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敢打我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敢打我

    近一个月时间不见人影,方贵刚一回到了红叶谷,消息便传开了。

    倾刻之间,此前的熟人,不熟的人,幕名而来的人,皆纷纷上门拜访,有人只是关心,有人则是为了一瞩这魔山之行里展露头角的仙门天骄,也有人却是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专门过来探听虚实的,方贵在红叶谷那没住过几天的洞府,倒是一时人满为患……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啦?”

    颜之清等人是最早赶来的,本是欣喜而来,一看方贵的模样,却吓了一跳。

    方贵年龄不大,一张小孩面孔,但如今让人一看,却只觉非常吃惊,只见他头发根里,居然都白了,满头头发都是灰白交加,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就连自己的皮肤,都呈现出了一种苍白之色,这种感觉,只会出现在迟暮老人,或是身染重病的人身上……

    那种虚弱之意,一眼便让人看了出来,藏都藏不住!

    “唉,留下暗伤啦……”

    方贵故意装作更为弱不禁风的模样,走一步喘两步,一阵风吹来都要倒的样子,伸出胳膊来许月儿扶着,面上却是一副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的模样,摆了摆手,道:“宗主说我伤受得太重,养不回来啦,能走路都是难得,以后恐怕连只鸡也杀不了啦……”

    “我的天,怎么会……这么严重?”

    颜之清师姐闻言,直觉天都塌了,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她之前自然知道方贵受伤极重,甚至一度引咎于自己,但听得方贵已经伤好回谷,心里也是振奋无比,以为又可以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方贵,哪里想到他变成了这样子?

    也不知怎么想的,她心里自责之意愈发重了,颤声道:“都怪我……都怪我……”

    方贵倒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啦?”

    颜之清眼睛已经有些湿润,道:“是我带了你们入魔山,便该由我将你们好端端的带出来,但当时就是因为我太过怯懦,反而由你一个做师弟的去引开魔潮,这才引出了后面所有的事情来,方师弟,你本是前途无限的仙门天才,落得这等结果,全是因为我……”

    “咦……”

    方贵本是该借机敲俩钱过来,但见颜之清如此自责,反倒不好说出口来了。

    “小坏蛋……”

    许月儿也哭的稀里哗啦,扯着方贵的袖子道:“你放心,我回头便去家里跟老祖宗求几枚顶尖的伤药过来,我们许家的伤药最是闻名,你的伤再重,也一定能治得好的……”

    方贵点了点头,认真道:“多求点贵的!”

    “唉,方贵师兄啊……”

    蓝袍小胖子从人群里挤了进来,道:“伤药我这里有就,你要的话打七折……”

    方贵顿时大怒,向着蓝袍小胖子怒目而视。

    但一转眼想到了自己肩上的重任,却又临时换了脸色,长长的哀叹了一声,道:“罢了罢了,多谢蓝师弟的好意,可是就我现在这个样子,哪还有买伤药的必要呢?以后我怕是连仙门的符诏都没法领啦,再也赚不得功德,好的伤药,也买不起了,唉……”

    蓝袍小胖子一下子怔住了:“真这么严重?”

    话犹未落,在他身边早就怒目而视的张惊与孟留魂两个,早就已经一边一个把蓝袍小胖子给架了出去,洞府外面很快便响起了他们两个的怒喝:“方贵师弟已经这样了,你还要在他伤口上洒盐?你还想趁机做你那见鬼的生意?今天不好好教训你对不起方贵师弟……”

    “哇……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以为没那么重……”

    洞府外面很快便响起了一阵拳打脚踢呼喝之声,夹杂着蓝袍小胖子的惨叫。

    “还挺好用的……”

    方贵心里一阵得意,由着许月儿把自己扶进了洞府,在软塌上坐了下来。

    懒懒的抬手一指:“水……”

    颜之清师姐连忙捧来了茶壶,仔细的喂给他喝。

    方贵喝罢了水,顺势靠在了颜师姐怀里,又轻轻一抬手:“给我砸个核桃吃……”

    颜之清伸手拿了一颗核桃,“啪”一声捏碎了。

    方贵心满意足的吃了一块核桃,叹道:“要是有把酸枣吃就好了……”

    许月儿急忙转身向外走:“……我去给你摘!”

    “我的天,待遇居然这么好?”

    方贵已经心花怒放了,忽然觉得宗主给的这个任务还不错。

    而眼见得方贵入了洞府,如今一发儿赶来的众红叶谷同门们也一阵议论纷纷纷,虽然都没有与方贵说上话,但方贵如今的模样却是都看在了眼里,皆是心下大奇,没想到方贵这一身暗伤如此之重,一时有人担忧,有人感慨,层层议论之声纷纷不绝,层起不穷。

    “谁能想到,如今名满仙门的天才,居然落得一身暗伤?”

    “天啊,他是在后山学剑的,可他现在这样子,还提得起剑吗?”

    “本是年纪轻轻,前途无量,难道如今就这么……”

    这些议论之声虽然都压低了声音,但也有不少传进了方贵耳朵眼里,颜之清听到了,已经是勃然大怒,忍不住怒目而视,便要喝斥,方贵却急忙拉住了颜之清的袖子,叹道:“有劳诸位师兄弟挂心啦,其实宗主也跟我说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可能再用剑啦……”

    说着有气无力,抬起了手:“那个谁……别让师兄弟们在外面站着啊,把人家手里的东西接过来……”

    旁边刚刚回到了洞府的孟留魂立刻老实的开口:“好,我去!”

    这回轮到洞府门口的一群红叶谷弟子们发呆了……

    ……怎么着了这就要收东西?

    这些弟子,还真有不少是提了东西过来的,毕竟一开始只是当方贵是夺了魔山之行榜首的天才弟子,前途无量,如今自然要来好好打一打关系,但谁能想到方贵已经受了一身暗伤,变成了这么一副虚弱的模样啊,这精心准备的东西,究竟还要不要送,是个问题……

    现在这个问题也不用考虑了,孟留魂已经把手伸过来了。

    老实忠厚的脸上分明压着火,这是不给东西就要打人的节奏……

    本来就是想送给方贵的东西,这时候被人提进洞府去了,居然有点心疼……

    不过洞府内外,还是有大部分人只是过来看热闹的,手里自然没提着什么,如今也只是嘻嘻哈哈一声便过去了,无数的目光落在那半倚在颜师姐怀里的方贵身上,有的装着惋惜,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眼神,有的只想如何传播这个大消息,也有的满面都是羡慕……

    颜师姐看着,只觉里面许多人的眼神让她不喜,更是担心这么多人看着,会打扰了方贵休息,便忍不住厉喝一声:“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就不必都挤在这里看热闹了吧?”

    那群红叶谷弟子登时一阵骚乱,都要向外走去。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听得一声冷笑:“刚刚入了青溪谷,架子便如此大了?”

    洞府内外的弟子闻言,皆是大吃了一惊,回头一看,更是惊恐,急急的躬身向着走入洞府来的那个人拜了下去,一时间洞府里跪倒一片,齐声道:“见过青溪谷李师兄……”

    方贵诧异的回头一看,却见入洞府来的,居然是青溪谷弟子李还真。

    李还真皱着眉头,负手进来,先看了颜之清一眼,便是颜之清,在这时候也不得不起身,向他躬身行礼,然后他的目光才落在了方贵的身上,上下一打量,冷笑了起来,道:“当初我便告诉你不要不自量力,入乱石谷去,你自骄狂不听,而今可得了教训了?”

    这一句话说的洞府内外,众人皆鸦雀无声。

    谁也没想到青溪谷真传弟子居然会亲近来到了方贵的洞府,更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便是这话,一时间洞府里面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众弟子面面相觑,都不知如何回答。

    “方贵师弟他毕竟也是……”

    一片沉默里,却还是颜之清压不住火气,张口便要驳斥。

    “也是什么?”

    李还真忽然转头看了颜之清一眼,面无表情,但目光却很有压力!

    毕竟他身份极高,修为又强,颜之清虽然怒气上冲,但被他一眼看了过来,还是心里顿时一凛,后面的话便咽了下去,虽然明显还有些不服气,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唉呀,李师兄也来看我啦?”

    也就在这时,方贵见着了李还真瞪颜之清的一眼,心里顿时不满,想要发火,却又考虑到自己如今的状态,慢悠悠的把一腔火气压了下去,有气无力的道:“我正想去拜会李师兄呢,真是不该不听李师兄的啊,当初李师兄在谷外就提醒我们,应该明哲保身,管他什么仙门不仙门的,不进山谷里去损失的又不是我们,可我……偏偏没有听李师兄的话啊……”

    “因为我进了谷,所以发现宗主被四大仙门的人欺负,因为我不想看到宗主被人欺负,所以我只好和四大仙门的弟子拼了一场,因为我为仙门效了力,所以落这一身伤……”

    愈说愈是心酸,长叹一声:“还是李师兄聪明啊……”

    这话明着是夸,李还真却听得脸色大变,怒喝道:“你……”

    方贵忽然变脸,冷冷瞥他一眼:“咋了,你还敢打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