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剑光再起

第一百七十六章 剑光再起

    “你们太白宗,终是要输!”

    其实前后都只是瞬息功夫,火云宗大阵之中,便已是形势万变。

    先是陆真瓶冲进了大阵来,被张无常与婴啼缠住,方贵借势远远的施展法术打来,把个陆真瓶险些压制,但紧接着,便是宋缺与凌花甲入了火云阵,却又压制住了张无常与婴啼,陆真瓶却一下子得了自由,冷声低喝里,径直向着方贵冲了过去……

    而在这时,方贵也微微侧目,下意识向东方看了一眼,没有看到有人过来相助的意思,不知心里有没有失落,脸上倒是很快便挂上了一副笑脸,叫道:“输你大爷的丑婆娘!”

    话音落时,身周已是灵息暴涨,厉喝道:“当我是纸糊的?”

    “轰!”

    他这时候与陆真瓶,不过是四五丈的距离,对于练气九层巅峰的陆真瓶来说,这个速度可谓是倾刻即至,但也就在她刚刚身形微动之际,忽然间就见得随着方贵一道法印凝起,她与方贵中间,便有一团火光凭空而出,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火鸟,展翅向她冲来。

    “好快!”

    就连陆真瓶这等修为,也不得不承认方贵的施法之快,难以想象。

    施展法术,起码也需要三个基本的过程,运转灵息,捏起法印,神识引导化作最终的法术,因此拿这么一道火鸟术来说,许多仙门弟子施展起来倒是不难,但从运转灵息到法术成形,起码需要两三息功夫,听起来似乎不慢,但在恶战之中,死上十回都已够了。

    可是方贵却几乎是捏起法印的一霎那间,法术便已成形。

    仅这速度,便已是让绝大部分的仙门弟子惊掉了下巴的可怕!

    而何况,还那么大?

    ……

    ……

    “哼!”

    但迎着扑面而来的火鸟,陆真瓶却是眉目一冷,瞬息之间身形扑出,她的身形异常的诡异,也非常的快,行动之间,甚至都引出了数道幻影,表面上看起来,她的身影似乎已经被方贵打出的火鸟直接吞噬,但实际上,却是刻不容发之际躲了过去,斜身急冲。

    四五丈的距离,在她躲过了这一道火鸟之术,立时拉近了两丈。

    而眼见她身法如此精妙,居然将自己的火鸟术躲了过去,方贵也忍不住吃了一惊,只能急急捏起了第二道法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法术一招便是一招,不像是武法那般可以灵活变招,一式法术打了过去,打中便是打中,若是打不中,便很难再继续下去了。

    他这时候,固然也可以通过灵识引导,使得火鸟回头,可是兜转了过来的火鸟,便根本不可能追得上正快如闪电一般向着自己冲了过来的陆真瓶了,所以,在这关键时候,他便干脆的重新捏起了一道法印,双手之间,一道可怖的雷鞭形成,顺势向前打了过来。

    “呼!”

    迎着方贵这一道横扫过来的雷鞭,陆真瓶也忽然间张口吐出了一道粉红色的雾气,这雾气出口,立时便弥漫在了半空之中,方贵的雷鞭打了过来,恰将得陆真瓶的身影直接拦腰抽成了两半,只不过,再下一刻,便见得那道身影,直接化作了无形雾气,竟是假的!

    这样的法术,方贵其实也见过。

    当初在魔山乱石谷,萧龙雀迎战玲珑宗云女霄,云女霄便是借这样的法术骗过了萧龙雀,最终以练气七层修为,胜过了练气八层的萧龙雀,但如今的陆真瓶施展出了这道法术,无论是速度还是巧妙程度,比起云女霄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精妙到了极点……

    “不好……”

    一见得陆真瓶躲过了雷鞭,方贵也立时脸色大变。

    凭着陆真瓶的速度,连续两道法术拦不住她,已足以她欺近自己身边了。

    果然,粉红色雾气急急飘散之际,陆真瓶身形再度显露,赫然已经到了方贵身前一丈处,平庸而淡漠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掌心忽有银光亮起,急急向方贵劈头斩落。

    方贵大惊,急捏法术,却已不及。

    他施法速度再快,也需要一个过程,但陆真瓶却已来到了身前。

    眼看着他连法印都来不及捏起来,陆真瓶掌心里的那一道银光便落到自己头顶了,方贵呆呆的睁大了眼睛,仿佛是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了,然后陆真瓶在他瞪大了的眼睛里,看到自己这一道银光落处,忽然间金光闪烁,四五道金色符篆忽然飘在了半空。

    无形力量猛得弹起,不但挡下了她这一道银光,更将她身形弹飞了出去。

    “哈哈哈……”

    方贵大笑起来,指着陆真瓶大笑:“丑婆娘,真当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居然还埋下了禁制?”

    她被迫后退,脸色已是铁青。

    她将一身本领施展到了极点,倾刻间扑到了方贵身前,居然差点中了禁制?

    一时不察之下,倒险些吃了大亏。

    “哈哈,早就等着你们过来,还能没点准备?”

    方贵哈哈大笑,嚣张的叫了起来:“你过来啊,过来就弄死你!”

    “哼!”

    迎着方贵的洋洋得意,陆真瓶脸色阴沉了下来,她忽然间一言不发,素手一按,身边陡然有三只银铃飞了起来,便如同三颗银球一般,在她身边旋转不休,那银球转动之势,甚至荡起了层层劲风,可见力量之重,而后她微一咬牙,身形急急向着方贵直冲了过来。

    随着她身形冲近,身边银球便噼哩啪啦,在周围虚空里乱打。

    轰隆隆!

    这一霎立时变得热闹了起来。

    方贵早就在布下了聚灵阵时,将自己所有带了进来的禁制与符篆隐藏在了周围,就是防着有人会出其不意,来到自己身边,陆真瓶无疑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但她居然没有试着去猜方贵布下了什么禁制,而是干脆的祭起了三只银铃,摧枯拉朽般打了起来。

    一下子,周围所有的禁制都被她引动了出来,打的一片混乱。

    而她的身形,则淹没在了这一片紊乱符光之中,强行靠一身修为冲过了这片余波。

    “这丑婆娘好猛……”

    方贵见得这一幕,都忍不住吃了一惊,再次紧张忙慌的捏起了法术。

    这丑婆娘实在太不讲道理了,哪有这样打架的?

    “啪!”

    银铃飞舞,将方贵身前的数道金光符硬生生打的熄灭,身形冲到了方贵身前。

    她硬碰硬,一层一层将方贵布下的防御与法术都打破,然后冲到他身前去,看起来悍勇至极,但这个方法,居然也极其的有效,她冲了过来的速度,居然比刚才还快!

    仅凭这速度与气势,方贵便可以断定,这丑婆娘比缺月宗的领首屈真幻还强。

    而且还强了不少!

    “唰!”

    陆真瓶顺势反掌,霎那之间,一道银亮的长剑,直向方贵心口刺落了下去。

    近在咫尺,避无可避!

    方贵手里的法印已捏了起来,周身灵息也在疯狂运转,但根本来不及施展任何法术。

    武法与术法,一快一慢,此时差异尽显!

    而方贵只擅法术,肉身虚弱的弱点,在这时候也再明显不过!

    ……

    ……

    “陆师姐……”

    远处外围的四大仙门弟子们,见到这一幕,已是忍不住惊叫出声。

    之前陆真瓶与方贵斗法,固然精彩,但哪有此时的陆真瓶直接硬碰硬让人看的目眩神驰,眼见得方贵固然法术威力惊人,诸般布置又阴险无比,却还是硬生生被陆真瓶一一打破,直接到了他身前去,这些仙门弟子也一时心里大喜,不知有多少人大叫了起来。

    “那可恨的小鬼,终于还是要死在陆师姐手里……”

    最为激动的,却是项鬼王与玲珑宗的云女霄了,在她们两个的心里,方贵年龄不大,却当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但如今,眼见得他被陆真瓶近了身,心里却也顿时松了口气。

    当然,也有一些微妙的失落感,这个与自己同辈的太白宗弟子,终不是自己打败的。

    尤其是云女霄,更是叹了一声:“我的肚兜还没要回来呢……”

    ……

    ……

    “我早就说了那小儿是在自寻死路……”

    而在这时,太白宗一方,李还真则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来。

    心里暗想:“那陆真瓶实力不俗,这么快便将那小儿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就算我刚才出手了,也必然拦不下她,唉,问题不在我,实在是他太异想天开了,四大仙门领首弟子,又岂是这般容易便受他要挟的?只是不知会引出多少麻烦,还是要我来给他善后……”

    ……

    ……

    “你只懂法术,终是无用……”

    而在此时,一剑向着方贵心口刺落的玲珑宗领首陆真瓶,也终于松了口气。

    她之前一着失利,便立时不顾一切,强攻猛打的冲到了方贵身前来,也是因为心下在担心,她担心李还真会趁这个时候出手,造成没有必要的麻烦,所以她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方贵拿下,只有拿下了方贵,四大仙门才能再度掌握绝对的优势,不让形势再起波折。

    如今,随着这一剑刺落,终于大局已定。

    “嘿嘿……”

    但她也没想到,死在倾刻的方贵,居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坏笑了起来。

    他抬头看向了陆真瓶,道:“你不知道我是太白九剑传人么?”

    与此同时,他腰畔忽然升起了一道乌光。

    那是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