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海大佛

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海大佛

    谁也没想到,面对着尊府气势汹汹的第二波攻伐,居然会是这个收场。

    第一波攻势,尊府驱动那些效忠于尊府的三大仙门,欲借尊府威势,挑动安州仙门动乱,借他们的手覆灭太白宗,再不济也可以借他们的力量,极大程度的削弱太白宗底蕴。

    但对于尊府的这一如意算盘,太白宗强势出手,一役斩灭三千修,威慑了安州各大仙门,使得他们没敢追随尊府的脚步,向太白宗出手,对此,尊府虽然也有些意外,但毕竟还是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他们只是直接大军挥来,十大元婴,三千金甲,无尽鬼神,强行来到了楚国,直接便以一种凶威无敌之势,将这胆敢冒犯尊府威严的小小太白宗给覆灭……

    在这时候,尊府担忧的,绝对不是安州其他的仙门,甚至不是太白宗本身。

    他担忧的,只是北方的苍龙一脉南下,相助太白宗。

    又或者说,太白宗会有什么厉害的援手过来,帮着对抗尊府大军!

    可结果,他们担心的一样也没有出现。

    安州北方边境,没有半点动静,北方苍龙一脉,从头到尾,都没有南下之意。

    而其他的援手,也一个都没有出现。

    太白宗,居然真就老老实实的呆在了楚国之中,等着他们来打!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太白宗覆灭命运已经注定之时,意外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先是五行大真义的出现,使得小小太白宗,居然有了可以抵挡尊府的破灭神光之力!

    须知此前的尊府,无论是攻打哪一方,基本上都不需要他们亲自出手。

    到得一地,便是法舟横空,一排破灭神光扫过,对方便基本上已经山毁人亡了。

    再派金甲进入其中,格杀一遍幸存之人,这个仙门便像是被洗过一样干干净净了,这样的步骤,简直便是又轻松又痛快,那些尊府的元婴与鬼神,甚至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这样的行径,尊府已是驾轻就熟!

    然后就在太白宗,他们这老一套的手段,一下子不起作用了。

    破灭神光,未能横扫了太白宗,反而被太白宗护山大阵反弹,毁了他们一半人马。

    而十大元婴,又被忽然显露了极高实力的太白宗主一人缠住,非但没有轻易取胜,反而伤亡惨重,更重要的则是他们杀进了太白宗去的金甲,那按理讲根本就不是太白宗弟子能抵挡得啊,可谁能想到,这摧枯拉朽之势,居然惹怒了安州众仙门,对尊府群起攻之?

    众怒已犯,便回天乏力!

    眼见得那无尽仙门大修、弟子,齐齐出手,使得太白宗内的力量一下子便强横了无数倍,尊府那些金甲、鬼神,饶是他们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抵得住这数倍于他们力量,只是倾刻之间,便已被这些力量横扫,一个个分割成小波人马,然后被乱刀砍死,一点点消耗怠尽……

    ……

    ……

    “难道这一切,都是那太白宗主提前谋算好了的吗?”

    望着这个结果,不知有多少暂时还能保持冷静之人,表现出了一脸的敬畏。

    想那太白宗,面对尊府的强横攻势,无一不对应的恰到好处,甚至就连尊府金甲,都有诸大仙门出手帮着他们摆平,一切顺其自然,事后想想,简直像是注定会发生的一般……

    倘若这都是那位太白宗主,提前算计好了的,那他得有多强的谋略?

    不仅是那些观战的修士们惊呆了,就连此时的地窟之内,正一边焦急的寻找着出路,一边观看着外面形势的太白宗弟子们都惊呆了,他们傻傻的看着各大仙门出手,将片刻前还凶威无尽的尊府金甲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个瞠目结舌,又是激动,又是感觉无尽钦佩……

    “宗主真了不起!”

    方贵满面感慨,连声称赞着。

    周围一圈的人,都跟着点头,深表认同。

    ……

    ……

    “这怎么可能?”

    而在半空之中,哪怕是被五行大真义的阵法困住,玄崖三尺等元婴高手,也可以查觉到外界,或说是下方太白宗内的战势变化,本来就被太白宗主逼落了下风,苦苦支撑的他们,顿时心惊不已,内心深处那隐隐的一抹担忧惊惧,在这时候已经开始被无限的放大……

    面对太白宗主这样似乎在修行上,完全走出了另外一条路的人,他们本来就因陌生而惊惧,因不解而道心生疑,只是,他们毕竟对这一场大势还是有信心的,知道尊府金甲,哪怕是已经在法舟覆灭时,损伤了尽半的尊府金甲,面对太白宗弟子,还是有着极大的优势。

    只要下方尊府金甲获胜,便可以倒逼五行大真义,他们还有极大的胜算。

    所以,他们一直在苦苦支撑着,等着那变数的到来。

    只是谁也没想到,等了这么久,最后等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反了!反了!

    这些安州仙门,居然这么大的胆子,居然一起帮着太白宗对抗尊府!

    而惊怒之下,他们也终于感觉到了恐惧。

    心底绝望一起,道心崩溃的更厉害,已几乎毫无战意。

    而太白宗主,则飞快的抓住了这个机会,他身形游走,千变万化,倾刻间便已抓住机会,向着几位已身受重伤的元婴抢攻起来,而在这时,面对着太白宗主的凶狂,其他几位元婴,甚至都已生不出正面抵挡之心,一边怒声大叫着,一边飞快向着各个方向躲避……

    但正面抵挡,都苦苦支撑的他们,如今一失了战意,更是溃不成军,太白宗主似乎也很擅长追杀落水狗的样子,身形游走之间,大袖飘飘,灵光显化,犹如一尊大佛,可是出手之时,却凶残至极,一掌盖落,便已将一位想要逃脱的安州尊府大长老元婴给磨灭了。

    人家在他手底下绝望的嘶吼,他面上还慈悲满满,一脸的善意……

    这时候的十大元婴,已经被太白宗主斩了四个,重伤两个,仅余了四人完好,还是胆战心惊的状态,而如今,太白宗主趁他们心神不宁,出手顿时凶悍了数倍,只不过转瞬之间,便已再次击毙了两人,随着对方的元婴破灭,他一身的气机,也已变得诡异了起来……

    实际上,每击毙一位元婴,他身上的气机,便古怪一分。

    仿佛被他击杀的元婴长老,一身力量,都加持到了他的身上,使得他高深莫测!

    要说起这时候的太白宗主,下手狠辣,出手凶悍,但偏偏面上慈悲,甚至带了一种悲天悯人的气机,这种反差极为强烈,非要形容的话,那便是一尊盘坐在了血海之上的大佛!

    下方是血海,内有无尽冤魂挣扎哭嚎。

    而太白宗主却盘坐于血海之上,神色安详,镇压万里血浮屠。

    “妖人,你敢……你当真敢如此逆我尊府?”

    就连安州尊府玄崖三尺,在这时候也已一脸的惊恐。

    他堂堂一州尊主,仙婴大修,可在这时候,面对着太白宗主,却生出了一种极大的恐惧,这使得他不愿再出手,而是向着太白宗主大吼了起来:“你如此逆乱,不知天高地厚,可知待到帝尊大人出关,出手平乱,尔等满族满门,皆会被镇于九幽,永生永世,不可超生……”

    太白宗主只是平静的逼近,大袖挥舞间,又镇压了两位元婴。

    一开始出手之时,太白宗主面对这尊府元婴,还只是凭借了功法的诡异,稍占上风,可如今,随着死在他手底下的元婴越来越多,他一身的力量,竟似已节节爆涨了起来……

    这时候的他与几位长老,似乎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而这一幕,更使得玄崖三尺满心惊惧,哪还有向他出手的胆子?

    说到底,他就是不理解此时的太白宗主。

    愈是不理解,愈是觉得对方神秘莫测,已近妖魔!

    “呸,什么你大爷的镇于九幽,老娘就是从九幽之地出来的,你把我们镇于九幽,那就是我带夫君与孩儿回娘家,姓赵的,莫要与他啰嗦,赶紧一把将他拍死了了事……”

    面对玄崖三尺的疯狂,太白宗主没有开口,倒是大阵之中的铁娘子大叫了起来。

    而太白宗主,则是一步一步,向着玄崖三尺走去。

    “呼啦啦……”

    玄崖三尺身边,两位护道大长老咬紧牙关,忽然联手攻来。

    但太白宗主只是大袖挥去,这两位护道大长老,便已倒跌了出去,身上甚至都现出了道道诡异的黑线,挣扎不已,也不知是否幻觉,玄崖三尺甚至像是看到了太白宗主端坐血海之上,两位长老向他攻去时,帮着太白宗主抵挡这攻袭的,都不是他自己本身的力量……

    而是那血海之上,有无尽冤魂泛起,将两位长老逼退。

    那些冤魂,甚至还想将那两位长老都扯进血海里面去,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幽森古怪,如何能够抵挡?”

    玄崖三尺看着这一幕,感觉更为恐慌了,他身为元婴大修,一州之尊主,活了七百年,什么东西没见识过,但偏偏,他在这时候居然完全看不懂太白宗主的境界,或者说是状态……

    “那还是人吗?”

    在这种想法之下,他终于还是失去了所有对抗的勇气。

    忽然间他转身向远处遁逃,同时口中大喝:“朝仙宗长老,速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