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修行是要钱的

第二百三十三章 修行是要钱的

    棋宫魔胎花了很多口舌,才终于使得方贵相信,他观想出来的上清山之所以是黑色的,和魔山一个模样,是因人而异,各有不同的变化,而且特别稳妥,一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方贵也没有办法,只好将信将疑的信了,好在这一夜对他来说,实在太过成功,不仅有了横扫九天无敌霸玄功,还顺势将第一道玄法修成了,因此心情便也很快好了起来!

    “第一道法虽成了,但还任重而道远,你这九道玄法,缺一不可,总要都修成了,最后才能圆满如意,九九归一,如今我已帮你推衍出了九道玄法的修炼法门,剩下的便看你自己了,待到你九道玄法皆已小成,再没有其他疑惑时,我也就完成了我的任务了……”

    棋宫魔胎说着很是感慨,同时偷眼看着方贵:“那时候我就该走了……”

    “嗯?”

    方贵呆了一呆,打个哈哈,笑道:“当然当然!”

    一边说一边偷眼看了魔胎一眼,笑道:“我可不能耽误你走啊,你放心,剩下的九道玄法,我一定快点修炼成功,怎么快怎么来……哈哈,那我先不打扰你了,走了啊……”

    棋宫魔胎继续偷眼看着方贵,也跟着笑道:“好,好,我送送你……”

    俩人客客气气的,一路到了道宫门口,棋宫魔胎倒是想起了一事:“对了,你平时除了好好修炼玄法,还有件事需记在心上,时机合适了,要多找些弥补灵识的灵丹宝药来!”

    方贵倒是一怔:“要弥补灵识的药做什么,修炼神识吗?”

    棋宫魔胎顿时满面的无奈:“你只考虑着自己呢,我也需要进补的啊……”

    方贵呆了一呆,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还需要吃饭?”

    “当然不是普通的吃饭了……”

    棋宫魔胎很是无奈,自己也好好考虑了一下,才向方贵解释道:“我们先天之灵,也不是真个不死不灭的,但凡非不死不灭之物,便皆有消耗,若是我当初吞噬了你的真灵,变成了你,那你的肉身,便会源源不断的供给我足够的神意,让我维系状态,但我也没想到会囚在你这破道宫里啊,于是我就成了这么一种特殊的存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算啥……”

    他说着挠了挠脑袋,似乎真有些苦恼。

    按理说一个人的识海,绝容不下两个意识,要么彼此吞噬,要么融为一体,可是自己如今在这位玉面小郎君的识海里面,既走不脱,又偏偏各不影响,究竟算是个啥?

    为什么他的识海里面,会有这么一个古怪的地方?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只好无奈的接着道:“但我既然留在了这个地方,那便接触不到外界了,甚至连你自身的灵息也接触不到,成了无源之水,所以每当我开始考虑一些事,或是参悟一些东西的时候,也就在消耗着我自身的灵性,尤其是这段时间,集中精力帮你推衍九灵玄……横扫九天无敌霸玄功,再加上还需要助你和人辩法,实在是消耗不少!”

    “也正因此,我需要你多寻些灵丹宝药,或许可以帮我弥补一些灵性!”

    听着魔胎说的认真,方贵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不是很懂。

    但他还是大方的答应道:“你放心好了,我玉面小郎君方老爷是亏待朋友的人吗?”

    当即做下了保证,回头一定找最好的灵丹宝药来!

    二人交待清楚了,方贵这才离开了识海,摇身一变,成了尊府小天骄。

    “旺财,去把我的宝箱给我叼过来!”

    睁开眼之后,第一件事,方贵便是吆喝了一声,要好好清个账。

    如今功法已定,便也到了真正的挑战之时,这九道玄法,自然难得,不过更难得的,却是如何修炼,便如这尊府之中,人人都可以看到藏经殿里的百万典藉,但如何修出一身的本事,却是各有各的办法了,方贵其实心里也明白,棋宫魔胎的担忧,是真的……

    世间修行路,无非有二。

    其一,便是资源,其二,便是时间!

    同样一道玄法,要么借助于资源,飞快领悟,并小有成就,要么,便只能单纯的靠了时间去磨了。就好像是那道上清玄诀一般,有了山精,便可以很快炼成,若没有山精,那就只能一日一夜的去观山,然后苦苦的等待那一缕契机的出现,谁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方贵如今要修炼九道玄法,当然不可能靠时间去熬了。

    不然的话,恐怕他修炼到胡子比自家仙人老爷爷都白,也参不透这九道玄法!

    所以,他只能靠资源。

    合适的资源,可以让人修炼事半功倍,少走无数的弯路!

    而想要靠资源修炼,那便需要钱财!

    九道玄法,便需要无数的钱财!

    所以,方贵如今回到了现实,第一件事,便是要数钱。

    ……

    ……

    “唰唰唰……”

    婴啼摇着小尾巴,很快游到了方贵身前,将他的宝贝箱子吐在了地上,然后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直觉的感到方贵身上的气机,似乎与之前不一样了,又说不清哪里不一样。

    “我本来在仙门的时候,就得了不少赏赐,差不多有一两百灵精吧……”

    方贵打开了箱子,慢慢数着;“然后临动身的时候,不少人过来送礼,都让蓝师弟给我处理了,也落了两三百灵精,不过最值钱的,还是扣下的那一艘法舟,里面可是有着不少打算送给尊府贵人的奇珍异宝,若是卖了,怕是怎么着也值得两三千灵精吧?”

    “对了,我还有尊府刚给的赏赐呢……”

    一边想着,又一边取了个包袱来,却只见那尊府的赏赐里,居然便有一对上好的神纹玉如意、四颗宝丹,一面护身镜,以及十二道神雷符,顿时大喜,道:“尊府果然大方,赏赐的都是好东西,尤其是这对儿玉如意,足足铭刻了三十道神纹,得值多少钱?”

    前后仔细的一算,方贵对自己如今手头上的钱财大抵有了点数:“我也算是个小小富贵老爷了,感觉把所有东西变卖一下,怎么说六七千灵精了……六七千灵精呢,我在尊府一个月俸?也才三百两,唔……现在是五百两了,这要是在牛头村,那得买来多少肥鸡?”

    一时心花怒放,直觉财大气粗。

    然后他很快的,便又找来了一道玉简,这却是刚才尊府不久,便拿了过来的,里面都是各种修行资源的价目,尊府与仙门不同,不是所有东西都免费或是功德来换,而是全靠了赏赐或是自己花钱去买,所以这样的玉简,在尊府里面很受欢迎,想要什么,一目了然。

    当然,这也说明了尊府财大气粗,资源足够,才会拿来卖。

    不过,虽然尊府这边,明码标价的资源极多,但却也不是什么都有的,便如仙道资源,便不可能用钱买到,这样的顶尖资源,已是有价无市,只能靠上面赏赐下来……

    “我下一道要修炼的,便是太乙金气,这应该就需要有神金来参悟了……”

    方贵心里想着,找到了紫崖神金的价目,顿时傻了眼:“一两神金,便要三百两灵精?”

    他心里默默算了算,顿时有些懊恼。

    自己需要消耗神金来修炼太乙金气,如今还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但就算是修炼的特别顺利,大约也得有个一两斤才行,若是拿灵精去买的话,得要多少钱?

    这与修行有关的资源,果然是贵到离谱啊!

    或许自己如今的灵精,还是够的,可关键是,这才第二道玄法呀……

    方贵心头的欢喜劲儿瞬间没了,重新又坐下算了算:“除了刚才便算上了的,我这里还有两件魔山异宝,这东西可不便宜,好歹我一件卖三千灵精,那是应该没问题的吧?”

    “仙门送我的法舟,我留着也没啥用,可以卖上三千灵精吧?”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玲珑宗抢来的肚兜,能不能卖上几个钱?”

    “还有幕老九的黑石剑……”

    “算了,这个不值钱……”

    方贵算来算去,把一切都算上了,也没多出多少灵精来,心情顿时黯然。

    一不留神看到了瞪着大眼满面无辜的婴啼,顿时心里一动:“一头凶兽能卖多少钱?”

    心里还真个认真想了想,这凶兽留着也没啥用,不能看门,也不会打扫房间,还每天都要消耗伺兽丹喂着,不如真的给他卖了,或是送到码头上去给人驼货物赚钱去?

    ……

    ……

    “就这还要给魔胎买灵丹呢?”

    方贵心情顿时显得有些失落,怏怏的把箱子收了起来。

    无论如何,总还是要先出门一趟,去把自家法舟上的那些珍宝给卖了,然后整理一下手头上的灵精,去买些神金回来,好生参悟玄法的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方贵倒是个心大的性子,反正自己还有得是时间,慢慢来就是,难不成还能让钱财给憋死?

    如今的方老爷可不是在牛头村的时候了!

    心里这么想着,倒是安心了下来,于是方贵便背着双手出了门,先去外面找地方卖了珍宝,换些现钱在手里,另外也得去神城南边的码头看看,能不能给婴啼找份扛包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