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青溪谷弟子

第一百二十七章 青溪谷弟子

    看方贵这弱不经风的模样,李还真还真不敢打他。

    就怕戮他一指头,他就躺地上起不来。

    心里不由得憋了一肚子火!

    之前在乱石谷外,他不允许方贵等人进去,本也无错,偏生方贵与赵太合、萧龙雀三个胆大包天的,居然没有一个听他的,当着他的面闯进了山谷,使得他颜面大损,尤其是这三人入了乱石谷后,居然阴差阳错撞见了宗主,更是力敌四大仙门,为仙门立下了大功,便更惹得他心间极不痛快了,尤其是对当时带头冲进了乱石谷的方贵,更是不喜到了极点……

    如今来到了方贵的洞府,这一句话其实也是带了气说的,却没想到,那个惫懒小鬼,一番皮里阳秋的话,就立时把自己整个话的意思都颠倒了,说得自己有些下不来台。

    此次魔山之行结束,仙门里本来便有些传言,据说那乱石谷一役,李还真与另外三位青溪谷弟子本来也到了谷口,但因畏惧其他仙门真传,不敢进去,反倒不如方贵等人,而也是因为李还真等人没有进去,最终这一役却落在了方贵等红叶谷弟子的身上。

    所以要严格说起来,在这一战里名动仙门的方贵、赵太合、萧龙雀等三人,其实是在替青溪谷出战,方贵落得这一身暗伤,也与青溪谷脱离不了干系,如今方贵死里捡了条命,刚刚才回洞府,李还真就过来说了这么一句话,听在了众人耳中,自然就有些不合适了。

    就连之前还算中立的红叶谷弟子,这时候心里也忍不住腹诽了几句。

    方贵倒是不怎么在意,甚至也没有再看李还真一眼,而是转头看向了颜之清,惊喜道:“颜师姐,刚才他说你刚入了青溪谷架子就变得这么大……你已经进入了青溪谷啦?”

    颜之清脸色显得有些为难,低声道:“这一次全靠了你,在魔山之行得了功德魁首,我已积赞够了十万功德,本来应该等我修为达到了练气八层才能进入青溪谷,可是仙门念在我功德足够,又一心为仙门,因为额外开恩,特意许我以练气七层入青溪谷修行!”

    方贵笑道:“那也是好事啊,你不请个酒喝?”

    听着他们说话,站在了旁边的李还真脸色已变得有些难看,感觉这小儿是在故意落自己面子,冷哼了一声,目光直直的看向了方贵,喝道:“红叶谷弟子方贵听命!”

    方贵不耐烦的回头瞥了他一眼:“你有完没完?”

    李还真顿时额头青筋毕露,他入门修行数十载,何时被红叶谷弟子如此轻视过,心里的怒火险些便要按捺不住,而周围众弟子,甚至包括了许月儿等人,在这时候也忍不住心里暗惊,那毕竟是青溪谷弟子,还是一代真传,方贵如此奚落于他,真不怕惹大麻烦?

    还是说,这位方师弟自觉前路尽毁,便破罐子破摔了?

    深深呼了几口中气,李还真将心底的怒气压了下去,深深的看了方贵一眼,冷声道:“仙门骄狂之人甚多,我却从未见过骄狂到你这等程度的,尤其是你现在分明已经……”

    说到了这里,微微一顿,但他下面的话,谁都猜得出来。

    方贵笑嘻嘻的,也不生气,道:“不狂一点,哪敢进乱石谷啊?”

    李还真额头之上刚刚消失的青筋又出现了……

    周围其他弟子在这时都鸦雀无声,虽然不敢议论,但眼神已变得复杂了起来。

    “罢了,你已吃了大亏,还不知悔改,沾沾自喜,那也由得你!”

    最终,李还真还是深深吸了口气,没有再与方贵多说,而是朗声开口:“我此来,是替仙门传令,红叶谷弟子方贵,在魔山立下大功,功德无数,仙门念你修行不易,特许你以练气七层之身,进入青溪谷修行,自今日起,你便是青溪谷弟子了,速速搬过来吧!”

    说罢了,冷冷将一道玉简扔在了方贵榻上,转身就走。

    直到他走的影子都不见了,洞府内外的青溪谷弟子,才顿时恍然明白。

    原来,李还真此来,居然是为了宣布此事!

    看在众人眼里,皆知方贵落下一身暗伤,修为近废,但谁能想到,仙门居然会在这时候,特许他进入青溪谷修行?

    这哪里还是前途尽毁的废人啊,这是高高在上的青溪谷弟子!

    人尽皆知,青溪谷里造化无穷,谁能保证他没有别的机缘养好暗伤?

    只不过,也有为数不少的人心里暗暗想着:“仙门救了他半月有余,才总算将他救醒,若是他这一身暗伤好治,怕是早就给他治好了,如今许他进入青溪谷,那也不过是彰显仙门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的原则而已,他此去青溪谷,或许过不多少年,便会悄然离开……”

    “恭喜方师弟……”

    “叫什么方师弟,该叫方师兄啦……”

    “不错不错,恭喜方师兄进入青溪谷,从此平步青云,直指大道……”

    虽然心里念头各异,但仙门弟子会做人的不少,皆面露喜色,齐齐上前行礼。

    就连一直心忧方贵,愁眉不展的颜之清,也又惊又喜,道:“没想到方贵师弟你也入了青溪谷,太好了,仙门对青溪谷弟子向来大方,有着享之不尽的疗伤圣药与修行宝典,你入了青溪谷之后,一定可以养好这一身伤的……”

    “哈哈,我倒希望这样……”

    方贵大笑着站了起来,想了想,又收起了笑容,轻轻咳了几声,一脸失落感慨的样子向许月儿看了过去,道:“你家里的疗伤宝药还是得给我的……”

    “给,给……”

    许月儿连声保证:“我就算回家在老祖宗面前打滚,也得给你求来!”

    “你是个好孙女!”

    方贵站了起来,伸个懒腰,向着周围一拱手,道:“诸位师兄弟们,多谢你们来瞧我,方贵师兄我记在心上啦,虽然……唉,虽然我方贵为了仙门效力,受这一身的伤,已是前途尽毁,不过仙门之命不可违,我还是得先去青溪谷报备啊,回头再请你们喝酒吧!”

    “方贵师兄太客气了……”

    “恭送方贵师兄……”

    一群人站在了洞府门口,躬身成一片,齐向着方贵行礼。

    这一群人里,抱着看热闹或是幸灾乐祸态度的本来也有不少,但没想到方贵自己倒是坦坦然说了出来,莫名其妙的,心情倒是转变了不少,就算是还有,如今见周围人大部分的态度都已经变成了对方贵的同情,却也不敢在脸上表露出来了……

    这一声恭贺,倒显得实诚了许多!

    在颜之清等人的帮助下,这个本来就没住过几天的洞府,很快便收拾了出来,然后方贵便在这么一行人的帮助下向着后山赶去,临得后山近了,心里倒是渐渐觉得兴奋了起来,毕竟他虽是红叶谷弟子,却是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后山的,还是觉得这里更让人亲近些!

    “哈哈,我方贵方老爷回来啦……”

    入了后山,方贵之前的暗伤莫名其妙好了大半,得意洋洋抱着双臂宣布。

    然后就见后山一片详和,野猪王带了一溜儿小野王在巡逻,幕九歌在茅屋前的藤椅里喝酒,别说起身欢迎了,看都没看方贵一眼,只有田里的阿苦师兄,兴奋的抬起了头来。

    “太不够意思了,居然不去迎我?”

    方贵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揽着阿苦师兄的脖子抱怨。

    他个子矮,这一揽上去,阿苦师兄还得半蹲下来才能揽到,不然就把他吊到半空了。

    跟着方贵等人一起过来的颜之清等人见得这一幕,尽皆脸色复杂,她们以前也知道阿苦这么一个人物,但是直到在魔山之中,见到了阿苦喝斥李还真的威势,才知道此人绝非同门眼中的那个老实头,颇有些深不可测的味道,对阿苦的态度自然也多了些敬畏。

    倒是没想到,方贵这大大咧咧的,对阿苦还是那个态度。

    “我回来啦!”

    方贵与阿苦师兄来到了幕九歌身前,得意的开口,像是在宣布什么大事。

    幕九歌把盖在了脸上遮阳的草帽移开了一点,露出一只眼睛打量了一下方贵,又把草帽盖上了,懒洋洋的道:“连剑都已经提不动了,还回来干嘛,我可没药给你治伤!”

    “谁稀罕?”

    方贵小声嘀咕了一句,神秘兮兮的向幕九歌道:“宗主让我进青溪谷!”

    草帽下面,幕九歌“嗯”了一声,道:“这是个办法!”

    过了一会,又忽然低笑了一声,道:“师兄的心还是这么黑啊……”

    一听他这么说,方贵就知道幕九歌已经猜到了太白宗主的安排了,小脸上也是一阵兴奋,然后又蹲在幕九歌身前,殷勤的给他捏了两下腿,道:“他还说……你们有办法仙道筑基?”

    幕九歌忽然摘下了脸上的草帽,认真的看了方贵一眼,道:“那方法不适合你!”

    方贵顿时一脸的不高兴,想了想,很诚恳的将一颗青萝果递了过去。

    幕九歌看着这颗青萝果,一时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