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就要斩你

第四百一十一章 就要斩你

    “什么鬼?”

    看到青云现向着方贵冲来的样子,那只正与别人一起冷眼观旁的老白猿也大吃了一惊。

    此前看到方贵忽然拿出了那颗疯魔丹,他们都并没有太当回事。

    对于他们大部分人而言,都不觉得方贵吃下了那什么丹药会有用,毕竟他的修为与青云现一行人相差实在太大了,这份差距,大到了根本就不是什么丹药可以弥补的程度!

    世间有疯魔丹,多用其来统称那些吃下之后,可以激发人之潜力,使人短时间内爆发出远超自己平时力量的丹药,但再强的疯魔丹,也有一定限度,筑基低阶的人吃下了疯魔丹后,或许可以短时间内与筑基中阶一战,但战过之后,服丹之人也定然要付出很大代价!

    但无论如何,都绝不会出现筑基低阶服下了疯魔丹后,可与金丹一战的情况!

    因此,无人觉得方贵吃下了疯魔丹,便可以是青云现及三位大鬼神的对手……

    ……虽然这丹的名字确实有点霸道!

    但就算是想得再清楚,这老白猿也没想到他服丹之后,这一剑斩向了自己啊!

    关我什么事?

    难道你吃了疯魔丹之后真的疯了?

    ……

    ……

    只是到了这时候,他心里纵是再糊涂,一见剑意已临身,也只能飞身闪避。

    方贵这一剑斩来,周围灵息便已荡至了极点,肉眼可见,他身周已有一道精纯紫意流转,使得他剑意暴涨,几乎达到了普通筑基境界所难以想象的程度,即便是以老白猿强横无比的神兽境界,也不敢任由这一剑落在身上,只能急急退开,拼命大喝:“你想做什么?”

    “轰!”

    他这一退,那一剑便斩在了地上,直将地面斩出了一道深深沟壑。

    明月小姐便在老白猿身边,被这一剑擦着身子斩下,剑上威压几乎使得她喘不过气来,心间瞬间升起了一个惊骇至极的念头:“他的力量怎会这么强,似乎比宫师兄……”

    其实方贵早就在她面前与宫商羽交过手,以平局收手!

    只是这一路上,方贵嘻嘻哈哈,毫无高手风范,又从未出手,倒让她轻视了几分。

    直到这时候近距离感受到了这一剑上的威压,才忽然骤感惊愕。

    “这小哥哥也是仙道筑基?”

    而看到了方贵这一剑出手,便是那些东土来的少年少女们也吃了一惊,大感意外。

    早就听说北域被尊府敲骨吸髓一千五百年,几乎夺光了气运,所以北域的修士甚至是一代不如一代,仙道筑基极为稀罕,之前见到了苍龙一脉大弟子乃是仙道筑基,还不觉什么,毕竟只看到这么一个,而且苍龙一脉与龙族有关,得到龙族支持的话仙道资源也不稀奇……

    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修士,居然也是仙道筑基!

    因着心里一惊,再加上方贵突然向那老白猿出手太不可理喻,因此一时间众人只是觉得错愕,却无人阻止于他,就连那青云现,都因见到了方贵向老白猿出手,稍稍怔了一怔。

    而老白猿又是因为青云现已经向方贵冲了过来,所以退开之后,只是喝斥,没有还击!

    这为方贵争取了一息功夫!

    ……

    ……

    “砍死你!”

    趁着这个功夫,方贵一步踏上,又斩出了第二剑!

    这一剑斩出之时,他不仅运转了仙道筑基之力,身上更是忽然红光一现,却有一道鲜红如血,迎风飘飞的大红袍子罩在了他的身上,随着他这一剑斩落,红袍之上的力量加持起来,第二剑的力量顿时瞬间暴涨,已分明跨过了金丹境界这道门槛,直直斩向了老白猿……

    “什么?”

    老白猿也万万没想到这一着,直惊的颈后毛发都竖了起来,

    此前方贵虽然忽然展露了惊人的仙道筑基根底,力量强横,毕竟与它相比差了一个境界,他还不放在眼里,但如今这一剑的力量得到了红袍加持,却瞬间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身材陡乎之间一缩一涨,运转妖兽神通,才堪堪让过了这一剑,胸前金毛已断了数根。

    “那是……鬼神气息!”

    而骤然见得方贵身上的血色红袍,青云现已经他身后的三大鬼神,也同时吃了一惊,别人乍一见下,或许还不知道那红袍是何物,他们却瞬间感应到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

    一时难以想象,怎会有鬼神的气息忽然出现在了那太白宗弟子身上?

    甚至迎着那惊人的鬼神气息,就算青云现是已经冲到了方贵身后的青云现,也是心间警兆大起,他甚至不敢直接向方贵出手,而是飞快的后退,生怕误中了什么陷阱,所以只能一边退,一边急急向那猪首人身的鬼神传去了一道神念,请这鬼神出手,前去镇压方贵!

    于是这一退一传递心念之间,方贵便又多争取了一些许功夫!

    ……

    ……

    趁着这功夫,方贵忽然向着老白猿斩出了第三剑!

    在这一霎里,他体内已有腾腾如烈火一般的药性滚滚化开,正是那一颗九天十地八荒六合惟我独尊丹,丹药入腹,药性发作没有那么快,直到这数息时间过去,才总算药效涌起。

    在这时候,方贵忽然觉得身体里面燃起了熊熊烈火,正自内而外的烧了出来……

    “哈哈,果然是疯魔丹啊……”

    方贵自己都觉得随着这腾腾火意,心里像是生出了一种极为狂妄的感觉,仿佛一瞬间觉得天底下所有的事都不是事了,现在的自己就是九天十地八荒六合惟我独尊第一人!

    尊府鬼神敢惹自己,砍他!

    龙族敢小瞧自己,砍他!

    东土来的人居然这么不念旧情,砍他!

    ……

    ……

    好在这汹涌的狂意吞噬之下,他还是保留了一丝理智,因此那些不好惹的一个也没砍。

    他只是咬紧了牙关,把持着手里那柄已经觉醒了某些力量的黑石剑……或说是浮屠剑,将所有能控制得住的灵息都灌入了这一剑之上,再加上鬼神之力加持,凶狠斩落……

    斩得,还是那只老白猿!

    而这老白猿如今已快要哭出来了,它觉得自己这一路上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啊,无非是件明月小姐不喜欢这太白宗弟子,再加上它自己也曾经被太白宗后山的那位大妖所伤,心里一直暗怀不忿,动了几次念头想杀方贵解恨而已,只是动念,终究什么也没做啊……

    怎么如今他就非要逮着自己来砍?

    更偏偏,这分明只是一个筑基境的小修士,居然一剑强似一剑!

    第一剑便已是蕴含了仙道筑基之力的一剑,其势之锋,让它都不敢以妖躯相迎。

    第二剑便已有了鬼神之力加持,让它都感受到了可怖的威胁。

    而这第三剑斩来之时,再加上了那一颗光是名字都已经让人有些心惊肉跳的疯魔丹之力,更是使得方贵这一剑斩下,甚至让这老白猿都感觉到了一种命在旦夕的惊恐之意!

    若是方贵一开始便施展出了这么强的力量,它反而不会如此吃惊。

    偏偏连续三剑,每一剑都以一种超乎常理的方式力量大涨,才让它有些应对不及!

    眼见这一剑还未斩到,眉心便已嘭嘭狂跳,似乎下一霎便要被他一剑劈开了脑袋。

    这老白猿终于什么也顾不上,闷吼一声,周身妖息狂啸,瘦小的身体里面,像是有洪荒巨兽在剧烈的奔腾冲撞,而后,无法形容的狂暴巨力,从老白猿体内猛然间爆发了出来……

    “嘭……”

    方贵直接被这力量撞得倒飞了出去!

    甚至他嘴角,都被震得咳出了一缕鲜血,但表情却显得有些兴奋。

    “不好……”

    也就在周围诸人都有些惊骇的看着这一剑时,忽然间东土姜清,以及龙宫太子背后的乌云里面的某人,同时发出一声大喝,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急急一步踏上,似要阻止……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那老白猿一身强横力量彻底摧动,震飞方贵,仿佛也有某种冥冥中的禁忌被触动了。

    “喀嚓……”

    有沉若闷雷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宛若来自九幽。

    场间所有人,在这一霎,都有一种被某些目光都盯上的感觉,使得他们心里无比发毛,这种感觉,若要细细去讲,便像是老白猿忽然之间的力量爆发,惊醒了这遗地之中,某个沉睡的存在,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遗地之间的这些人,然后他便开始……发怒了……

    “这厮好大的胆子……”

    所有人都明白了方贵真正的用意,一时又惊又恐!

    那厮居然是故意逼得老白猿爆发所有的力量,触动这遗地里的禁忌……

    ……他就不怕惹出太大凶险,所有人一起丧命于此吗?

    ……

    ……

    惊怒之下,有人连声大喝:“杀了他!”

    但口中虽然说着要杀了方贵,可是那龙宫太子,却是身形一闪,急急向不远处地面上那只黑色的书匣冲了过去,他身形如电,却还没有抓到书匣,另一边姜清也急急欺身过来,速度倒是比他还要快了几步,大袖一扫,便已挥出了一道青光,直向那书匣卷了过去……

    “找死……”

    别人没有真个向方贵杀来,那老白猿却是真个动了杀机。

    他被方贵三剑逼出了真正的气机之后,立时便觉得不对,似乎天地间有某种存在直接盯上了它,这让它惊骇的身体都忍不住发抖,仿佛已有刀架在了脖子上,随时掉了脑袋。

    于是在这一霎,它又惊又怒,厉吼着向方贵冲来。

    便是要死,也要先将方贵一块带上……

    但是,它不动则已,一动之下,周围遗地忽然生出了无尽变化!

    便像是那危殿之间,支持着最后平衡的一根木椽,本来大殿便已开始倾塌,随着这最后一点平衡失去,立时全然垮了下来,整片遗地之中,远处山峰忽然倾塌,大殿轰然倒地,山间无数怪吼声一片片的响起,若说这是一方残缺的世界,如今这世界已被人揉成了一团!

    老白猿还未冲到方贵身前,已被无数无形的力量挤压,化成了一团肉酱。

    而姜清与那龙宫太子的手掌还未触动那书匣,便已被无穷的力量将他们震飞了出去……

    倒是方贵,刚才被老白猿震飞,倒是恰好跌在了那书匣不远处,一见此时姜清与龙宫太子都被震飞,那匣子反倒成了无主之物,他也急忙一个骨碌爬了起来,冲到匣子身边。

    “你敢……”

    龙宫太子厉声大喝,姜清也死死的看向了他。

    “哈哈,方老爷我有什么不敢?”

    迎着两个人的目光,方贵哈哈一笑,飞起一脚,将书匣踢向了不远处的青云现。

    然后他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