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胜负关窍(三更)

第四百二十六章 胜负关窍(三更)

    “踢你龙腚不算啥,我还得剁你的龙头!”

    方贵这一战,可谓酣畅淋漓,越战越猛,趁此机会,将太子敖狂死死压制。

    而太子敖狂这时候的心情,则当真已经愤怒到了无以复加。

    诸般羞恼、愤怒、疑惑、不甘之意,皆在他心间腾腾燃烧了起来,燎着他的心肝肺,摧动着他的理智,几乎将一切都忘在了脑后,只知道要抓起龙纹枪与方贵拼命。

    这等凶气滔滔之下,就连那群东土少年少女都感受到了他那几乎疯魔一般的意味,下意识的便不敢离他太近。

    只是,饶是太子敖狂出手如此凶怖,但想要拿下方贵又哪有这么容易,太子敖狂仗着自己的满腹疯狂,悍不畏死,也只是堪堪从方贵的压制之下挣脱出来了而已,想要反败为胜追杀他时,却忽然发现方贵又变得滑不溜手,你凶我退,你退我赶,翻翻滚滚恶战不已!

    “王八蛋的臭长虫,会说话你就不是蛇啦?”

    “一群活在海里的泥鳅罢了,还敢欺负我家旺财?”

    “不是说要杀我嘛,来我站在这里让你砍两刀……”

    “我去你真砍……”

    “……”

    “……”

    声声调戏,只是使得太子敖狂愈发愤恨,浑忘了一切,只想先杀方贵而后快。

    而这样一幕,如今却皆被遗地之外的龙宫大修捉在眼底,乌云之中,两道冷幽幽的目光十分阴沉,吩咐左右:“去查一下,如今这个与龙子交手的人是东土哪一族的小辈!”

    这时候他已怒不可遏,龙子入了遗地,与人争锋自是难免。

    但就算是东土大族子弟,也不该如此羞侮太子!

    无论造化归于谁家,这事事后会讨个说法!

    但是很快的,便有身边的妖仆急急捧着道卷赶来,向那龙宫大修回禀:“回相尊,此子竟然不是东土大族修士,而是北域仙门小修,此前在楚国太白宗修行,后又入安州尊府效力,只是于两个月前,公然叛出尊府,于安州尊主玄崖三尺神诞大闹一场,败尽尊府同代天骄,斩杀了包括白天道生在内的无数天才,如今正被安州尊府通缉,人头悬赏三万灵精……”

    “什么?”

    这位龙宫相尊大出意料:“这等本事,居然不是来自东土?”

    旋及更怒:“小小北域,也敢有人如此对龙宫不敬?”

    ……

    ……

    喀嚓嚓……

    而在此时的遗地之中,方贵与这太子敖狂正斗得难分难解,心下也着实吃惊。

    这位龙宫太子怒火烧心,却始终拿方贵没办法就不说了,而方贵看起来轻松,实则心里也有些意外,如今的自己,已是仙道筑基,且修炼横扫九天无敌霸玄功,更有鬼神红袍加持,手里的兵器也是天邪龙枪这等神物,可谓实力发挥到了极致,但对上了太子敖狂,居然也不好取胜。

    尤其是,他能感觉到,其实这位龙宫太子,如今状态并不甚佳,虽然他也吞噬过几个人,但体内灵息仍然比不上这一个月来时时有灵丹补气灵息的自己,经过了这一番番大战,他先败青云现,又施展了一次消耗可怖的龙族秘法,这时候体内的灵息也已所剩无多了。

    但就算如此,方贵还是觉得他始终无法轻易的拿下,倘若他可以任意施展龙族秘法,甚至说,他只要再施展一次之前那秘法的话,自己究竟能否敌得过他,还真是两说……

    ……

    ……

    只不过,他们两人这一战没有分出胜负,但半空里巨龟与姜清却战势愈发的激烈,姜清得了灵丹滋养,灵息渐渐恢复,也是越战越猛,诸般东土姜家神通皆施展了出来,虽然在此之前,他便已肉身受创,伤势不溅,可经过了一番酣战,却还是渐渐抢回了上风……

    斗到分际,他抓住一个机会,横笛于唇,轻轻吹奏,天地之间笛声飞扬,却似化出了一张大网,直将那巨龟网在了中间,而后他大踏步向着巨龟奔来,凝聚了浑身丹光的一掌,直直的向着龟首斩了过去,这已经是他除了面对阿苦师兄之外,第二次大动杀机。

    若在平时,他也不会对这龙族巨妖痛下杀手,以免惹了不必要的麻烦,可如今,他伤势同样很重,却顾不得这许多了,若是这时候再想东想西犹豫不决,那死的便有可能是自己!

    还好这巨龟不是真龙,杀起来压力没那么大!

    “吼……”

    而那巨龟见状,同样也是勃然大怒,龟首嗖的一声缩进了壳里,同时四爪挥舞,拼命硬扎,电光石火间,便听得一阵巨响,天地摇晃,东土姜清那一掌,击在了它的龟壳之上,居然将它那坚实如宝甲的龟壳打的裂开了无数深壑般的口子,妖血磅礴,喷溅了出来。

    而巨龟吃痛之下,也是挣脱了笛声束缚,嗖的一爪横扫,劲风狂飙,姜清躲过了一爪,却躲不过那狂风,也被扫在心窝,像是受到重锤连击,踉跄后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哎呀,有好东西……”

    方贵猛得警觉,急忙将天邪龙枪挥动,扫去半空,接那哗啦啦洒落的龟血。

    有了这大妖之血,天邪龙枪便可以凶威再盛,自己就可轻松获胜。

    而同样警醒了过来的,还有太子敖狂,他本是被方贵气昏了头脑,不顾一切,这时候见得巨龟受伤,却忽然一个激凌,暗叫:“不好,龟相毕竟只是海族修炼成精,不如我真龙血脉,对上了东土天骄,实力终是差了毫厘,他既无法取胜,那关键便只在我身上了……”

    他与东土这场造化之争,原本的关窍,只在巨龟与姜清身上,这两方分出了胜负,其他人便左右不得大局,而这一点,本来也是对他们龙宫有利的,毕竟巨龟吞噬了不少生灵,灵息充沛,可没想到方贵以灵丹相助姜清,却始得形势逆转,巨龟居然拿不下姜清来了。

    而如今一来,那决定胜负的关键,便成为了在自己身上。

    自己若是赢了,缓出手去相助巨龟,同样也可以助它击败姜清……

    如此关键时候,自己怎能浪费时间?

    想到了这里,他冷汗都快流了下来:“只要我可以帮着龟相取胜,大局便只在我龙宫手中,这个野小子的性命,还不是任我拿捏,可恨,之前我竟气晕了头,没反应过来……”

    心里觉得这不怪自己,实在那厮太过可恶!

    而反应过来了这一茬,他也瞬间心里闪过了无数念头,战况中的一切了然于胸。

    “仅凭肉身之力,我并不占太大便宜,击败那野小子都难,想要一举挫败这些人,惟有凝聚灵息,施展龙族秘法,适才我第一次召唤雷霆,族人想必已心生感应,为我加持神力,所以,只要我可以第二次召唤雷霆,别说这些蝼蚁,便是那东土姜清也抵挡不住……”

    “哗!”

    一念即此,他也忽然摇身一摆,居然化出了真龙之形,直向地面扑去。

    恰好与奔过去接那巨龟妖血的方贵是两个方向。

    这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打着打着,忽然间各奔东西,不欢而散。

    “嗯?”

    跑过来接巨龟妖血的方贵,本以为太子敖狂会追着自己过来,正暗自提防,没想到他居然也跑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心里顿时有些诧异,向他那方向一看,顿时大吃了一惊。

    他已猜到了太子敖狂的目的!

    “哗……”

    化出了龙身的太子敖狂,身形足有十多丈长,龙身一卷,便接近了地面。

    这时候地面上的不是旁人,正是一直旁观,像是在看大戏似的明月小姐一行人,而那太子敖狂冲近了地面,立时大嘴张开,獠牙密布,毫不犹豫的向着她们一口吞了下来……

    没错,龙宫太子要吃人!

    这时候,只有吞食了这些生灵,他才可以炼出足够的法力去施展龙族秘法!

    而对于自己能不能吃到这些人,他却没有分毫的担心,这时地面上的,也只有明月小姐,她的丫鬟,以及三四个护卫而已,区区修为,在它面前根本就没有分毫抵抗之力,而在她们身边的,则只有正呆呆出神的宫商羽一人而已,这厮乃是苍龙弟子,又岂敢忤逆自己?

    事实也确实如此!

    “宫师兄……”

    眼见得一条恶龙忽然向自己冲了过来,狰狞可怖,明月小姐直惊的一声尖叫,扑得跌倒在地,那那可怖龙威面前,她甚至忘了自己也是一个修行中人,全然不知反抗……

    惟一能做的,也只有下意识的一声呼唤而已!

    可听着这一声呼唤,远处的宫商羽只是漠然转过了头来,眼神空洞。

    “吼……”

    太子敖狂则是大为兴奋,只见那明月小姐身边的丫鬟杨柳已祭起法器向它打来,那几个护卫也是逃得逃,惊慌反击的反击,可是这等程度的法器与玄法,对它来说不说是挠痒痒也差不多了,身躯舒展,仍是轻易的冲到了明月小姐身前,大嘴张开,向着她狠狠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