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谦虚低调

第二百二十四章 谦虚低调

    “呵呵,你说那小鬼实力过人,乃是真正的天骄奇才,我倒没从他身上看出多少天骄风范来,只不过这胆大包天,满口胡言的本事,倒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眼见因着方贵那一边,因着青云间的出现,场间气氛都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白天樱已经被噎的哑口无言,俏脸生寒,在不远处一直观察着那边局势的普通女子身边,也是一声叹息响了起来,然后便见她另一个女伴轻轻摇了摇头,缓缓起身,向那方走了过去。

    “青云君讲的甚有道理!”

    却说方贵正冷眼瞧着被气到话也说不出来的白天樱,心间暗自得意,忽然有另外一个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转头看了过去,却见来的乃是一个气质温惋,模样娇媚的女子,说来也怪,她与那吊角眼长的颇有几分相似,但偏偏一个容貌娇美,一个便棱角分明。

    只见这女子来到了场间,先向青云间款款行了一礼,然后才抬起了头来,向方贵轻轻笑道:“既然阁下尚未开始修炼,那妹妹找你切磋,确实有些失礼,只不过,我尊府血脉谨守祖训,皆敬传承,敬书中道理,敬前辈心血,她刚才也只是因为刚才看到了阁下翻书如翻纸,一目十行都不足形容其快,还以为阁下不尊重前辈心血,这才一时按捺不住,还请见谅!”

    说着向周围众修行了一礼,温柔款款的笑道:“也请诸位同道理解,当年就是因为北域修士敝扫自珍,挟技为重,又争风斗狠,逐利而忘道,这才战火连年,导致无数珍贵传承毁于一旦,是以吾神族血脉入主北域之后,便搜罗天下传承秘法,藏于神殿,任人研读,更是将无数次教导后辈,定然重传承,敬道理,便是为了保存这些传承,让后人有看到这些前人心血的一日,诸位皆是安州天骄,入得尊府,便也该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此时周围诸修听了,便皆是一片沉默,彼此对望着,眼神古怪。

    “这个……白天雪仙子此言,极有道理……”

    “不错,多亏了尊府,才有让诸门传承集于一堂,任吾等参阅研读的机会……”

    “受教,受教……”

    “唉,何止是以前,便是现在下面的那些仙门,都仍是各立山头,纷争不断,自家传承看得比命还重,轻易不肯传人,此乃陋习,不敬传承之举,吾等要引以为戒啊……”

    “不敬书中道理,实乃大过,吾等皆需慎之……”

    “这位道友,你今日得了尊府教训,该明些道理,快快道歉吧!”

    “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

    “……”

    良久之后,倒有不少人开口附和了起来,或是击掌而赞,或是开口迎合。

    而在这一片声浪里,自然也有许多不满的目光向着方贵看了过来,满面责怪鄙夷之色,更有几位上了些年纪的,忍不住捋着胡须站了出来,满面诚恳的向方贵苦苦劝着,本是青云间要白天樱向方贵道歉的,如今却成了所有人都要方贵向白天樱道歉,而且理所应当的模样。

    在这所有人的目光与声音里,白天雪轻轻微笑,看了方贵一眼。

    而方贵,脸色已经变了。

    他在听了白天雪的话后,其实心里也有些认同她的说法,但不知为什么,哪怕是心里隐隐认同,但却仍然感觉极不舒服,尤其是听着周围修士的话,这不舒服的感觉便更强烈。

    他还不明白心间的道,也说不清楚里面的原因,但他就是感觉不痛快。

    不痛快了,便要发脾气!

    ……

    ……

    “你们看书,叫尊重传承,我们看书,就叫糟蹋东西了?”

    望着那女子的让人感觉亲切的笑容,方贵忽然笑道:“一百个人便有一百个看书的方法,有的人笨,当然就得一本书看上一百遍,恨不能拆开来研究才行,不这么做,就觉得不够尊重前人心血,但有人聪明啊,我看上一遍,就明白书里写什么了,这难道不行?”

    那温惋女子听了方贵的话,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道:“那阁下看样子是聪明人了?”

    方贵点了点头,道:“当然!”

    那女子笑了笑,道:“那是吾等粗愚,小瞧阁下了!”

    方贵听出了她话里的讥嘲之意,心下更是来气,忽然随手从案上抽了本道卷出来,往案上一丢,道:“这本书就是我刚才只翻了一遍便丢在一边的,在你们看来很没有敬意是吧?”

    白天樱瞧了一眼,冷笑道:“不错,你看的很快,但又看懂了几个字?”

    方贵不答,闭上了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

    旁人见了方贵这样子,顿时有些好奇,心想你请神呢?

    ……

    ……

    方贵还是在请神,或说是请魔胎。

    微闭了双目,神识早来到了识海道宫之前,扒在窗户上叫道:“好朋友,魔胎兄弟……”

    道宫里面,魔胎满面不耐烦:“干啥?没见我正忙着呢?”

    “嘿嘿……”

    方贵急忙陪着笑脸,不敢招惹他,小心问道:“我刚才是不是看了一本叫神道玄光的书?”

    “有啊,这还远远不够,再去找同样的,看上几百本!”

    棋宫魔胎头也不回,冷酷无情的嘱咐着。

    “那个啥……”

    方贵有些尴尬,陪着笑脸道:“你先告诉我这书里写了啥,我有点事……”

    棋宫魔胎听了大怒:“我这么忙,你却要我帮你回忆书里写了啥?”

    方贵忙道:“这个很重要,关系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什么问题?”

    “……面子问题!”

    ……

    ……

    “阁下究竟想做什么?”

    而在此时的藏经殿内,那白天樱见方贵始终只是闭了眼睛不说话,像是神游了一般,便更是忍不住开口喝斥,到了这时候,她也不再想什么切磋不切磋的了,只想此事快些有个结果,起码不愿在青云间在逼迫下向方贵道歉,因此便有些忍不了方贵的装神弄鬼。

    而那面容普通的女子,在这时候也忍不住暗暗摇头,心想,你既然也招惹不起这些人,那又何必一开始便搞得这么狂妄,这里毕竟是尊府,你却不知分寸,岂不是自讨苦吃?

    “这本书我看太快了,并不怎么熟……”

    也就在这时,方贵已经眼开了眼,学着牛头村里最爱卖弄学识朱瞎子模样,淡淡一笑,老神在在的道:“不过认真回忆了一下,这本书里写的内容倒还记得,不过是讲些养神化意的诀窍而已,神道玄光,便是以意养神,分神化道,引灵息入泥窍,动神识而领四方,御敌之际,意至通幽,伤敌于三丈之外……如此简单的道理,看上一遍难道还不够么?”

    “嗯?”

    听着他一番话讲了出来,周围众修忽然都愣住了神。

    那神道玄光,本就是筑基境界温养神识的一道法门,所知者众,众修只消这么一听,便知道方贵定然是看过了那道卷,甚至已经下过了苦功夫,将里面的深意皆悟明白了。

    这哪里像是白天樱所说,胡乱翻书的模样?

    白天雪在这时候已微微皱起了眉头,而白天樱则已满面疑色,神情有些难看了。

    她顿了顿,忽然抢道:“你说的不对,这道卷我也看过,只讲了养神炼意之道,哪里说到了什么通幽御敌,更不用说什么伤敌于三丈之外了,修炼神识,哪里需要通幽?”

    旁边人听了这话,便忍不住向她侧目。

    其实一开始,她只是想要证明方贵没有看明白那道卷而已,如今方贵讲的,便已证明了人家认真看过,这时候再去强行辩驳,便已有无些无礼,只不过方贵却巴不得她问出这话来,冷笑一声,抢白道:“神识可不光是修炼而已,既修炼了,便要考虑到如何御敌,不至通幽,你怎么御敌?依着一般神识法门直接识海出天门?那你修炼这神道玄光做什么?”

    说着冷声一笑,傲然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书不动脑子的,起码你不行!”

    白天樱听了这话,顿时面色尴尬,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只见白天雪这时候也正脸色凝重,便顿时知道方贵说的不差,他领悟的比自己还深了一层,一时更有些难为情了。

    “妙哉,妙哉!”

    也就在此时,旁边的青云间忽然连声称赞,笑道:“从第一次见到方君,我便知道方君定非庸人,而今见得方君博闻强记,天资过人,这意至通幽之法,便是我也是不久前才偶然领悟,方君只看得一遍道卷,便已悟到了此窍,悟性之强,青云间实在佩服……”

    方贵听了这话,倒是小脸微红,摆摆手道:“别这么说,其实我这方面也就普普通通罢了……”

    青云间听了更赞,道:“世间聪慧过人者,多有颗狂傲不羁之心,方君才智无双,却又性情敦厚,这等自谦之言,别人说来多半口不由心,嘴上愈谦,心底愈狂,但方君这自谦之言,居然像是发自肺腑,才高而不骄,德厚而不显,实在是让青云间自愧不如……”

    说着,居然向方贵长长揖了一礼,由衷叹道:“实话讲来,我便是那等嘴上自谦,心底狂傲之辈,方君,青云间平生,很少服人,但你,真是让我打从心底觉得钦佩了……”

    一说这话,方贵更有些脸红了,只是心底却乐开了花。

    而在向方贵揖得一礼之后,青云间则已看向了白天樱,脸色一变,冷声道:“白天师妹,你如今可认识到了与方君之间的差距了吧?痴愚鲁莽,还不快向方君道歉!”

    白天樱的脸色顿时更难看,让她北域修士道歉?

    “不用道歉……”

    不过也就在这时,方贵忽然连连摆手,满面笑容的说道:“我是那种占了便宜便逼人道歉的人吗?

    旁边众人听了,顿时心情微微一松,更有人望着方贵想到,这个人看起来狂妄无端,实际上很是知道分寸,挽回了自己的面子之后,便立刻知道应该讨好尊府的血脉了……

    远处那容貌普通的女子,心里也是这么想,暗暗摇了摇头。

    但也就在他们心里这么想着时,他们只见方贵抬头看向了白天樱,道:“这本书你说你也看过,为何不懂?”

    白天樱正心乱如麻,闻言轻轻摇头。

    方贵脸色忽然变得很严肃,道:“看不懂书里的道理,便是对前人不敬!”

    说着一指殿门口,道:“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