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英雄归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 英雄归来

    “既然如此,我们也走吧!”

    眼见得四大仙门之主皆憋了一肚子气,带了自家真传离去,太白宗主也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情倒是十分的复杂,自从那七个二流仙门惨遭灭门,他们五大宗主便一直在商议这些无主的魔域应该如何划分,再到后来,疑似棋宫弟子出没,他们五人更是一直心神绷紧。

    但如今,又是遍查封山大阵诸处关窍,又是遁着邪气而来遍查整片山谷,又是假意大战,引那棋宫弟子出没,用尽了诸般方法与心血,最后的最后,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自己那位百年不再提剑的师弟,还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啊!

    如今,虽然没有如他所愿,将那棋宫弟子找出来,但好歹也看到了对方的第三子落在哪里,而且没有惹出什么大麻烦,这一片魔域归属也有了一个结果,更重要的是,太白宗弟子以一敌四,却大获全胜,对于太白宗来说,这还真是一个好到不能再好的结果了。

    他身为宗主,对这个结果自然非常满意。

    毕竟眼前这四位弟子,没有一位是青溪谷弟子,却做的如此漂亮!

    “遵命!”

    听到了太白宗主的话,赵太合等人尽皆答应,彼此对视一眼,倒是都有些喜气洋洋的,这一趟乱石谷之行,算是没有白来,既战四门真传,又夺许多魔核,算是名利双收!

    太白宗主随手抛出了一道阵旗,落在了乱石谷间,这便算是宣示着这一片魔域归太白宗所有了,之后自然会有更多的长老与执事进来,在这一片魔域周围布下更明确的阵旗与禁制,宣示太白宗的领地,而做完了这些,他则是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那邪气缺口附近。

    葫芦藤已经枯萎,那一只葫芦也碎成了片,这天生异宝,算是毁了。

    依着太白宗主的推敲,这一只葫芦,估计也不是真正的天生异宝,那天生异宝,应该已经被棋宫弟子取走了,留在了这里的,只是一个封印了无数山鬼的假葫芦而已!

    “忙活了大半年之久,结果只是取走了一个魔山异宝,又吓了仙门弟子一跳……”

    临走之际,他心里还有些疑惑:“棋宫弟子本是出了名的野心勃勃,每到一处,非得搅风搅雨祸乱人间,搞点大事情出来不可,何时行事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

    “那究竟是葫芦还是颗蛋?”

    而在踏上宗主召来的腾云之前,方贵心里也在暗暗思索,刚才他是第一个听到了棋子落下的声音,又看到了那葫芦之上裂出了一道口子,旋及便是无尽山鬼涌了出来,一片慌乱之际,他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有一缕黑气趁着当时的大乱跑到了自己身上……

    只是当时太乱,周围皆是黑雾滚滚,他也不确定是不是真有这么一幕。

    无论如何,先回去再说吧……

    一朵腾云,载了方贵、赵太合、萧龙雀与阿苦一起离开,整片山谷,再度死寂一片。

    而在这片山谷不远处,一方怪林之中,不知何时,却也现身出了一个白袍白靴白袜,整个人仿佛穿着纸糊衣裳也似的男子,他远远的望向了正腾云而走的太白宗主,脸上露出了一抹极为轻松的微笑,淡淡自语:“有了这太白宗在,楚国还真不是一个好落子的地方呢……”

    话语虽然有些遗憾,但语气却甚为轻松。

    他轻轻转过了身去,抬步走进了怪林,身形模糊,倾刻已在百里之外。

    有低低的笑声,沿途洒落:“但谁说我棋宫弟子出手,就一定是要解开魔山封印呢?”

    “这一次我又不是来搞事的,只算是送子观音而已……”

    “棋宫第九代弟子们,已经快要出世了……”

    “……”

    “……”

    “这一次和颜师姐她们本来就赚了不少功德,我应该能分个几万,又自己打劫……自己打猎,赚来了这么多魔核与灵药,怕也不下十万功德,然后我玉面小郎君剑败宋家怪胎,打的四大仙门真传屁股开花,仙门怎么也得赏我十万功德吧?再加上又从他们手里抢来了这么多的魔核与灵药,算算也差不多十万功德,哈哈,三十万功德到手,我这次铁定第一!”

    腾云而飞,与御剑而行,滋味自是不同,软绵绵的,舒服至极。

    而方贵坐在云上,把这一次自己大抵赚来的功德数了一遍,心里却更是高兴。

    小脸已经笑的跟朵花开也似,合不拢嘴。

    旁边的赵太合与萧龙雀则都有些面色不善的看着他,对他是又佩服又痛恨,佩服他是因为方贵最后时大发神威,不但败了宋家怪胎,还揍了缺月门的项鬼王,打了玲珑宗的云女霄,痛恨的则是最后瓜分四大仙门真传的资源,方贵占了大头,他们是比不上的……

    再加上,之前的收获,也不如方贵多,这次的魁首,铁定是抢不过他了。

    “原来是你抢了我的青萝果……还有我乾坤袋里的魔核与灵药!”

    赵太合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面色不善的开口。

    方贵回头白他一眼:“别瞎赖,我是从萧师姐那里抢的!”

    萧龙雀顿时冷哼了一声,面色愈发黑了。

    赵太合咬了咬牙,道:“我本领不济,我认了,但你把青萝果分我一半!”

    “想得美!”

    方贵立马翻脸,道:“我又不是从你手里抢的,跟别人要去!”

    萧龙雀听到了这里,终于也忍不住,咬牙道:“那你把青萝果,分我……三颗!”

    “想得美!”

    方贵照样翻脸:“你从别人手里抢的,又不是你的!”

    萧龙雀大怒:“我抢过来的就算是我的!”

    方贵也怒:“那我又抢过来了便是我的,凭啥给你?”

    萧龙雀噎了口气,与赵太合对视了一眼,忽然统一了意见,两人一拍大腿,向着方贵发难:“仙门没有规矩了吗?”

    方贵立刻跑到了阿苦师兄身边,叫道:“这可是宗主答应了的!”

    萧龙雀与赵太合同时无语,看向了太白宗主。

    偏偏到了这时候,太白宗主只是眼观鼻,鼻观心,装作听不见他们的争吵。

    身为宗主心也累啊,赶上了这事怎么办?

    最终还是三个人一番交涉,老实忠厚的阿苦师兄在旁边帮腔,心软善良的方贵退让一步,把从赵太合手里抢来的魔核与灵药,还了他一半,然后又忍痛割爱取出了三颗青萝果,分给了赵太合与萧龙雀、阿苦师兄各一颗,同时约好,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不许再提……

    “我可告诉你们昂,方贵老爷我行事顶天立地,从不亏心,这些资源与青萝果,我是从萧龙雀师姐……不,吕飞岩那里抢来的,不关你赵太合老弟的事吧?所以我可以不给你的,但是念在咱们一同杀进魔山,并肩作战,力敌四大仙门真传的面子上才还你一半,你可得念我的好,还有萧师姐,你被玲珑宗真传打败,可是我帮你报的仇吧?这青萝果本来也没你的份,我给你这一颗纯粹是把你当成了好兄弟,好哥们,咱们讲感情,可不是讲道理……”

    絮絮叨叨大半天,赵太合与萧龙雀接过了青萝果时都有些感动:

    “谢谢……”

    ……

    ……

    “方贵师弟和赵太合师兄他们回来啦……”

    只消个把时辰,方贵等人便已跟着太白宗主来到了仙门法舟之前。

    如今之前进入了魔山探索的弟子们早就已经汇聚在法舟旁边,之前因为魔山异变而失陷的弟子们,也大都已经被青溪谷弟子带了回来,安置在法舟旁边,等待仙门命令。

    众弟子正惶惶不知下一步怎么做时,忽然见到太白宗主法云降临,从上面跳下了方贵、赵太合、萧龙雀、阿苦等人,顿时不知有多少人兴奋了起来,有人赶上前来拜见宗主,也有人急忙去将这四个人已经回来的消息通知给正挂念着他们安危的仙门弟子等人。

    “额……呵呵,这一次方贵师弟当真是大显神威,他为救同门而失陷魔山,身处险境之中,却又不顾自身,救下了同样被魔山魔妖打伤的赵太合师弟,两人心忧同门,前往邪气泄漏之地搭救同门,却无意中撞见了宗主和四大仙门的人,双方为争魔山异宝,提出由仙门弟子较量,方贵师弟一剑败了宋家老四那怪胎,又打的四大仙门真传落花流水……”

    阿苦师兄被人围住了,结结巴巴说了一遍,然后低声向方贵道:“这样说行不?”

    方贵不动声色:“再说些我打败四大仙门真传的细节……”

    阿苦师兄为难的挠了挠头,觉得自己不该收方贵那颗青萝果的。

    但他固然觉得有些为难,可这些事说了出来,却还是惊得周围弟子合不拢嘴!

    “寒山宋家的怪胎?”

    “缺月门真传项鬼王?”

    “我的天,四大仙门真传都可比肩青溪谷弟子,居然被方贵一剑败了?”

    “……”

    “……”

    尤其是混在了人群里前来拜见宗主的青溪谷真传李还真等人,听说了阿苦的讲述,一个个脸色大变,复杂已极,当初他们选择了不进乱石谷,又哪里知道会遇到这么多事?

    倘若早就知道宗主便在谷内,打死也是要进去的啊……

    ……也不知自己临阵脱逃,宗主会不会记在心里!

    “该死的方贵……”

    正一片惊讶与震惊之中,数道人影从远处的法舟掠了过来,正是一脸焦急的颜之清与许月儿等人,她们听说了方贵安然归来,一个个急的来见,尤其是最前面的颜师姐,见到了方贵之后,更是又心疼又气,忍不住上前来打了他一拳,骂道:“你不怕危险吗?”

    “哈哈,为了仙门,为了宗主,我玉面小郎……”

    方贵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这种感觉其实在离开乱石谷时便有了。

    但见到了颜之清等人,还是心间兴奋,大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嘴角却流出了鲜血。

    然后他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完,整个人忽然木头似的,缓缓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