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二百八十章 风头太盛

第二百八十章 风头太盛

    “不必要的麻烦?”

    青云间莫名其妙的将自己拉到一边来说这样的话,倒把方贵搞得有些糊涂,他见青云间一脸认真的样子,心里愈发疑惑了起来,道:“我是来发财的,能惹什么麻烦?”

    “这个……”

    青云间见方贵发问,倒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思量了一会,才望着方贵道:“方君,自你一入尊府,便展露了不俗之才,悟道辩法,我们皆不是你的对手,那一次,你名扬神玄城,连尊主都知道了此事,所以下令擢升你为金镂银甲,那时候,别人还只当你悟性过人而已,但经过了这一战,怕是整个尊府,都会晓得你不仅天资过人,一身本领也十分惊人了!”

    “没办法呀……”

    方贵点了点头,叹道:“我也不是故意瞒你,主要是我这人平时不喜欢显摆……”

    青云间苦笑了一声,道:“重点不在于这里,而在于你经此一战,必定会扬名神玄城,就凭你现在的功劳,怕是入神诞魔狩的前三十都没问题了,想不出这个风头也难……”

    方贵脸色微红,道:“其实我这个人挺不愿出风头的……”

    他这时候,确实是随口谦虚一下,没想到青云间听了,却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方君能这样想最好,这一次的风头,出到这里,便已够了,神玄城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实力,尊府也会将你的潜力看在眼里,无论对你的名声还是地位,都是件大大有利的事……”

    “还有这好处?”

    方贵见青云间一脸认真的样子,顿时微微一怔,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阻我?”

    青云间说到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时,却似乎显得有些难以启齿,过了一会才道:“因为出风头也要有个限度的,方君,我相信你的本领,也知道直至如今,你都没有尽过全力,所以再继续下去,你一定会斩获更多功劳,可若是那样的话,你这风头……就太大了……”

    “太大了?”

    方贵这时候的脸色,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他也没有急着说话,只是非常认真的看向了青云间。

    而青云间在这时候,脸色已显得有些难堪,他过了一会,才像是鼓足了勇气,缓缓开口:“方君入了尊府已一年有余,想必也发现了一些规矩吧,尊府是个讲究上下尊卑的地方,换句话说,便是等阶森严,无论是你,还是陆道允那些人,又或是我们,都逃不过这尊卑之列,说简单一些,便是陆道允那些人,算是一阶,惟宗新等人,又算一阶,吾与白天默几位好友,也算是一阶,而那些在尊府很受看重的金甲们,自然得算是更高的一阶……”

    “再高一些的话,便应该算是白天道生他们那些绝顶天骄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思考着,说的很慢,像是让自己有足够思索如何把这些事情表达出来的时间,缓缓的道:“某种程度上说,这等阶是不可以随便打破的,在尊府修行的人都明白的,便如陆道允,我与他相交四年,在我刚刚筑基之时,他便已半只脚踏入了筑基中境了,他是神道筑基,加上平日私下里修行甚苦,你说他一身的实力,当真会很弱么?”

    方贵想了想,道:“那个姓陆的其实不弱,有点本事,就是胆小!”

    “他不是胆小!”

    青云间缓缓摇了摇头,道:“其实不仅是他,也包括许多仙门宣诏而来的神道筑基修士,其实没有一个是弱的,最起码与我们这些尊府血脉相比,他们不见得会差到哪里去,若是认真较量,兴许赢面还不小,可我这四年时间里,和陆道允切磋了三回,他每一次都输给了我!”

    说到了这里,他认真看着方贵,道:“方君,你道这是为什么?”

    方贵已然明白了什么,冷笑了一声,道:“为了拍你马屁?”

    “只是为了不被人关注到而已……”

    青云间缓缓开口,道:“我不喜欢他的态度,所以一直不愿与他深交,但某种程度上来说,就连我也理解他的做法,事实上,仙门本来也出了不少人才,但为何整个尊府里面,却人人都在说什么尊府血脉无敌之类的话?为何尊府血脉,确实很少碰到对手?”

    方贵冷淡笑了一声,道:“因为那些对手都去了废人巷?”

    青云间脸色有些黯淡,知道方贵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沉默了一会,才道:“我想对方君说的便是这些,尊府等阶森严,平时不是那么好打破的,方君是个特例,你对我们尊府血脉没有那种敬畏之意,所以我们才能做朋友,而你之前数次打破惯例,也没有对你造成太多问题,反应因为你的坦荡,换来了尊主的赏识,再如何,大家还是容得下一个小小天才的……”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难言道:“可是你如果风头太盛的话……”

    “我若不那么厉害,出个小小风头,尊府还得容得下我,顺换个好名声,但我若是太出风头,甚至把你们那些尊府血脉的风头都压过去了,尊府的人就不见得能容下我了?”

    方贵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认真的看着青云间,道:“这就是你的担心?”

    青云间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那你是想说,因为我在尊府里,所以我就要夹着尾巴行事,只能老老实实呆在你们的下头,便是有本事也要藏起来,否则的话就要和其他人一样跑到废人巷里去?”

    方贵说着,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起来。

    这时候青云间对他说的话,倒让他忽然想起了来尊府之前,太白宗主叮嘱自己的话来。

    “尊府敬强者,所以你可以展露一些本领,但要有个度,不可太出风头!”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尊府血脉!”

    “……”

    “……”

    当时太白宗主说这话的时候,方贵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记住了前半句。

    但如今却忽然将这话想了起来,也顿时明白了。

    “凭啥呢?”

    他只觉憋了一肚子的火,声音也显得十分不善了起来。

    “方君,虽然我也对此并不认同,但如今的尊府……确实是这样的!”

    见方贵动了火气,青云间脸色也顿时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好,顿了一顿,才坦然道:“也正是因为知道是这样的,所以哪怕这话我并不愿启齿,也要说给方君听!”

    方贵也意识到,青云间也是尊府血脉,而且他作为尊府血脉,会专程的给自己讲这些,倒也已经非常难得了,想是他确实是将自己当成了朋友,担心自己,才会讲这些尊府的“家丑”给自己听,自己就算有火气,却也不能发在他的身上,便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

    过了一会,才道:“要照你这么说,我以后也只能躲起来修行,不能出风头了?”

    心里顿时有些担忧,自己还有仙道资源要拿,这风头不出怎么行?

    “方君年龄还小,其实不必急于一时的……”

    青云间忙道:“你虽是北域修士,但却未必不能成为尊府的人……”

    “成为尊府的人?”

    方贵听了,倒是觉得有些好笑,道:“我是牛头村的人,怎么成为你们尊府血脉?”

    他还以为青云间是怕自己心里憋屈,故意说些话来劝慰自己的,没想到青云间倒是认真了起来,笑道:“方君,此言我倒不是空穴来风,便不是尊府血脉,后来成为了尊府血脉的也不好,而对方君来说,最简单的一条路……你难道没想过成为尊府的女婿吗?”

    “啥?”

    方贵俩眼一下子瞪圆了,呆呆的看着青云间。

    青云间正色看着他,神情认真的点了点头,低笑道:“尊府血脉,其实很少与北域修士成亲,但方君毕竟不同,你太出色,潜力无限,前途无量,所以我觉得你希望还是很大的……最关键的是,白天家那对姐妹对方君的心思,难道方君真的没有感觉到么?”

    “没有啊,很多女人都对我这样……”

    方贵满面稀奇,甚至还来了点兴趣,忍不住搓了搓手,不过最终还是狠下了心肠,叹道:“不过这件事不行,太儿戏了,成亲可是大事……再说我在牛头村还有人呢……”

    青云间笑了起来,摆了摆手,道:“方君不必担心这些,其实尊府血脉也是有着不可轻易下嫁北域修士的规矩的,不过以前也不是没有破例过,方君若是担心,我回头可以请我家老太爷帮你说和,等到你入赘了白天家,不仅可以不再如此憋闷,身怀几分本领,便施展几分本领,甚至还会得到白天家的支持,对方君来说,这岂不是大好事一件?”

    “入赘?”

    方君听了这话,顿时呆了一呆,严肃的摇头道:“那可不行,就算要娶媳妇,那也得往牛头村娶啊……”说到这里,忽然想起牛头村已经没了,又道:“再不济也得太白宗!”

    青云间见他这般模样,倒也不急着和他讨论细节了。

    松了口气,笑道:“不论往哪里娶,只要方君高兴就好,不过我今天说的话……”

    他说着看向了方贵,有些担忧,也有点期待。

    “我也不喜欢惹麻烦啊……”

    方贵轻声叹了一句,转头看向了青云间,认真道:“青云老弟,你是个实在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