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粗暴简单收大礼(五千字)

第四百七十八章 粗暴简单收大礼(五千字)

    古有大能,神通广大,可以一念生灵,造化万物!

    后世修行者,已没有了上古时那天大的气运与天地所钟的修炼环境,自然也不可能再达到上古大神通者的境界,但是,某些传说的影子依然在世间流传,据说东土某些古老的世家里,便有人将术法修炼到了极致,可以无中生有,凭自己的法力造出某种生灵来……

    如今的方贵只是筑基境界,又不是什么修行勤快的人,自然不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可是他出手之时,术法精湛,居然生出了某些极蕴灵性的存在,却着实让老龙主吃了一惊!

    能够修炼到这一步的,要么便是天生悟性奇佳,将术法推衍到了极处的天才。

    要么,便是身具不凡血脉之身!

    老龙主觉得方贵长的就不像绝世天才,再加上他们龙族本就是依着血脉来传承大部分的神通法力,所以老龙主立时推断方贵后者……

    但迎着老龙主凝重的目光,秀才却只是笑了笑,摇头晃脑的叹了一声,道:“他?”

    “他就是个喜欢夜闯寡妇门的小泼皮而已!”

    “……”

    “……”

    “区区筑基,也敢欺我?”

    而在老龙主与秀才说着话时,太白宗山门前那一场大战,已是斗得激烈异常。

    方贵施展那一道日字法玄法,便见得日光大盛,照得人睁不开眼睛,而那一只朱雀,更像是直接从太阳里飞出来的一般,大翅撩展,火意逼人,还未冲到了那位朝仙宗圣女身前,便已几乎要将大地烤焦,面对着这样声势惊人的术法,这位朝仙宗圣女终于还是大吃了一惊,不敢再继续盘坐,抬手卷起了三件异宝,陡然起身,然后并指在身前轻轻一划……

    呼啦啦……

    大风骤起,昏天暗地,让人睁不开眼睛,摸不清头脑,更是难辨其身形所在。

    再下一刻,那一只金乌撞到了地上,直将那地面轰出了一个大坑,坑底竟成琉璃状,可见火意之盛,就连躲在了风后的白幽儿,望着那个大坑,也不禁变了脸色,旋及她低声冷叱,指法变化,身周的大风,便忽然间丝丝缕缕,填向着方贵刮了过去,声势如千军万马!

    若仔细看去,那一场大风,居然化作了一柄一柄细微的刀剑,寒光闪闪。

    大风刮来,便是无穷刀剑刮来。

    人若在其中,定是被瞬间凌迟的下场!

    不仅是那场大风直接刮去的方贵,就算是站在了这场大风边缘的赵太合等人,也都被那风中蕴藏的杀意吓了一跳,急急的跳了开去,不敢被这风刮着半点,心间一时只觉得异常惊惧,朝仙宗号称将世间九法推衍到了极致,此言便是有些吹嘘,那也相差不远了……

    仅看这朝仙宗圣女两次出手,一者日字法,一者风字法,皆已是精妙至极!

    一场大风倾刻间化作无尽刀剑,这里面需要多少变化,又需要多少的神念与法力?

    这圣女白幽儿轻轻松松,勾指间便已做到,术法造诣,已是极为可怖!

    “拿风刮我?”

    眼见得那一场大风漫漫而来,躲都无躲,方贵也是头皮一阵发紧,低喝一声,大步踏上了虚空,双手急急捏起一个印法,身后便忽然间出现了一件巨大的红袍,飘飘荡荡,拖在了他的身后,与此同时,他双手分开,向前一展,顿时有无尽怪风向着前方呼啦啦吹来。

    那怪风,沉重无比,冰寒刺骨,犹如来自幽冥!

    甚至在那无尽怪风的深处,还能够看到一双冷幽幽的眼睛,只是瞧不真切。

    不是别个,正是他此前借鬼神红袍修炼出来的横扫九天无敌霸玄功里面的第六法,幽冥之气,此法已与十字法类里的大披风之术结合,成就了他的一道玄功,而这鬼神红袍,也从一开始的外物,变成了他修为中的一部分,随着他的法印捏起,便自然而然的显化出来!

    以风克风,幽冥克刀剑!

    “哗啦啦……”

    两道大风相撞,顿时在虚空里卷起了一个一个的古怪气旋,气旋之中,皆是那白幽儿以法力幻化出来的古怪刀剑,轰隆一声向着周围漫了开去,不知斩灭了多少古怪尸首。

    “术法之威居然还胜过了我?”

    白幽儿见得这一幕,已是大吃了一惊,下意识便要喝问:“这……”

    “这是我方家的大秘法,鬼神大披风!”

    这一次方贵可是早有了准备,不待她询问出声,便已大声回答,同时身形蹬高而上,立在半空,双手微抬,分向左右,随着他的动作,天空之中,居然有两道乌云显化,并且在快速的接近,而随着两片乌云相接,接处便见得噼哩啪啦,有一道雷光滚滚的雷电凝炼了出来。

    这正是他修炼的元公磁极法,已与雷字法小雷鞭结合,神威莫测。

    “哈哈,再吃我一道无敌大雷鞭……”

    方贵的声音,在那滚滚雷声之中,显得极为响亮,更是得意。

    “不好!”

    而望着那横亘虚空,似乎将天空劈开了一道口子也似的巨大雷电,朝仙宗圣女白幽儿已是有些心惊,如何敢这么大咧咧的呆着,硬吃这一道雷鞭,身形急急向后飞掠,同进手指不停的点将下来,每点一下,大地便轰隆鼓起,一座座小山头破土而出,接连挡在了她身前。

    正是朝仙宗的土法,点山术!

    一座座小山飞在了半空之中,便成为了她最好的盾牌。

    而方贵见状,则是大叫一声,直接将那一道雷鞭扯落,迎头砸将了过去。

    啪啦啦……

    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动,所有的小山头,皆在这雷鞭之下渐次爆碎,泥石哗啦啦洒落一地。

    待到最近的一座小山被雷鞭打爆,雷力也已散尽,但是那小山爆开的泥石,却洒了白幽儿一身,使得她看起有些狼狈,整个人也分明怒了,沉喝一声,抬手便是轻轻一指。

    “嗖!”

    那一指,化作了一道飞剑,而那一道飞剑,又倾刻间一化二,二化四,越是靠近了方贵,剑影越多,已然成了一片剑海,劈头盖脸的向着方贵涌了过来,正是朝仙宗金字法!

    在那漫天飞剑之下,几乎都看不见方贵的影子了。

    而方贵迎着这一片剑海,则也是心里一急,猛然间将天机月轮功施展了出来。

    这天机月轮功可借月华之力,分幻无尽幻影。

    而后来,方贵又将此法与十字法里面的月字法,使鬼术结合,可操控残魂。

    如今此法一经施展,立时便见得虚空处处,到处都是鬼火亮起,那鬼火在方贵术法摧动下,居然一个接着一个,皆化作了他的模样,数量从一到十,再从十到百,到千……

    一时间满天皆是方贵的影子,那些飞剑居然还不如方贵的影子多。

    更为关键的是,若是幻影,还能被修行中人以神念识破,可如今方贵的影子,却是鬼火化成,月华凝炼,短时间内,便可以以假乱真,即便以白幽儿的金丹修为,也看不穿。

    唰唰唰……

    飞剑无穷,却只斩破了无数幻影,连方贵的本人在何处都没有找着……

    ……

    ……

    “哈哈,居然还能这么玩?”

    连方贵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如今可以化作这么多影子,倒是一时觉得心里颇为痛快,术法一收,又摧动了一道火法,直向着白幽儿冲了过去,到了这时候,他倒是隐隐猜到了宗主让自己来对付这位朝仙宗圣女白幽儿的用意了,这位朝仙宗圣女,应该真是得了朝仙宗的真传,九字术法修炼的极具火候,寻常金丹,恐怕根本不可能接得下她这些精妙的术法!

    但偏偏,自己不怕啊……

    自己的横扫九天无敌霸玄功里面,可足足有九道玄法呢!

    “我便不信,小小太白宗内,居然也有人可以接下我朝仙宗精妙神术!”

    而在这时,那白幽儿也自咬牙,迎着方贵攻了过来。

    一霎那间,两人正面交战,皆是各类术法施展,漫天漫地,皆是神光。

    且不说他们两人心里如何想着,周围虚空里,有无数看到了这一场大战的人,都已惊的快要跌掉了下巴,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大战,这样的术法,居然是两个小辈施展出来的。

    尤其是,其中一个,还只是筑基境界!

    那位朝仙宗圣女白幽儿,展露出来的术法造诣,已让许多金丹老修汗颜,同时在心里,更为惊叹她的天资,须知道,就算朝仙宗已经将各类术法,推衍到了极致,但那也得是有人学得会,参悟得透,更施展得出来才行,便是将顶阶术法放在庸才面前,他也学不会。

    而这位朝仙宗圣女白幽儿,则无疑学会了,而且是学得极好那种。

    每一道术法到了她的手里,都被她施展的极尽变化,精妙至极,让人惊叹!

    不过更古怪的是,她每一道术法施展了出来,却都被那太白宗弟子给接下了。

    白幽儿的术法,极尽变化,精妙非常。

    而那太白宗弟子,则正与他相反,每一道术法都简单、粗暴、直接!

    便如一道风字法,白幽儿施展了出来,不仅有风势,更是每一缕风,都化作了刀剑模样,那需要她神念极为精细,才能如此细致,整道法术施展出来,不知需要消耗她多少心血。

    可是方贵呢,大就完了!

    呼喇喇一阵大风吹过来,劈头盖脸的就是强行镇压!

    甚至若往仔细了看,便会发现,他的术法,变化极少,甚至有些返璞归真。

    而这反璞归真,还是好听的说法,在白幽儿看来,方贵施展的术法,看似凶猛异常,实则极为简单,倒不像是半步金丹修为的人施展出来的玄法,而像是练气境的基础术法!

    便如那一道白虎剑气,虽然看起来白虎幻形生,惟妙惟肖,极为玄妙,但实际上却只运转了最普通的金气,这一招,本来就是用来施展御剑法的,随手拉一个练气境弟子过来都会,只是在方贵手里施展了出来,却威力异常的恐怖,而那白虎之形,也让人心惊而已……

    再比如那水法里面的玄龟之形,真让人一看便觉得高深莫测,可是等到方贵完整的施展出来了这一招时,便发现他除了把那乌龟当成盾牌,剩下的便只是让它口吐冰箭……

    ……这特么不就是冰箭术么?

    还有那火鸟术,你凝炼出来的火鸟比别人大了就不是火鸟了?

    ……

    ……

    越斗心里越是气闷,白幽儿甚至感觉对方的术法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但偏偏,对方就是这样生猛而简单的术法,与自己战在了一起,居然一直不落下风。

    甚至随着这一场大战的展开,倒是隐隐被他压制了的模样。

    这使得白幽儿心里又不甘,又气闷!

    倒是周围那些金丹修士里,纵是自身实力高下不一,但眼光毒辣的也有不少,很快便有人看出了其中的究竟,那朝仙宗向来是以术法神通见长,教出来的弟子,追求的也是术法的变化与精细,可是这位太白宗弟子,看似简单,但他施展的每一法,力量都极为纯粹!

    正是因为他的力量纯粹,所以才能对抗朝仙宗术法的无穷变化。

    ……

    ……

    “白虎御剑术……”

    呼喝声中,无形剑气化作猛虎形状,扑击而出,势不可挡。

    “火鸟喷火术……”

    滚滚火焰里面,有火鸟展翅,焚烧一片。

    “王八冰箭术……”

    冰霜片片,有水气凝成巨龟,昂首摆尾,口吐道道冰箭。

    “鬼神大披风……”

    “无敌鬼影子……”

    “三腿大乌鸦……”

    “大五行阴阳元磁宇宙星光灭绝大雷鞭……”

    “……”

    “……”

    方贵攻的越来越猛,朝仙宗圣女白幽儿从面不改色,轻松应对,到了后来竟似有些难以抵挡,节节后退,毕竟她们朝仙宗精妙术法再多,以她的年纪,也不可能尽数参悟通透,倒是这时候的方贵,一招鲜吃遍天,凭着那九道简单粗暴到了极点的玄法,把她逼得左支右拙。

    期间数次,她都已遇到了险境,居然是凭着自己的金丹修为,这才勉强脱身。

    这一幕,已足以让无数金丹修士,惊掉了眼球。

    ……

    ……

    “凭着术法,将修为高他一境的朝仙宗圣女逼得节节后退……”

    而在三千里外,老龙主一直在认真的看着方贵与白幽儿这一战,待他见到朝仙宗圣女已然左支右拙,术法争锋之上,再无可能取胜之后,脸上已是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转头向着秀才看了过来,低声道:“这等样人,怕是东土也没有几个,你却说他只是一个小泼皮?”

    秀才叹了一声,道:“千真万确!”

    “呵呵,此子,我龙宫记下了!”

    老龙主淡笑了一声,不再与他说这个话题,只是眼神眯起,望着三千里外的方贵,半晌之后,忽然又道:“只不过,白虎金气说成是大老虎,朱雀火意说成是大火鸟……”

    越说脸色越古怪,道:“这取名字的本事哪个老师教出来的,忒差劲了些……”

    “这个……这个取名字……”

    秀才听了这话脸色大变,尴尬的道:“这可跟我没关系,明显是太白宗主不会教徒弟!”

    ……

    ……

    “此本是我扬名北域的一战,如何落得此等奇耻大侮?”

    而在这时,正被方贵一连串的术法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白幽儿,也已心间大恨。

    面对着方贵的惊人术法,她已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绪,自己本是朝仙宗圣女,以术法之精妙扬名天下,以往遇到的强敌,都是自己凭着术法以弱击强,对手仗着修为压制自己,如今居然反了过来,这使得她心里又惊又怒,一口银牙已咬了起来,暗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你纵是术法再为精妙,但总有一点不如我……”

    她咬紧了牙关,猛然看向了半空里张爪牙舞的方贵,眼神变得冷厉。

    “吾被尊为朝仙宗圣女,可不是因为我九法修得有多精妙,而是在于……”

    “我是惟一的神字法传人啊!”

    “……”

    “……”

    话音幽幽,像是响自另一个世界。

    与此同时,那朝仙宗圣女白幽儿轻轻捏起一个法印,然后她整个人气质也忽然变了,像是陡然之间,身上笼罩了一道神光,自头顶垂落了下来,将她整个人都罩在了里面……

    神光如衣袍,使得她飘飘欲仙,朦朦胧胧。

    而在这时,方贵正打得起劲,卯足了劲,双手使劲弯起,狠狠向后一扬,然后嘿得一声,便将那一颗大如小山一般的黑色巨卵,使劲的向着这朝仙宗圣女砸了过来,这一下子速度又快,声势又急,再加上看到她不躲不闪,傻了一般站在原地晒神光浴,心想这次没跑了。

    却没想到,飞石砸来,却瞬间穿过了那位圣女的身体。

    或说是圣女穿过了神石!

    那一式声威赫赫的超大飞石术,居然完全没能伤到她的分毫……

    “这是咋回事?”

    方贵看着这一幕,瞬间愣在了当场。

    再下一刻,那位朝仙宗圣女白幽儿,忽然一掠百余丈,来到了方贵身前。

    两人距离极近,几乎是面对面,呼息可闻。

    然后她眼神淡漠,轻轻一指,点向了方贵的额心!

    ……

    ……

    “这丫头还是施展了神字法?”

    半空之中,正与五行大真义相斗的朝仙宗长老,皆大吃了一惊。

    “那便是朝仙宗神字法?”

    正与秀才饮酒的老龙主,脸色微微一变。

    而他对面的秀才,则只是眼神微凝,然后轻轻举杯饮了一口。

    相比起来,脸色最为平静的,倒是太白宗主。

    他没有低头去看,也知道下方两个小辈的一战,到了何种程度。

    然后他只是神情淡淡,心间一叹:“我给你准备的大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