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婴啼化神兽(五千字大章)

第三百八十二章 婴啼化神兽(五千字大章)

    这苍龙一脉的人为什么会忽然间提前来到了丹火宗?

    为什么一见化龙池里有了妖兽便大发雷霆,好似耽误了他们什么大事一般?

    方贵心里飞快过了一遍,很快便确定了一个关键的名字:先贤遗地!

    刚刚听说了太白宗主因为捡到一卷天道遗书而踏上了修行之路,乃至有了如今这般惊人的本事,又得知连古通老怪的这偌大基业,都是从他捡到的不灭丹火开始的方贵,一颗心顿时有些痒了起来,心里一个劲的想,不会真这么巧吧,刚动了心就有机缘送上门来?

    再转眼一想,自己是仙人后代,说不准这仙人是老天爷呢!

    自己是老天爷亲儿子,有这般好事也不是说不过去呀……

    不过看那些人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将这个先贤遗地看得极重,只是无意中透露了一个名字便如临大敌,方贵知道直接问他们定然不肯说,便暂时先藏在了心里,暗自盘算。

    而在这时,那蓝袍一行人则正面面相觑,有些为难。

    他们听到方贵说让他们三个月之后再来取化龙神池,倒是有些两难了起来,平时他们来了,也只与明月小姐接洽,在这些事情上,当然更相信明月,只是如今跳出来的这个方贵,既是连明月小姐都承认的师叔,说出来的话又确实连明月小姐都无法辩驳,倒让人犹豫了。

    尤其是诸人都知道明月小姐虽在丹火宗执掌生意,却对丹术不通,便更不知该相信谁了。

    毕竟,化龙池事关重大,就算有百分之一的疏漏,他们也冒不起这个险。

    “我等需要化龙池以作重用,等不得三个月后……”

    一片纠结里面,倒是那蓝袍男子宫师兄缓缓开了口,他抬头看着方贵,也不试着去分辩方贵与明月小姐话里的真假,只是道:“不过我们也深知古通老前辈炼丹的原则,确实每一颗丹都会前后检验数次,不完美不出手,阁下所言倒也有理,只不过,如今你那灵兽毕竟已经进入了化龙池中,那么,只要它可以蜕化成功,便也说明这神池无瑕了吧?”

    此言一出,他身边的明月小姐顿时着急了起来,顿足道:“宫师兄莫要信他胡说,他就是在想着法儿占便宜,让他的灵兽借化龙池蜕化来着,你这么做,正如了他意!”

    “明月师妹不必说了,我心里有数!”

    蓝袍宫师兄轻轻低言,向明月小姐说了一声,目光只是看着方贵。

    实际上他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且不论方贵说的真假,他的灵兽已经在化龙池中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神兽蜕变的关键时候,真要将它扯出来的话,蜕变受到惊扰,轻则本源大伤,成为废物,重则当场毙命,无论是哪种,他们都会因着这件事与太白宗结下了梁子。

    而近几日里,太白宗主于安州尊主神诞之时,剑斩十二邪神之事,正传的沸沸洋洋,甚至连他这徒儿代表北域小辈大战白天道生,为安州小辈修士重新建立了信心的事情,也被无数人传颂,都说他这一战,等若是为北域争光,证明了北域修士不输尊府,意义重大!

    这种意义,甚至要比太白宗主剑斩十二邪神的事情都要重要。

    而上下都立了大功,也都闯出了大名声,以致如今的太白宗,可谓名动北域。

    在这时候,他们因着这点小事,冒然与太白宗结怨,实在是不智。

    而在此前,他们这一帮师兄弟不满,原因其实在于本是炼给人用的化龙池,却被一头妖兽抢了先,这便像是让人去吃妖兽所食的伺兽丹一般,是种侮辱,因此心里按不下气来,但如今,方贵既说是让妖兽来检测药性,那便合情合理,面子上也可以说得过去了。

    到了这一步,自己不借坡下来,还等什么?

    ……

    ……

    “你们真要的这么急啊?”

    方贵倒不知那蓝袍宫师兄心里的想法,但从他的话里,也听出了他的求和之意,已经到了这时候,他自然不会再上赶着找事,便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道:“按理说,我们丹火宗前前后后,起码需要找上十只八只的灵兽来检测的,不然不放心,但你们要的这么急……”

    无奈一叹,道:“那等旺财蜕化成功了,你们便拉走吧,以后若出了问题,可别找我们!”

    明月小姐气的手发抖,着急道:“宫师兄别信他,我找人计算过无数次了,不会有问题!”

    那蓝袍宫师兄则示意明月小姐不必再说,然后向方贵拱手道:“阁下放心便是!”

    一边的清风童儿闻言,顿时有些钦佩的向方贵看了过来,暗想道:“方贵小师叔是真的了不起,这么几句话,不但解决了自己的灵兽蜕化问题,还替我们撇清了以后的责任……”

    一行人商定了下来,便皆围在了这山谷之中,看婴啼蜕变。

    倒有不少人在这时候觉得古怪,心想今天的事当真古怪。

    本来苍龙一脉的人突然降临,见了妖兽入了化龙池大发雷霆,明月小姐又支持他们,都以为今天这件事难以善了,说不定太白宗会与苍龙一脉大战一场,分个高下呢,没想到只是莫名其妙打了一架,便这么消停下来,大家和和气气的一起坐了下来看妖兽蜕变……

    那太白宗弟子牙尖嘴利,把明月小姐都气的说不出话来,本事自然是不小,而这苍龙一脉今天似乎也与以前有些不同,行事间少了些骄狂,倒多了几分息事宁人的味道……

    ……莫非他们真有什么大事要做,所以不愿多生事端?

    ……

    ……

    诸般猜测里,诸人也都渐渐收回了心思,将注意力放在了化龙池中的婴啼身上。

    能够近距离观察妖兽在化龙池中的蜕变,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世人皆知,化龙池由来是龙族至宝,拥有诸般神异之处,世人绝难窥其玄妙,更不用说试图炼制了,也就北方的苍龙子这等狂人,才有这么大的本事,不知从哪里搞来了打造化龙池的古法卷轴,甚至还真的打造出了雏形过来,然后再请丹火宗帮着炼制化龙神液。

    当然,集合苍龙子与丹火宗两方之力打造出来的化龙池,效力定然比不上龙族那一方传说中可化真龙的神池,甚至连龙族效仿祖龙神池而打造的普通化龙池也比不上,但这毕竟是与龙族化龙池相仿的存在,其间神意,一言难尽,而今可以近距离观察,也是机缘一桩。

    只是周围人都满面好奇,倒是把如今正在化龙池里的旺财看得有些害羞,大脑袋悄悄深进了神液之中,还吐了几个泡泡,然后随着化龙神池的丹气蒸腾,很快便又沉睡过去了。

    而在它的沉睡之中,化龙神池,则不停的在改变着它自身的模样。

    药力蒸腾,伐鳞,塑骨,化形!

    丝丝缕缕的金色药气,源源不断的渗入了它的鳞甲之中,将它一身稍显粗糙单薄的鳞片尽皆化去,而后丹气刺激血脉,甚至将它一身妖血,都炼的凝作一团,此前的旺财,因为服食了大量的血气丹,血气滚滚,凝而不散,皆藏在了它的妖躯之中,按理说,这么庞大的血气,定然将它身体撑爆了,但偏偏它也不知得了什么机缘,硬生生锁住了那血气。

    而如今,那些血气,便起了作用,正一丝一缕,炼入它的血脉,使得它每一滴血,都变得比以前沉重百倍,而每一缕血气里面蕴含的神蕴,也比以前强了百倍之多……

    这么汹涌的血气,已然超出了它的承受范围,可如今,那化龙池却自有妙用,池边龙纹齐齐显化,倒将血气压制了下来,使得它在婴啼体内飞快流转着,而随着血气流转,婴啼的经脉,血脉,骨骼,便也都汲取了无尽的神蕴与丹气,开始了从内到外的彻底蜕变。

    经脉如渠血如汞,神骨晶莹龙甲生!

    时间过得很快,诸人在化龙池边,看婴啼蜕化,一看便是一天时间,许多细微变化都在出现,初时看着缓慢,但渐渐的越来越明显,一日夜过后,他们再看婴啼,便赫然发现婴啼已几乎完全变了一个模样,身躯长度变化不大,但一身血肉,却像是沉重了无数。

    以前像是血肉,而今倒像是成了神金打造,像是蕴含了无尽的神力。

    而它一身的鳞甲变化更大,此前它也生有无数甲纹,只是杂乱无章,可如今,旧鳞融尽,新甲重生,却已出现了某种古老神蕴,仿佛是这些鳞甲上面的纹络,暗合某种天地道理。

    “嗤……”

    而到了第二天晌午时,更让人惊讶的事情出现了,婴啼的身前,本是平坦光滑的胸腹上首,居然皮肤被撕裂,有两只嫩嫩的爪子探了出来,随着丹气蒸腾,缓缓生长。

    “龙爪,它居然生出了龙爪?”

    人群里有人惊叫出声,倒是吵醒了不少正打瞌睡的人,比如方贵。

    “只有三趾,算什么龙爪?”

    旁边蓝袍一脉的人冷笑了一声,似乎不以为意。

    但之前说话的那丹火宗弟子却连连摇头,道:“已经很难得了,像这样的怪蛇,本名婴啼,只是一种普通的蛇怪,血脉平庸,按理说,便是它真能进化到神兽层阶,也难逃蛇之本相,可如今,它却借了化龙池的神力,生出了双爪,虽是三趾,但也近蛟之状了……”

    “了不起,了不起……”

    这弟子连声赞叹:“果不愧是化龙池,果然神妙非凡……”

    那蓝袍一脉的人见他夸化龙池,倒是不说话了,毕竟这化龙池有一半是自己人打造的。

    “旺财长爪子了?”

    方贵正迷糊着,被人惊醒,睁眼一瞧,也是有些欣喜。

    旺财长了爪子,以后就方便多了啊,起码打扫卫生的时候可以拿扫帚了,不像以前,它都只是两只翅膀用力一扇,那场面,尘土飞扬,枯叶乱卷,扫过之后比不扫还乱……

    心里有了点开心,再定睛看时,便见这时候的婴啼,自己几乎快不认识了。

    它不仅是换了全身的鳞甲,长出了前爪,模样都变了,额头之上那根独角,平时是方贵最喜欢的,坐在它脑袋上,角往左边一扳,它就往左飞,往右边一扳,它就往右飞,往后一拉,就知道要停下来了,向上一拔,就知道往高处飞,再往下一按,它就知道要让它落地了……

    结果现在一看,居然连独角都炼没了?

    倒是光秃秃的头顶之上,生了两个小包,可是也没有再鼓出两只角来!

    而在它的嘴巴边上,倒是生出了几根青色的长须,垂垂扬扬的,看起来倒是威风,乍一看去,其实真有了几分龙的影子了,只是若仔细观察细节,便发现其间差别还很大……

    “差不多了,该炼龙魂了……”

    也就在这时,有位丹火宗弟子神情一凛,沉声喝道。

    方贵忙伸头去看,便见那化龙池中,药液已消耗了大半,如今随着化龙池周围的阵纹流转,里面的药液忽然咕咚咕咚像是烧开了水,不再像之前那般缓缓的渗入婴啼体内,而是大量丹气,瞬间凝结,而后像是层层无形的金光,倾刻间从周身打入了它的体内……

    正是妖兽蜕变最后一步,洗炼神魂!

    若是一开始洗炼神魂,妖兽肉身不强,承受不住,所以几乎所有的妖兽蜕变,都是先壮大肉身,再洗神魂,而这时候的婴啼,妖身已成,便开始了进行最后一步,几乎是随着那些金光打入肉身,倾刻间便有一道半透明的影子被扯了出来,过程甚至显得有些粗暴。

    那道神魂,正是婴啼之灵,飞在化龙池上空,着实显得有些痛苦,拼命挣扎,但化龙池内,却有道道无形龙威,将它压制在了那里,甚至连化龙池周围台阶上的龙形雕刻,都像是苏醒了起来,隐隐有无形龙吟响起,化作种种无形力量,同时向着婴啼神魂涌去。

    “吼……”

    便如人族修士金丹初成的一瞬,关键成败,只在弹指之间。

    所有人在这时候都不由得坐直了身体,神色异常紧张,方贵见状,也急忙跟着坐直了身体,装出了一副很紧张的样子,但实在不了解妖兽蜕变的关窍,不知道哪里紧张啊……

    而在这无数担忧的目光之中,婴啼的神魂,已被无尽金色丹气所包裹,而后得到了化龙池周围的无形符纹加持,一时凝在了半空之中,久久不散,形状变化,却像是化作了一颗神卵,轻轻的落进了婴啼的肉身之中,半晌之后,丝缕金光从鳞甲之中渗了出来。

    “唰!”

    也是在这一霎,婴啼缓缓睁开双眼,两只爪子按着池边,慢慢昂起了上半身,眼中竟有金光闪烁,丝缕金气从鳞甲之中渗出,更显得它像是被金云包裹,神意充沛到了极点,整道蛇躯,在这时候满蕴了无穷的力量,像是要扶摇而去,直入云霄,说不尽的神威凛凛。

    而随着它睁开双眼,释放神威,所有人的表情,也皆跟着露出了无尽喜色。

    再下一刻,便见婴啼身躯微缩,而后神蕴颤动,忽然仰天长吟:“昂……汪汪汪……”

    一群人险些栽倒在地上:“这是什么鬼叫声?”

    ……

    ……

    “旺财,旺财,还认得我吗?”

    方贵在这时候却是惊醒了起来,急忙站了起来,向婴啼挥手。

    婴啼一见方贵,眼神先有片刻的迷茫,但紧接着,便忽然清醒了过来,眼底透出无尽喜色,两爪扒着池沿,一身神蕴瞬间收起,背后尾巴摇的“唰唰”作响,搅起了片片丹液。

    “哈哈,成啦……”

    方贵顿时没了最后的担心,哈哈大笑,只等他们打开化龙池,放婴啼出来。

    “成了,真的成了……”

    “哈哈,果不愧是丹火宗,果不愧是北域第一大丹师,真的炼成了化龙神液……”

    而兴奋的不只是方贵,那些蓝袍一脉的弟子们,眼见得婴啼真在他们眼皮底下,通过化龙池成功蜕变,化作神兽,甚至比一般的蜕变更具神性,也都欣喜不已,连声赞叹。

    毕竟对他们来说,虽然这场检测,本就是没必要的事情,但亲眼见了,还是放心不少。

    “化龙池成,大事可期!”

    那身后与明月小姐站在了一边的蓝袍宫师兄,在这时候也长长吁了口气,笑着向明月师姐道:“稍后定然要代我师傅,向古通老前辈道谢,丹火宗神技,果然精深莫测!”

    明月师姐撇了撇嘴,道:“我早说没问题的!”

    蓝袍宫师兄笑了笑,也不辩解,只是问道:“新的丹液要多久才能补充进去?”

    明月师姐想了想,道:“应该是七天左右……”

    说着话时,见宫师先微微皱眉,便忙补了一句:“若你着急,我可以三天就完成!”

    蓝袍宫师兄皱起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笑道:“最好是三天,以免耽误了大事!”

    明月师姐道:“你都这么说啦,我何时扯过你后腿来?”

    听着他们两个人在旁边说话,化龙池边正等着婴啼出来的方贵,也忽然心里一动,他本来就很关心蓝袍一脉所说的“先贤遗地”之事,如今见那宫师兄如此着急,便更心痒难捺了。

    看着那些蓝袍一脉的弟子已经打开了化龙池,婴啼正兴冲冲的爬出来,他心里也忽然有了主意,故意大笑着向化龙池内的婴啼迎了过去,大笑道:“好的狠,好的狠,没想到临行之前,旺财果然化作了神兽,如此一来,阿苦师兄,我们去找天道遗书的事更有把握了!”

    旁边的阿苦师兄听着一呆,道:“你说什么?”

    “噢……”

    方贵一呆,反应了过来,笑着道:“没事没事,我太开心了而已!”

    他说着,便再绝口不提,但是在他身边不远处,正与明月师兄说着话的蓝袍宫师兄,却猛然之间身形一僵,急急的转过了身来,看着与婴啼抱在一起的方贵,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