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二百零二章 功过不可抵

第二百零二章 功过不可抵

    “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啊?”

    方贵一开始还以为宗主是做了笔好买卖,但是在听到了宗主最后说的话,以及缺月、火云、寒山三宗宗主沉默而暗藏惊疑的神情之后,便看出了宗主这个买卖,应该做的不是那么简单了,在那三位宗主面前,他忍住了没问,等随着宗主离开了,却忍不住问了起来。

    “是件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很复杂的事情!”

    宗主拍了拍方贵的肩膀,没有多作解释,只是笑道:“你早晚也会遇到这个问题的!”

    魔山祭仙台之上,如今已有太白宗不少弟子与长老、执事在等候,方贵跟了宗主来到了这仙台时,便见到此前秘境里面的太白宗弟子都已出来了,正被周围的同门与执事围了说话,尤其是那七位筑基成功的,更是满面激动,便是再性子沉稳的,也掩不住脸上的笑容。

    “方贵小师兄过来了!”

    远远的看到方贵随了宗主驾云而来,人群里登时有人喊了一声,一时人流如潮,皆向着方贵迎了上来,先向宗主施了一礼,然后便以张无常、程飞鸿两个人为首,一众从秘境里面出来的同门都走了上来,六位筑基成功的修士在前,另外九位虽然也炼化了血晶,但却没有筑基的人在后,齐整整站成了两排,认认真真的向方贵行礼,执礼甚恭,满面感激。

    “哈哈,师兄就师兄吧,为什么要加个小字?”

    方贵顿时满面是笑,小跑着上前扶着这些人起来。

    而张无常与程飞鸿等人,在这时候却表现的甚是郑重,硬是行完了三礼,方才起身。

    周围诸长老与执事们在旁边看着,也是感慨不已。

    行这一礼,向来是仙门之中的惯例。

    筑基成功了的,知道这是方贵给自己的机会,自然感激无比,一辈子的好处,自要道谢。

    没有筑基成功的,也得到了莫大好处,心间同样感恩。

    只不过,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厢里的热闹,旁边倒也有不少没有进入秘境的太白宗弟子,以及不知究里的执事与长老们心生疑惑,因为在这时候,仙台旁边可不只有方贵和这些刚从秘境里面出来的仙门弟子,还有一个特殊的人存在,他一直远远站在一边,没说过话。

    太白宗真传李还真!

    他离开秘境,比任何人都要早,而在来到了这仙台之后,便一句话也没说过。

    如今,他便沉默的立身在了仙台旁边,看那些同门向方贵行礼的一幕,脸色更是阴沉到了极点,只是没有站出来说话,直到这些人行礼完毕,围住了方贵说话时,他才忽然间向前走来,一撩衣袍的前摆,直挺挺在太白宗主面前跪了下去,满脸皆是悲愤之意。

    “弟子一心为仙门效力,自觉不曾行差踏步半步,却遭人欺侮,逐出秘境,连筑基机会也丢了,只是为了大局,不愿与同门内讧,这才隐忍至今,还望宗主还我公道!”

    李还真的声音不小,一下子便吸引去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包括尚不知秘境里发生了什么事的长老与执事、弟子,还有方贵和那些刚从秘境里出来的人等,每个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太白宗以及他身前跪着的李还真,有人纳闷,有人惋惜。

    足足七位筑基成功之人,但却偏偏没有李还真?

    他可是真传,众弟子之首,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更关键的是,每一次秘境开启,那些在秘境里得到了筑基机会的人,都会与真传弟子结下深厚情谊,某种程度上说,这份情谊,甚至能算得上是半师半友,所以才会有那些人离开秘境之后的一拜,但为何这一拜,居然拜的是方贵,却将李还真给扔到了一边?

    “你不必委曲,你们之间的事,仙门自会有决议的!”

    太白宗主在这时候,望着满面悲愤的李还真,点了点头,轻轻回答。

    “宗主,我……”

    李还真没想到太白宗主是这么一个平淡的反应,登时心有不甘,忍不住再次开口。

    “你们在秘境里做的一切,我都看在了眼里!”

    太白宗主轻声回答,而后拍了一下李还真的肩膀,道:“回仙门再说吧!”

    “这……”

    李还真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又愤怒,但又不敢再说些什么。

    沉默了良久,只能拱手道:“是,弟子会等仙门还我公道!”

    而周围人在这时候看他的眼神,也顿时变了,尤其是那些从秘境里出来的弟子,他们自然知道这时候李还真向宗主告状,是为了说些什么,而如今,宗主的反应里,虽然没有言明是偏向于他和方贵的哪一方,但这个暂时将事情压下的反应,本来便是一种态度。

    倒是在旁边,刚刚已经听一位从秘境里出来的弟子讲过了事情由来的白石长老,望着众弟子们不知所以的表情,忍不住叹了一声,这一声叹,便引起了旁边的弟子好奇,急忙过来询问,白石长老便叹道:“李还真做的事情,便是宗主也不能说是错的,但宗主不喜欢!”

    旁边的弟子顿时满面诧异:“那方贵小师兄他……”

    白石长老道:“方贵那小鬼头做的事情,宗主喜欢,但又不能说是对的!”

    ……

    ……

    太白宗众弟子,又在这仙台等了三天,秘境里面的另外三大仙门弟子便也都已经出来了。

    最后的结果,缺月宗一门里,筑基成功的弟子有三人,其中只有项鬼王是中品地脉筑基,炼化了血晶八两二,另外两位是下品地脉筑基,而火云宗,则是只有两人,其中凌花甲是中品地脉筑基,论起数量,倒是寒山宗最多,共有四人,但四人,却皆是下品道基。

    最为倒楣的,则是寒山宗领首宋缺了,他在与方贵一战之中,被伤的太重,哪怕服下了大量的疗伤药物,最终也没能养复伤势,结果拿到了血晶,却也导致筑基失败。

    至于玲珑宗主,则是因为中途退出,一个筑基成功的人也没有。

    这个结果,可以说又一次惊动了楚域。

    太白宗在上一次秘境之战时,便已大获全胜,占去了七成资源,这一次居然更多?

    而这一次秘境里面,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的方贵,自然也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可以想见,随着这次秘境之战的结果流传开来,方贵率着太白宗同门一下子夺去整个秘境八成半资源的事迹,必然会成为楚域的一大传奇,被楚国的修行之人流传数十年。

    太白宗弟子方贵之名,算是在这秘境一战响亮了起来,放眼整个楚域,都小有名气了。

    只不过,他在秘境之中,败四门领首,又以一剑之力逆转了太白宗颓势的事迹,固然让人惊叹,但他临阵翻脸,将自家真传领首逐了出来的事情,却也在各大仙门之间引发了轩然大波,一时称赞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整个光鲜之下,也算得上是暗流涌动了。

    最后一日,魔山祭结束,各大仙门分别归去,魔山祭一事,算是告一段落。

    太白宗弟子此役大获全胜,回到了仙门之时,自然也得到了太白宗上下的隆重迎接,平日里清静为主的仙门,虽不至于张灯结彩,却也是一片热情洋溢,留守太白宗的柳真长老以及诸院诸峰弟子,皆到山前来迎,望向了众人的目光,又是钦佩,又是羡慕。

    远远的,方贵便看到了人群里面的颜之清、许月儿、张惊、孟留魂等人,小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一边用力摇着手,一边在张无常等人的簇拥下,径往功德殿前的仙台走去。

    他可是在回山之前便知道了,秘境之事结束,仙门里也会有一场功过赏罚的。

    先是白石长老登上仙台,手持卷轴,一番抑扬顿错,听得人心神激荡的宣读,无非是些“太白弟子,承天之意,遇四门围攻而不低头,终败尽强敌,壮我太白仙威”之类的话,然后便是依着每个人在秘境里面的表现,给予仙门的赏赐之类,这倒都是异常丰厚的。

    已经筑基成功的,如张无常、程飞鸿之类,皆获得了仙门传承以及诸般可以让人巩固筑基境界修为的丹药,并封其执事之位,自此在仙门之中,可以领取供奉,升了一阶。

    没有筑基成功的弟子,则也都将得到筑基丹的赏励,让其得到筑基的机会。

    而在这一次秘境之战里殒落的三位弟子,则除了一些名誉祭奠之外,还会给予他们所在的家族一些灵丹与宝药的补偿,以及一个可以直接进入仙门青谷修行的名额,死者已矣,再不知身后之事,但他们的家族与亲人,悲切之余,却也知道太白宗这做法已十分尽心。

    一路宣读了下去,就连在秘境里表现很是不错的灵兽,便如婴啼等等,都得了非常丰厚的奖赏,但偏偏,满门上下都在关注的方贵,放在了最后一个,引得众人期待不已!

    “太白宗弟子方贵……”

    在白石长老终于念到了这个名字时,满门上下,顿时一片安静。

    无论是进了秘境的,还是没进秘境的,皆是目光复杂向着方贵看了过来。

    而方贵在这时候,也下意识挺了挺胸膛,脸上露出了笑容。

    然后就在这时,白石长老看了太白宗主一眼,满面肃然道:“你于秘境之内,屡施奇计,救同门于危难,挽狂澜于既倒,但虽有功在先,却又无视门规,忤逆领首,可谓大过,功过不可相抵,是以,先罚方贵功德之数三万,关在思过崖面壁,听候仙门发落!”

    “啥?”

    满门上下,顿时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