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虚无造物,一念生灵

第四百七十七章 虚无造物,一念生灵

    “玄山七子,还不速来助我?”

    面对着那位前来强抢自己的恶少……不对,是前来挑战的太白宗弟子,朝仙宗圣女白幽儿也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已懒得多搭理。

    她并不觉得一个筑基境界的小小仙门弟子值得自己如临大敌,哪怕她也确实在这小小仙门弟子身上看出了某些神秘的道蕴,但在这时候,自己还是没有必要和他交手。

    只需要稳住目前的阵势,朝仙宗这一仗,几乎是必胜无疑的。

    所以她只是懒懒转过头,轻轻唤了一声。

    “圣女休慌,吾等来了……”

    听得了这位白幽儿圣女的呼唤,远处那王庭仙军里面,很快便有数名高手大声答应,急急踏云而来,与此同时,周围的木尸也疯了一般,咆哮着冲来,一层一层拦在了她身前。

    而她自己,则是再次微闭了双目,继续催动着手里的碧绿色古剑。

    那模样倒似是一种态度,挑战自己可以,须得过了外面那两关再说!

    “仙门小徒,蝼蚁一般,也敢犯我朝仙宗弟子?”

    那王庭仙军里的七人,人还未到,便已厉声大喝,音浪滚滚,犹若乌云,直向着方贵碾压了下来,七个人里,倒有两三个都是金丹,气机森然可怖,人随声至,声音传来时,人也到了近处,与此同时,七道色彩不一的古剑,穿越虚空而来,直斩向了人群里的方贵。

    “嘿呀,这七个人好狂,看我收拾他们!”

    方贵见这七个人里,倒有四个筑基,顿时来了气,掳着袖子上前要打。

    “方贵师弟,你只专心对付那圣女便好,这些人我们帮你挡着!”

    阿苦师兄急忙拦住,腰间葫芦拔下塞子,一团火云飞了出来,他脚踏火云,解开封印,一身气机顿时变得无比浩荡,直向着那半空里的七位修士拦去,人还未交锋,一拳轰出,便见得虚空里波纹荡荡,怪力交织,那七位金丹的联手冲来之势,都被他震得阻了一阻。

    方贵转头看了一眼朝仙宗圣女,忧心忡忡道:“我担心阿苦师兄一个人挡不住!”

    话还未落时,便听得婴啼汪汪大叫,居然也冲到了半空之中,向着那七位金丹狂咬,它好歹也是只神兽,最近又吃了不少好东西,这时候一冲了上去,居然也是威风凛凛……

    阿苦师兄出手,本就绝非一般金丹可比,再加上婴啼在旁边,倒是声势浩大。

    方贵只好转过了头来,见那朝仙宗圣女面前已是一层一层的木尸,人头晃动,挤在了最前面的,已然凶势狂盛,向着他扑了过来,顿时又来了气,掳起袖子道:“看我教训他们!”

    “这些给我们便好!”

    还没来得及动手,赵太合已经一刀把冲到跟前的木尸斩了。

    向着尸群背后的朝仙宗圣女道:“你的对手在那里……”

    “这个,我怕你们不是这些怪物的对手……”

    方贵还在犹豫着,跟周围众同门商量的口气道。

    “快去吧,这周围便交给我们了!”

    众同门实在不想他多磨蹭了,都异口同声的劝着他。

    “好啦!好啦!”

    方贵无奈的摆了摆手,道:“不就是一个朝仙宗圣女吗?”

    本来刚才一个照面,他就想激怒那个圣女,引着她冲过来,没想到对方如此淡定,都不理会自己,愈是这般,越觉得这个圣女应该不好对付,只是迫不得已,还是得出手了……

    “呸”一声往手心里吐了口口水,将背后的天邪龙枪握在手中,脸色骤然一狠,一步踏到了半空之中,身形越过一众木尸,厉声向着那朝仙宗圣女大喝了起来:“小娘皮看枪!”

    “唰!”

    那正专门摧动碧绿古剑的朝仙宗圣女白幽儿,冷冷的抬头看了方贵一眼。

    “嗖”“嗖”

    方贵不待声音落下,便左手一扬,两颗核桃打了出来。

    正是那用魔山之物祭炼出来的法宝,两颗核心一紫一青,一为火行之力,飞在了半空之中,顿时亮起了惊人的火光,后面跟着一溜儿长长的火焰,看起来倒像是一条火龙一般,另一颗则是绽放出了一片白唰唰的寒霜之力,尚未落地,便已在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咦?”

    方贵本是为了使诈,寻思趁着她不注意,先拿核桃砸她一下子,没想到这一出手,自己也立时发现了有些不同,这两颗核桃一火一霜,水火相济,同时出手之后,倒隐隐暗合了阴阳之道,有着互济共生之意。

    这等妙蕴,本是需要术法造诣极深之人才能施展得出来的,自己却这么轻轻巧巧便做到了,心里也是又惊又喜。

    阴阳道蕴,阴阳道蕴……

    他之前借莲灯的阴阳太极画修行,短时间内,便已九法大成,达到了筑基巅峰,这本来就是一件极为神异的事情了,但如今看了起来,这一盏灯给人带来的好处也不止于此!

    “那些什么什么见鬼的路上之人,果真有些本事啊……”

    方贵像是无意间推开了某扇神秘的门,心里颇有些惊奇。

    倒是凭白多了几分信心。

    ……

    ……

    “嗯?”

    而那位正在专心摧动碧绿古剑的朝仙宗圣女,忽然发现两颗核心砸了过来,心里倒也是微惊,本来她见方贵说着看枪,却砸了两个核桃过来的行径,心里有些不耻,也不怎么将他放在心上,但感应到了那两颗核桃之上的神妙道蕴时,倒不由得微微挑起了眉头。

    “能够被太白宗主派出来杀我,果然有些本事!”

    如此想着此,她也妙手微扬,纤纤五指之间,忽然多了几根碧色的松针!

    魔山之神异,乃是天底下独一份,而且世间魔山,本就以北域最多,在魔山之中,诸如血晶、灵药之类的东西且不说,最为神异的,便是魔山之上诞生的一些诡异法宝。

    山间草木,本是俗物,不可作剑,也难以入器。

    但惟独魔山之中,却生长出了许多神异的草木,生来便可炼器。

    往大了说那一株如今催动了无尽魔尸的碧绿古剑,往小了说方贵手里的两颗核桃,都是这魔山里面生长了出来的,不过虽然都是从魔山采了出来的,但因着祭炼手法的不同,因着生长之地的不同,或是因着天生材质的不同,这些魔山异宝,爆发出来的神威自也不同。

    那一株由魔山深处洞府前的小树炼出来的古剑,已经是世间罕见的异宝。

    但没想到,这女子指间里那几根微不足道的松针,居然也同样神威莫测,在那松针从她指间飞出之时,便忽然间碧华大涨,居然化作了一口一口绿色的飞剑,交织纵横,倾刻间布满了整片虚空,方贵打了出来的两颗核桃,被那无数剑影斩过,已斜斜飞到一边去了。

    不仅如此,其中数道犀利剑气,更是突兀出现,险险斩向了方贵的面门。

    “什么鬼?”

    方贵大吃了一惊,本来就对这朝仙宗圣女甚是忌惮,这时候更是吓的冷汗都要流出来了。

    松针细微轻灵,松针化出的飞剑同样诡异莫名,防不胜防,他吃惊之下,想也不想,便是一道玄法打出,正是他平时所修炼的横扫九天无敌霸玄功里面的那一道太乙金气……

    “吼……”

    随着他法印捏起,身周顿时一阵金灿灿的光芒,而后在这光芒之中,骤然有一道虎啸之声响起,旋及一阵凶风,夹杂着沛莫能御的一股子凶气,出现的一霎间,便已将周围空中纵横的碧色剑影摧枯拉朽一般破去,旋及趁势而追,狠狠的向着朝仙宗圣女扑了过去。

    那朝仙宗圣女脸色大变,骤然起身腾挪。

    “嘭!”

    那一道白虎虚影,冲到了她刚才所盘坐之处,她身形已然让开,那老虎却冲到了地上,瞬间化作无尽剑意消散,而地面却已出现了一个大坑,看起来像无数飞剑刺出来的。

    她也明显有些吃惊,回头一望,下意识低喝:“此乃何法?”

    “额……”

    方贵自己也愣了一下,心想那老虎怎么来的?

    但见对方已经发问了,只好背负双手,傲然道:“此乃方氏秘法……大老虎!”

    “看你还有何等诡异手段!”

    朝仙宗圣女白幽儿,只当他不肯说,脸色冷厉,回身一掌拍来。

    这一掌拍出,天地之间,忽地一暗,仿佛空中的烈日在这时候一下子被乌云吞没,但实际上,抬头看天,便会发现那烈日还好端端的在,只是被她这一掌夺去了光芒而已,虚空里道道金丝流转,倒像是那所有的光芒,都被她这一掌引动,束在一起,成了极可怖的杀意。

    “嗤”

    有一块坚硬的岩石被那金丝扫过,悄无声息,裂成了两半。

    “是日字诀秘法……”

    随着那朝仙宗圣女一掌拍出,就连不远处的小鲤儿,都忽然吃了一惊。

    朝仙宗隐忍千年,又汇聚北域各大仙门秘典,潜心推衍,号称已将九字秘法推衍到了极致,这位朝仙宗圣女,也无疑得到了这九字秘法的传承,她这时候一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居然可以将烈日光芒借来,束成金丝,迎风舞动,所过之处,比任何神兵利器都要可怕!

    小鲤儿识得厉害,下意识里都要冲上来帮忙了,只是光束何其之快,已赶之不及。

    “我的天……”

    方贵自己更是吓得不清,感觉那金线随时会将自己割成两半似的,心里一惊之下,已下意识的捏起法印,然后就见他周围水意弥漫,然后倾刻成霜,笼罩了周围数丈方圆。

    “唰唰唰”

    那金线倾刻间斩进了霜雾之中,消失不见。

    所有人在这时候都下意识的向此地看了过来,不知究里。

    半晌之后,霜雾散去,便见下方居然没有方贵的身形,倒是多了一只水形巨龟,龟甲之上,尚可以看到七八纵横的焦痕,正是金线斩过的痕迹,不过这金线纵是足以斩金切玉,却没能破开龟甲,同样的,躲在了巨龟下面的方贵,便也没有被这金线给顺势分了尸。

    “还好还好,他真的修炼成了……”

    不远处的小鲤儿看到了这一幕,惊喜不已,轻轻拍着心口。

    ……

    ……

    “那难道是……”

    而在三千里之外,正与秀才饮酒的老龙主,本以为这会看不着什么有趣之物了,连太白宗主此时与朝仙宗大长老的恶战,都不是很能让他提起兴趣,可是在他无意间一眼瞥到了方贵随手施展了出来的法术时,却不自禁得坐直了身体,眉头皱起,目光穿透了虚空。

    秀才笑而不语,只是端酒往口中送去,眉梢都似有些喜色。

    ……

    ……

    “这又是什么怪法?”

    而那半空之中的朝仙宗圣女,见到这一幕,也已是大皱眉头,似乎没想到,自己已经施展了门中精研日字法门的大长老所推衍出来的最厉害神通,居然还会被那太白宗弟子接下。

    自己的神通,已可称此法类之最,难道那小子的术法,也能达到这个程度?

    “这是何法?”

    而巨龟下面的方贵,这时候也猛一下子钻了出来,刚才那小命悬在一线的感觉还留在了心头,让他心有余悸,但与别人不同的是,别人害怕了,战意顿消,他这一害怕,却也凭空生出了一股子狠劲,恨恨的向着那朝仙宗圣女看了一眼,叫道:“我他娘哪知道是什么法?”

    这话倒不是假的,他如今达到了筑基巅峰,九灵正法第二卷,也修炼到了极处,但与他自己之前预估的,却大为不同,这本是极不合理之处,但他仔细想想,却也明白了原因所在,整个修炼过程,惟一超出了他掌握范围的,便是当时小鲤儿给他的小声指点。

    当时他本来只差一线,死活达不到巅峰,便是因为有了小鲤儿的指点,才算是突飞猛进,达到了极限,但他的法术,却也在这个过程,出现了些微连他也意料未及的变化!

    而大喝声中,他也再不客气,劈头盖脸,便是一阵术法狂轰!

    既然你想弄死我,那我便先弄死你!

    方贵的脾气,便是如此。

    一遇危险,就怕了。

    怕了,就怒了。

    怒了,就忘了危险了!

    ……

    ……

    “我弄死你……”

    朝仙宗圣女险些用日字法诀要了自己的命,方贵便立时以日字法还击,厉喝声中,身形高飞向天,手掌虚托,从下方看去,正看到他高飞的身影,似在托着空中那一轮烈日,而与此同时,高空中那一轮烈日,似乎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已然光芒无比刺眼……

    而在那耀眼的烈日之中,忽然一声嘶哑鸣叫,旋及两只大翅膀分左右展开。

    烈日里面,居然有一只金灿灿的三足乌鸦飞了出来,挟一身烈焰,直向白幽儿扑去。

    ……

    ……

    “没有错了!”

    见到了这一幕的老龙主眼神忽然深沉了下来,虽然是在与秀才说话,但目光却死死望向了三千里外的那片战场,一字一句道:“虚无造物,一念生灵,此乃术法修炼到极致的表现!”

    “这小小太白宗弟子,不过筑基境界,便已隐有此象……”

    说着话时,他猛然看向了秀才,低声道:“告诉我,他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