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六十六章 谁言北域无豪杰(三更)

第四百六十六章 谁言北域无豪杰(三更)

    太白宗怒而反击,对抗尊府,这自然得到了无数人的钦佩。

    北方苍龙一脉祸乱三州,等若是从尊府手里夺回了十九之三,胆魄自然被人称赞。

    可说归说,却无人真的会不顾一切,随他们奋起。

    太白宗的反抗,在许多人眼里,或许也只是螳臂挡车,自寻死路。

    北方苍龙声势再大,很多人眼里,他也只是一个疯子……

    没人有信心对抗尊府,便如此时太白宗主的表现再惊艳,也无人觉得太白宗真有胜算,他们仍是觉得,正面对抗尊府,那就是死路一条,所以,这些仙门做出的决定,还是观望。

    哪怕这时候的太白宗诸弟子,在尊府金甲狂攻之下,已势若危卵,他们也只观望。

    甚至形势对太白宗越不利,他们越会观望,还有可能投向尊府一方。

    如今,局面似乎已然定了,太白宗在千余金甲攻势之下,只有覆灭一途,而半空之中的太白宗主,纵是能赢了这一战,也只是留下了他的个人传奇,宗门覆灭,他还是要逃!

    太白宗的命运,在众人眼中,已清晰了起来……

    ……但变化总是出现在了众人意料之外。

    ……

    ……

    在这时,一颗众人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棋子,落入了太白宗内!

    ……

    ……

    如今正是太白宗弟子,在尊府金甲的疯狂攻势之下,节节败退之时,而此时的太白宗群峰之外,正有一个生得浓眉大眼的年青人,他身着黑袍,身边簇拥着近百弟子,个个气机强横,修为精深,这年青人,名为凌古,乃是幽冥道主的大弟子,其身后,皆是幽冥道真传。

    他们这时候便是奉了师命,在此观战,倘若太白宗溃败,他们甚至还会冲进太白宗去,不顾一切相助尊府,打压太白宗,并趁机看看太白宗内有没有什么底蕴值得争夺!

    各门各派,像他这样的弟子们还有很多!

    可如今,本是奉了师尊严命,在此观战,等候时机的他,却忽然间听到了一个异常清晰的棋子落盘声音,那声音便来自太白宗内,悠悠扬扬,似乎有着无尽神妙的意境……

    凌古眼神忽然出现了片刻的迷茫。

    再下一刻,他一眼看到,下方太白宗内,正有一位看起来年青的女弟子,被尊府金甲齐力击杀,挑尸于空,他忽然感觉心头热血狂涌,厉喝道:“尊府高居吾等仙门之上,仗势欺人,害我多少同族,而今吾等眼见尊府残暴行举,既为男儿,又岂可坐视不理?”

    “太白宗同道休慌,吾幽冥道大弟子凌古,奉师命前来助你……”

    厉喝声中,他居然擎起神枪,从高空俯落,狠狠向着尊府金甲杀了过去。

    而在他身后,那百余真传皆是一愕,还以为大师兄是暗中得到了师尊的秘令,纷纷以他为首,皆跟着杀将了下来,这一方强横力量冲进了太白宗,顿时使得下方战势一缓。

    “幽冥道,你等好大胆量,就不怕事后与太白宗一般下场吗?”

    那尊府金甲之中,也有无数人大惊失色,纷纷厉声咒骂了起来。

    但那凌古全然无惧,居然还在放声大喝:“正是因为吾等北域仙门,畏首畏尾,这才使得你尊府愈发凶残,倘若我们北域千万仙门一心,尊府又岂有半点猖獗的余地?”

    说着,战意更强,狠狠杀落。

    ……

    ……

    “我特么……”

    而随着下方凌古冲入太白宗战场,热血激昂,幽冥道主却险些惊的从云头上摔落了下去,他这时候已满面惊骇,全心不解,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嘴唇一阵颤抖,心想完了完了,这下麻烦大了,自己这弟子向来听话,如今怎么像疯了一样,忽然入了战场?

    最关键的是,你特么入了战场,还生怕别人不认出来,大喊自己师承做甚?

    这一来,人人都知道幽冥道弟子帮了太白宗,事后尊府面前,怎生分辨?

    “唰”“唰”“唰”

    不仅是幽冥道主大惊失色,周围古岳宗等仙门也皆向他看了过来,目光古怪。

    心里皆在想,这幽冥道疯了不成,战势未明,你便决定要助太白宗?

    但在电光石火之间,还不等幽冥道主解释什么,下方已是一片大乱,听见得人群之中,不时有人越众而出,狠狠向着太白宗内杀去,无人不是各大仙门弟子,纷纷口中大喝。

    “吾乃古岳宗真传太古赞,奉师命相助太白道友!”

    “吾乃渭河李家长子李霄,诛杀尊府走狗,不可放过一个……”

    “吾乃……算了说了你们也不认识,反正杀就对了……”

    “……”

    “……”

    一个接着一个,热血少年纷纷加入战局,围着尊府金甲放手大杀。

    而随着他们冒冒失失冲进战场,顿时满面大惊的则是各仙门之主,他们本来还在观望,甚至还没定好要帮哪一边,谁能想到,自家的弟子居然如此大胆,冒冒然便出手了?

    他们这一出手,被尊府记了下来,自己还能跑?

    更让人心惊的是,随着出手的人越来越多,许多小仙门也坐立不住了,他们不像那些顶尖道统,有分析局势的能力,因此做出了最聪明的选择,一举一动,都盯着幽冥道等大仙门,这些大仙门观望,他们便也观望,大仙门弟子忽然出手,他们便也立时就跟着冲了上去!

    轰隆隆!

    太白宗内,瞬间有无数援兵到来,形势倾刻间逆转。

    那些尊府金甲,皆已诸路援兵冲散,苦苦支撑着,眼见得落入了颓势。

    甚至不仅是援兵,就连尊府金甲里面,也有人忽然大怒,发疯一般扔掉了自己的盔甲,厉声大喝:“我的族人,便是被你们尊府血脉所屠,而今我难道还要为你们卖命?”

    说着话时,毫不留情,一刀剁了身边的战友。

    这等混乱一幕,倒是把郭清等太白宗弟子都看得傻了,甚至感动的热泪盈眶。

    谁言北域无豪杰?

    ……

    ……

    “不好了,乱势已起,无法阻止!”

    而下方一乱,上面的各大仙门之主,同样大惊失色,虽然到了这时候,他们都有太多人捉摸不透情况,更不知自家的弟子是如何热血上头,冲进了太白宗去相助的,但局势的变化,却看得再清楚不过,有人厉喝道:“我们还没有做下决定,但弟子们却替我们做了,他们已然出手,我们便也藏不住,难道说日后尊府问起,我们真的推说一切全不知情吗?”

    “便是我们说了,尊府也不会信!”

    “反正诸门一出手,尊府此役必败,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

    有人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骤然厉喝:“那就反他娘的!”

    ……

    ……

    轰隆隆!

    第一个出手的是幽冥道主,这只老狐狸也在第一时间便判断清楚了局势,自家弟子一出手,想不站队也难了,他心思电转之间,已然知道了该怎么做,忽然之间,一步踏了出来,满面凶威,森然大喝:“玄崖三尺,尔等尊府之人,恶事做尽,又咄咄逼人,真当我北域修士,没有血性反抗不成,今日我幽冥道便不饶你,速来纳命,祭我北域冤魂罢……”

    声音激荡四野,远远传了出去,不知震得多少人浑身发麻。

    他们又惊又喜的抬头,便见这位幽冥道主,大步踏着虚空,急急冲杀了出来。

    “喀……”

    他居然直接悍然出手,将一个在太白宗内作乱的鬼神斩杀了。

    “杀尽尊府血脉,祭我北域冤魂……”

    “尊府作威作福若许年,如今也该还债啦……”

    “吾等安州修士,早就忍你不得,反了,反了!”

    “……”

    “……”

    声声大喝里,他们有的冲向了半空,有的冲向了太白宗,有的只是在半空里大喊,但没有出手,但无论如何,这番声势一下子起来了,不知有多少一直隐藏在周围虚空里,始终没有暴露形藏的仙门中人,皆在这时候满面的大义凛然,厉声高喝着,冲入了这片战场。

    “出手了,出手了……”

    另一厢里,有四个特殊的仙门,正是缺月宗、玲珑宗、火云岭、寒山宋家,他们是第一个知晓了太白宗主结婴,并且决定暂时观战,没有选择第一时间与太白宗为敌之人。

    但他们也是观望最久,一直不敢做出选择的人。

    可是在他们看到了眼前这一幕时,心间的疑虑瞬间烟消云散。

    大势已起,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吾楚国五大仙门,向来同气连枝,早受够了你尊府的窝囊气!”

    “杀!”

    “……”

    “……”

    四大仙门宗主,皆率弟子冲进了战场之中。

    一个个满面慷慨,义愤填膺,滚滚热血,似要蒸干天上的云气!

    噼哩啪啦,恶战连连。

    那冲进了太白宗里的尊府金甲,上至金丹,下至筑基,连同各路鬼神、凶兽,从一开始凶狂冲杀,如入无人之境,瞬间便成了诸大仙门弟子的攻伐对向,不知有多少人,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便已被屠尽了,便是剩下的人,在那气势浩荡的安州仙门面前,也已毫无战意。

    这种大势,本就是碾压的!

    瞧这一番热闹模样,谁言北域无豪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