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大赚特赚

第四百一十五章 大赚特赚

    “万万不能?”

    已经有些渴望的等着丫鬟杨柳将灵药借过来,暂且饱腹的明月小姐,忽然听到了方贵那干脆利落的回答,立时恼怒不已,猛然坐起了身来,难以置信的向他看了过去。

    而方贵这时候则正好整以暇的向她看了一眼,口中却在向着满面通红的杨柳小丫鬟说话:“你这人不错,我交你这个朋友,所以你自己想吃,我就分给你,但其他人就算了,反正之前不是还有人悄声的说这些灵药不值钱,随便让太白宗这些土包子们采去就行了么?”

    “现在土包子手里有灵药,就是不给别人吃!”

    “……”

    “……”

    明月小姐听了,脸色已胀得通红,心间更是恼怒至极。

    刚入遗地时,她故意不说那些灵药的价值,有意戏耍方贵,但她哪里能想到,如今居然会落得这步田地,这些灵药确实不值什么钱,但到了关键时候,却成了珍贵的食物啊!

    也是直到这时,她才知道其实当时自己说的话,方贵已然听到了。

    只是有些不明白,既然他知道了,又为何还要采下那些灵药,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吗?

    只是她哪里能想到,方贵一开始倒也没想过会有现在这样子,一开始采集灵药,确实是听她这么一讲,路边随便一株杂草,居然便值得三千灵精,当然要一棵不剩的采集起来,到了后来,虽然她说话小声,但以方贵的修为却也听到了她的话,知道这灵药并不值钱。

    别说三千灵精,拿到了外面,恐怕一百灵精都卖不得,而他继续采的原因很简单……

    ……一百灵精就不叫钱了吗?

    ……

    ……

    一时被方贵拒绝,明月小姐当真是又愤恨又羞恼,一气之下,便想绝不搭理方贵。

    只是已经饿了这么久,那腹内空荡荡的虚火感,又岂是这么容易克服的?

    修行中人,多有远离人间烟火,甚至辟谷修行,滴米不沾之人,但这可不代表修行中人便是不死不坏,实际上,便是辟谷之时,也可以通过对世间灵气的吐纳,得到足够的滋养,而偏偏,这遗地之内,灵气几乎半点不存,再加上那无穷无尽的压制之意,更使得她们灵息与体力的消耗都极大,这时候便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了,她们甚至需要比凡人更多的食物!

    “你且回来,我们万万不求他!”

    明月小姐愤怒无比,将丫鬟杨柳叫了回来,气鼓鼓的撑了一个上午。

    但到了下午时,腹内那空荡荡的饥饿感,再度升起,而且更难受,若不是她拼命用法力压着,恐怕都已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偏偏这时候的方贵一看到了饭点,便又大大方方的掰了一截老山参在那里啃着,喀嚓喀嚓的声音在残殿里回荡,让人听着一阵阵火大……

    “嘿嘿,这么好的东西,偏偏当时就有人看不上呢……”

    方贵愈啃愈是得意,几乎要哼起小曲。

    明月小姐听了,又是一阵火大,忽然感觉周围无数眼睛都正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这才发觉,不仅是自己已经饿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就连身边那些护卫还有杨柳丫鬟都已快承受不住了,一行人明明都是修行中人,偏偏这时候都已给人一种面黄肌瘦的感觉了。

    “要不……分给她们一些吧?”

    紫面女孩有些心软,犹豫着跟方贵商量。

    “你们东土的人就是天真,换了你她分给你不?”

    方贵训了她一句,道:“况且她刚才还说你长的难看来着……”

    紫面女孩低下了头,心想你说的更多……

    “呵,谁要他的可怜?”

    而他们这一番话,倒又引得旁边的明月小姐一阵羞恼,腹中实在饥饿难耐,她忽然坐了起来,冷眼看着方贵道:“不过就是几株灵药而已,我也不白要你的,付你钱如何?”

    “付钱?”

    方贵听了一怔,笑吟吟的转过了头来:“付多少?”

    明月小姐让杨柳将乾坤袋拿了过来,从中取出了一叠灵票,道:“我买你所有的!”

    “啥?”

    方贵顿时瞪大了眼睛,只见那一叠灵票,差不多有几十张,每张皆是万两灵精的面额,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这特么加了起来,那岂不是得有几十万两的灵票?谁家出门直接带这几十万两的灵票在身上啊,你这是来遗地探险的,不是跑到大集上买菜的啊……

    以前就知道这明月小姐掌管丹火宗的生意,是个有钱的主儿!

    但如今忽然见了她身上的灵票,方贵还是忍不住觉得,她是真有钱啊……

    ……

    ……

    “好,看在我古通老哥的份上,我也不能真让你饿死,你说你要买什么?”

    明月小姐气道:“我说了要买你所有的……”

    话还没说完,方贵忽然摇头道:“我先看看你买得起什么!”

    说着便随手拿了个乾坤袋,往地上一倒,顿时一座小山出来了,里面既有星辉草,也有锅盖大小的灵芝,还有横七竖八一个个长的跟手臂似的老山参,地瓜一样的首乌,磨盘也似的太岁,最吸引人的,居然还红彤彤看起来非常可爱的小果子,那是山楂么?

    一想起了山楂的味道,明月小姐便已舌底生出酸津,准备挑些自己喜欢的。

    但在这时,方贵已从那一堆灵药里,挑出了一株蔫蔫的青草,道:“这个,三千两!”

    “什么?”

    明月小姐闻言,已是气不打一处来,那星辉草空有年岁而无灵气,况且蔫蔫的看起来一点水份都没有,怕是喂猪都不会吃,你倒要卖我三千两一株,这是拿我当傻子么?

    “这个价格,可是当初某个人告诉我的啊……”

    方贵道:“这星辉草拿出去一株起码三千两,我在里面没给提价就不错了!”

    明月小姐顿时满面通红。

    她当时为了戏耍方贵,故意只说这灵药的年份,而不提它没有灵息,因而药性大打折扣的事,本是想故意看着方贵收一堆不值钱的杂草回去,没想到如今居然坑了自己。

    这时候也不好意思说破,只是冷着脸道:“我不喜欢这个!”

    “不喜欢吃草?”

    方贵笑了笑,又拿起了一个脑袋大小的灵芝,算是个头小的,道:“那我还有别的,一棵草便值三千两灵精的话,那么这灵芝可就值钱啦,我记得在丹火宗时你给我看过一个账单来着,上面千年份的灵芝,便要三百灵精一两,我这个可是生了上万年的,卖你一千两灵精不亏吧,瞧这个头,起码也得有四五十斤吧,就算你五十斤好了,你算算这个钱……”

    说着自己算了算,转头问紫面女孩道:“一共多少?”

    紫面女孩犹豫了一下,小声道:“五十万两……”

    明月小姐额头已生出了青筋,账是可以这么算的吗?

    你那灵芝,光有个头没有药性,便是拿了出去,也只能当蘑菇卖,值不了几个铜板……

    “再不喜欢,还有……”

    方贵放下了灵芝,又拿起了一根老山参,道:“我这萝卜,不对,是万年成精甜脆可口的老山参,口感最好了,放在外面,千两灵精一两不过份吧,这一根,起码得三斤……”

    听得他在那自夸自赞,活像个卖萝卜的。

    明月小姐已是有些咬牙切齿,冷眼看着他:“你是故意羞侮我么?”

    方贵放下了手里的萝卜,笑道:“我只是单纯的不想给你!”

    明月小姐心间大怒,有心不搭理他,只是腹内饥饿,却实在挨不过,再加上她也确实不将区区几万两灵精放在眼里,只想着多挨上一天两天,便可以离开遗地,又何必凭白受这苦楚,便忍不住心下一横,忽然向杨柳道:“也不过三万两灵精而已,你去拿给他好了!”

    杨柳有些犹豫,但见明月小姐主意已定,便还是拿了三张灵票过去了。

    方贵痛快之极,将一株老山参给了她们,还卖杨柳一个面子,挑了个个大的。

    ……

    ……

    明月小姐等人皆有些心急,拿来之后,还是硬撑着架子,让杨柳以法术化出了一汪清水,洗了一遍,然后才拿小刀分成了几块,与那几个早就饿的头晕眼花的护卫们分着吃了。

    腹内暂且有了东西,稍有精神,便冷起脸来,不再搭理方贵。

    而方贵也老神在在,自顾自的参悟玄法,或是与紫面女孩玩起了媳妇跳井。

    不过两个多时辰过去,明月小姐便觉得腹内又是一阵虚火上升,心里觉得极是不解,心想自己在丹火宗时,胃口向来不好,便是吃一颗梨子,便可以一整天都不吃饭,如今到了遗地之中,怎么胃口忽然好了起来,之前的山参自己起码吃了半斤,却这么快就饿了?

    可是心间再诧异,饥饿的感觉总是骗不了人的,她挨了一会,终于又向杨柳使眼色。

    杨柳于是又拿了几张灵票过去了,换回了一根老山参。

    再度分而食之,明月小姐觉得好受了些,只是有些盼望,宫师兄等人怎么还没有动静呢?

    不是说有人拿到了那书匣里的东西,他们便会心生感应吗?

    可如今四五天时间过去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

    ……

    不过如今,好歹比吃不上半点东西的时候强了许多,他们又不敢在这遗地里面乱走,只能苦熬着,如此浑浑噩噩,除了盼着遗地之内再生变化,便只有一直在此枯守,饿了便去向方贵买山参,想着总是能撑过去,却没想到,如此只是过了一天时间左右,明月小姐再向杨柳要山参时,杨柳丫鬟,却已满面愧色,小声道:“小姐,咱们已经没有灵票啦……”

    明月小姐吃了一惊:“三十万两的灵票……”

    杨柳点了点头,面色为难,三十万两,也不过能买十根老山参啊……

    他们一共有五个人呢!

    杨柳见明月小姐脸色难看,忍不住劝道:“要不,您就去跟他好好说说,其实他也不是个坏人,再说了,论辈份他还是您的小师叔呢,总不能真看着我们在这里忍饥挨饿……”

    “别说了!”

    明月小姐一股子傲气,断然拒绝。

    只是腹内饥火有种越来越难以忍受之势,便又忍不住道:“你去跟他说,先……先欠着!”

    杨柳有些为难,心想在这鬼地方,又不见现钱,人家怎么会……

    但没想到过去一说,方贵痛快答应了:“欠着就欠着,先写欠条……”

    说着浑身上下摸纸,但实在没摸着,只好向紫面女孩求助,那女孩犹豫着,拿了一卷古册出来,方贵扫了一眼,见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剑谱啥的,也不理会,直接撕了一页下来,然后烧木为碳,在上面歪歪曲曲的写下了一张欠条,让丫鬟拿过来给明月小姐画押。

    明月小姐看了,有些愤怒:“为何这次是五万两?”

    方贵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道:“九出十三归不懂吗?”

    明月小姐气的几乎忿过了去:“那也是四万三千两!”

    方贵诚恳的解释道:“我怕账乱了,算不过来,取了个整……”

    ……

    ……

    明月小姐气的将账单扔在了一边,根本就不会理会方贵了。

    方贵呵呵一笑,自顾自的参悟起了天机月轮功,一阵修炼完毕时,只见那欠条已经放在了自己身边了,上面已经有了明月小姐的押印,这才大度的不与她见识,萝卜给了一根。

    到了第二回时就没这么麻烦了,明月小姐看也不看便打上了押印。

    日子便这么一天天过去,那本剑谱已经彻底消失,变成了方贵身边的一堆借条,而明月小姐等人也不再只是靠老参度日,什么太岁、灵芝、星辉草、山楂都买去了无数……

    这一方残殿里的诸人,日日等,夜夜盼,就等着有人抢到那一方书匣,成功让诸人从这遗地之中出现,可等了足足一个多月,方贵连那一道玄法都修炼成功了,硬是没有等到半点其他的动静出现,就连方贵都忍不住开始骂了:“那拿了美人图的混帐玩意儿干啥呢?”

    “你着急什么?”

    紫面女孩见他越来越坐不住,只好劝着:“反正你准备的灵药还多呢……”

    “我不是担心饿着啊……”

    方贵指了一下不远处的明月小姐,低声道:“我是担心再拖下去她就付不起钱了……”

    紫面女孩有些意外,道:“她们丹火宗不是……”

    “你别乱说话!”

    方贵表情有点严肃,道:“现在那是我的丹火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