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零九章 左右逢源

第四百零九章 左右逢源

    “他?”

    随着那尊府年青人一指,所有人的目光便都向方贵看了过来。

    脸色一直都诧异至极,这尊府年青人出现的时机拿捏极准,又如此坦承,一来便来摆明了来意,倒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反应慢的,甚至都无法从那书匣上转移过来注意力!

    大家正说着这书匣里的造化归谁的事呢,你上来拿什么人?

    “呵呵尊府的人……”

    那位西海九太子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双手背在身后,看了那尊府年青人一眼,又瞟了一眼他身边的三大鬼神,冷淡笑道:“天天把鬼神供在脑袋上,甚至不惜血祭同族也要喂饱他们,换得他们助力的便是你们这些人吧,本太子听说过你们尊府的事情,却也懒得搭理,你若是想抢造化,不必绕弯子,有本事施展出来便是,若不是抢造化的,便退开一边吧!”

    这尊府年青人刚才已自报家门,乃是镜州尊主青去木哉之子,而这西海太子说话之时,却是倨傲之意尽显,便是普通人听了,都怕是会气不过,但这青云现堂堂尊府少主,脸上却没有分毫怒气,反而笑着揖手道:“太子殿下误会了,虽然尊府时有血祭,但最多也只是用些北域凡人,绝不会伤我同族,便如七海龙庭,会将那些杂血蛇蛟视作同类么?”

    那西海九太子闻言,冷哼了一声,道:“你想说什么?”

    青云现笑道:“不敢有瞒,刚才我在暗处,便已见得诸位争执了,刚才死在了你们手上的三大仙门道子,其实是我尊府的人,他们从藏经殿取来的书匣,自然也该归我尊府所有!”

    “嗯?”

    一听得他的话,场间诸人,皆是脸色大变。

    无论是那西海九太子还是东土的姜清,都已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西海九太子甚至觉得荒唐,冷笑道:“就凭你们尊府这点子本事,也想抢遗地造化?”

    说着话时,他身后的乌云聚散,云中人影若隐若现,很明显,他们龙族一行人,也来了金丹境界的大修士,虽然在这遗地之中,金丹修士皆不敢出手,但却无疑很有威慑力。

    青云现虽然与三大鬼神一同前来,看似有三大鬼神相助,力量不弱,但鬼神在这遗地之中,同样受压制,青云现又没有其他的帮手,因此真个论了起来,恐怕他还是最弱的一方……

    “太子误会了,在下已说过,对这书匣里的东西不感兴趣……”

    那青云现忙笑着开口,向西海太子躬身行礼,然后抬头道:“既然那三大仙门道子没有将这造化带出遗地,那这造化便还属于无主之物,自是谁有本事谁取走,在下只是区区一镜州小修,自不敢与龙族太子和东土天骄争锋,只不过,我虽不想争这造化,但是……”

    他笑了笑,道:“帮着两位谋些造化,还是可以的!”

    听他说到这里,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神情,场间诸人,心里忽然明白了过来。

    这镜州少尊主青云现专挑此时现身,目的已再明确不过,场间龙族太子与东土天骄对上,皆想取那书匣中的造化,但两方谁也奈何不了谁,他若是跳了出来,单独去抢,两方自然谁也不会便宜了他,可是他却专拿捏这机会,要趁着两虎相争之中,从中谋取利益……

    他说的不错,这时候他确实可以帮两方谋取造化!

    甚至说得再简单一点,他帮哪边,哪边便有了取得造化的绝对优势!

    毕竟,他自身实力并不弱,又有三大拥有金丹大修修为的鬼神在侧,无论遗地内还是遗地外,他都足以定下乾坤。

    “我还道你打什么鬼主意,原来是想从中捞点好处!”

    西海龙太子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满面不屑,道:“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

    “多谢殿下!”

    青云现笑了笑,道:“在下早就对龙族与东土皆是仰幕已久,若可帮些小忙,也是在下的幸事,岂敢多要求什么……”说到了这里,他忽然抬手一指方贵,道:“此子我要带走!”

    那西海龙太子撇了撇嘴,看也懒得看一眼,然后便听这青云现笑了一笑,先向他行了一礼,又向姜清行了一礼,接着道:“此外遗地如此之大,除这藏经殿里的造化之外,其他之处,也必然有不少机缘,惟愿诸位取了自己所需之物后,好歹也给在下留些……”

    “呵呵,你倒是挺贪心!”

    那西海龙太子闻言,已不由得眉头微皱,身后乌云之中,有一个背着龟盖的老者显出身形,在他背边低声说了几句,这西海龙太子便不耐烦的道:“你不必在这里耍嘴皮子了,若你想联手,本太子可以许诺你除这书匣之外,遗地之内其他机缘的三成,皆可予你……”

    其他人闻言脸色顿时微变。

    这镜州尊府少尊主难道真要与西海联手,对付东土天骄?

    然后也就在他们心间诧异之时,便听得那尊府少尊主笑道:“多谢殿下,西海龙子,果然慷慨大方,只不过,在下想要得是……这遗地之内,除此书匣之外,其他所有的机缘!”

    “什么?”

    西海龙太子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那少尊主青云现。

    就连其他人也是大出意料,看这少尊主之前说话,似乎已有些对龙宫卑躬屈膝的味道了,似乎这西海龙太子但凡给他一点好处,他便要投入对方麾下效力,谁能想到,他到了末了,居然话风一转,忽然狮子大张口?

    想这遗地如此之广,机缘何其之多,路边拔一株杂草,都是生长了万年的灵药。

    那书匣里的东西,乃是从藏经殿中出来的,自然意义非凡,但也不代表这道统里面便没有别的造化了,事实上,这道统不知被封印了多少年,极有可能是上古道统,里面的每一个东西,都有极深的价值,说不定随便钻一个宫殿,便能得到一些上古的遗物……

    这位镜州的少尊主,张口便要其他所有机缘,未免也太……

    “你觉得本太子会答应?”

    西海龙太子,都忍不住冷笑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青云现。

    “我不是要太子殿下答应……”

    青云现笑了起来,又看向了东土的姜清,道:“我是要两位都答应!”

    这话一说,所有人又顿时愕然了,他这到底是想跟谁结盟?

    然后在诸人的诧异神色中,青云现笑着解释道:“原来两位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阁下两位一位是西海太子,一位是东土天骄,我可哪个都不想得罪,所以呢,我的意思很简单,这遗地里最大的造化,不论是这书匣也好,其他什么东西也好,在下都不敢去抢,但是呢,遗地里面其他的机缘,两位便都许诺给我吧,你们大人物吃肉,总该给我留点汤,不是么?”

    “你……”

    那西海龙太子立时冷笑了起来:“左右逢源,空手套白狼,你想得倒美,就凭你一个区区镜州小修,居然也跟本太子耍起了滑头,你真觉得我们两个都离了你便……”

    “殿下暂且息怒!”

    青云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深深的躬身一礼,然后笑道:“兴许是在下刚才没有把话想清楚,倒让殿下误会了,在下可不是想帮着两位中的哪一位抢这造化,而是……”

    他脸色忽然有些阴森,道:“两位谁不答应我的条件,我便要帮他的对手夺这书匣……”

    “哗……”

    直到此时,诸修才算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顿时大变。

    一开始都被这尊府少尊主的样子给骗到了,此时才知道他野心如此之大!

    他挑了最合适的时机现身,自己便成为了决定东土与西海两者之间胜负的决定性力量,确实,他帮哪一方,哪一方便可以得到这藏经殿里出来的造化,但是,如此一来,另一方的人自然对他恨之入骨,而且作为帮手,他也未必便可以拿到足够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所以他干脆反着来,直接逼两方答应他的条件!

    谁不答应,他便要帮另一方!

    至于这书匣,或说里面那道整个遗地最大的造化,是谁能拿到,还是要看自己……

    直到此时,诸修才发现,这位一直显得有些卑躬屈膝的少尊主,居然有这等阴险心思!

    再看时,才发现他已双手负于身后,一副自得的笑意。

    就连他身后,那三位鬼神也皆是抱臂而立,冷笑着看向了诸人。

    “你……”

    西海龙太子如今才知道他其实是在同时威胁自己和东土一方,心间顿时大怒,厉喝一声,便要上前责骂,但也就在此时,他身后那背后背着龟盖的老者又急忙过来,低声说道:“殿下,老龙王说了,这太古遗地里面,其他的东西都不值什么,惟有那幅画才是我们……”

    这西海龙太子眼底精光涌动,咬牙半晌,终是没有开口。

    “看样子殿下已经答应我了?”

    青云现望了西海龙太子一眼,笑着躬身一礼。

    西海龙太子冷笑了一声,缓缓道:“本太子想要的东西,你敢插手,我便杀你,但其他的那些破烂,本太子也瞧不在眼里,只不过,你今日威胁我的事情,离了遗地之后……”

    “我懂,我懂……”

    青云现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道:“离了遗地之后,太子想找我麻烦,尽管去找我爹!”

    说罢了,又笑着向东土姜清问道:“东土的道友意下如何?”

    周围诸人,目光也皆向着姜清看了过去。

    只见这姜家年青一辈的天才,正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

    在他身边,那几个少女都已有些焦急,希望他快些驳斥这个看起来很嚣张得意的尊府少尊主,但偏偏,姜清听着对方连问了两遍,却也只是缓缓抬头,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良久之后,他才淡淡开口:“我答应了,你便相信?”

    “一个是西海太子,一个是东土天骄,你们说出来的话我还有不信的?”

    青云现笑道:“另外道友也不要再想那么多其他的了,你们两方一个不远万里赶来镜州,一个堂堂太子殿下迂尊降贵,定然皆有所图,想必你们早就知道这遗地里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了吧,倘若你们都一心想拿到那造化,那么便定然不可能握手言和了……”

    “既然如此……”

    他笑了笑,道:“这时候除了答应在下的请求,还有什么办法呢?”

    姜清听了此言,目光死死看向了那方书匣,心底似乎闪过了很多念头,拳头渐渐握起。

    然后很久很久,他点了点头。

    周围那几位少女顿时脸色大变,皆有愤愤不平之色。

    青云现则忽然大笑了起来,轻轻拍手,道:“既然两位都没有意见,那在下便不客气了!”

    说着一指方贵,道:“这是第一个条件,我先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