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十字法类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十字法类

    因着最后一个名额引发的骚乱,居然就如此平息了下去。

    以王寒君、王年、董坤、乔知红等四人为首的青溪谷弟子原本最不喜方贵,曾态度坚决的表明一定要让方贵主动退出秘境之战,但从立德殿回来之后,却无一例外的保持了沉默,再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个话题。

    更有人看到了他们四人悄悄的领了不少符诏,这实在让人惊奇,他们四个还能缺钱不成,领这么多符诏?

    不只是他们四个,就连青溪谷真传李还真也专门被仙门柳真长老叫过去了一次,也不知这一次长老与他说了什么,总之李还真返回谷里的时候神色很复杂,他特意传话,让青溪谷弟子不可再打扰方贵,同时又命青溪谷的执事给方贵选择了谷心的另外一座洞府。

    与之前方贵住的那个偏僻洞府相比,这个新的洞府当真是精致华丽了。

    这几件事的出现,让青溪谷弟子们都敏锐的嗅到了一些问题,知道应该与方贵有关,仙门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坚决,也就使得其他弟子们,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方贵即将代表仙门参加秘境之战的事情,无论心里服与不服,嘴上起码说不了别的什么了。

    不过一连串的反应里,也有一些让人不理解的。

    好几位平时都在安心修炼,没招谁没惹谁的青溪谷弟子都挨了仙门责骂,让他们以后注意自己的修养与态度,更无辜的是某位养了一头灵虎的青溪谷弟子,莫名其妙挨了仙门执事一顿训斥,让他以后管好自家灵兽,别动不动就在洞府外面瞎晃,省得吓着了人……

    ……那位青溪谷弟子又气又莫名其妙,我自己的灵兽养在洞府外面怎么啦?

    我家大花可乖巧了,见谁都笑,怎么会吓着人?

    ……

    ……

    青溪谷最中心的洞府,乃是整座青溪谷里灵气最为充裕的一座,周围足有三道聚灵阵引来灵气,空间宽阔,还有专门的丹室、经架、试法台等等,别说是一位仙门弟子了,就算是普通的仙门执事,怕也没有这么优厚的条件,方贵也算是一步登天,养尊处优了……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方贵开始了潜心修习术法的生活。

    如今秘境之战一日比一日更近,李还真心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他将除方贵之外的另外十八位青溪谷弟子都招了过去,日夜演练大阵,只望着到了秘境之战时可以配合的更好,力敌四大仙门,惟有方贵,倒像是被他们遗忘了一般,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们商讨进入秘境时的诸般计划时,方贵留在了自己的洞府里面修法。

    他们演练大阵时,方贵仍是留在了自己的洞府里面修法。

    他们为进入秘境之事准备各种资源时,方贵还是独自留在了洞府里面修法。

    时间一久,仙门里已不知引发了多少议论:“那位鬼影子方贵,本是靠了学自后山的剑道才扬名五大仙门,如今他剑道已经废了,又不肯追随李还真师兄演练阵道,难道是想凭着这一段时间的苦练,在术法一道取得什么成就,好应对秘境大战的凶险与压力不成?”

    “这就有些胡闹了吧,术法可不比剑道,尤其是我们练气境界的修行中人参悟的术法,基本上没有不传之秘一说,你能接触到的,别人也能接触到,临敌之际,全靠自己的领悟,最难一枝独秀,别人已经修炼了十年八年,他却想几个月便超过所有人?”

    “唉,你们也别这么刻薄的话了,这位方贵师弟是个可怜人呐,剑道天赋如此之高,却偏偏因为受了暗伤放弃了剑道,如今这术法一道,也是他能抓住的最后稻草了吧?”

    “理解倒是可以理解,但这……终归只是个笑话吧?”

    “……”

    “……”

    而在仙门流言四起,且始终围绕着自己转个不停时,方贵倒是踌躇满志!

    “金木水火土,日月风雷神!”

    盘坐在了试法石前,方贵皱着个眉头,一脸认真的想着:“这便是如今的修行界里,最能囊括术法类型的十个种类了,金木水火土自不用说,此乃五行之理,也是最早的术法本源,而日月风雷神,则是后世的修行者一点一点领悟出来的,天底下的法术神通,再无超越这十字范围的,我想将术法修炼到极致,便需要将这十字里面的基础术法都掌握……”

    “照着宗主的意思,他觉得我已经修炼出了神识,术法一道,一定进境飞快,不过他也没有对我抱太大的信心,只想着让我将五行术法练熟就行了,但我方贵方老爷可不是个容易满足的人,既然要练,当然就得修炼到极致,起码多掌握上几个字的吧?”

    “嘿嘿,宗主想着让我坑四大仙门的人,但我若修炼得更厉害,那岂不是……”

    一念及此,立时沉入了识海道宫之中,摧促起了那怪胎:“领悟的怎么样啦?”

    那怪胎如今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道宫的墙角,身边堆着小山也似的典藉。

    这些典藉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方贵在外界看过了之后,显化在了这道宫之中。

    里面的内容倒皆是真实的,只不过也与方贵有关,方贵在现实世界看书的时候,倘若少看了一句,这里面的典藉便会少上一句,倘若方贵在外面看书时记错了某一句,这里面的典藉,便也会显示成错的。

    而那怪胎,如今则是得了方贵的命令,老老实实的参悟这些典藉,然后将他所参悟的,毫无保留的传达给方贵,某种程度上,这就像是方贵自己看书,并且领悟一般。

    “大哥,别催啦,我可一直没有偷懒……”

    那怪胎十分无辜的抬起了头来,可以看到两个巨大的黑眼圈。

    将手里的典藉一放,委屈道:“你给安排的活也太难干了,这世间术法千万,堪称无穷无尽,不说别的,仅水之一道,便又有水、冰、云、雾诸般变化,每种变化里面,又有各种各样的术法,你想三个月里面,学会十字之内所有的低阶术法,这怎么可能嘛?”

    “光是搜集,也不可能找到这么多啊……”

    方贵自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全部学会,自然不行,不过每样都学一两道还是可以的吧?宗主可是跟我说了,术法御敌,最容易露出破绽,我若学得少了,到时候万一被人近了身,那还不是死路一条?……我要是死了,你觉得你能活?”

    那怪胎长叹了一声,道:“你家仙门给你送过来的术法,便有一百七十二卷之多,你想全部学会,那也不可能啊,就算我能全部给你参悟完了,你也没有时间去练,毕竟你也说了,这一次是去玩命的,与其全部都学,半瓶子醋,倒不如选几道厉害的,练得熟些!”

    方贵仔细想了想,倒觉得这怪胎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皱眉道:“那你说怎样?”

    怪胎道:“你们这仙门还不错,十字术法里面,除了最神秘的神字法之外,其他九字术法基本上都有,我呢,就从里面各选了一道最实用的,金字御剑术,木字感应术,水字冰箭术,火字火鸟术,土字飞石术,日字隐身术,月字使鬼术,风字披风术,雷字小雷鞭,一共九大基础术法,倘若你可以全部都练到了极致,遇到了练气境弟子,也就不怕了吧?”

    “九大术法……”

    方贵仔细想了想,很快做下了取舍:“应该能学得会!”

    于是大手一挥:“就这么定了!”

    方贵是个知道轻重的人,平时或许喜欢偷懒,但若是决定了做一件事,便也舍得下功夫。

    待到确定了这九大术法,他便也立时让这怪胎将领悟完全给了自己,然后苦心修炼了起来,十字法类,每一字都是博大精深,浩瀚如烟,但只学其中一道的话,方贵倒是十分得宜,如今他既有神识,灵息又强,无论修炼术法的时间,还是掌握,都远超常人。

    或许别的弟子,想要将其中一道最简单的术法掌握到极致,那非得浸数十年寒暑之功不可,但对方贵来说,自己需要做的,也只是一遍遍的施展,将其变化尽数摸透而已!

    而在这苦练之中,他的修为,也得到了长足的进展。

    本来日夜修炼术法,将一身灵息耗尽,然后再通过吞纳,服丹等等补足灵息,这就是一个可以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再加上这时候的方贵,住的是三道聚灵阵加持的洞府,吃的是灵气充沛的青萝果,此外还有着仙门赐下的各类灵丹与宝药,修炼还是东土秦家至高无上的九灵正典,诸般条件,简直就是修行中人梦寐以求的完美之境……

    早在离开魔山之时,他便已借着青萝果的药劲,突破了练气七层,而后来宗主为了帮他驱逐棋宫魔胎,更是诸般灵药不要钱似的往他嘴里塞,前后月余,他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练气七层中阶,如今他每日里苦苦磨炼术法,又继续服食着青萝果以及各种顶尖的灵药,甚至宝药,一身修为便又蹭蹭往上涨,渐渐已达练气八层,甚至向着九层进发了……

    而这,也终于使得方贵生出了一种感慨:

    修行,好轻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