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夺了真传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夺了真传

    “这小鬼究竟有多强?”

    望着方贵指到了自己鼻子上的黑石剑,李还真整个人都懵在了当场。

    早在最初,他其实并不惧怕方贵,哪怕是知道方贵杀了缺月宗领首,又击败了三大仙门领首联手,甚至是看到他将尊府血脉打成了重伤,他仍然不怕,自己火元功已然小成,剑道与诸般术法修炼的同样不弱,可以说筑基之下,无论对方是谁,自己也可以一战!

    可在如今,连接了方贵三剑,他却忽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实在是方贵斩出的这三剑,太可怕了……

    第一剑也倒罢了,自己准备不足,吃个暗亏在所难免。

    第二剑也无所谓,毕竟当时自己取了守势,那小鬼又气势正盛时候。

    但第三剑时,他却忽然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清方贵的深浅了。

    毫无疑问,那小鬼的灵息比自己还要强,这从他可以正面击溃尊府血脉就看得出来,当然,灵息的强弱,不见得就能定人之胜负,可关键是,这小鬼居然已经强到了正面受了自己一道火意,却仍浑然无事的程度了么?

    心里对方贵的实力,一瞬间有了无数的猜测,李还真只觉越想越是惊骇,这时候的他虽然在方贵剑下吃了大亏,但却没受什么伤,仍有一战之力,但这时居然没了出手的勇气!

    “你……你居然敢伤了李还真师兄?”

    李还真没有出手,像是被方贵的气势震住了,但李还真旁边的两位心腹却顿时忍不住,纷纷跳了上来大叫,莫红巧厉声道:“李师兄是我太白宗真传,秘境之内,所有同门皆听他的号令,你这后山传人敢向他出剑,难不成是要叛出宗门?”

    薛华更是急急祭起了一道法器,厉喝道:“诸位同门,一起出手,将他拿下!”

    他们两人就在方贵身边,皆是怒气冲冲,法器祭在半空,像是随时可以向方贵砸下。

    但方贵只是背对着他们,手里的剑仍是指在了李还真脸上,一动也不动。

    像是根本不将他们两个放在眼里。

    而方贵摆出了这个态度,他们两个还真就憋住了一口气,没敢出手。

    当然了,他们两个没有出手的最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周围的众太白宗同门,对他们两人的话居然没有半点反应,看到了方贵向李还真出剑的一幕,也听到了他们的大喝,但每个太白宗弟子,都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看着,没人说话,也没人动手……

    莫红巧与薛华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而李还真的脸色,这时候则更显得苍白。

    他们都看出来了,这些太白宗同门,虽然不见得都认同方贵剑指李还真的做法,但却也绝对不会有人在这时候跳出来替李还真拿下那个“叛徒”了。

    若是四大仙门弟子来攻,这些太白宗弟子别说出手相助了,就算是替李还真挡剑也是很正常的,但这时候,却是太白宗弟子间的争斗啊,一位是真传,一位是大功臣……

    他们仍然不会公开支持方贵挑战李还真,但也绝对无人站出来帮着李还真压制方贵!

    原因自然也很简单。

    李还真自己心里都很明白,刚才自己面对尊府血脉时的做法,实在是太失人心了。

    他并不认为自己当时做得错了,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那样做,因为尊府血脉,本来就是不可触犯的,那小鬼的做法其实是自寻死路,自己才是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但是,就算他没错,仍然是不得人心的!

    同门们不喜欢,不认同!

    这也是太白宗三百年调教的结果,把这些弟子们都教的太骄傲了。

    既然不能指望同门出手拿下那小鬼,那只能靠自己了……

    只是,若靠自己的话,那么……

    ……

    ……

    “这……这小鬼真敢杀我!”

    李还真看到了方贵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时,便意识到了这一点。

    想想也是,这小鬼连尊府血脉都敢杀,何况是自己?

    反正他自己也知道,已经伤了尊府的人,惹下了大祸,那么再杀一位自家仙门的真传恐怕也算什么吧,毕竟是虱子多了不咬,恐怕这个小鬼现在打的主意,便是要趁着自己不得太白宗同门的心,逼着自己暴起反抗,然后在交手的过程中杀了自己吧!

    毕竟,自己一开始确实是想用他的小命换来四大仙门分兵来着!

    这小鬼是想报仇!

    心里几乎是瞬间便想明白了所有的关节,李还真的手掌也轻轻颤抖了起来。

    他心里一时很难抉择!

    若是自己这时候可以杀了方贵,那当然是好,不但自己作为太白宗领首,可以顺理成章的将这秘境里的八成半资源攥于己手,回头还等于是向尊府卖了个好,自己或许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离开仙门,进入尊府效力,谋求更多的修炼资源以及更好的前景……

    可关键是,万一自己败了呢?

    赢了,好处多多,但若是输了,会死!

    出手还是认输,就在一念之间!

    剑已指在脸上,李还真并没有多少考虑的时间!

    ……

    ……

    “进入秘境之前,宗主其实就跟我说啦,这个李还真是绣花枕头,看起来漂亮,实际上吃了饭不干活,所以让我作为另一位真传进入秘境,一旦看着形势不对,太白宗弟子受了欺负,那就把他一剑给杀了,然后取代他的领首位子,我当时还替他说好话来呢,结果一看,还是宗主聪明,早就看透了你啦,现在,我就替宗主问你一句,你到底服不服气?”

    方贵剑指在了李还真脸上,杀气越来越重,忽然踏上一步,寒声发问。

    周围众太白宗弟子闻言,皆是心里一惊。

    他们忽然想起,当初方贵进入秘境的事情,确实是仙门执意安排的,那时候还有好几位同门想去找长老求情,让仙门收回成命的,结果被长老训了一顿,可见仙门主意坚定。

    难道说,这真是因为仙门安排他进来,是因为有这样的深意在里面?

    现在想想,他这入了秘境之后,所做之事,无一不是匪夷所思,偏偏又真的帮着太白宗扭转了颓势,凭着他小小年纪,如何能有这等本领,莫非真是自家宗主安排的?

    ……

    ……

    “我没说过这话……”

    而在这时的秘境之外,太白宗主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心里暗想。

    但是看到周围三位宗主都向自己看了过来,他也只好淡淡的笑了笑,不说话。

    毕竟不能在其他宗主面前露了怯!

    “老狐狸啊……”

    三位仙门宗主看到了他神秘莫测的笑容,都感慨了起来:“自家弟子都防着……”

    ……

    ……

    “原来,真是宗主特意安排他来对付我的……”

    李还真听了方贵的话,脸色忽然就变得惨白无比。

    他终于明白方贵为什么在秘境里面表现的这么好了,原来早就有了宗主的授意!

    想来也是了,若是没有宗主的私下传授,这个小儿又怎么可能有如今这等惊人的本领?

    至于让他防着自己,那或许是因为宗主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吧!

    毕竟,自家的火候师尊说过,他与太白宗的那对儿师兄弟并非一条心,他们做事太过强硬,也太过大胆,早晚都会惹下大祸的,所以师尊他打算结成元婴之后,就离开了。

    既然是宗主授意他对付自己,那自己还苦撑什么?

    李还真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迎着方贵的咄咄逼人,他脸色惨淡,苦笑了起来,缓缓摇了摇头,道:“李某做事,是对是错,自有公论,何必在此与你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免得被人看了笑话去,罢了,罢了,你让我走,我便走好了,日后回了仙门,自有人主持公道!”

    说着这话时,他缓缓起了身,仿佛对方贵指向了自己的黑石剑视而不见。

    “李师兄……”

    莫红巧与薛华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认输,还以为他在那三剑之下受伤极重,急忙要上来搀扶他,但李还真却摆了摆手,自己捂着胸口,慢慢向远处走去,背影有些潦倒。

    “呵……”

    望着李还真缓缓远去的背影,方贵冷笑了一声,转身向着地眼神木走去。

    无人留意到,他这时候双腿都微微有些哆嗦。

    “方小师兄,你这样做……”

    迎着方贵,张无常走了上来,看向了李还真的背影,他也神色迟疑,有些不忍。

    “吓死我了!”

    方贵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臂,让他搀着自己,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李还真,道:“那孙子其实没受什么伤,只是装出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好让自己有个台阶下罢了,妈的我刚才气血已经耗尽了,只是装出个架势来而已,他若是真敢还手,我一定会倒大楣……”

    “啥?”

    张无常愣了一下,这才发现,方贵这时候的气血之枯竭,比刚入秘境时还厉害。

    这才明白,经过了与陆真瓶一场大战,他之前补回来的气血,早已流失干净,能够斩出这三剑,都是因为他一开始捏碎了一颗血晶,借机纳入了些许气血,硬生生撑下来的。

    这时候他只剩了一个空壳子,走路都不稳当了。

    李还真是装出了一副受伤的样子,搏人同情,方贵则是装出了一副无伤的样子吓唬人。

    “你也忒大胆了,若是李还真师兄不肯认输,那你岂不是……”

    张无常细思了一番,心里也当真有些后怕,看着洋洋得意的方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在别人面前都怂,凭什么在我面前不怂?”

    方贵回答的理所当然,像是早就料定了李还真最后不敢和自己拼命。

    张无常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伸手扶住了方贵,免得他露了馅,但在这时候,倒是忽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若是硬撑的,你刚才又是如何硬吃了李师兄一道火意?”

    这个疑问倒是真的。

    李还真最后之所以被方贵吓住,实在是因为方贵硬吃他一道火意,仍然若无其事的样子太吓人了,这成了压倒李还真判断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不知道方贵如今究竟有多强,再加上信了方贵奉宗主之命取代他的鬼话,又担心方贵是想借机除掉自己,这才选择了低头。

    但方贵既然一身气血早已枯竭,肉身必定虚弱的厉害,又是怎么撑下来的?

    当时众目睦睦,可都没见他祭起什么法器,或是运转灵息来抵挡!

    “我有宝贝防身呢,这可是我最后一道防线……”

    方贵闻言有些得意,悄悄撩起了一片衣角让张无常看,张无常瞥了一眼,顿时惊的张大了嘴巴,只见他衣袍里面,居然戴了一块裁剪精巧的红布,上面还绣着鸳鸯戏水……

    “这是什么鬼?”

    张无常整个人都怔住了。

    倒是不远处,这时已然接受了玲珑宗退出的命运,准备率了同门离开秘境的玲珑宗弟子云女霄,心里还正有些感慨的叹惜着,本来自己还想趁着这次秘境开启,筑基之余,再将自家玲珑宗赏赐给真传的法宝讨回来呢,没想到啊,最后居然什么也都没有做到……

    心里暗怪方贵,我们玲珑宗的法宝只有女人穿得,你抢过去不还有什么用?

    “哼!”

    而在这时,方贵也已经坐到了地眼神木旁边,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张无常和正失落离开的玲珑宗弟子,而是威风八面的在地眼旁边坐了下来,神色威严的扫向了周围众人,清咳一声,道:“五大仙门领首,都已经服了,现在,我们就开始按着规矩分血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