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零七章 匣中藏书(二合一大章)

第四百零七章 匣中藏书(二合一大章)

    虽然与自己想象中的上古遗宝不一样,但也确实各有收获,尤其是苍龙一脉,分得了一盏完整的青铜灯盏,还有那数量不菲的仙金,已经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细细想了一下其中的价值,苍龙一脉的诸人顿时兴奋了许多,这一路上的辛苦,在这时候也觉得值了。

    仅仅是灵宝阁便得了这么多宝贝,那在他们心目中更为重要的藏经殿里又会有什么?

    对于修行中人来说,法宝毕竟是外物,还是修行更为重要。

    一件仙宝,价值远远比不上一道仙法!

    ……

    ……

    “你们到了这时候,还不准备退走么?”

    但也就在苍龙一脉的诸人动力满满,准备绕去藏经殿一看的时候,那位东土来的姜家年青人,却似乎有些好奇,转身看着已经准备出发的苍龙一脉等人,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退走?”

    一听此言,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解,这才刚刚进来,为何要退走?

    姜家年青人看了他们一眼,倒是明白了某个问题,笑了笑,道:“看样子你们对这遗地并不了解,只是偶尔推衍出来了某个进入遗地的方法,便懵懵懂懂的进来了……”

    这句话倒是说得宫商羽内心里微怔,虽然才刚见到这些东土来人不久,但也可以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听出来,这些人对遗地的了解,远远比他们更多,他们知道这道统的名字唤作神冥宗,知道他们以前炼制的法宝,可以照亮一方大世,更知道此地会沾染因果……

    而他能来到这里,则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师尊苍龙子偶然才得知了进入此地的方法,又意识到此地极为重要,所以才让自己过来一探,究竟能得到什么机缘,全碰运气而已……

    不过想到了这里,便又下意识转头向提着那盏残灯翻来复去看的方贵瞧了一眼,心想方贵道友倒是和自己不一样,他们太白宗明显也是对这一方遗地有所了解的,知道提前打开遗地的方法,还知道前山有那噬人的魔物,以及后山有那道满蕴鸠风的天壑深渊……

    这么一想,与东土来的这些人相比,似乎还是太白宗更深不可测一点!

    ……

    ……

    “若只是想进来碰些机缘的话,现在你们已经可以离开了!”

    在宫商羽心里转过了许多念头之时,那姜家年青人接着说了下去:“你们已经得了上古神冥宗炼制的炼宝,以及这么多珍异仙金,也不算空手而归,这时退走正是好时候,倘若再继续往里面行去的话,可能会遇到莫大的凶险,所以,你们确定还要继续向前么?”

    “自然要去!”

    一众苍龙弟子听了他的话,倒也微微一怔,旋及都有些不以为然。

    他们入此遗地,可是奔着传说中的天道遗书与上古遗宝来的,而今这遗宝倒是勉强得了,但还不知道神威,算不算上古遗宝都得两说,前方的藏经殿又离此不远,怎么可能不去?

    甚至已经有人怀疑这些东土人是不是在危言悚听,想哄他们出去,好独占机缘了。

    便是宫商羽,都微微一怔之后,向着那东土年青人抱拳道:“师尊既命我等前来,自然要好生探查一番,至于凶险或是其他什么,我苍龙一脉的弟子却也从来没有怕过!”

    旁边的明月小姐听了,也跟着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也就在这时,方贵忽然有些好奇的开口道这:“里面会有什么凶险啊?”

    旁边人听见他发问,目光都向他看了过来。

    那东土年青人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甚清楚,但我知道这遗地里面有大因果,不仅是金丹修士容易沾染因果,你们也是一样,尤其是你们如今已取了遗宝在手,因果更大,甚至可以说,你们手里的东西价值越高,便越有可能在此地遭逢到未知的凶险……”

    方贵听着,倒是微微一惊,忽然道:“那我们遇到了凶险,你会帮忙不?”

    姜家年青人笑了笑,没有回答。

    倒是他身边那戴斗笠的女孩听了方贵的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不过她也只是轻轻一点,便发现别人都没有什么反应,立刻收起了这细微的动作。

    方贵看了她一眼,忽然大起好感,内心里还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不会是我认识的人吧?”

    “……若不是我认识的,那就可能是看上我了!”

    ……

    ……

    “道兄,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而在方贵问出了那几个问题之后,苍龙一脉便有些按捺不住了。

    东土姜家年青人的话,倒让他们很不以为然,说不知会遇到什么凶险是什么鬼?

    难道就因为里面可能有凶险,便要放弃对藏经殿的探查?

    就连宫商羽,也丝毫没有退走的意思,但他终究想得比别人深些,思虑了一番之后,向着那东土来的年青人抱拳问道:“阁下说自己在遗地之中不敢轻易出手,怕沾因果……”

    他抬起了头来,道:“那倘若你出手了,会引发什么后果?”

    那东土姜家人笑了笑,轻轻摇头道:“若真让我说,我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入遗地,便感觉道心有了阴影,有种未知的压抑之感,便如人走悬崖,如履薄冰,想来我若出手,保留几分实力,应当问题不大,但若是我全力出手的话,那任何结果都有可能出现!”

    说着目光微转,看向了明月小姐身边的老白猿,道:“你也该有这种感觉吧?”

    那老白猿迎着姜家年青人的目光,态度极其恭谨,缓缓低头行礼,道:“小妖修为不比东土天骄,但入了此间,也确实有些压抑之感,好像冥冥之中,被什么存在看着……”

    姜家年青人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遗地古怪,绝非只有我们看到的这些凶险!”

    听得他一番解释,苍龙一脉的诸人眉头却更皱了些。

    他们皆非金丹,倒也没有那种感觉,虽然也确实因为这姜家年青人的话,生出了些许的怀疑,倒还不至于怕些什么,更甚者,苍龙一脉倒有人兴奋了起来,笑道:“此前我们还只担心,会有其他的势力闯进遗地,借境界欺人,但如此倒不必害怕了,倘若金丹境界入了遗地,都不敢随便出手的话,那他们岂不是成了摆设,只有筑基对手,怕他什么?”

    就连宫商羽亦是仔细考虑了一番,道:“既来之,则安之,便有凶险,也该一探!”

    他们皆是一般的心思,反正已经到了此地,又岂会因为一些虚无缥缈的话便调头离开?

    想想看,此前他们最大的对手,也只不过是三大仙门弟子而已,但之前看得清楚,三大仙门在前山门处被魔物吞噬,几近全军覆没,剩下小猫两三只,也已不足道哉……

    ……

    ……

    一行人计议已定,那姜家年青人便也不再说什么,他入这灵宝阁,算是借了苍龙一脉的力,而提醒他们一句,则算是还了这因果,至于他们退走还是深入,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如此想着,他便也大袖飘飘踏出了殿外,与那几位少年一起向山前藏经殿行去。

    这一方遗地,或说是曾经的上古神冥宗,极为广大,如今方贵等人只是在其主峰而已,但一路行来,便见到了无数的宫殿楼阁,大都已破落,沉默死寂,谁也不知道这些宫殿里面有没有什么遗留的机缘,但毕竟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是藏经殿,便也没心思进去看了。

    而有了这些东土来的人同行,他们速度倒也快了许多,这遗地之中,亦有不少魔物游荡,极是凶险,但有了那东土姜家人在身边,得到了他的气机遮掩,那些魔物居然都对他们视而不见。

    最神奇的一次,方贵他们距离那魔物不过数丈距离,甚至那魔物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但迷茫的抬起了头来,感应半晌,却也没能察觉到他们存在,又慢慢游荡走了。

    “跟着这几个人探索遗迹,简直就是白捡造化啊……”

    方贵这一路上,倒是放心了下来,苍龙一脉没有将宫商羽的话听进去,他倒是留了意,只不过慢慢走了过来,却发现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反而比之前更安全了,便又放下了心来。

    心想亏得之前宗主还说这里凶险极大,不让自己来,但结果呢,自己这可不就是大赚了?

    关键是没废什么劲儿,那铜钱指引着自己选的这盏破灯先不说了,方贵对它不怎么感兴趣,可自己乾坤袋里的灵药,可都是好东西啊,一旦出手卖了出去,那灵精不得堆成了山?

    至于这藏经殿里的宝贝,那也必须自己拿在手里啊……

    方贵心里暗想着,只是瞧了瞧周围,又觉得有些棘手。

    苍龙一脉的弟子脑子都不怎么好使,倒是好对付,可那东土来的人却很难缠呀……

    倘若藏经殿里真有好东西,自己可怎么抢得过他们?

    ……

    ……

    一行人各怀了心思,脚步轻快,很快便已从这道统各处废墟之间穿行了过去,过了道德殿与承天殿,顺着山间石阶下来,很快便已来到了一片破败的广场之上,而在广对面,则座落着数座古朴的宫殿,最中间的一座,于众殿拱卫之中,古朴沉蕴,正是藏经大殿。

    “此殿尚算完整,里面应该保存有完整的典藉……”

    诸人见了,心里皆是一喜,一颗心也不由得嘭嘭直跳了起来。

    “快,进去看看……”

    有人一声呼喊,便加快了脚步,急急向那藏经大殿掠去。

    但没想到,他们才刚刚靠近了藏经大殿,还没等到他们踏入其中,忽然听得“哗啦”一声,那藏经大殿旁边的窗棱居然一下子被人撞烂,旋及三道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满面惊恐,看了诸人一眼,立刻便向着旁边飞掠,急急如丧家之犬,倒把诸人给吓了一跳……

    “是他们?”

    一见这三人,所有人都微微一怔。

    一眼便认了出来,这三个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外面所见的三大仙门道子,此前他们在后山便看到了三大仙门被魔物吞噬,但也有数道人影逃离,狼狈至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看样子他们逃得性命之后,便又寻路找了上来,倒是比他们提前到了藏经大殿。

    双方有仇怨,对方一见他们过来,便要逃走,倒也说得过去,但关键的地方却在于,诸人一眼之间,便已瞥见他们最中间的一人背上,居然背了一个古朴破旧的黑色书匣!

    “停步!”

    “速速站下……”

    乍一见得这三人,苍龙一脉弟子以及明月小姐身边的护卫,尽皆大喝,双方本来便曾有一场恶战,如今又是夺机缘,谁还与他们客气,大喝声中便已急急向他们赶了上去。

    就连那走在了后面,大袖飘飘的姜家年青人,也是目光一凝,看向了那方书匣。

    “苦也……”

    这三大仙门道子也是暗暗叫苦,实在觉得倒楣至极。

    本来他们这一次出来,只是想拿下方贵,没想到却碰到了这等遗地,进入了遗地之后,还未登山,便遇到了那等恐怖魔物,三位长老与数十名同门,尽皆惨死于魔物之口,惟有他们三人,狼狈逃了性命,倒觅得一条山间小道,反而绕上了山来,进入了这藏经殿里……

    可谁能想到,刚入了藏经殿没多久,便听得外面脚步声响,竟是遗地之外的对手来了,之前是他们追杀太白宗弟子,但如今形势逆转,他们却已无力对抗了,只能赶紧逃命……

    他们意在逃命,转瞬便已逃出了百余丈远,将苍龙一脉的弟子甩在身后。

    “到了这时候,还想走?”

    而眼见得他们三人速度极快,即将逃远,宫商羽也立时一声冷喝,他没有飞身去追,却是忽然一拍背后的匣子,天邪龙枪顿时脱匣而出,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飞了出去。

    “啪!”

    那三大仙门道子正埋头逃命,忽觉前方凶气逼人,心里一惊,抬起头来,便见一杆龙枪已插在了他们身前,大放凶芒,犹如乌云一般的血气浮动,逼得他们停下,想要绕过龙枪再逃时,便见苍龙一脉的弟子都已逼了上来,心下顿时一阵绝望,满面悲愤的转过了身。

    “苍龙一脉的道友,我们本与你们无怨无仇,只为太白宗弟子而来,此前在遗地之外,也是你们执意动手,才结了梁子,不过好歹你们也无伤亡,而今大家入了遗地,遍地皆是造化,何必再如此苦苦相逼,有什么事情,等大家离开了遗地之后,再作商量岂不是好?”

    “无怨无仇?”

    宫商羽听了他们的话,都气的笑了出来,傲然道:“你们乃是尊府走狗,与我苍龙一脉便有天生的仇怨,况且到了此时,还说这等幼稚的话做什么,先将那匣子留下来吧!”

    “匣子?”

    三位道子闻言,顿时大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挡在了浑天宗道子身前,似要将这匣子藏住,对视一眼,越家的圣女恨声道:“我们三位长老与数十位同门的命都丢了,才换来这么一桩儿机缘,你们又何必欺人太甚,遗地之中遍地都是机缘,各自去寻岂不是好?”

    宫商羽闻言都已懒得回答,双手背在了身后。

    “你……”

    那三位道子见状,便知道这些话没用,实际上他们也只是借着这些话争取点时间,快速思索对策罢了,如今见那苍龙一脉与太白宗一行人皆毫无损伤,气意充足,甚至在他们身边,还多了几个不曾谋面,但分明气机不凡的人,自己三人更是不可能有丝毫胜算了……

    “既然落在你们手里,那也没有办法……”

    浑天宗道子咬了咬牙,忽然将背上的书匣放在了地上,沉声道:“罢了罢了,事已至此,我也没必要说其他的,苍龙一脉,做人留一线,此机缘给你,放我们离去,如何?”

    “什么?”

    听得他之言,另外两位道子皆是大惊,满面不舍。

    从他们的反应,便可见这书匣里面的东西,着实异常惊人。

    “罢了,在他们这些人面前,你们还想能将这东西带出去不成?”

    浑天宗道子苦笑,似乎已经认命。

    另外两位道子欲言又止,皆是满脸的不舍,只是又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饶你们的性命……”

    而在这时,宫商羽也已负手向前走来,冷声道:“你们有交换的余地么?”

    “你居然……”

    那三位仙门道子闻言大恨,浑天宗道子忽然举起了手掌,厉喝道:“你若做绝,便莫怪我也做绝,你胆敢再上前半步,我便毁了此造化,我们纵然没命,你们也得不到……”

    “嗯?”

    一见他的模样,苍龙一脉弟子果然皆是微微一怔,停步不前。

    就连后面的姜家年青人,这时候也微微皱眉,似乎有些担心那书匣真被毁了。

    “怎么样?将此造化给你,难道还换不得我三人性命?”

    浑天宗道子一脸愤然,咬牙大喝。

    而在他面前,宫商羽则是微微低头,忽然间他抬起了头来,低声道:“不用换!”

    也就在这一霎,他下垂的手掌忽然猛得抬了起来。

    “嗡!”

    那一柄插在了地上的天邪忽然龙吟大作,倾刻间拔土而起,犹如流星一般撞在了浑天宗道子的后背,击得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结结实实扑倒在了地上,顿时一动不动了,而他手里的匣子,则已被他身子带动,飞了出去,另外两个道子大惊,飞身上来抢那书匣。

    但也在这一霎,宫商羽已顺势前掠,抬手将飞来的天邪龙枪握住,转身一扫,便只听嘭的一声,玄天道道子已被他扫飞了出去,而后他就势几步踏上,一枪将快要抢到了那书匣的越家圣女钉在地上,动作干脆利落到了极致,倾刻之间,便摆平了这三位重伤的道子。

    直到此时,他才慢慢转身,看向了那地上的书匣。

    周围一时变得鸦雀无声。

    没有人去称赞刚才宫商羽那干脆利落的身法,注意力皆被那黑色书匣吸引了过去。

    这三大仙门道子入了藏经大殿,却只带了这书匣出来,甚至不惜以命相护……

    ……那么这书匣里面的,究竟会是什么造化?

    宫商羽缓缓抬步,向那书匣走去,是他夺回了书匣,自该由他打开。

    但他脚步刚动,忽然身后一阵骚乱,宫商羽猛然转头,便看到了正缓步走来的姜家年青人,他这时候的目光,看着那书匣,而周围的苍龙一脉弟子,在这时候则无比紧张的看向了他,他们皆深知东土天骄的实力,难道他们这时候想要直接出手抢这造化不成?

    虽然之前在灵宝阁时,这东土天骄将所有机缘让给了他们,但那也是他自愿的。

    如今这藏经殿里的造化已在眼前,难道他们还能拱手相让?

    “藏经殿里的造化,远胜诸般仙宝,便是面对东土的人,也绝不能相让……”

    宫商羽心里急急想着,直接伸手向那书匣拿了过去……

    “喀嚓……”

    但也就在这一刻,忽然空中传来一声霹雳巨响,宫商羽急急抽身而退,便见一道手臂粗的雷电忽然从天而降,恰好打在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这突兀的一幕出其不意,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宫商羽提枪而立,警惕的看向了四周,而苍龙一脉的弟子则纷纷大喝起来。

    “是谁偷袭我苍龙一脉?”

    “速速现身……”

    “……”

    “……”

    声声大喝里,都已带了愤怒杀意。

    因着这到了眼前的造化,便是东土来人他们也敢一战,更何况其他?

    “呵呵,什么杂碎东西,也敢自称为龙?”

    随着他们的喝声,前方空中,忽然涌起了大团的云雾,这云雾来的极是突兀,居然是从山前飘来的,一团一团飘到了前方,使得这一方天地都暗了下来,而在那云雾之中,则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旋及前方的云雾稍稍一退,露出了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出来。

    那男子气度不凡,三十许年纪,脸上带着懒懒的笑意,其容貌俊美至极,甚至给人一种妖异之感,最惊人的是,他额头居然生了双角,晶莹圆润,便犹如最为精美的玉雕一般。

    “是龙族?”

    见到此人的一幕,苍龙一脉的弟子,忽然间都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