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混水摸鱼

第四百二十三章 混水摸鱼

    “怎么冲我来了?”

    看到了方贵气势冲冲向自己杀来的一幕,青云现惊的寒毛一阵直竖。

    从入遗地到现在,他实在是感觉太梦幻了。

    一开始他出山,只是为了来抓一个小小的太白宗弟子,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出手,只需要黄雀在后,三大仙门驱逐在前,他事后将三大仙门灭掉,夺回他们手里的东西即可,为了这么件小事,他还请动了三大鬼神在侧,实在是稳中求稳,绝然万无一失的小事情……

    但却未曾想到,人还没抓着,便一下子发现了这处遗地……

    入了遗地吧,也不错,虽然三大仙门的人倒楣,尽皆惨死,但他却也仗着时机与胆魄,狠狠敲诈了东土与龙宫一把,要在他们手里夺来这遗地里的大部分机缘,到了那时候,他胃口已经很大了,连这个最初要抓的太白宗小弟子,也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小小搭头而已!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间遗地里面就变天了,再忽然间他便成为了众矢之的,再后来身边三大鬼神便已死的死,伤得伤,而最初自己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的那个太白宗小弟子,如今居然杀气腾腾的向着自己冲过来了……

    怎会如此?

    你凭什么敢?

    青云现心里都生出了一种不甘与荒唐之意,厉声大吼,而在他身边,那仅剩的一位猪首人身的鬼神,更是闷吼一声,不顾一切的向着持枪而来的方贵冲了过去,痛下杀手!

    经过刚才那一场大战,三大鬼神已去其二,仅剩的这一个,也受了重伤,但无论如何,鬼神便是鬼神,如今残余的力量仍比方贵要强,怒喝出手之下,鬼气森森,遮天蔽日,似乎一击便要将方贵拦腰中断,但如今持枪而来的方贵,居然看也没有看这位鬼神一眼。

    “轰!”

    还不等猪首人身的鬼神打到方贵身上,忽然间一道身影暴击而来,倾刻间冲到了猪首人身的鬼神身前,一拳击碎了他的魔身,而后转身连击,拳锋如雨,直将这本来便已身受重创的猪首人身击得向后狂跌了出去,正是阿苦师兄在这时候及时赶了过来,逼退鬼神。

    方贵从台阶上跳了下来之后,丝毫没有跟他说在打算什么,但他明白方贵的意思。

    而借着阿苦师兄逼退鬼神的一霎,方贵挥舞手中的龙枪,狠狠向着青云现刺落,青云现又惊又怒,鼓起了重伤残躲里仅剩的力量,用力一个翻滚,堪堪躲过了这凶狠的一击。

    双眼都已血红,嘶声大喝:“你敢杀我?”

    “唰!”

    方贵一枪刺空,更不答话,反手又是一枪,直接将青云现洞穿,顺势挑飞在了半空之中。

    直视着青云现那血红的眼睛,他低声笑道:“我敢杀的,可不仅仅是你……”

    话声未落时,便已枪身一抖,青云现肉身直接被撕裂成了一团血雨。

    龙枪嘶鸣,宛若活物,将青云现所有的血肉尽皆吞了下去。

    而在更远处,那猪首人身的鬼神也无声嘶吼,随着青云现身死道消,他明明还没有被阿苦师兄逼到绝境,居然也瞬间显得无比痛苦,魔身之上,出现了道道裂痕,魔力层层剥落,居然不用阿苦师兄动手,他自己便已在嘶嚎之中挣扎着化作了散乱的魔气,弥散当场。

    少主既死,鬼神便也不会留在人间,这本就是尊府制约鬼神的手段。

    “哈哈……”

    一枪挑了青云现,方贵直觉心间畅快,放声大笑,与此同时,他也感觉自己手里的天邪龙枪震震颤鸣,仿佛是饮了人血,枪身里面的龙魂已然苏醒,在兴奋雀跃,想要饮更多的血。

    枪助人兴,方贵更是得意,目光四下里一扫,身上杀气渐渐浓郁。

    另一厢里,东土与龙宫正展开着一场翻滚滚的恶战。

    空中那一只巨龟,正死死的缠住了姜清,神通纵横,恶战不已,而在稍下面些的地方,东土来的两位少女与那位少年,则正与龙宫太子及一群妖兵妖将恶战,虽然东土来的这些人皆实力不俗,但毕竟年弱,龙宫太子真龙之躯,又挥舞烂银长枪,已死死将他们压制。

    “姜师兄,我来助你!”

    正恶战之际,忽然响起了一声大喝,然后便见方贵手持龙枪冲进了战团,蛮不讲理的挥舞长枪,出手阴险狠辣,一瞬之间,便将两个反应不及的妖兵妖将挑翻,一身血肉,皆化作了天邪龙枪的补品,龙枪顿时显得更为兴奋,方贵则也愈战愈狠,杀翻一片妖兵妖将。

    “小小凡种,你敢伤我龙宫神将?”

    半空里的龙宫太子见到这一幕,顿时怒不可遏,厉声大喝。

    “我不敢!”

    方贵干脆的回答,出手杀的更快,专挑那些饿的身形缓慢,反应迟钝的人下手。

    “找死!”

    龙宫太子大怒,便要欺身过来斩杀方贵。

    但他身边,那两位东土来的少女与少年,早就紧紧缠上了他,这三人皆是仙道筑基,只是年龄小些,修为不高,而且明显也没有太多与人斗法的经验,这才一直被龙宫太子压制,可是龙宫太子想要瞬间舍了他们来杀方贵,那也极难,一时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

    趁着这个机会,方贵则是越杀越狠,天邪龙枪积累的血气愈发的浓厚。

    周围龙宫的妖兵妖将,皆是被他杀到胆寒,越来越多的人冲过来围攻于他,只是这些妖兵妖将,本来就已饿的头晕眼花,实力大损,在这时候方贵又披上了鬼神红袍,力量大增,便是在他们的围攻之中,仍然不落下风,反倒是龙枪陡乎出没,带走了一条条人命。

    “敢与我龙宫为敌,尔等皆会死在此地!”

    那龙宫太子,已气的哇哇直叫,怒吼连连。

    方贵听着好笑,正想损他两句,忽然间感觉头顶之上,有狂风袭来,他大吃一惊,身形急急飞遁,再下一刻,一道可怖神光从他刚才所在的位置擦过,将下方的地面击出了一个大坑,却是头顶之上的巨龟,居然抽冷子挥出了一爪,那狂猛可怖的力量,险些带走了他。

    “居然还有功夫向我们出手?”

    方贵一惊不小,抬头看去,却顿时皱起了眉头。

    入了这一场战局,他本来就一直在观察各方局势,尤其是上方的巨龟与姜清两个。

    那二人,一个是海族大妖,凶残暴戾,一个是东土天骄,高深莫测,在这遗地之中,他们两个才是可以决定战局走向的人,也是这时候的方贵正一心观察的对象,本来以为他们修为皆差不多,应该可以斗个旗鼓相当,可如今看了起来,赫然发现局面有些不对劲了。

    那巨龟愈发的凶险,出手之时巨力滔天,层层神光呼啸不已,而他的对手姜清在这时候,则是左突右闪,只是偶尔,才会出手还击,同样也显得有些有气无力,难伤对手……

    堂堂东土天骄,怎么沦落到被人压着打了?

    ……

    ……

    “难道这姓姜的其实也是个废物……”

    眯着眼睛观察半晌,方贵渐渐看出了其间的猫腻。

    姜清不是根基不扎实,也是神通不精妙,而是灵息近乎枯竭了……

    这一个月里,每一方人,都倍受煎熬,既无食物,亦无灵气,也只有他和阿苦师兄、婴啼三个人身上采了足够的灵药,但是借着这灵药,也只是可以勉强填饱肚子,不至于挨饿,但那灵药里面药性极少,吃得再多,都不可能让他们维持自己的饱满的灵息与力量!

    在这遗地,惟有一物,可也以让他们保持自己的修为圆满!

    那便是生灵!

    只有那些身上有修为在的人,才可以让他们又吃得饱,又炼其修为化作灵息。

    所以这一个月里,龙宫一直在寻找人的踪迹,明月小姐身边的丫鬟侍卫也好,此前三大仙门弟子落在了这里的尸首也好,苍龙一脉的三位弟子也好,甚至是他们自己带了过来的妖兵妖将也好,他们都已吃了无数,这才可以一直保持巅峰状态,甚至于愈战愈凶……

    而那东土姜清,只是好运撞到了阿苦师兄,分得灵药吃,没有饿死罢了。

    他毕竟是拉不下脸来吃人的,所以这近乎一个月的时间里,都没有得到足够的灵气滋养肉身,又还能剩几分力气,可以恶战到此时才显出颓势,已经是他平时苦修的结果了!

    不仅是他,那些东土来的少女少年们,都有这样的问题。

    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被龙宫太子压制的太惨……

    ……

    ……

    “呸,居然还需要吃饭,果然是个废物……”

    看出了姜清的问题,方贵立时动了心念,忽然从战团之中脱离了出来,大步踏着虚空向上奔去,口中大叫时,手里则已多了一个乾坤袋,对准了正被苦苦追杀的姜清掷了过去。

    “姜师兄,我来助你屠杀巨龟……”

    “嗯?”

    姜清这时候也正在巨龟追杀之下,撑得辛苦,冷不防听到了这么一声大喝,心里也是一惊,神识感应到了飞来之物,他也急忙抽身迎上,大袖一卷,将那乾坤袋接在了手里。

    神识稍一感应,顿时又喜又惊,有些纠结。

    喜的是这乾坤袋里,居然皆是适用于金丹境界修士的补气丹药,也正是他这时最缺之物。

    惊的是万一方贵其实不怀好意,想让自己与这巨龟两败俱伤呢?

    那这丹药自己吃不吃?

    当然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