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天道遗书

第三百七十七章 天道遗书

    “这以后辈份可怎么论啊?”

    太白宗主初时还以为是方贵没大没小,结果却不成想古通老怪也说已经与方贵结拜过了,顿时有点摸不清头脑,心想自己之前都称古通老怪为前辈,以后叫不出口了啊……

    再说,这俩人啥时候结拜的?

    倒是古通老怪一点也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只是觉得莫名其妙心情大好,心想以前别人都说老夫靠着丹术坐在了北域七小圣的位子,不算真本事,后来我赚钱赚得多了,他们又觉得这不是修行中人该追求的,如今可倒好,事实证明了老夫的眼光也是一等一的高,看以后那萧老七再来自己面前碎碎念说自己不配做七小圣之首时,老夫怎么喷他一脸的口水……

    心情大好,做事便也有精神,将自己袖子里的丹药拿了出来,笑着向太白宗主道:“来来来,闲话不多说,你先来看看老夫为你炼的拔毒之丹,这可是老夫以九宫四相神炉,再加不灭丹火,淬取了足足九十九种宝药灵药炼制而成,如今尚只是初炉,只先送来给你看看药性,倘若药性合适,那老夫便再开几炉,直到炼出完美之丹,便给你拔毒……”

    “这一炉丹不便宜吧?”

    太白宗主听了,心里也不由微惊,苦笑道:“倘若真是走正常的路子来向你求丹,没准倾尽我太白宗之资产,也买不起你这一颗丹药,我说,有必要做到这么仔细吗?”

    “这是自然!”

    古通老怪正色道:“单是老夫自己,便不会让一颗有瑕疵的丹药流落出去,再者,老太白你这一身本事,实乃老夫平生所仅见,我此前炼你精血,发现你根基扎实,灵息强横,神意饱满,怕是你这一身修为早就到了突破元婴的瓶颈了吧?愈是这种时候,愈是关键,老夫不仅要给你拔出雪毒,更要保证这雪毒不会对你造成丝毫影响,耽误了你的修行……”

    太白宗主听着,微一沉默,也起身揖手道:“多谢古通老……老哥!”

    说完了心里有点无奈:“一下子和那小子同辈了!”

    “哈哈!”

    古通老怪心情甚悦,便取了丹药过来,让太白宗主细品,太白宗主吸了一缕药气入体,而后凝神感悟,半晌之后,徐徐吐出了一口浊气,道:“果不愧是北域第一大丹师,此丹甚佳,恰可以压制那雪毒,以我看,你不必再开炉炼丹了,说不定这颗丹药便可以……”

    “这便说明丹方搭配的对了!”

    古通老怪笑道:“其他的你就别管了,老夫心里有数,定然将你这条老命安安稳稳的拉回来,你也算是幸运,碰到了老夫,否则就算是有其他的丹师,可以炮制出这道丹方,没有我丹火宗万年不灭的丹火,也休想炼制出可以这般克制你体内雪毒的丹药来!”

    太白宗主笑道:“丹火宗立道之基,果非寻常!”

    “那是自然,也不是老夫吹嘘,仅我门中这丹火,便胜过你们无数宝贝!”

    古通老怪一边说着,一边收起了丹瓶,而后又取太白宗主的精血,小心搜集了起来,感受着那一滴精血里面饱满的神意,古通老怪忍不住叹道:“若不是我亲手所取,我甚至会以为这本是元婴大修的精血,老太白,你如今压制境界,压制的很辛苦吧?倘若你想突破元婴,不过一念之间,为何倒要这般苦苦的憋着,难道真是因为缺少了仙道资源辅佐?”

    太白宗主轻轻点了点头,道:“既已走上了无厌之路,又如何能功亏一篑?”

    “能突破元婴就很好了……”

    古通老怪听着老脸微红,叹道:“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在无厌之路上走着的人,别人能修到元婴,便已是百辈子积来的福气,你们倒是不满,还非要在这一境界再拔个尖……”

    说到了这里,眉头微皱,又道:“不过以你的修为,以及和东土那边的关系,这仙道资源虽然珍贵,但也不是没有希望吧?如今你在北域一呆便是三百年,渐与东土生疏了,此事不妥啊,北域或许能养得出几个仙道筑基,但像你这等修为,想得造化……太难!”

    太白宗主听着古通老怪的话沉默了下来,久久不言。

    正当古通老怪以为他不想再谈这个话题,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收拾了东西走人时,却忽听得太白宗主低声叹道:“古通老哥,你说人之修行,真的非要仙道资源不可么?”

    古通老怪闻言大是惊愕:“这话是怎么讲的?”

    太白宗主似乎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才轻轻叹道:“修行之道,太复杂了,一步一天堑,一境一乾坤,有人资源无数,生来优沃,便可以勇猛精进,翱翔九天,有人生来贫脊,便有些资质,也只能在污泥里打滚,似乎一切的一切,都由所谓的资源定下了……”

    他说着,一声轻叹:“但若所有的修行,都由资源注定,我们还苦苦参悟天道做什么?”

    “这……”

    古通老怪听着他这莫名的一句话,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修行之路,资质资源,缺一不可,这不是世人公认的么?

    便是这老太白,能有如今的实力,不也是因为筑基之时夺得了别人所没有的仙道资源?

    怎么他如今倒忽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便如炼丹,定要有灵药,才能炼得出来,否则岂不是无中生有?

    若是旁人问了这个问题,古通老怪大概会嗤之以鼻,若是清风童儿问了,古通老怪大概会一巴掌抽过去,但如今问出了这个问题的乃是太白宗主,古通老怪心里顿时犯了难,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无数的答案,却不敢说出来……

    于是,他为难了一阵子,倒是又重新坐了下来,有些担忧的道:“老太白啊,你可不能胡思乱想,你师弟都已废了,倘若你也跟着乱了道心,那以后靠谁来把尊府逐出去啊?”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不必担心,我也只是参悟道卷,偶有疑问罢了!”

    “道卷?”

    古通老怪有些诧异,道:“什么道卷?”

    太白宗主笑了笑,便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卷残缺卷轴,道:“我初踏修行路时,便曾经偶然得了这么一卷道书,此后细细研读,倒也颇有所获,后来曾将它拓予东土,给我和幕师弟换来了些许机会,又曾与火候君分享,助他领悟元婴之道,而今我来你丹火宗求医,得你看重,不惜重金为我炼丹,我太白宗小门小户,付不起丹金,便以此道卷谢你如何?”

    末了又补一句,笑道:“当然不是送你,只是借你参悟一番!”

    “天书残卷?”

    古通老怪见着那卷轴,顿时吃了一惊:“早就听闻你太白宗有一卷道书,珍异无比,尊府都曾垂涎三尺,只是不知为何没抢你们的……你居然,就这么轻松拿出来了?”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道卷便是给人看的,又不是丹,吃过就没了,便是给别人看看又如何,反正不管看过这道卷的人有多少,最终领悟最深的,还是我!”

    “你这……你这……”

    古通老怪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实在不理解这太白宗主是怎么想的,谁家得了这样珍异的典藉,不是赶紧藏起来,生怕别人看到啊,结果他倒好,不仅给他师弟分享,到了东土,还给人家拓印了一份,来了北域,只是为了留住火候君这么一个人才,便也舍得给他看。

    如今更是过份,自己不过是帮他炼了几颗丹药而已,居然就拿了出来当作丹金了……

    你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天书残卷了啊?

    “不看……”

    古通老怪嘴唇都在颤抖,但半晌之后,忽然伸手推开了道卷,坚定的说道。

    “为何?”

    这回一下子轮到太白宗主意外了。

    古通老怪望着那天书残卷,似乎也有些眼馋,过了一会才道:“老夫也知道这是好东西,但已经到了我这岁数,看了也没什么用了,老夫跟你们不一样,能修炼到金丹境界,便已经是撞了大运,剩下这点心血,只想花在炼丹上,没得看这道卷,倒分了我的心!”

    太白宗主顿时有些无奈,倒有些佩服古通老怪了。

    而古通老怪推托之后,目光却也没有离开那一卷泛黄的道卷,过了一会,才忽然压低了声音,正色望着太白宗主,道:“而且我若猜得没错,你这道卷,也不是人间之物吧?”

    太白宗主目光向古通老怪看了过来,不否认也不回答,目露询问之意。

    “北域天降仙典之说,由来已久……”

    古通老怪脸色显得前所未有的凝重,缓缓开口道:“当年北域第一人,幽谷之帝,修为精深,神通盖世,据传他便是无意之中,得了一卷天书,此后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后来帝尊自南海而来,便是趁了这个机会,才将幽帝击败,自此入主北域,建下尊府!”

    他一边说着,一边望着太白宗主的眼睛,缓缓道:“而今更有传闻,说南海的帝尊,也是得到了天书,因此才隐于鬼岛不出,日夜参悟,痴迷不已,正是因此,他才连北域的事情都丢开不问了,便是已有三州作乱,摧毁尊府,也一直不见他过问过半句……”

    说到了这里时,他脸色无比的认真,道:“此卷或许不祥,你当谨慎一些!”

    面对着古通老怪的认真提醒,太白宗主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没有回应古通老怪的问题,只是轻轻叹了一声,道:“魔山洞府,天道遗书,这人间的诡秘之物越来越多了,难道……”

    他忽然笑了一声,道:“传说中的葬灭大世是真的存在的?”

    “那是自然……”

    而面对太白宗主开玩笑一样的问题,古通老怪却回答的异常坚定,一边收拾丹药,一边淡淡说道:“别的东西且不说,老夫的万年不灭丹火,你以为是从哪里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