敢说,最多只是在心里腹诽了几句宗主实在太傻!

    而面对着如今的形势,太白宗主也是沉默良久,他面无表情,似乎在心里盘算,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不满意于太白宗青溪谷弟子居然一个没有进来,还是叹息自家入了乱石谷的弟子实力太弱,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微一沉吟,便转头向着赵太合看了过去,道:“太儿,场间这四大仙门高足,英才济济,你可有哪个是有把握战胜的?”

    赵太合听见父亲询问,便认真的从对方一排人的脸上扫了过去,半晌之后,目光选中了一人,冷声道:“虽然他们的修为都在我之上,但我没有一个怕的!”

    太白宗主点了点头,道:“那你便去挑一个有把握的吧!”

    方贵在旁边听了,心里不满:“这宗主偏心啊,只问他儿子,咋不问问我们?”

    赵太合面无表情,手持紫刀大步向前走来,在对方站成了一排的四大仙门真传之间扫了一遍,最后目光却落在了那位缺月宗霸太刀传人项鬼王的身上,倒提了紫刀拱手,朗声道:“项师兄,你学刀,我也学刀,我看这第一战,便先让你我二人分个胜负如何?”

    那位缺月宗真传闻言慢慢抬头,咧嘴一笑,道:“好……”

    话还没说完,忽然太白宗主轻声开口道:“太儿,你若对上玲珑宗传人,把握更大些!”

    场间众人皆心间大奇,这是当父亲的刻意指点儿子选个更弱的吗?

    方贵等人则更无语了。

    这宗主的偏心已经不加掩饰了吗?

    但迎着周围的目光,太白宗主却是神色不变,清淡至极。

    倒是赵太合,看了那玲珑宗的真传一眼,摇头道:“我不愿欺负女人,相比起最有把握的,我还是更愿意和缺月宗的师兄一战,父亲,挑战已经出口,我也不能食言了!”

    太白宗主听到了这话,面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不再多言了。

    倒是方贵暗暗将那个最弱的记在了心里,心想轮到自己的话,那就她了……

    到了此时,赵太合已经与缺月宗霸太刀传人项鬼王走到了场间,两人依着修行界里的惯例,皆向彼此施了一礼,而后再不客气,同时暴喝一声,双双向着对方抢了上去,一个紫刀刀气暴涨,如白霜铺地,一个弯刀刀蕴流光,似月落九霄,同时暴斩到了对方身前!

    “嘭!”

    双方刀光相接,两个人猛得退开。

    赵太合退了两步,项鬼王则只退了一步。

    仅从这差距看来,赵太合的修为,便明显比项鬼王差了一截。

    但赵太合却是遇强则强,怒吼一声,反而比项鬼王更快一步的冲了上来,周身灵息暴涨,绕着全身流转不息,手里的紫刀则像是忽然幻化出了千万道影子,铺天盖地,像是一股子滚滚银河,直向着项鬼王当头笼罩了下去,四面八方,上下左右,无一不是刀光侵袭。

    而项鬼王在这时候,则只是弯刀绕身旋转,身周忽然出现了四道黑色的影子,每一个都是手持弯刀,封住了四周,鬼气森森之下,却已稳稳的护着身周,不教刀气近身。

    旁边的四位宗主观战,皆是忍不住赞道:“谁能想到,太白宗主靠大罗慈悲手名震天下,他的儿子却去学了刀道,而且学的如此精湛,便是比起缺月宗高足也不遑多让……”

    红云山老祖嘿嘿一笑,道:“毕竟修为差了些,倒是悍勇,勉强可以弥补!”

    周围众人的话说来说去,只是围着这一战。

    方贵在旁边呆的无所事事,看了几眼,便失去了兴奋,百无聊赖的转头向萧龙雀道:“萧师姐,他刚才说自己不喜欢欺负女人,那怎么天天见了你便像只斗鸡似的?”

    萧龙雀狠狠瞪了他一眼。

    说话之间,赵太合已经翻翻滚滚与缺月宗项鬼王斗了数十招,直斗得飞砂走石。

    两人皆是使刀,走武法一途,但风格却差别极大。

    赵太合看起来便像个凡俗的刀手,灵息内敛,刀气无尽,出手之时一式强过了一式,悍勇至极,而项鬼王则是鬼气森森,一刀斩出,周围鬼影重重,难辨真假,一时之间,两个人一个势大力沉,一个鬼影扑击,倒是勉强斗成了平手,谁也无法真正近了对方的身。

    只不过,越是斗了下去,赵太合倒渐渐开始显露疲态。

    不说周围四大仙门之主,就算是方贵,也已看出了问题所在。

    赵太合当真论起刀道,其实还是比专修刀道的缺月宗真传差了些许,只是凭着他的悍勇之气弥补了这份差距,甚至还压了项鬼王一头,但他的修为本就比项鬼王差了一阶,再加上凶猛出手,对灵息的消耗更大,如今斗到了数十招开外,灵息已渐渐不足了。

    如此继续下去,早晚他灵息提前耗尽之时,项鬼王便可以轻松取胜!

    “一刀开山……”

    赵太合自己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斗到分际,忽然间沉喝一声,本该提前退让,再蓄力上前的他,不仅不退,反而一步踏上,手中刀光仿佛从天而降,直直斩向了项鬼王。

    霎那之间,刀气展开,像是一道十丈长的半透明巨刀。

    “嘿嘿,太白宗下一位真传便是你了吧?”

    迎着这一刀,项鬼王也是眉眼一缩,忽然低低笑了一声,一手持刀,另一手却暗暗捏起了法印,一瞬之间,那飘浮在了他身周的四道鬼影,忽然皆变成了他的模样,迅疾无比的在半空之中游走,分开在了他的刀光两侧,于左右疾向着赵太合冲了过去!

    到了这时候,莫说此时正面对着项鬼王的赵太合了,就算是在一边旁观的方贵等人,也根本无从察觉那四道刀光是真是假,就算是想要躲开,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也不知道该躲向哪里,赵太合也像是懵住了,那一刀斩出之后,力量用尽,已根本无暇收刀回防。

    嗡……

    半空里一片刀音颤鸣,三道项鬼王的影子直接被刀气湮没,剩下的两道却冲到了赵太合身前,面对着如今连刀都收不回来的项鬼王,这两道影子简直是长驱直入,毫无阻碍。

    “嗤……”

    赵太合左肋中刀,鲜血渗了出来。

    “哈哈,太白宗主的儿子,今日败在我刀下……”

    项鬼王一刀得手,立时狂笑,同时抽身而退,已是赢了这一战。

    但却没想到,赵太合肋下中刀,居然连表情都没有变上半分,虽然在那一刀劈落之时,他不知项鬼王哪一刀是真的,但在左肋中刀时,却立时确定了项鬼王的真身所在,手里的无尽刀气骤然收敛,肋下肌肉缩紧,迟缓了项鬼王收刀,紫刀趁机斩落下去。

    “铮……”

    场间无尽刀气与幻影,尽皆消失,露出了诡异的一幕。

    项鬼王一刀斩在赵太合左肋,尚有鲜血顺着刀锋滴滴滑落,殷红如火。

    而赵太合的刀却已架在了项鬼王的脖子上,刀锋闪着寒光,似乎随时可以斩落下去。

    项鬼王只能歪着脑袋,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住了。

    ……

    ……

    “这一战……”

    场间沉寂半晌,缺月宗之主才神色古怪的轻咳了一声,淡淡道:“诸位,毕竟是我门下项鬼王先伤到了对手,论起比试来的话,总该是我门下弟子赢了吧?”

    太白宗主笑了笑,并不开口说话。

    倒是其他三大仙门之主,皆看出了太白宗主的意思,也不好强辞夺理,火云老祖叹了一声,道:“不愧是赵宗主的儿子,果然悍勇,老刀魔,若真是比试,那自然是你门下赢了,但若是真个生死之搏,太白宗那位公子只是受了伤,而你家弟子脑袋已经落地了!”

    缺月宗主冷笑道:“若是生死之战,吾宗弟子那一刀也不会如此之轻……”

    “这话倒是,不过局面总归如此!”

    玲珑宗主笑道:“所以,这一战只能算作平手,你们觉得如何?”

    其他三位宗主听了,皆默默的点了点头。

    就算是太白宗主,在这时候也只能默认了这个局面,没有多说话。

    赵太合直到此时,才拿开了架在项鬼王脖子上的刀,捂着左肋的伤口慢慢走了回来。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渗了出来,淅沥沥洒了一地,身形也有些趔趄,看起来这伤势着实不轻,但他面无表情,只是低垂了双眼,并没有抬头看自己的父亲一眼,悄悄坐在了地上疗伤。

    出人意料的是,自己的儿子浴血奋战,以练气七层的修为战平了缺月宗的天才弟子,本是一件面上有光的大事,但太白宗主居然也面无表情,看都没有看自己的儿子一眼。

    “赵师弟,那项鬼王乃是缺月宗三大真传之一,据说还是刀道最为精深的一个,年纪轻轻便修炼出了四道刀鬼,你如今还没进青溪谷,便能与他战成平手,很难得啦……”

    旁边的萧龙雀倒是低声安慰,神色很是温柔。

    “这男人婆开始扮好人了……”

    方贵鄙视的看了萧龙雀一眼,翻出了一颗灵丹递给赵太合:“赵师兄,拿去疗伤!”

    “谢谢!”

    赵太合见自己战平了项鬼王,父亲却看也没看自己一眼,心情有些低落,但得到了方贵与萧龙雀两位同门的安慰,心里倒是好受了一些,低声道谢,便低下了头来。

    方贵则与萧龙雀对视了一眼,皆无声骂道:“马屁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