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三百零七章 北域修士的风头

第三百零七章 北域修士的风头

    “我好个你鬼头哦……”

    方贵看着小魔师那感激又带点傲娇的脸,心里一个劲的想骂娘。

    如今他还真有些没缓过劲儿来,那红袍恶鬼可真是比想象中难缠得多了,之前师姐说的不错,鬼神除了那可怖的实力,便是那诡异妖邪的本领了,简直就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这一次倘若不是那红袍恶鬼主动钻进了这道宫里来,方贵还真不知该如何对付这等恐怖的存在,现在心里还后怕呢,以后遇到了鬼神必须绕个大圈走才行,谁还敢再招惹它们啊……

    不过这红袍恶鬼雷声大,雨点小,没进道宫之前,表现的狂势无匹,不可阻挡,一进道宫,又立刻变得偃旗息鼓了,被自己揍的金蝉脱壳不说,居然还被小魔师一口吞了……

    是自己这道宫太神秘,还是小魔师当真比尊府鬼神还要可怕?

    这一点也是方贵现在想不明白的。

    于是他只能顺着小魔师的话说了下去:“好,那你以后给我老实点呆在这里,吃了这么一个大肉丸,以后可就不能再偷懒了吧?我那小五行境界最后的火法,你推衍出来了?”

    小魔师闻言顿时眼神闪烁,他本来就是因为之前一直推衍小五行境界里面的最后一道火法,实在是推衍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又不知该如何给方贵交待,想着这回方贵再进来时,一看火法没推衍出来,必然要找自己麻烦,心里顿时有些发慌,这样的死局可怎么破啊?

    干脆再上个吊给他看吧……

    我先把自己挂起来了,你还好意思为难我?

    不过如今方贵忽然出现了,还给自己带了个这么好的补品,倒让它有些出乎意料了,兴奋之余来不及扮委曲,只好小声的道:“快啦,得了这个补品,我一定很快推衍出来啦……”

    这话说的实在没什么底气,不过方贵这时候倒也没有在意,只是顺口叮嘱道:“那你可抓点紧,回头有机会了再逮几只鬼神进来给你尝尝……”

    一边说着,一边又打量了那鬼神留下的血色红袍一眼,背着手就离开了。

    “不仅没有打我,还要再抓鬼神给我吃……”

    望着方贵离开的背影,小魔师呆立了半晌,感动道:“其实他人还是挺好的嘛……”

    ……

    ……

    “方贵师弟,你怎么了?”

    方贵睁开了眼时,便见周围已经聚起了一圈的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还有些担忧的神色,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却是刚才方贵被红袍恶鬼夺舍,然后又一番痛打,最终红袍恶鬼被小魔师吞了,这中间的过程实在太快,一共也没有过去多少时间。

    在外界看来,方贵初时被夺舍时,忽然间额头青筋毕露,气机变得混乱,倒是挺吓人,不过那时候郭清师姐等人都距离他较远,惟有驼着他飞在半空中的婴啼发现了,急忙拿尾巴把他卷住了,生怕他掉了下去,再过片刻,废人巷修士发现时,方贵身上已没了异兆了。

    当他在道宫之内痛打鬼神时,外面的他只是显得气息平稳,像是在闭目调息,所以郭清师姐等人发现了这一点后,也只有些担忧,只是在旁边耐心的守着而已。

    “我没事啊……”

    方贵笑了一声,道:“就是推衍了一门功法而已,你们事情办妥啦?”

    这时候再看向四周,便见空中魔灵已几乎一只也不见了,就连地面上那些被郭清师姐斩落的魔莲,也都已被收了起来,倒是远处近处,不知聚集了多少修行中人,既有北域修士,也有尊府血脉,这时候都远远的看了过来,目光显得又是敬佩,又是带了深深的忌惮!

    “妥极!”

    那三尺霸刀金三尺笑道:“不过前后半个时辰,郭清仙子便已一人一剑,斩了周围八百魔灵,可谓夺尽了所有人的风采,想必以后我们拿出来的魔灵再多,也无人会怀疑了!”

    旁边的曲神行更是笑道:“看着那些尊府血脉眼底的惧意,才知什么叫痛快!”

    他这样的心态倒不少见,郭清的一身本领,自然是不俗的,无论是废人巷修士,还是北域修士,亦或是尊府血脉,心里其实都明白,但以往郭清每一次出手,总会被人压制,久而久之,即便都知道她本领过人,但她留给人的印象,却也并没有什么威严可言的……

    而这,也是惟宗新那样的存在,虽然忌惮,却不惧怕她的原因!

    可这一次不同,郭清师姐在毫无阻拦的情况下,尽情出手,技压群修,不仅使得那些尊府血脉,深深感受到了一种惊讶与无力感,就连旁边的北域修士,也有了些扬眉吐气的感觉!

    这种心境上的变化,实在微妙,但又实实在在!

    “唉……”

    方贵忽然叹了口气,眼角有些湿润。

    旁边人大惊失色,忙问道:“怎么啦?”

    方贵摆了摆手,道:“没事,就是有点感动了!”

    旁边人面面相觑,也都微有些动容,倒是同时感慨不已。

    有不少人心里都想着:“这位方小哥虽然年龄小些,但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啊,这一次魔狩之战,我们北域修士定要扬名,人人心里都有些激动,他更是感动的都落泪了……”

    惟独方贵这时候暗想着:“我对师姐实在是太好了,把这么大一次出风头的机会都给她了,实在是心太善,唉,如果这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大风头的是我,那该有多风光啊?”

    “……”

    “……”

    “不过可惜,我已经答应了青云间了,况且仙道资源还没拿到,还要低调一些……”

    “诸位,魔灵已灭,我们也出去吧?”

    有人感觉这等忧伤的气氛,不符合修行之辈的气度,便朗声一笑,大声提议:“如今我们才惊艳了部分尊府血脉而已,到了公示功劳时,我们怕是要惊动整个安州尊府……”

    余者也皆大笑:“正是如此!”

    诸人气愤皆热烈了起来,当即腾云踏剑,一起往云国之外掠去,到了这时候,玉景行等人便下意识的与这群废人巷修士拉开了距离,绝不让人误会他们是同伙了,这也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情,毕竟大家还要在尊府里修行,谁也不愿意与废人巷修士有过多纠葛的。

    他们的合作,也仅仅是一起保守秘密而已!

    而望着他们一起飞掠而来,空中地上,别说是北域修士,便是尊府血脉,也下意识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路来,可能他们自己也没察觉到,这已经是因为对方实力而生出的尊重了。

    很快来到了云国猎场边缘,只见那四方小界神碑仍在,似无分毫变化,进入了云国猎场狩魔之修,在这时候也都已有大半出来了,正簇拥在山下,兴高采烈的谈论着这一次魔狩的收获,或是呼朋引伴,这是斩获不错,想要炫耀的,或是暗自垂泪,这是有朋友殒落的。

    而方贵出了这猎场之后,展目四望,倒发现这外围忽然多了不少人,在尊主他们所在的神山后面,三五里处,居然已多出了不少仙门法舟,远远的汇成了一片,看起来数量极多。

    “齐国白鹿园,恭贺尊主千秋……”

    “越国华道仙门,恭贺尊主千秋……”

    “……”

    “……”

    而在这时候,还正不时有新的仙门赶来,每一艘法舟,都是停驻在了远处,然后舟上各门宗主率了一位或是两位的长老、晚辈,手捧贺礼,登上神山,亲自向尊主贺寿,然后得到了尊主首恳之后,便躬身退下,与远处那些仙门法舟并在一起,既不走,也不再动。

    “安州各大仙门的人也来了……”

    朴南子远远看了一眼,倒是叹了口气,见方贵正好奇的看着自己,便解释道:“这些仙门都是来给尊主祝寿的,不过祝寿之外,还有重任在身,待到我们魔狩结束,尊主便会带所有尊府神卫回城,而这云国尚剩了偌大一片魔域,就需要这些仙门来收尾了,他们要引导魔气回归魔山,还要将残存的魔灵尽数斩杀,甚至还要帮着云国残存修士重建仙门……”

    方贵这才明白,尊府与仙门之间,分工倒是明确,云国化作了魔域,想要回归原状,绝不简单,但尊府是懒得花精力在这种事情上的,他们只是派谴无数高手进去,斩尽了魔灵,等若是将最难的事情处理了,便要带足了贺礼收工回去,剩下的由仙门来处理。

    当然,也是通过这一举动,来显示武力,震慑仙门……

    “我们太白宗好像没来啊……”

    方贵远远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太白宗的旗号,心里微微不满。

    朴南子笑道:“本来便不一定是每个仙门都来,许多不打算插入云国魔域之事的仙门,可能只会献上贺礼,人便不来,反正尊主也没那么多精力去接见这么多仙门的!”

    “那群入了云国深处的尊府天骄们也开始出来了……”

    正说着,忽然燕凌有些激动的道:“待到所有人都出来,便该公布魔狩排名了!”

    “那你们先过去,我走了啊……”

    方贵闻言也是一怔,左右看看,忽然开口。

    这时候他仍是能够感觉到,对于大部分魔狩弟子来说,这时候看向了废人巷修士的眼神仍是带了敌意的,方贵心想这时候可不能还是和他们混在一块,自己帮了他们这么一个大忙,便够意思了,再凭白的给自己招惹其他的麻烦太不值当,所以还是先离开的好!

    心里如此想着,不多时便看到了人群里面的青云间等人,立时背着两着手溜哒了过去,目光正在人群里逡巡的白天樱一眼看到了方贵,立时欣喜的叫道:“呀,是方君……”

    如今方贵心情大好,便也满面热情的回应:“啊,是白天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