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大获全胜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大获全胜

    “他居然真的把那尊府血脉给砍了?”

    “事情好像闹大了啊……”

    秘境里面,如今也忽然出现了诡异的安静。

    看到了方贵一剑斩飞陆真瓶的一幕,所有人都懵住了,原本正激烈交手的太白宗弟子与四大仙门弟子,在这时候也浑然忘了彼此,一个个只是眼神呆呆的向陆真瓶看了过来。

    只见这时候的陆真瓶,比被她撞的满是裂纹的红色岩石还要惨,一动不动的瘫倒在了岩石之下,浑身上下都爆出了无尽的血雾,周围的三丈内地面喷得满是鲜血,整个人的肉身几乎像是支离破碎了一般,到处都是伤口与断骨,看起来像是经历了一场凌迟……

    这不仅是剑伤,还有她之前压制的旧伤,以及她强行施展尊府秘法而引起的反噬。

    于是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只是下意识的向方贵看了过来。

    “死了吗?”

    方贵斩出了这一剑之后,也按着膝头喘了两口气,见得这女人受伤如此之重,心里那危机总算是消除了下来,喘允了气,这才三步并两步走了上去,拿着黑石剑戮了两下。

    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陆真瓶,忽然身体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嗯?”

    方贵立时吓的向后跳了一步。

    她居然还没有死,定睛看去,只见她流出来的血液里,掺杂着丝丝缕缕的青气,这些青气,居然使得她一身血液十分黏稠,使她周身伤口血越流越慢,就连一些已经流了出来的血液,居然也有一小部分,缓缓收回了身体里,然后封在正缓缓愈合的伤口之中。

    这诡异一幕,顿时使得方贵暗暗咬牙,猛得将黑石剑举了起来。

    除恶务尽,既然要杀,那当然得杀死。

    只不过这一剑高高举了起来,落下之时,却忽然微微一滞。

    狂妄而傲气的陆真瓶,迎着这一剑,眼睛里忽然流下了两行泪水。

    “哭了?”

    方贵呆了一呆,这一剑也不知该不该砍落下去。

    “你怎么……不怕我呢?”

    陆真瓶的声音十分虚弱,用尽了剩下的力气,才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这话说的,你虽然长的不好看,也不至于让我害怕啊……”

    方贵感觉她这话说的没头没脑,而且有点小瞧自己的胆量了。

    “尊府血脉,不就是让人害怕的吗?”

    陆真瓶咬紧了牙关,咽下了涌上喉间的一口血气,强撑着道:“我在尊府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们都是高高在上,每个人似乎都应该怕他们,因为他们是尊府的血脉,所以怕他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我,我也有一半尊府的血脉,你们不该怕我才是吗?”

    “凭啥?”

    方贵撇了撇嘴,道:“我还是仙人后代呢,也没要求你们抢着把宝贝送给我啊!”

    陆真瓶忽然笑了起来,笑容极其惨淡。

    “这女人已经疯了,又哭又笑的像什么样子,送你上路吧!”

    方贵摇了摇头,再次这黑石剑举了起来,这一次没有犹豫,直接砍了下去。

    远处,四大仙门弟子皆已呆住了,居然也没有人冲过来阻拦,一来他们距离尚远,二来他们也没想到,这一战明明已经分出了胜负,方贵居然还是打算挥剑杀人。

    迎着那一剑,陆真瓶却显得异常平静。

    她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怕尊府的……”

    “原来最怕尊府的人是我……”

    她想起了自己在尊府时的经历,受的那些欺压与白眼,只觉得心里压抑的难受,以前的自己,不敢去怨恨尊府,于是只能引以为傲,因为尊府的血脉就是这样的,自己只有一半的尊府血脉,所以那些有名份的人,当然看不起自己,谁让自己只有一半尊府血脉呢?

    但虽然自己只有一半尊府血脉,也比其他人强了。

    毕竟那些人,连一点尊府血脉都没有,所以他们输给自己,怕自己,都是理所应当的。

    但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或许自己想错了。

    那一半血脉代表的,未必是骄傲!

    于是她迎着方贵劈落下来的一剑,缓缓闭上了眼睛,闭目待死。

    “动手吧!”

    也就在这时,随着秘境内方贵一剑劈落,秘境之外的五大仙门宗主,忽然同时对视了一眼,玲珑宗主第一个将手里的铜镜扭转,投向了秘境之中的陆真瓶方向,而随着她的动作,另外四位仙门宗主,也尽皆飞快的跟上,皆翻过了手里的铜镜,照向了秘境之中。

    “轰!”

    五道镜光,从天而降,交织着照在了陆真瓶的身上。

    于此一霎之间,陆真身的身形,忽然变得虚幻了起来,瞬间变成了奇异的光点。

    “当啷!”

    方贵一剑斩到了地上,溅起点点火星,陆真瓶已然彻底消失。

    而在秘境之外,重伤的陆真瓶则忽然出现在了玲珑宗主柳姬的怀里,她抱着陆真瓶站了起来,目光扫过了四大仙门宗主,最后一个是看向了太白宗主,轻声道:“我们玲珑宗这一次认输了,秘境里的资源我们不再争夺,只是以后的事情……便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说罢了这话时,她已凌空飞起,踏空而去,妙影幢幢,很快便已消失。

    而余下的缺月、火云、寒山三宗宗主,在这时候则都看向了太白宗主,虽然到了最后时,他们的想法一样,同时运转了铜镜神通,将陆真瓶救了出来,以免她丧命于秘境之中,给五大仙门带来灾难,但毕竟,她还是被打成了重伤,谁知道后面会有什么结果呢?

    迎着他们的目光,太白宗主不以为然,只是淡淡道:“继续吧!”

    ……

    ……

    “什么鬼?”

    秘境里面的方贵,一剑斩落,却斩了一个空,也顿时被那五道来的突兀,消失的也突兀的五道镜光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了一步,横剑于身前,警惕无比的打量着周围。

    “通玄宝镜?”

    而看到了那五道镜光,五大仙门之中,有些见识的弟子,也尽皆脸色大变,张无常急忙向方贵走了上来,沉声道:“那五道镜光是五大仙门宗主打进来的,他们通过手里的通玄宝镜,可以看到秘境里面发生的一切,而到了关键时候,五道宝镜同时运转,也可以将秘境里的一些人接应出去,刚才应该就是五大仙门宗主同时运转了宝镜,将她救出去了!”

    “还有这个?”

    方贵听得呆了半晌,旋及恼怒不已:“这不是耍赖吗?”

    张无常恨不能上来捂住他的嘴,现在宗主他们一定在看着这里呢,你说这话合适?

    最关键的是,五道通玄宝镜一起施展,才可以将秘境里面的某个人接应出去,既然陆真瓶被接出去了,便说明自家宗主也是同意的,都不想让你杀了那个女人啊……

    你这一说,可是连自家宗主也得罪了!

    “通玄宝镜……”

    而看到了那五道镜光,接出了陆真瓶,仍留在了秘境里面的玲珑宗弟子,则顿时变得面如土色,玲珑宗真传云女霄喃喃道:“宗主动用了通玄宝镜,那便说明……我们玲珑宗退出了啊,这秘境里面的资源,没有我们的份了,那我们这些人拼死拼活,又落得了什么?”

    她一时满心迷茫,不知所措。

    而这,也正是秘境里面的另外一个规矩。

    五大仙门宗主,都有一些想送他们进来夺取筑基资源,却又不想让他们丧命于此的弟子,比如说他们的直系血脉,或是他们的亲传弟子,但是秘境里面瞬息万变,谁也无法保证会出什么事,所以五大仙门宗主便联手定了这么一个规矩,五面通玄宝镜合一,可以及时将秘境里面的一些人接应出去,只不过,有得必有失,动用这五面宝镜,也需要付出代价。

    其一,便是需要五位宗主同时动用宝镜,才能将人接应出秘境,至于该如何让五位宗主同意,那就要看怎么说服他们了。其二,一旦用了这种方法,这一也就等于退出了。

    动用了五面通玄宝镜之后,这一宗派,将不会再争夺秘境里面的资源。

    “玲珑宗没有资格了,那也就还剩了四门……”

    方贵听张无常讲了这个规矩之后,脸色才略略好看了一些,道:“那其他几门呢?”

    迎着他的目光,缺月宗、寒山宗、火云宗三门弟子,尽皆脸色大变。

    “我们认输了!”

    忽然间,缺月宗弟子项鬼王抬起了头,手里的魔刀丢在了地上,低声回答。

    其他缺月宗弟子听见了,也都脸色一变,但看看周围,终究只能叹息了一声,也都跟着将手里的刀与法器丢在了地上,只听得一片当啷之声,每一声都像是拔着人的心坎!

    “我们……也认输了!”

    火云宗一方,已然身受重伤,再无一战之力的凌花甲,忽然也强撑着说道。

    火云宗一方的弟子,也皆变得脸色苍白,一片沉寂。

    “我们……也认输!”

    而另一侧的寒山宗弟子,这时候都守在了生死不知的寒山领首宋缺身边,这时候宋缺尚未醒来,寒山宗无人做主,但见缺月与火云二宗都已认输,他们也只能跟着做出了决定!

    周围的太白宗弟子们,脸色一时变得有些惊异了起来。

    一宗退出,三宗认输,太白宗,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获全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