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零八章 三大势力

第四百零八章 三大势力

    龙!

    自己居然看到了龙!

    随着那头生双角,气度华贵的男子现身,不仅周围人都大吃了一惊,方贵也是满眼好奇。

    眼前这居然是龙啊……

    早就听说天元有四域一府,七海八遗九不知!

    其中的七海,指的便是七海龙族,平时在乡下,也听多了关于龙族腾云架雾,驱雷驭电的神异本事,只是平日里相隔极远,只听其名未见其踪,没想到今天居然就在这里碰到了?

    这可不是旺财这等怪蛇,人家那是真龙,会说话的!

    一下子方贵心里的好奇劲儿就全提了起来,两眼盯着那男子额头上的双角仔细看了一会,确定了一个问题,那龙角是真的,不是镶上去的,然后心里就生出了许多问题!

    龙既然能化作人相,那为何还要带了两只角?

    是为了好看,还是无法变走?

    龙有角有尾,既然化作人相之后,龙角还在额头上,那他的尾巴呢?

    心里一直痒痒的难受,想绕到他屁股后面去瞧一瞧……

    只不过,如今可没有机会,那一团可怖的乌云从天垂落,铺天了半边天空,最前首,头生双角的男子已现身,但身后却还皆隐藏在了无边的乌云之中,隐隐可以看到,那团乌云里面,似乎有数不尽的妖兵海将,一个个若隐若现,气机森严可怖,杀气滚滚不绝……

    这时候去看人屁股,恐怕立刻就会被乱刀砍死吧?

    “没想到,龙族的人也来到了这方遗地……”

    “这来的是哪一族?”

    “……”

    “……”

    与方贵想的不一样,见到了龙族现身之后,周围诸人皆是大惊失色,本来无论是苍龙一脉,还是明月小姐一方人,刚刚最担忧的都是东土来的这些人,双方尚不知是否会因为那一方黑色的书匣动起手来时,龙族却突兀现身,明月小姐第一个念头,便是兴奋。

    她对龙族并不陌生,曾借苍龙一脉的关系,与沧澜海龙族做过丹药生意,也知道世间传言是真的,苍龙一脉之所以可以在北域地位超然,甚至可以直接与尊府对抗,原因便在于苍龙一脉与沧澜海龙族关系颇佳,不仅得到了许多沧澜海的秘法与资源支持,甚至连宫商羽师兄,都曾经随着沧澜海参加七海龙族大比,并且在那一次的大比之中,夺得了前三之位……

    龙族一到,自是强援!

    这世间诸方大势,公认东土气运最隆,超然世间。

    但若说还有另外一方大势,不说与东土齐肩并驱,起码相差不大的话,便是龙族!

    七海龙族,东海、南海、西海、北海、沧澜海、幽冥海、雾海,每一方都是世间一等一的大势力,其中东南西北四海,乃是龙族正统,悠悠数万年,而沧澜海与幽冥海、雾海,则是近万年来新近崛起的龙族新圣,同样也是名声隆盛,傲立世间,不输世间各大道统。

    之前面对那神秘的黑色书匣,苍龙一脉就算敢与东土来的人相争,她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可是如今龙族帮手既然到了,那么有了他们撑腰,谁还敢与苍龙一脉争夺机缘?

    不过,这心间的狂喜,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她很快便发现,看到了那龙族男子现身,宫师兄的脸色骤然变得十分难看。

    再想到这龙族男子刚现身时,似乎说了一句对苍龙师伯极不敬的话,她脸色也跟着变了。

    ……

    ……

    “姜家人也知道那个东西?”

    那龙族男子现身之后,只是淡淡的扫了宫商羽等人一眼,便挪开了目光,眼神在那黑色书匣上扫了一眼,然后便露出了些许笑意,缓缓向前走了几步,也一直踏着云气,双足不沾地,目光轻挑的看了那东土来的姜家年青人一眼,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来自西海?”

    在这龙族男子现身之后,那东土来的姜家人姜清也打量了他几眼,认出了他袍角上的辉印,只是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候见他向自己看了过来,才慢慢抬头,道:“我没见过你,你是老七还是老九?”

    “哈哈,你没见过我,我倒是知道你,姜家三房出身的旁系子弟,本来在姜家也不受多少怠见,但后来表现出来了几分天资,倒是渐渐得到了族中人的认可,如今风头可是不小,听说你不久之后还要代表姜家与秦家比武?”

    那头生龙角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姜清,淡淡道:“凭你的这点子本事,输面更大吧,不好好留在东土修行,跑到北域来做什么,难道是想借这遗地里的异宝搏些胜算?”

    他轻轻摇了摇头,道:“那你要失望了,这遗地里的东西,都是本太子的!”

    “这么狂?”

    旁边的方贵听着他的话,心里不由得赞了一句,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

    转头问旁边戴斗笠的女孩:“他说自己是太子,这么厉害?”

    那戴斗笠的女孩微微低头,没有回答,倒是旁边那个抱着白毛锦鼠的女孩插嘴道:“龙族和凡俗皇室不一样的,凡俗皇室只有能继承皇位的才叫太子,龙族皆可称作太子……”

    方贵向戴斗笠的女孩道:“谢谢你啊!”

    抱着白毛锦鼠的女孩诧异了:“我告诉你的,为何要谢她?”

    方贵道:“我觉得她长的好看……”

    戴斗笠的女孩头低的更低了些,也不说话,抱锦鼠的女孩笑道:“是挺好看的!”

    ……

    ……

    “西海五位龙子,四位公主,大太子坐镇西海,二太子在不知地求学,三太子当初在东土作乱,被李家那位狂人给杀了,剩下的两位太子里面,听说老七天资惊艳,人皆称之四海之内最有望成道者,一直留在龙宫潜心修行,不问世事,惟有一个老九,嚣张拔扈,目中无人,但天资却普通的很……如今见你这般狂妄,想必你就是西海的那个老九了吧?”

    而听着那龙族男子的话,东土姜清忽然皱了皱眉头,淡淡开了口。

    “你……”

    听着对方说破了自己的身份,甚至话里更有些讥嘲之意,那龙族男子顿时脸色一变,想要发怒,却硬是收住,目光向那黑色的书匣瞥了一眼,忽然道:“果然只有那等出身卑微之人才会说这等刻薄言语,只不过本太子又何必与你争执,这方造化,你不必争了!”

    说着话时,身后的乌云微散,露出了数十个身穿黑色甲胄,气机森严可怖的甲士,每一个皆身材高大,满身披挂,头盔下面的目光冷幽幽的,腾腾杀气向前涌了过来。

    而在这时候,那龙族太子则是轻轻一勾手,一道无形法力便向前慑去。

    眼见得那一方黑色书匣,便要被他取在手中。

    但也就在这时,姜家年青人姜清,忽然轻轻一叹,周围气机微微一动,顿时便将那龙族九太子的法力震得散了,黑色书匣只是轻轻一颤,仍是安安静静呆在了众人中间。

    然后他皱起了眉头,看了龙族九太子一眼,有些不悦道:“你是不是太瞧得起自己了?”

    “哈哈,若在外面,我还敬你修为,当你是个人物……”

    那龙族太子见状,却不仅不怒,反而大笑了起来,戏谑道:“但如今可是在遗地之中,你真的敢出手吗?”说着,目光轻轻在姜清身边的几个少年少女身上扫了过去,又道:“而这几位弟弟妹妹,根基倒是不错,不过就凭她们这小小年纪,还奈何不得本太子吧?”

    姜清脸色不变,淡淡道:“她们虽年幼,也不见得输于你,况且此时……”

    他微微一顿,道:“场间并不只有我们这些人!”

    “他们?”

    那龙族太子转头向宫商羽等人扫了一眼,笑道:“他们又算什么东西,你拉不着同盟了!”

    听闻此言,明月小姐顿时大怒,急急向宫商羽看了过去。

    但却意外的发现,宫商羽听得这等轻鄙之言,满面羞怒,紧紧的握住了手里的天邪龙枪,但也只是握住而已,久久不发一言,就连其他的苍龙一脉弟子,也没有一个敢说话的。

    “苍龙一脉怎么变得这么怂了?”

    方贵见了,心下有些好奇,如今听着那姜家年青人与龙族男子斗口,便已听了出来,此前这姜家男子说的果然是真的,金丹境界高手在这遗地之内,不敢随便出手,有等于无,但他身边这几个人,对上了龙族高手并无把握,所以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了盟友身上。

    只是估计他也没想到,这苍龙一脉狂了一路,如今却忽然变得低调了。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何不动手抢一下试试?”

    而东土姜清见了苍龙一脉的模样,便也目光微冷,忽然抬头向龙族太子说道。

    “呵呵……”

    而那龙族太子,本来一直甚为倨傲,但在这时候,忽然只是冷笑了两声。

    “这龙族太子也怂了……”

    方贵察言观色,立刻看了出来,看样子那龙族太子也只长了张嘴,看似不将这些东土来的人放在心里,心里却忌惮的很,别的不说,那姜家年青人虽然说是不能随便出手,但人家毕竟是个大活人在那里,龙族就算再确保他不敢随便出手,其实也是没有把握的……

    如此想着,心里倒是微微一动。

    如今看看这局面,龙族与东土两方相持难下,谁也没有把握,不敢妄动,想拉帮手的话,苍龙一脉又忽然间低调了下来,那么这时候能够决定这两方胜负的,岂不是只有……

    想到了这里,方贵忽然觉得自己腰背挺拔了不少。

    这时候的自己,已经不是筑基小修士了,自己就是个大秤砣……

    既然可以左右场间局势了,那眼前这份造化,自己岂不是也可以分得一份?

    ……

    ……

    清了清嗓子,他两手背在身后,便要站出来说话……

    “哈哈,今日得见龙族太子尊下以及东土来的天骄人物,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但也就在方贵即将开口之际,忽然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听在耳中,皆是心里微惊,转过了头去,便见随着话声,有一个青衣的年青人顺着石阶走了上来,此人身材瘦削,脸色阴鸷,一身气机释放无余,赫然也是筑基境界顶尖的修士,怕是已经快要参透金丹境界了,而更为可怖的是,在他身边,还跟了三个壮硕人影,其中一个猪首人身,另外两个也奇形怪状,气机恐怖,血气滔滔,分明便不是人类……

    “鬼神!”

    “来是的尊府的人!”

    周围人见此一幕,皆是脸色微变,目光冷冷的看向了他。

    谁能想到,正在龙族与东土争执不下时,却又钻出了这么一个尊府血脉来,不说他自己的修为,仅是他身边的三大鬼神,便已皆是顶尖的存在,绝不输于东土与龙族……

    “呵呵,诸位莫要误会……”

    那青衣年青人迎着周围的目光,忙笑着揖了一礼,道:“在下乃是镜州尊主青云木哉之子青云现,此次入遗地,倒不是为了夺取什么机缘造化,而是专为了擒一个贼子来的……”

    他说着,笑着指向了方贵,道:“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