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硬夺地眼

第一百六十三章 硬夺地眼

    “万事俱备,杀……”

    信心满满的方贵带着婴啼与张无常,直接从藏身的岩石后面冲了出来。

    到了这时,再不隐藏身形,直接便向着那一方法阵之处冲了过去。

    两人一蛇,横穿了怪林,势如闪电,战意大起!

    沿途可见,远处近处,皆瘫着大大小小的仙门灵兽,一个个有气无力,倒在地上打滚,平日里被他们的主人养尊处优伺候着,已经有了一些廉耻之心,平日里溲溺都要找个背人地方解决的它们,这时候却什么也顾不上了,一阵噼哩啪啦,看都没有看方贵等人一眼。

    “出了什么事?”

    外面已然兽吼一片,这样的嘈乱声,自然早就动静了那法阵里面的仙门弟子,急急出来观察。一看外面这惊人的景象,便立时惊住了,看着一众灵兽们的凄惨模样,简直就是触目惊心,还不等他们分别示警出声,便忽然看到正前方有方贵等人直接冲了过来。

    “何人袭我火云宗?”

    “杀了他们!”

    这一片地眼,却是火云宗的领地,那两位出来查看的火云宗弟子一见有人袭来,顿时大吃了一惊,一边高声示警,一边挥舞起了御兽旗,驱使这些灵兽扑向敌人。

    但平时极为乖巧,全听这御兽旗指挥的灵兽,哪里还有搭理他们的,有两只听话的,本来已经坚持着爬了起来,结果腹内一阵绞痛,又立时趴在了地上不动弹了……

    “可恶,敌人使了什么手段?”

    眼前这局面,着实将这两个出来查看的仙门弟子吓得不轻,这些灵兽平时御兽旗一出,都是极为凶悍,便是身受重伤,都会死咬着敌人不放,但如今,谁知道对手施了什么怪招,明显这些灵兽还有一战之力,但偏偏一个个的瘫倒在地,御兽旗都指挥不动……

    敌人这究竟是施展了什么邪法啊?

    他们两人又惊又怒,这些布在了周围来防御的灵兽,本来是他们这些留在了秘境深处守护地眼的弟子们最强大的力量,但谁能想到,居然悄无声息便让所有灵兽都中了招?

    瞧这模样,应该是中了毒吧?

    只是实在不知道,敌人究竟使了什么阴毒招数,才搞成了这般模样!

    “师兄弟们小心……”

    但身为守护地眼的仙门精英弟子,他们也顾不上其他了,一见灵兽驱使不动,便立时亲自迎了上来,两人都是一般的动作,同时一步踏上,手捏法印,厉喝:“火鸟术!”

    火云宗名字里有个火字,对火道神通的参研自然也是五大仙门之首。

    而其门下弟子,对火字诀术法的参研,也向来是顶尖的。

    这两位火云宗弟子便是如此,双手划圆,瞬间捏起数个法印,立时便见得他们身前,一团火云凝聚,片刻之后,火云里面有刺耳的鸟鸣声响起,两只烈焰凝聚的火鸦分别向着张无常与坐在婴啼头上的方贵冲了过来,距离还远,便已火意扑面,威力十分的不俗。

    “这也配叫火鸟?”

    盘坐在了婴啼脑袋上的方贵一见,顿时大叫了一声:“看我大火鸟术!”

    轰!

    身前一团烈焰升空,瞬间便有一只磨盘大小的火鸟凭空飞了出来,双翼一展,足有丈余长短,比那两个火云宗弟子凝聚出来的火鸟加起来还要大好几倍,倾刻间三只火鸟撞到了一起,火焰纷飞里面,那两只小火鸟直接湮灭,方贵的火鸟还剩了大半,直涌向前。

    “哈哈……”

    方贵看得大悦,叫道:“以后在我面前,五大仙门的火鸟术都要改名为小火鸡!”

    “这是什么鬼……”

    那两位火云宗弟子见了这一幕,也皆大吃了一惊。

    对方的火鸟实在太大了,他们心惊之下,再顾不得冲上前,一边后退,一边急急拂袖抵挡扑面而来的火意,只是如今本来就是电光石火之间,他们这一退,便已章法大乱,再加上方贵施展的火鸟术力量极为精纯,威势可怖,他们二人虽对火行法术参研极深,大袖连摆之下,将近了身的火焰尽皆给挥扫了出去,但张无常与婴啼,却也直接冲到了跟前了。

    到了这一刻,张无常终于不再问方贵该怎么办,自己直接咬紧了牙关,瞬息之间,便已拔剑在手,剑身之上金光凝聚,直接便施展了自己力量最强的一招,一剑贯入了左边那位仙门弟子的胸腹,直将他贯出了两三丈距离,而后顺势拔出,又一剑斩向了右侧的弟子。

    “喀”“喀”

    右侧那位弟子被婴啼当胸一角顶了上来,全靠了一身护体法力,才勉强支撑住了,只是身形也不由得摔出了丈许,他已意识到来者实力极强,再顾不得硬拼,打算回身便先逃进法阵了,却冷不防被张无常从后背一剑斩了上来,一声惨叫,身形已被斩成了两半!

    “大胆,何人袭我火云宗……”

    “快,他们在南门处……”

    瞬息之间,便已斩了两位火云宗弟子,可谓干脆利落,但火云宗弟子反应也极快,早在这边战势突起之时,便听得法阵里面有人高声大喝,又有两人急急赶了出来……

    “你们顶着!”

    方贵与张无常两人,再加上婴啼,对付对火云宗这两位弟子,定然大有胜算,但方贵却知道关键不在于这位两位火云宗弟子,一眼瞥见他们将要从法阵里面冲出来,身形早就向着半空之中一跳,人在半空中时,便已捏起了法印,很快便有一道阴影将他笼罩。

    整个人顿时只剩了一道淡淡的影子,悄无声息,直向着法阵方向摸了过去!

    “唰!”

    几乎是一霎之间,便又有两位火云宗弟子冲了出来,他们抬头一眼,便看到了满剑是血的张无常以及浑身宝甲,凶风赫赫的婴啼两个,再之后,便看到了已经被斩的两位同门尸首,神色同时大变,狠狠咬牙,各取兵器,直直的向着张无常与婴啼冲了上来。

    在这一霎,倒是没留意到,他们出阵的霎那,有道淡淡的影子从身边掠了过去。

    借着隐身之术,方贵趁着对方出阵的空隙,也悄然摸进了这法阵之中,好在如今这五位火云宗的留守弟子,如今布置的只是法阵的根基,从他们入秘境到现在为止,时间还短,根本来不及把所有的大阵完全都建立妥当,否则方贵想要进来,还得费很大的功夫!

    而他一入了秘境,便立时撒腿就跑,在这法阵之中急急的查看着,很快便在法阵中心位置,一方血溪汇聚的怪泉之上,看到了一位身披火袍的火云宗弟子盘坐,对方也一脸惊疑,死死看向了恶战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抬手抓起了身边的一道阵旗,急急念起了咒语。

    “南极真焰,四巧之门!”

    “穷天野火,尽归吾阵……”

    口中念诵之际,他手中小旗之上,火焰渐盛,化作了一只小巧的朱雀。

    与此同时,这方圆三百丈内,也隐隐开始有炙烈气息升腾了起来。

    他明显是在催动法阵。

    哪怕是这等异变陡生之际,五位火云宗弟子,也没有同时傻乎乎的离开法阵,而是留了一人在里面坐镇,一见外面恶战不休,这位守阵的弟子,便立刻做下了正确的决定。

    之前他们五个人的任务,是布置大阵的根基,留作火云宗大部弟子归来之时筑基之用,而如今,大阵尚未完全成形,自然不可能完全催动,只是运转了些许的示警之能而已。

    但如今,强敌忽至,却要先运转起来再说了。

    大阵催动起来之后,虽消耗不少灵石,但不管来敌多少,他可以先阻拦一会,以作应对。

    但还好,方贵已经提前跑进来了。

    “不好……”

    一溜烟冲了进来的方贵,本来就是担心有什么意外发生,一看这火云宗弟子的动作,如何还能不明白对方是在做什么,心里一时大惊,脑筋急急飞转,这时候他若是施展法术,距离近了,对方一定能够通过灵息感应到自己,提前趋避,距离远了,又不见得有用……

    没办法,毕竟是低阶法术,总是有太多破绽。

    这也是很少会有人在这么多低阶法术上面下苦功夫的原因所在。

    若是方贵剑道未废,还能突然之间,给对方重创,但如今,却十分棘手!

    ……

    ……

    “喂,你看这是什么?”

    急切之间,方贵忽然不顾一切冲了上去,没有施展法术,抬手就是一场。

    “谁?”

    这位守阵弟子,不必方贵开口喝问,也感觉到身前有劲风袭卷,知道有人近得身来,虽然吃惊,但也反应极快,急睁开眼时,身形也已经在顺势后退,急寻身前敌人身影。

    但人没看到,却只看到了一片白茫茫的粉末,瞬间双眼剧痛,眼泪狂流。

    口中发出惨叫:“石灰?”

    “哈哈,答对了!”

    方贵顿时朗声大笑,趁着对方大乱,轻巧巧的探手在他左肩一拍,而后右手顺势将他手里的烈焰阵旗夺了过去,更是一个窃贼摸人钱袋的小手段,与此同时,身形急急后掠,这才从容不迫的施展了一道法术,半空之中现出无尽冰棱,呼啸着向对方飞去。

    “无耻……”

    那位火云宗守阵弟子心慌意乱,又急又惊,虽然感应到了周围冰箭无数,凶险万分,但双眼不能视物,连躲都无法躲,绝望之中,只能愤然大吼,同时捏碎了一道灵符。

    “还是蓝师弟给的东西好使啊……”

    方贵手里拿了阵旗,这才心间大定,打量周围,开怀大笑了起来。

    阵旗在手,这道地眼,便归了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