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三队人马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三队人马

    “方贵师弟,这就要出发了吗?”

    “当然啦,马上到时候啦……”

    “这个……真不去跟宗主道个别?”

    “宗主还生着你的气呢,你想临走前再被骂一顿?”

    “……”

    “……”

    丹火宗北首三百里外,一座小山峰上,方贵与阿苦师兄,婴啼三个,正探头探脑的在这边等着,如今,已是他们与苍龙一脉宫商羽约定了出发前往先贤遗地之时,这三天里,方贵只担心着别让阿苦师兄见到了宗主,露了自己的馅,所以便以宗主一直闭关静养,不能受打扰为由,一直拉着阿苦师兄住在了月心阁里,整整三天时间,硬是没敢在宗主面前露面。

    就连丫鬟仆人那里,都让清风童儿去嘱咐过了,如果宗主问起了自己和阿苦师兄的下落,便一概都说没有见过,反正现在的宗主身中雪毒,动不得一身神通,上哪里找他去?

    而在第三天傍晚时,明月小姐便已为苍龙一脉重新炼制了足够的化龙丹液,苍龙一脉也立刻不作耽误,皆往化龙池去了,本来方贵好奇,也想跟着过去瞧瞧,他们出发之前,想借化龙池做些什么,结果苍龙一脉却吱吱唔唔,不愿被他看到,方贵心里十分不满,便索性与阿苦师兄、婴啼早早的出来了,在这小山头上等着他们,一旦集合了便要出发。

    “旺财可以化龙池蜕变成神兽,难道你们还能直接修炼成金丹不成?”

    对苍龙一脉的遮遮掩掩,方贵十分鄙夷,不是都说北方的苍龙子狂妄疯魔,但又豪爽大气呢,怎么越来越感觉他的弟子们如此小气,连化龙池真正的秘密都不肯透露半点。

    方贵其实也知道,凶兽借化龙池蜕化作神兽,只不过是化龙池最普通的一个作用,其他的诸般神异,却要结合七海秘法才可以显现,这北方的苍龙一脉据说与雄踞七海的龙族有些关系,也不知是不是学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法,但再厉害的秘法,还能反了天不成?

    心里暗暗计算了一波,那苍龙一脉的大师兄,实力和自己差不多,但自己如今炼化的仙源愈发多,仙道筑基也愈发圆满,实力正是飞速提升之时,想必下次交手,就可以骑在他身上打了,所以不必担心,而且婴啼如今已是神兽,那发起威来,便是金丹也可以一搏。

    更重要的是,自己还带着阿苦师兄呢……

    虽然阿苦师兄说他如今凭自己的力量,只能解开四道封印,也很够用了呀……

    至于最后那非要缠着一起去的明月小姐,那就是个没用的,只有筑基境界,方贵估摸着她还是凭了丹药堆上来的,所以根本不放在心上,若敢造反,就抢回太白宗去当师嫂!

    心里琢磨了一番,方贵心里愈发笃定!

    这先贤遗地之中,若不见造化则已,但凡见了造化,那自己是赢定了!

    宗主一般强横无边的本领,丹火宗一般的无尽财宝……

    方贵想到得意处,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

    “马上要发……”

    ……

    ……

    “吼……”

    也就在方贵想得美滋滋时,忽感觉到远空之中,一声若有若无的龙吟声传来,顿时使得他微微一惊,抬头看去,这龙吟声并非真实响起,而是气机交感,显化在了他们的神识感应之间,冷不防,方贵还以为真有一头龙神破空而来,但定睛一看,却是微微一惊。

    来的乃是一片腾云,云气遮掩之间,方贵看到了立身于云端的一人,长身玉立,气机凶悍,居然正是那苍龙一脉的大弟子宫商羽,这才只不过一天时间没见,倒没想到他居然有了这等变化,不过随着云气愈来愈近,方贵也很快察觉,那凶悍的气机倒不全是来自宫商羽。

    此时宫商羽的身后,已然多了一道长达丈余的紫铜匣子,扁扁长长,封印的极其严实,但在那匣子里,仍然时时有道道凶悍气机散发了出来,便如同里面锁着一头真龙也似。

    “那是什么玩意儿?”

    方贵看着,不由一惊,心里起了些警惕之意。

    还封印在匣子里,气机便让自己如此心惊肉跳,定非凡物。

    刚刚还越想越美,甚至有些得意忘形的他,不由被这气机冲的清醒了几分。

    “方道友,久候了……”

    宫商羽来到了小山头之前,轻轻拱手,然后挥袖散去了流云,只见那流云之中,正是苍龙一脉的八个弟子,而一见到了方贵,方贵的瞳孔又不由得微缩,这八个苍龙一脉的弟子,方贵不是第一次见,还曾经击退过两个,知道他的修为也就普普通通,无甚出奇。

    但没想到,如今一日不见,再看他们八个,居然也同样生出了诸般奇妙的变化,不像宫商羽一般变化在气机变得强横,而在于气机变得诡异,明明是他们八人站在了一处,但下意识里,方贵居然觉得他们八个人像是一个,似乎他们的气机,已完全交织在了一起。

    强横诡异,交织错杂,变化无尽!

    这八个人的气机都不强,多与青云间、白天默等人相似,但是他们气机一旦交织,却立时生出了一种古怪无比的气机,根本就让人摸不着头脑,更不用说窥探他们底细了。

    “乖乖,他们还没有结阵啊……”

    方贵虽然对阵道了解不深,但也立时察觉了这一点。

    结阵御敌,便讲究一个气机交融,互补所缺,如今这八个苍龙一脉的弟子,简直就是天生结阵御敌的好材料,如今只是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便已几乎将气机交融的毫无破绽,那他们八个人若是结阵,甚至只是结最简单的八卦阵,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将成倍增加了。

    “这八个人……”

    方贵心里不由叹了一声,头脑更清醒了一点。

    “哈哈,还好……我那明月师侄女呢?”

    方贵照例大笑了一声,只是这时候笑的就有点不自然,忽然转了话题。

    “呵呵,明月师妹在更远处等着我们,她似乎也有些担心……”

    倒是宫商羽,察觉了方贵脸上的细微变化,心情忽然大好,他初时其实也有些担心,见太白宗的人和自己约定各凭本事取机缘时,信心满满,担心他们会有什么底牌,更担心自己准备的底牌不是他们对手,但如今只是稍稍露出了些气机,便已让方贵有些慌乱了。

    看样子,自己的底牌拿下太白宗,足矣!

    倒是一眼瞥见方贵只是身边带了只神兽,还是刚蜕变的,另外一个居然只是那个老实巴交的练气境弟子,让他有些意外,心想这太白宗弟子,还真打算过去看看风景的不成?

    莫要扯了自己的后腿才好……

    这些话他自然也不会在这时候说出什么,笑了一声,便与方贵等人一起向前行去,方贵也重新整理了心情,心想他们准备的再充足,自己也不能丢了面子啊,到时候见机行事,反正算是三队人马的话,还有那个明月师侄女呢,她是一定会给苍龙一脉扯后腿的……

    ……到时候一正一反,还是自己赢面大!

    如此想着,再行三百里,很快便到了一处小镇上空,然后远远迎着他们的气机,小镇方向,忽然便有朵朵腾云升到了半空之中,方贵定睛一看,见腾云之中,皆是一个一个全身披甲的筑基境修士,为首的向前拱手道:“拜见宫先生,吾等皆是明月小姐护卫,等候多时了!”

    “筑基境界的护卫?”

    方贵听了,心间顿时一哂,心想这些人可没什么用。

    但一个念头还未过去,便忽见得小镇之中,朵朵腾云同时升空,居然有不下百朵,每一朵腾云之内,皆是一位装束了诸般法器,神色严俊的筑基修士,这顿时让他吃了一惊。

    “宫师兄,你终于来了,我还一直担心师尊发现,不让我去呢!”

    朵朵腾云中间,一朵青玉莲台飞起,台上正是明月小姐,身边还簇拥了一群丫鬟仆人,只见她满面喜色,甚至有些得意,娇嗔道:“你看,这些都是我请来的帮手,每一个都是严格挑选,有大本事的人呢,不管宫师兄你要去做什么,他们都可以任由你调动的!”

    方贵在旁边听着都傻了:“这女人当是去逛街的?”

    而另外一边的宫商羽见状,果然皱起了眉头,喝道:“明月师妹,我带你去,已是不合师尊定下的规矩,你却又大张旗鼓找了这么多人来,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行踪么?”

    说着大袖一翻:“让他们都回去吧!”

    “这……”

    明月小姐有些尴尬,又有些为难,小声道:“我怕自己实力太低,帮不上你!”

    宫商羽眉头紧皱,道:“你带了这些人来,同样帮不上我!”

    “那我……那我就挑几个留下吧……”

    明月小姐脸色更红,微一犹豫,向旁边的丫鬟吩咐了几句,然后又勉强着抬起头来,向宫商羽笑道:“不过宫师兄你别担心,这些人你看不上,但肯定有能帮上你的呢……”

    说着轻轻拍了拍手掌,下方小镇里,便有一艘精致华丽的法舟升腾了起来。

    那法舟如在水中,轻轻驶向了他们所在的方向,舟首立着一个矮小的老人,头上戴着斗笠,只见一丛白须随风飘扬,手里拿着一根三丈余长的竹竿,便像是船夫,在划水行舟。

    他站在船首,慢慢行来,动作轻缓,但随着他靠近,周围却莫名的安静了下来。

    宫商羽背后的铜匣里面,忽然响起一阵鸣颤,里面之物,似乎急欲从飞腾出来。

    “这位是……”

    宫商羽脸色微变,反手扣住了铜匣,似乎在安慰里面的存在,然后凝神看向前方。

    “这就是我的灵兽啦,它一定可以帮到宫师兄的!”

    明月小姐轻轻说着,不无得意之色。

    也就在这时,那法舟已到了跟前,舟上的“老人”缓缓抬头,众人便都不由得一惊,只见那老人,居然是一只白须老猿,所谓的白须,也只是它脸上的白色长毛,个子不高,却浑身上都绽放着一种让人心惊肉颤的气息,暗褐色的瞳孔深处,露出了让人心颤的杀意。

    “拜见小姐!”

    在诸人惊疑的目光之中,这老猿向明月小姐行了一礼,目光忽然向着方贵瞥了一眼,淡淡道:“之前惹你生气的,便是这小崽子么?老猿可以帮你宰了他,反正我也不惧太白宗!”

    “嗯?”

    方贵吃了一惊,身子一缩,躲在了阿苦师兄身后。

    而迎着那老白猿的目光,旁边的婴啼更是惊的浑身一哆嗦,咝溜一声躲在了方贵身后。

    见着方贵等人脸色大变的模样,那明月小姐一时直觉心情无比畅快,摇了摇头,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何时是那等喜欢胡乱杀人的人了,你只需看着,不要让他捣乱就好!”

    老白猿盯了方贵等人一眼,点了点头。

    方贵迎着那目光,露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陪了一个笑脸。

    他身后的婴啼哆哆嗦嗦,小心翼翼的摇了摇尾巴。

    明月小姐说罢了,便不理会方贵几个,转头向宫商羽笑着道:“宫师兄,这老白猿是我之前无意中救下的,赐它丹药,帮它养伤,它知感恩,自愿奉我为主,我不愿曝露太多实力,便一直将它养在深山,乃是我丹火宗最强的护道神兽,有它相助,我总不会扯后腿了吧?”

    宫商羽不答她的话,只是凝神看了那白猿半晌,行礼道:“有前辈相助,着实大善!”

    老白猿似未听到他的话,答也不答。

    倒是明月小姐笑道:“宫师兄,你未免太客气了些,快些上舟吧,别让师尊发现了!”

    宫商羽微一凝思,便点头登舟,而那明月小姐,则又飞快唤来了身边的丫鬟,叮嘱了他们几句,便将大部分的筑基护卫,尽皆谴去,只留了十个修为最精深的,登上了法舟。

    方贵与阿苦等人,留在了最后,正要登舟,那老白猿忽然看了他们一眼。

    “哈哈哈哈……”

    方贵急忙干笑了一声,摆手道:“我们就不用登舟啦,驾云跟在旁边就好……”

    “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