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见见家长

第四百三十五章 见见家长

    “这是什么鬼地方?”

    忽然之间进入了一个小小村落,无论是青云木哉还是龙宫相柳,皆是大吃了一惊,望着周围的人来人往,一副黄昏将临,炊烟袅袅的景象,他们却皆如临大敌,神色诡异至极!

    自己明明在空中飞遁,追赶那小小太白宗弟子,怎么会忽然来到了这么一个小村子?

    尤其是他们修为强大,神识一动,百里之内无物可逃过他们的感应,但之前他们却明明不知道这么一个小村子的存在,一时他们甚至分不清楚,究竟是这个村子忽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他们一头扎了进来,还是发生了更为诡异的事情,直接有人将他们摄了过来?

    “难道这是他们给我设下的圈套?”

    龙宫相尊在发觉自己进入了这个小村子的时候,便已如临大敌:“难道这是大阵幻境?”

    一时想到了有可能是这些人提前设下大阵埋伏自己,急急运神力于双目,向着四周看去,但这一看之后,却顿时觉得愈发古怪,以他的修为,再高明的幻阵,也可以一眼看透本源,但如今他看向了四周,村落仍是那村落,人仍是那人,全然没有半点虚幻的可能。

    但这却使得他愈发狐疑,以他的修为看了过去,这村落里的人甚至身上都没有半点修为,看起来便像是再普通不过的凡人,只是若是凡人,又为何让自己压力如此之大?

    “这绝不是什么普通村落……”

    与此同时,镜州尊府青云木哉也满心警惕,四四扫了一眼周围。

    能够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自己与龙宫相尊、太白宗主三个人慑入村里,这村子又岂会真的如此古怪,这村落里的人,分明都是深藏不露的强者,偏偏还装出了普通人的样子。

    呵,看旁边那牵着一身泥巴的黄牛的农夫就知道了……

    谁家正经农夫会带着黄牛去耕水田?

    我青云木哉在踏上修行之路前,便是在雾岛种田的,当我不懂?

    ……

    ……

    也正是有所察觉,所以龙宫相尊与青云木哉皆是满心警惕,而后各自做出了反应。

    “何等妖人,想要害我?”

    龙宫相尊冷眼看着周围,深知自己已然陷入了一个极度凶险的环境之中,他沉默半晌,观察周围环境,但在他听到了那磨盘上的女子嘻嘻笑着说了那句话,然后村落里忽然有不少人都猛然抬头向他看了过来时,心底忽然便生出了极大的凶险,大声厉喝,踏了出去。

    那女子说是灭族的人来了,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自己灭族倒是灭了不少,但最近可只说过要灭那小小太白宗弟子的族……

    如此一来,对方究竟是敌是友,便已很明显了。

    虽然不明白这究竟是何地,但他猜也猜得到,这多半便是太白宗主针对自己布的局!

    身为堂堂龙宫相尊,他高高在上,执掌重权,又岂是坐以待毙的性子?

    一见不妙,便已决定先下手为强!

    厉喝声中,他已然周身凶气爆发,想要化出妖相,身形腾空,直朝着高空冲去。

    倾刻间,心里早已想好了各种打算,借妖相的凶暴力量,冲破高空,逃出此地,同时一颗狰狞的蛇首飞探了出去,冲向磨盘,却是另一步的准备,倘若这村落上空有禁制,冲不出去,便要顺势将那磨盘上的女子制住,也好有些倚仗来应付后面可能存在的凶险。

    只可惜,也只是想得很周全而已。

    就在龙宫相尊一声暴喝,凶气四溢,即将化作妖相之时,就在他身边走过,一个手里拿着根竹杖,明明两只眼睛贼亮,偏偏摸摸索索扮成了瞎子模样的老头,忽然咧嘴向着龙宫相尊笑了一声,笑容里分明带了些阴险意味,阴瘆瘆道:“就是你们欺负方小浑蛋了?”

    “啪!”

    说着话时,手里的竹杖忽然扬头打了过来。

    那竹杖看起来也不快,更是没有什么力量,像是随手一击,但却结结实实的敲在了即将化作九首妖相的相尊脑袋上,把这相尊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但旋及便发现,自己好像没受什么伤,仍是十分顺利的化出了妖相,九颗狰狞的蛇头左右摇摆,吞吐魔息,异常凶恶。

    但紧接着,他却忽然傻了眼。

    化作妖相之后,他身躯会呈几十倍的增大,寻常人看在他眼里便如蚂蚁一般,但没想到,如今成功化作了妖相,身形却忽然间矮了下来,只有尺余高,看别人如巨人也似!

    化作了妖相,自己居然缩小了?

    “哼!”

    那瞎子收回了竹杖,抬起一脚将相尊踢飞了出去,不屑道:“真当小浑蛋家里没大人?”

    “吼……”

    龙宫相尊飞在半空之中,愤怒的嘶吼,但身形变小,叫声也变了,居然只发出了“唧唧唧”的纤细叫声,身不由己的落进了旁边的一个鸡圈里,周围的一群母鸡受惊,顿时吓得四下里乱跳,咯咯大叫,一只勇敢的公鸡冲了过来,一口下去,便啄掉了相尊一个脑袋。

    “这……”

    另一厢里,青云木哉动作比相尊慢了一些,恰好看到了他在鸡圈里的惨状,直惊得魂都要飞了出来,大叫一声,便化作一道流光急急向村外冲去,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更是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了,只是使尽了所有的力气,只想着赶紧逃出这个可怕的村子……

    “嗖……”

    专心逃跑时,他的速度果然要快一些,一眨眼便已逃到了村头,眼见得便要遁向远空,但也就在此时,那拴在了路边树上甩着尾巴的黄牛,忽然猛得转头,一口将他吞了进去。

    周围顿时有无数的目光看了过来。

    黄牛老实巴交,慢慢的咀嚼着,一副自己只会耕田的模样。

    “噫……”

    旁边的农夫见了,嫌弃的往牛头上拍了一巴掌,道:“牛怎么能吃肉?”

    黄牛老实巴交不敢吭气,只是心里想:“你咋不说我一只黄牛还要下水田呢?”

    ……

    ……

    倾刻之间,龙宫相尊与镜州尊主皆丢了性命,一边看热闹的太白宗主也不由得愣了愣神,本来刚看到了这村落时,他脸上还露出了点会意的微笑来着,但看到了那龙宫相尊与镜州尊主的下场,那笑容却显得有些僵硬了,大袍缓袖,站在了原地,一时也不知该走该留。

    而这村落里,周围的人却也是各忙各的,农夫牵了黄牛往自家小院里走去,持竹杖的瞎子慢慢悠悠的走远,读书的正偷眼看着磨盘上纳鞋底的俏寡妇,而俏寡妇则吃吃笑着看向了太白宗主,水汪汪大眼睛里,快要流出了浓情了,看得太白宗主一阵不自在。

    微一思量之后,太白宗主还是整顿了一下衣衫,缓缓迈步上前,彬彬有礼的向那俏寡妇行了一礼,微笑道:“这位仙子有礼,不知此地是在何方,诸位高人又是……”

    “哎呀,你叫人仙子,那多不好意思……”

    俏寡妇听了太白宗主的话,脸都已经红了,身子扭捏了一下,侧头看了太白宗一眼,似乎有些害臊的道:“看你这人倒是蛮懂礼数的,长的也周正……就是个头矮点……”

    说着眼神微亮,笑盈盈的道:“婚配了没有呀?”

    “额……”

    太白宗主怔了一下,无奈道:“已有婚配……”

    那俏寡妇又问:“有休妻打算吗?”

    太白宗主已经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了,这种情况下,自己到底休不休?

    “行了,不要再乱发骚气,还不快将客人请进村子里来?”

    幸好就在这时,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却见一个嘴里叼着铜杆烟袋的老头子慢慢迎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道:“都别这么懒懒散散的,让客人看见了不好,还有那啥,小王八蛋要回来吃饭了,各家都准备准备……跟红宝她爹说一声,猪肠子得洗干净了!”

    周围往来的老老小小便都各自答应,纷纷去忙活。

    有人提着粮来到磨盘处磨面,有人挎了篮子去地里摘菜,有人去挖土里埋的家酿酒,还有一个裹着小脚的老太太,提着菜刀来到了鸡圈旁边,吓得一圈的鸡都瑟瑟发抖……

    而在这一片忙乱景象里,腰肢扭的跟水蛇一般的俏寡妇,一路将太白宗主领到了那老头子的面前,又转头看了他几眼,脸蛋儿倒是更红了,忽然小声道:“你要真想休妻的话……”话还没说完,老头子已瞪起了眼睛,这俏寡妇急忙捂了嘴笑着,扭着腰走远了。

    不远处的酸秀才眼睛已经有些冒火了,狠狠瞪了太白宗主一眼。

    太白宗主已经有些发窘了,微微顿神,对周围一切视而不见,上前与老头子行礼。

    老头子也认真的与太白宗主见了礼,然后转身带着他继续往村里走去。

    路上慢慢的走着,老头子悠悠开口:“你用这招逼着我们现身,胆子很大呀……”

    “见见家长而已……”

    太白宗主轻笑着回答:“毕竟教孩子不只是老师的事……”

    看起来一片轻松,只是掌心里已经出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