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先贤遗地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先贤遗地

    “这可不是站哪头的问题啊……”

    刚刚从清风童儿口中得知了事情由来的方贵,小眉头皱了起来,显得十分为难。

    怪只怪自己之前一直在炼化清天白露,所以对这个“化”字太敏感了,再加上小时候听朱瞎子讲了太多行走江湖被人各种欺负坑害的事,哪里会想到有人好心的给婴啼一个蜕化的机会,还以为是谁看中了婴啼,要把它炼化了做什么宝贝呢,这才一听此事,立刻炸毛了。

    这时候明白了真相,心里便十分犯难:“这事我们不占理啊……”

    清风童儿在一边听得都懵了:“师叔你还讲理呐?”

    “我怎么不讲理啦?”

    方贵一听清风童儿这个口气,立时就不开心了,瞪他一眼,道:“打小村长就教我了,不管是欺负人还是坑人,口头上一定要占理,不然事后跟人吵了起来,心里就没底,不那么理直气壮,万一吵到最后跟人打了起来,你不占理,也少了底气,打起来吃亏……”

    “这什么见鬼的道理啊,不过好像比师尊教的有用……”

    清风童儿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忽然有些着急:“那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见着清风童儿急的满脸通红的模样,方贵忽然看了他一眼,道:“你不喜欢那些人啊?”

    “这个……也没有……”

    清风童儿被方贵看破了心事,顿时脸更红了,不好意思道:“就是挺烦他们的……”

    方贵一听倒来了些兴致:“为啥?”

    “唉……”

    清风童儿叹了一声,又小心的看了一眼山谷中心,见无人看向自己这边,才压低了声音,道:“方贵师叔你不知道,这些人可狂了,之前师姐还说你们来求丹不给钱,实际上他们才是从来不给钱的呢,北方那苍龙师伯以狂傲闻名于世,所以他这些弟子们学的一个比一个霸道,不仅从来不给钱,还总是理直气壮,仿佛是应该的,哪像太白赵师伯这么客气?”

    方贵听得一阵不解:“既然不给钱,那你们还给他们丹药?”

    一想这丹火宗的丹药,自己是可以随便吃的,那就等于是自己的啊……

    居然有人拿自己丹药不给钱,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

    “明月师姐乐意啊……”

    清风童儿无奈的道:“明月师姐一直向着他们,说他们都是做大事的人,所以不仅丹药不收钱,还总是要挑选最上等的给他们呢,这一次的化龙神池便是如此,原本炼制极难,偏偏明月师姐花大手笔,短时间内便采购了所有炼制化龙神液的灵材地宝,又推掉了师傅手头其他的活计,专心炼化龙神液,于是,提前小半年就炼制好了,就等他们来取……”

    “这蚊帐精是个败家子……”

    方贵听了不满,又看了清风童儿一眼,道:“你就因为这事不喜欢他们?”

    清风童儿迎着方贵的目光,不敢撒谎,红了会脸,小声道:“还有一件,我之前跟他们门中的弟子打了一架,结果那厮把我摁在地上吃草,丢光了师傅的脸,后来他一直骂我修行不用功……”说着有些激动,双手一拍,道:“天地良心,他都没东西教我,我怎么用功?”

    “果然!”

    方贵撇了撇嘴,瞪他一眼,道:“我说你怎么这么上心呢,想让我帮你出气?”

    “没有没有,可不是帮我……”

    清风童儿急忙摆手,陪着笑脸道:“你就当是帮我师傅,其实我师傅也不喜欢他们……”

    “我古通老哥?”

    方贵看了清风童儿一眼,道:“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

    清风童儿急忙做起了保证,道:“我们丹火宗弟子都知道,平时别人来求丹,不给钱的可多了,师傅一直都不说什么,反而是明月师姐不满,但惟独苍龙师伯他们不给钱的时候,师傅总是叙叙叨叨,很不高兴,但也没办法啊,钱是明月师姐管的,师傅说了不算……”

    “哦……”

    方贵听到这里,便阴沉的盯了清风童儿一眼,道:“你小子也是个阴货,你们师徒两个不喜欢人家,又不敢得罪,就等我帮你们出口气呢?”

    清风童儿不敢瞧他的眼睛,就讪讪的陪着笑。

    “算了,都是自家的事!”

    方贵拍了拍清风童儿的脑袋,道:“其实我也不喜欢他们!”

    清风童儿大喜,忙道:“为啥?”

    “因为我不喜欢你明月师姐,所以她喜欢谁,我就讨厌谁……”

    方贵顺口回答,然后道:“不过现在有些麻烦,得先占了道理才好办事……”

    清风童儿呆了一呆,道:“那咋办?”

    方贵也认真的想了想,忽然问清风童儿道:“他们是忽然之间过来的?”

    清风童儿忙点头,道:“对对对,本来说好三个月后来取的……”

    方贵又琢磨了一会,道:“这化龙神液怎么炼,是你们说了算吧?”

    清风童儿道:“对啊,他们又不懂,否则找我师傅做什么?”

    “要这样说的话……”

    方贵低声笑了笑,脸上有了自信,道:“那我们就占了道理了!”

    清风童儿心里好奇,还要再问,方贵已率先往谷里行去,几步回到了化龙池边上,只见众人都还在这里等着,那蓝袍一脉的弟子们,磨拳擦掌,喝命着阿苦师兄让开,阿苦师兄则是老实巴交,就守在了池边一动不动,这些人也不好将他强行丢开,只能在那里训斥。

    阿苦师兄脸皮薄,这时候已经被他们说的满面通红了,见方贵回来,顿时喜出过望。

    而那蓝袍年青男子以及明月小姐,见方贵走了回来,也立时都向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刚才明明这小子已经认输,同意把他的灵兽捞出来,结果忽又改变了主意,让他那个练气境的师兄死命守在化龙池前,本来便让人有些不解,正等着听听他倒底是怎么想的!

    “哈哈哈哈,实在不好意思……”

    方贵走来,先打了个哈哈,向着蓝袍男子作揖,笑道:“刚才实在有了点误会!”

    明月小姐一见他开口便笑,又是作揖,又是说什么误会,顿时放下了心来,以为他还是在向宫师兄示弱,自己脸上也觉得与有荣焉,便冷笑道:“事已事此,还有什么误会,你自己刚才也说了,要将那妖兽捞出来,那便赶紧动手吧,免得耽误了宫师兄他们的大事!”

    不料方贵听了,脸色忽一变,骂道:“师侄女闭嘴,都是你这不懂事的丫头惹出来的!”

    “你……”

    明月小姐被当众喝斥,顿时大怒,一张脸也憋的通红。

    其他人听了则都是无比诧异,蓝袍一脉的心想,这师侄女的称呼怎么来的?

    丹火宗一脉已知晓方贵的身份,因此不解的地方在于:他怎么说是明月师姐惹出来的?

    所有人都知道,这事明明是清风师弟惹出来的啊……

    “我师尊受他蒙骗,与他拜了把子……”

    而明月师姐脸上又臊的慌,又偏偏无法反驳,下意识的转头,向那蓝袍年青男子解释了一句,蓝袍年青男子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只向方贵还礼,道:“阁下说的误会是什么?”

    “都怪我那不懂事的师侄女没跟你说清楚啊……”

    方贵一与蓝袍年青男子说话,便又变得和言悦色,笑道:“你们有所不知,这化龙池啊,这是个……是个宝贝,大宝贝,所以不好炼啊,非常的麻烦,前前后后需要非常多的程序呢,可不仅仅是炼出来了才行,还得保证它有用,他那个……药性非常完美才行……”

    这话虽然说的不伦不类,蓝袍一脉听了,倒是都暗暗点头。

    心想何止是化龙池,所有的丹药,不都得遵循这最基本的道理么?

    那蓝袍男子,也点了点头,目露询问之意。

    “然后呢,现在我们在进行最关键的一步……”

    方贵道:“化龙神池,我古通老弟……老哥,已经给你们炼出来了,但是谁也不知道炼得成不成啊,你们知道,我古通老哥每炼一颗丹药,都要反复祭炼多次,定要完美才给人服用的,化龙池可比一般丹药更重要了,不提前检测一番他如何放心,所以,他便来苦苦哀求我,说我将我家这只金贵到跟大小姐一样的旺财放进化龙池,看看有没有效果……”

    说到这里,叹了一声,道:“结果还没检测完呢,你们忽然就来了,不仅来了,听人说还要将我的宝贝旺财拉出来,我这可不得生气么,这世上哪有这种不讲道理的人?”

    说着哈哈一笑,道:“你们说,这可不是大误会么?”

    这一番话说了出来,周围一下子寂静无声,清风童儿都已经呆了。

    就连蓝袍一脉,也被他说的面面相觑,张口中无言,已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本来他们十分气愤,自家的化龙神池,本是炼给人用的,结果让一只不知哪里跑来的妖兽占了先,更重要的是,他们正是要用这化龙池的关键时候,这妖兽却消耗了池中药性,前后又要耽误许多功夫,因此心下十分着恼,可若依着方贵的话说,这是必须的过程……

    ……那好像还真是自己这些人不讲理了啊!

    “胡说八道!”

    旁人不知究里,却是立时恼了旁边一人,明月小姐知晓前因后果,如何能忍得他当自己的面胡编乱造,上前一步,厉叱道:“药性早已精细算过,如何还需要这等检测?”

    “闭嘴臭丫头!”

    方贵也立时大怒,反骂回去:“这本就是咱们丹火宗历来的规矩,都是你不学无术,又一心想着巴结小情人,这才惹出这么多的误会来,也不想想,跟师叔说话都这么无礼,除了我家脾气好的阿苦师兄,哪个有眼光有教养的人家能看得上这么刁蛮任性的你呀?”

    这么一通训斥,把个周围的人都听得彻底懵住了。

    入山这么久,哪见过有人这么跟明月小姐说话,别说你这假师叔,真师傅也不敢啊!

    而明月小姐则已气的手都颤抖了起来,脸皮臊的通红,尤其是方贵骂人太狠,里面的某些话都让她有些害怕了起来,担忧的看了蓝袍男子一眼,颤声叱道:“明明是你胡说!”

    方贵皱眉看她一眼,道:“若还有人不信,便叫我古通老哥出来问!”

    “你……”

    明月小姐一时语塞,又气又急,只是说不出话来。

    她也知道师傅一直不是很喜欢苍龙一脉,尤其是放这怪蛇进化龙池的事情,本就是师傅做下的决定,这时候若将师傅叫了出来作证,师傅无论如何也会向着他们说话呀……

    而见明月小姐这时候急成这样,却又哑口无言,蓝袍一脉反而有些为难了……

    真真假假,信谁的是呢?

    明月小姐自然是自己人,可那小子说的也像真的一样……

    一片寂静里,还是蓝袍男子打破了沉默,拱手道:“那依阁下之意,这化龙池……”

    “这个啊,没事……”

    方贵笑着摆了摆手,道:“三个月后你们再来吧,到时候定然给你们一个最好的!”

    “这……”

    蓝袍男子顿时皱起了眉头。

    而他身边,已有人满面焦急,急道:“万万不可,三个月后那先贤遗地早就……”

    他话一出口,旁边顿时有人向他投来了不满的目光,这人也急忙闭上了嘴。

    倒是方贵闻言,忽然心里一跳:“先贤遗地?”

    出来之前,他才刚听太白宗主讲了一通“天道遗书”、“葬灭大世”之类的话,正是对这个“遗”字最敏感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这么四个字,心里顿时便留上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