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九十九章 定海神针

第九十九章 定海神针

    “第一战既是平手,却不知这第二战太白宗由谁来出手呢?”

    第一战由太白宗主之子战平了缺月门项鬼王,这个结果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意外,一时出现了片刻的沉默,过得半晌之后,还是那位形容妖艳的玲珑宗主笑吟吟的开口,打破了场间沉寂,她的目光慢慢的从方贵、萧龙雀、阿苦三个人脸上扫了过去,最后目光却在方贵脸上留了一会,眼波盈盈,面露浅笑,倒像是会说话儿一般,看得方贵心里有点发痒。

    于是方贵也抬起了头,冲着她笑了笑,极为憨厚朴实。

    心里想着:“这娘们都快赶得上花寡妇了……”

    那玲珑宗主则是心里暗想:“这小子老实,长的还挺乖的……”

    “你是红叶谷弟子?”

    而在这时候,听得了玲珑宗主的催促,太白宗主的目光也已经在方贵等人身上扫了一遍,见方贵正在冲着玲珑宗主傻笑,心里顿时觉得有些无奈,便将目光落在了萧龙雀的身上,得到了萧龙雀回答之后,他微一沉吟,道:“那你去选一个对手吧,最好稳重些!”

    萧龙雀得了宗主之命,如何敢违抗,急忙站了出来。

    目光一扫,便已落在了那位玲珑宗女子的身上,道:“你出来吧!”

    方贵一看,心里有些着急:“这娘们抢了我的对手……”

    那玲珑宗的真传,看模样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至多不过十五六岁,穿着红袍,娇媚可爱,在四位玲珑宗弟子里面,年龄最小,修为也最低,但在玲珑宗择人出战之时,却没有任何人抢她的风头,她被萧龙雀点了名,便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场间,面上并不惧色,笑嘻嘻的向萧龙雀施了一礼,道:“这位小哥哥,我年龄小,修为低,你可不要……”

    萧龙雀啐了一口,粗声粗气的道:“谁是你小哥哥?”

    那小女孩云女霄呆了一呆:“你是女的?”

    萧龙雀大怒,喝道:“吃我一枪!”

    手里铁枪宛若毒龙出洞,呼得一声横过了虚空,狠狠向着云女霄当胸击落。

    “呸,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云女霄恨声骂了一句,忽然小嘴微张,口吐一道粉红色雾气。

    那雾气出口,立时弥漫在了周围,使得周围景色,都似乎变得有些失真了起来,像是隔了一层水面去看,似真似假,萧龙雀那一枪已是势大力沉,但在刺到了云女霄身前时,却顿时击了一个空,分明没有看到云女霄动弹,但她的真身,却不知已经去了哪里……

    “嗯?”

    萧龙雀也是吃了一惊,回枪护在了身前。

    也就在此时,她脑后忽然响起了“嘻”的一笑,萧龙雀急转过身来时,却见身后空空如也,但脑后却有锐风来袭,居然是那玲珑宗的真传不知何时从她脑后袭了过来。

    萧龙雀反应也算极快,猛得向前踏出了一步,回枪便扫。

    但这一枪搅去,却又是空空如也,毫无一物。

    这一幕落在了方贵等人眼中,也都感觉诡异至极,那玲珑宗的真传,修炼的却是极为邪门的术法,整个人在粉红雾气里面,居然神出鬼没,而萧龙雀则是习惯了走大开大阖的路子,她更擅长像赵太合与项鬼王那样的对手碰硬碰,而不是在雾气里和对手捉迷藏……

    前后斗得半晌,萧龙雀奋力出枪数次,将周围山石击得四下里纷飞,但居然连对手的影子都没摸着一根,反而好几次被那小女孩神出鬼没的摸到身边,将她逼得极是狼狈。

    如是几回,她已怒火中烧,更担心自己纠缠太久,被对方抓住了破绽,却是心一横,猛然之间将平日里下苦功修炼过的金光御神法施展了开来,头顶之上,一道金光猛得升腾了起来,像是一颗小太阳,金光穿透了粉红色雾气,将四下里的一切,照得亮如白昼。

    而借着这金光照耀,她果然看到了就在自己左侧不远处,那玲珑宗真传正脸色煞白,急急的躲避,面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狠意,哗啦一声长枪缠满金光,直直向对方击去。

    这正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萧龙雀又哪里敢有半分留手,一身修为皆鼓荡了起来,几乎是倾刻之间,便已将那红色的身影刺了个对穿,然后急急回身,收回了铁枪。

    而今生死之斗,她却是取了对方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了。

    但没想到,这一枪收回,她眼神却不由得一惊。

    被她一枪刺穿的,赫然只是一件红色的袍子,上面散发着丝丝金光。

    “真狠呢,想要人命……”

    与此同时,她脑后响起了一个笑嘻嘻的声音,身体顿时僵住,一动也不敢动了。

    方贵等人都看得明白,就在萧龙雀施展金光御神法破了对方的法术,捕捉对方真身的一霎,那玲珑宗真传却是解下了衣袍,引得萧龙雀一枪击去,自己真身却诡异万分的来到了萧龙雀的身后,直接冲到了她的身上,手里一枝尖锐的发簪,已指在了萧龙雀后脑之上。

    萧龙雀整个人都呆滞了,脸色胀得通红。

    而在对面,四大仙门里的众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这一战,萧龙雀自是输了,输的没有话说。

    太白宗本是要胜上两场,才能算赢,如今一平一负,形势已是极为严俊。

    看着失魂落魄走了回来的萧龙雀,赵太合都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低声道:“在你以金光破了她的邪法之时,又何必着急出手,只消一枪扫过周身,她必然会中招……”

    萧龙雀在这一刻懊恼至极,连话也不想多说。

    但也就在这时候,太白宗主忽然间低头看向了赵太合,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赵太合受伤之后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口吻却是显得极淡,道:“如今形势大危,问题全在你的身上!”

    赵太合闻言脸色大变,虽没有出口反驳,但明显满面都是不服气之意。

    刚才那一战,他仗刀法挑战修为高于他的缺月宗真传,平局收场,并不丢人。

    太白宗主似乎不愿多解释,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所以他还是轻声说了一句:“刚才无论你选哪哪一个对手,只要你那一场能够赢下,那么我们就已经胜了……”

    太白宗主的话使得赵太合微微一惊,之前他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只是性子使然,既要挑战,便想挑战一个强的,当时太白宗主让他去挑选一个最弱的,他打从心眼里不同意,倒是想着,自己若是挑了最弱的,岂不是把一些更强的让给了其他人,显得自己也弱了?

    自己要做太白宗的定海神针,自然不能弱了气势。

    直到太白宗主这番话说了出来,他才忽然意识到,父亲眼里的定海神针不是自己。

    “难道是……”

    他心里有些不甘愿,转头看向了正伸着脑袋,打量那玲珑宗女弟子的方贵。

    太白宗主的眼神显得更无奈了,道:“不是他!”

    然后他也不再理会赵太合,只是轻轻抬头,道:“阿苦,你先去赢下一阵来!”

    这一句话说的萧龙雀与赵太合两个人都懵了,就连方贵也猛得回过了神,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向了躲在宗主身后,老老实实的阿苦师兄,满面都是极为诧异的神色。

    太白宗主的话他们听得很清楚,是让阿苦去赢下一阵来!

    这倒不像是命令,而像是在做一件简单的交待。

    最为吃惊的便是赵太合,他已忽然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

    原来他眼中的定海神针,是阿苦!

    是阿苦!

    倘若自己能赢下一场,那么阿苦再赢下一场,萧龙雀与方贵便不用再出手。

    所以他才让自己挑一个最弱的,因为阿苦无论迎上都必然会赢。

    自己挑了一个强的,虽然战成了平手,但局势也因此而变得更为混乱了,再加上萧龙雀输了一阵,如今的局势便是一平一负,哪怕是阿苦赢了,他们也没有稳胜的把握!

    “是,宗主!”

    在他们一脸茫然想着这个问题时,阿苦师兄已点了点头,老老实实走到了场间。

    看着他多少显得有些单薄的背影,方贵等三人都显得有些茫然。

    方贵自不必说,与阿苦师兄厮混的是最熟的,而萧龙雀对阿苦也不陌生,曾经阿苦在红叶谷里呆过,她自然知道这个人,而且从来都没有把这个人放在眼里过……

    宗主对这个老实头的自信,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