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两个怪胎(二更)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两个怪胎(二更)

    这时候明月小姐以及她身边的丫鬟奴仆等,都正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阿苦师兄身上,谁顾得上搭理那条一看血脉便不怎么稀奇的婴啼怪蛇啊,只是扫了一眼,见明月小姐似乎懒得搭理,便随意的让方贵把婴啼放过去吃那堆血气丹了,转头还是接着看阿苦……

    阿苦师兄这时候的表现已经吓人了,他蹲在了那堆补气丹的小山旁边,已经把这堆小山吃出了一个很大的缺口,旁边的丹瓶与碎丹碴堆了一地,成了另一座小山,而他这时候则仍然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一把一把的搓出了丹药,然后填进嘴里,吃的速度倒是不疯狂,就是一直不停,脸上还挂着满足而幸福的笑容,明月小姐身边好几个的丫鬟,都看饿了……

    “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他怎么可能吃下那么多补气丹,不怕灵气撑破经脉而死吗?”

    “吃了那么多丹,他怎么不胖?”

    “对呢,连肚子都没有变大一点,这都吃哪去了?”

    “……”

    “……”

    渐渐的有窃窃私语声响了起来,明月小姐身边的丫鬟奴仆,虽然平时也都非常有规矩,不敢胡乱说话,这时候也实在是压不下心里的诧异劲,交头结耳了起来,说什么的都有,那句问阿苦师兄为什么不胖的这句话,是一个模样长的胖墩墩有三层下巴的小丫鬟问的。

    “难道这年青人是他们故意带了过来,贪我家丹药的?”

    也有替明月小姐着想的人,忍不住心里开始了猜测。

    只不过这时候,却是谁也没个答案,只是谁也不理解,这世上怎会有这种怪胎。

    “额……”

    阿苦师兄又吃了一会,忽然微微停手,有些犹豫。

    明月小姐身边的人顿时有些骚动,有人好奇的道:“终于吃饱了?”

    然后就见阿苦师兄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头向方贵看了一眼,脸又胀的有点红,小心指着旁边的那堆养神丹,不好意思道:“方贵师弟……那个……那堆丹药我也可以吃么?”

    方贵这时候在旁边看得都呆了,急忙点头:“吃,吃大瓶的,这两座山够吗?”

    阿苦师兄急忙点头:“够啦,谢谢方贵师弟!”

    然后他便又转过了身去,打开一瓶养神丹吃了下去,这次回味了半晌,眉梢居然稍稍上挑,露出了点喜意,然后照例捧上一把,两手一搓,把瓷碴吹了,丹药一把吃了下去,抹抹嘴,更是满意,然后又是一把接一把的吃,跟吃补气丹一般,身体又成了无底洞……

    旁边人更吃惊了:“不怕神识散乱的吗?”

    呆傻傻的看着,更没想到的是,阿苦师兄蹲在那养神丹旁边吃了一堆,然后像是想换换口味一般,又回来吃那补气丹,吃了一会补气丹,便又回去再吃养神丹,就仿佛可以借养神丹消化补气丹,又借补气丹消化养神丹一般,两座丹山的缺口已经变得越来越大了……

    “这……这……”

    就在周围人愈发觉得惊奇之时,忽有人叫道:“快,快看那怪蛇……”

    别人都吃了一惊,转头看去,刚才都被阿苦师兄吸引,倒是没人留意那条独角怪蛇,只是看到它在丹山里面拱呀拱的,毛毛虫似的,也不知在搞什么,自然更不会被它吸引,可这时候听着别人的叫声一瞧,才顿时吃了一惊,只见那怪蛇刚才拱了半天,却是已经将近百瓶丹药扒拉了下来,然后一瓶一瓶的口朝上摆齐了,双只小翅膀便猛得在上空里一扇。

    “嗖”

    一阵狂风吹过,丹瓶上面的塞子同时飞了,这怪蛇则是一口猛吸,瓶子里的血气丹全都飞了出来,一颗一颗的落进了它的嘴里,它吧唧吧唧嚼了起来,摇头晃脑,很是满足。

    “我的天,这只是头凶兽吧,居然一口便吞了我们的百颗血气丹?”

    “它就不怕身体被气血撕裂?”

    “大家快往后退,省得它炸开时血崩到了我们身上……”

    “……”

    “……”

    一片惊慌里,就连方贵也愣了一下,心想旺财这是发了什么疯,别看它如今已经是凶兽,平时一顿饭也就是五六十颗伺兽丹的样子,伺兽丹其实便与血气丹没什么分别,只是一种给人吃,炼的精细些,一种给灵兽吃,炼的粗糙些罢了,这丹火宗的血气丹,可比他平时喂给婴啼的伺兽丹血气强太多了,照它平时的饭量,估计一顿喂个十来颗,也就能饱了……

    可这时候,它居然一口便吞了百余颗?

    方贵自己都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万一婴啼真炸了血可别崩到自己身上……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婴啼吃了那百余颗血气丹,根本没有半点血气失控的征兆,反而吃的眉开眼笑,这一次不再那么拱了,直接尾巴一挑一挑,便有一颗一颗的血气丹飞进了它的嘴里,它攒了几十颗之后,喀啦啦一嚼,丹药都吃了下去,然后“噗”一声吐了瓷碴。

    ……反正是凶兽,也不担心被瓷碴划破了嘴!

    “我的乖乖……”

    旁边无数惊叹声响了起来:“这条蛇也是个怪物……”

    眼见得婴啼虽然没手没脚,只有两只小翅膀,但吃的丹药越多,动作越熟练,速度已经快赶上阿苦师兄了,那堆血气丹也被它吃出了一个越来越大的缺口,而它则仍是半点停下的迹象也没有,周围人都已经惊的眼睛都直了,心想这是哪里来的两个饿死鬼?

    远远的,已不知多少人看向方贵的脸色不善了,心想这厮长的蛮老实,只是好重的心机,这是故意专门找来了两个无底洞也似的怪物吃丹,好故意给我家明月小姐难看的吧?

    “不对啊……”

    方贵看着眼都直了:“旺财这是怎么啦?”

    别人都当他是故意安排的,可他这时候着实一脸懵。

    他自然明白,婴啼这时候能吃这么多丹药肯定是不正常的,但这不正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记得在云国魔域之中斩杀魔灵的时候还好好的,难道是后来自己与白天道生及那些尊府天骄们打架的这段时间里,它身上也发生了什么古怪?

    但这古怪又不像是坏事……

    若是坏事的话能坏到哪,就让它变得特能吃,然后故意吃穷自己?

    “快看,它的气血显化于外了……”

    也就在方贵满面诧异时,有人吃惊的叫了一声,这时候方贵也一个警醒,定神看去,便看到婴啼身体表面,似乎浮现了一层淡淡的血气,像是薄雾一般笼罩在它身周,如纱如织,十分神异,如今这血气还非常的淡,若隐若现,随着它吃的丹药越多,血气也愈清晰。

    “血气显化,流于鳞甲……”

    明月小姐身边有人低呼出声:“这是凶兽即将蜕变的表现啊……”

    越来越多的人看了过来,诸般惊呼声响起:“难怪它这么能吃,妖兽化凶兽,凶兽化神兽,每次蜕变,灵兽都会需要庞大而恐怖的血气补充,否则便踏不过那个门槛……”

    “那可恶的小鬼,居然带来了一只即将蜕变的凶兽,这是让我们免费提供血气吗?”

    “……”

    “……”

    诸般惊呼声中,方贵的眼神更直了。

    “蜕变?”

    上一次旺财蜕变时,还是在太白宗,那一次有伺兽苑的弟子专门负责,方贵也不知整个过程如何,更不了解凶灵兽蜕化关窍,如今听别人说起,才知道婴啼居然又要蜕变,只是最让他发懵的是,婴啼距离上一次蜕变才多少时间啊,怎么这么快便要面临第二次了?

    依常理讲,灵兽的蜕变,与血脉有关,愈是血脉稀奇精贵的,蜕变的时间便越快,便如东土一些大世家眷养的灵兽,多数都有上古仙兽的血脉,生下来之后,蜕变的速度便都十分之快,有了足够的丹药充补后,甚至曾经出现过百年时间,便成长为仙兽的传奇例子。

    但像婴啼这种,本来就是山沟沟里撞大运才诞生的妖兽,要论起血脉之低劣,那可真是没有比它更差得了,太白宗都有点看不上它,当初若不是它实在对方贵表现的太过亲近,估计太白宗也不会花大功夫助它蜕变,好让它到了尊府之后,可以给方贵助一臂之力。

    但就是这样普通的妖兽,居然这么快便迎来了第二次蜕变的时机?

    方贵眼睛都直了:“我不会是在山沟里捡了只什么了不得的仙兽血脉吧?”

    更让他眼睛又直又放光的是:“旺财若是这时候蜕变了,那我岂不是有了一只神兽?”

    ……

    ……

    “有意思,有意思……”

    方贵在旁边胡思乱想,越想越美时,脸上已忍不住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这笑容落在了那位明月小姐眼里,却当成了他是计谋得逞的得意,她心底下也是怒气微生,忽然冷冷的开了口,向方贵道:“难怪你想用这种方法跟我较劲,原来是藏了这么两个杀手锏……”

    她一开口说话,周围便瞬间安静了下来,齐唰唰的目光都看向了方贵。

    而方贵一听这话,则是瞬间有了些得意,向她挑了挑下巴,道:“是又怎么着?”

    “呵呵……”

    那明月小姐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了淡淡的冷笑,道:“你也忒小瞧了我们丹火宗了,不过是些最低劣的补气丹血气丹而已,便是都让他们吃光了又能怎样?”

    说着轻轻一拍手:“杨柳!”

    那个爱脸红的小鬟急忙站了出来:“奴婢在!”

    明月小姐冷声道:“再去吩咐力士,搬出三鼎丹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能吃!”

    那杨柳微怔,急忙答应了去了。

    而明月小姐身边的其他人,则也都露出了脸上的冷笑,明月小姐这话倒是不假,凭着丹火宗的底蕴,这两个怪物就算可以吃下十座丹山,那也不见得会让明月小姐心疼,估计这时候的明月小姐,其实也是被他们勾起了好奇心,想看看他们能吃多少,才这么做的吧?

    “你呢?”

    而明月小姐吩咐了杨柳之后,便又冷淡笑着,看了方贵一眼,毫不掩饰面上的讥嘲之色:“你想吃什么样的丹药,尽管说吧,我也让力士给你搬一座过来,看你能吃得下多少……”

    “我?”

    方贵本来心情还不错,但一见那明月小姐的态度,便气不打一处来,心一横,指着她身后的丹坊道:“方老爷我岂是这种丹能打发的,你把丹坊打开,我要自己进去找!”

    明月小姐满不在乎,冷笑道:“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