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三十八章 美人一笑,可抵百年功

第五百三十八章 美人一笑,可抵百年功

    为什么分开?

    如今外面绝世凶魔正在苏醒,无尽魔气都在滚滚汇入东北角上,散发出来的凶威,已使得每一位修行中人,都能感受到从心底升腾起来的不安,虽然在瑶仙子回来之后,鬼神对瑶池国的冲击,忽然间弱了,但这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反而更让人担忧……

    如今,或是逃走,或是趁凶魔未成,前去迎战,都是最为要紧,耽误不得的事。

    可在此时,幕九歌却忽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最不理解的是墨苍老修,他在这时候一腔郁气,无处发泄,忽然感觉自己老了。

    这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

    我们瑶池国的生死安危,你们都不放在心上的吗?

    ……

    ……

    方贵与小鲤儿倒是好一点,他们也被幕九歌的问题勾起了兴趣,毕竟事到如今,他们已几乎搞明白了一百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但却惟独对这一点完全不解,一头的雾水。

    依着此前墨苍老修的讲述,幕九歌初来到瑶池国的时候,以仙灵救灵脉,以剑道压诸族,本已濒临灭亡的玉真宫,重又回到了巅峰时候,而瑶池国即将面临的灵脉枯竭窘境,也开始得到缓解,诸族慑伏,灵脉复苏,蟠桃重新开花结果,这一对璧人更是情投意合……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简直就是皆大欢喜。

    而后来,却是因为瑶仙子与幕九歌忽然之间的决裂,导致了后来所有的事情。

    那么,当时他们为什么会决裂?

    方贵从一开始,便留意到了这一点,还想到了许多。

    尊府搞鬼?

    又或是还有什么他们也不知道的隐情?

    如此想着,好奇被勾了起来,肚子饿的事都忘开在一边了,支棱起了耳朵听着。

    ……

    ……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要问这个?”

    瑶仙子都被幕九歌这个问题问住了,过了一会,才颤声道。

    “对我来说,这个问题挺重要的!”

    幕九歌缓缓点头,脸色居然显得出奇的平静。

    望着他的平静,瑶仙子便忽然觉得心里一颤,似乎觉得他不该这么平静,这种感觉,使得她心里也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股子怒气,这怒气来的全无道理,但却真真正正的出现了,也使得她居然一时难以自恃了起来,声音都在颤抖,忽然向着幕九歌叫喊了起来。

    “为什么定要分开?”

    声音似有些歇斯底里:“因为你一点也不可靠!”

    “啥?”

    方贵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顿时吃了一惊。

    小鲤儿心里也不由得暗想:“幕先生总比方贵哥哥,可靠那么一点吧……”

    墨苍老修急急的想:“若真有凶魔诞生,我瑶池国怎么办?”

    “我跟你说过……”

    瑶仙子的神色,显得有些疯狂:“我从小看到的,就是一个日渐孱弱的玉真宫,我看到的是不理世事的父亲,还有骄狂自大,不自量力的弟弟,我看到玉真宫已经在一日不如一日,但他们还是一无所知,规劝不得,所以从那时候,我就讨厌他们,那时起,我便发誓,如果我要找寻道侣,那我一定会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找个可以让我站在瑶池国之巅的人……”

    幕九歌听了,轻轻点头,似乎瑶仙子确实对他说起过。

    倒是方贵与小鲤儿,听了反而有些不解了,心想若是这么说,那幕老九挺合适的啊!

    凭着他的剑道修为,想让瑶仙子站在瑶池国之巅,很难吗?

    怕是远州之巅,北域之巅,都不在话下吧?

    “再后来,我就遇到了你……”

    瑶仙子声音忽然低了下来,道:“那是我父亲殒落,弟弟也被人暗算的时候,我们玉真宫,已经朝不保夕,随时有可能被六宗十二族吞没,然后我在这时候遇到了,那时候刚从西荒不知地归来的你,当时你一身是血,坐在湖边,我送你丹药疗伤,你便谢我救命之恩,其实我知道,那时候你不过是在逗我,你身上染了那么多的血,其实都是别人的……”

    “是那一次认识你,改变了我瑶池国的命运……”

    她声音低低的,似乎已沉浸在了往事之中:“我当时根本没想到,你剑道如此惊艳,虎视眈眈的六宗十二族,大难临头的玉真宫,灵气衰竭的瑶池国,对你来说都都很简单……”

    “你剑压六宗十二族,帮我化解了玉真宫的危难……”

    “你一剑伤了尊府不可一世的使者,使得尊府再不惦记蟠桃树……”

    “你查出真凶,夜赴三千里,斩杀了那群收钱杀人的散修,替我父亲与弟弟报仇……”

    “甚至连已经枯竭的瑶池国灵脉,你也不过是随手拿出了一株小树,然后便奇异的使得这灵脉重新焕发了生机,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仙灵,那可是仙灵啊,我平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可以见到这等异宝,更没想过,有人随随便便就将它给了我,多余的话都未讲……”

    “……”

    “……”

    幕九歌一直坐着,平静听着,目光也似乎有些飘乎,似有雾气在心间。

    而方贵与小鲤儿也隐隐有些神往。

    小鲤儿想着,若有人可以为我做这些事情……

    一边想一边偷看了方贵一眼。

    方贵则暗想着:“幕老九做的事,怎么跟我当时在牛头村里想的一样?”

    “我那时也想赚大把银子,砸服那群土包子,然后风风光光娶红宝儿与花寡妇来着……”

    “只可惜,红宝儿已经跟大壮跑了,而花寡妇……”

    “对啊,花寡妇还在村里等我呢!”

    “……”

    “……”

    “在那时候,我心里当真已经认定,你……你就是我想找的人……”

    瑶仙子轻声的说着,思绪都似飘飞到了远方,良久之后,她忽然声音一转:“可你不是!”

    “咦?”

    方贵与小鲤儿都微微诧异,抬头看去。

    便连幕九歌,也似稍稍坐直了身子,抬头看着瑶仙子。

    “你……你太狂了,也太骄傲……”

    瑶仙子的眼底,似乎生出了些许的愤然,过了一会,才继续道:“我已选定了你,所以才会将自己交给你,所以我才一切都为我们以后考虑,当时的玉真宫,表面已经慑伏六宗十二族,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他们对蟠桃树,甚至对这仙灵的贪婪,从未放弃过,于是我劝你要尽快斩草除根,以免引发了后患,可是你根本丝毫不理会,只想与我天天看桃花……”

    “尊府有人前来拜访,已给足了我们面子,我劝你与他们好好结交,你竟冷眼相待?”

    “最关键的是,最关键的是你……”

    她轻声说着,声音都似有些颤抖了起来,那是气愤:“我知道你剑道天资极高,远胜于我,所以我劝你好好修行,夯实基础,以图有一日,才可以突破元婴,傲视远州,可你居然连修行也不在意,宁肯跑到桃林里,和顽童斗蟋蟀,也不肯花点时间吐纳盘息……”

    “……”

    “……”

    听到了这里,方贵与小鲤儿都有些懵了,傻傻的看着瑶仙子。

    幕九歌也不由得稍稍动容,轻声开口:“我与你说过,我的修行之路……”

    “不错,你说过!”

    瑶仙子恨声打断了他的话,甚至还有些不屑:“你说你不必吐纳盘息,便可以参悟更高的境界,你甚至会因为往我头上别了一朵桃花,便开心大笑,对我说剑道修为更高了一层,因为我亲手为你烫了一壶酒,便说又领悟了新的一剑,什么我一笑,可抵百年功……”

    她说着,神色都似有些气愤了:“可是,这等哄骗小孩的话,怎哄得了我?”

    “什么新悟的一剑,其实是你早就悟出来的吧,只是哄我开心才那么说……”

    “什么美人一笑,可抵百年功,就是吃天资的老本罢了……”

    她越说神色越冷漠:“所以我从不信,直到现在我也不信……”

    “哪有人终日戏耍,便可以凭空修出超绝本事?”

    “哪有人可以不作谋划,便得自在逍遥?”

    “……”

    “……”

    幕九歌听到了这里,神色都似乎有些疲倦了。

    他过了好一会,才道:“所以那时候开始,便已经……”

    “不错!”

    瑶仙子冷声道:“我那时候就开始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我想找的人,我也知道你是真心喜欢我,我也看得出你那时心间的满足,可是我知道,这样是不长久的……”

    “待到六宗十二族有人修为超过了你,再起了贪意,你怎么办?”

    “待到尊府受够了你的态度,向我们出手,你又会怎么办?”

    “你当时确实剑道惊艳,可你毕竟只是一个金丹啊……”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父亲与弟弟的影子……”

    “不想走到那一步,不想看到旧事重演!”

    她冷冷说着,微微一顿,缓缓道:“所以我只能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与你分开!”

    ……

    ……

    听她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方贵与小鲤儿都懵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