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一人之事(三更)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一人之事(三更)

    思绪飘飞时,娇媚女子与鬼奴等人,已将幕九歌逼到了死角,眼见得他前后左右,皆已是鬼影晃动,道道阴邪歹毒的神通,也已将他层层围住,便如蛛网织成,围杀困兽,幕九歌被镇压住,像是连剑都抬不起来,一瞬之间,起码有七八道神异宝,向他身上落去。

    “坏了……”

    不远处的方贵见得这一幕,已紧张的叫了起来:“这傻师傅在想什么呢?”

    心里知道幕九歌在这时候迎战尊府,或许是为了证明些什么,所以方贵心里也想着,或许他还有什么底牌在手里,未偿不能取胜,但又如何能想到,他看起来威风八面,也不怎么将尊府的人放在眼里,但实际上斗来斗去,就真的只有这六剑,根本不是人家对手?

    心里一时紧张无比,又是大恨:“比宗主师伯来差远了……”

    ……

    ……

    “那把剑是怎么了,要殒落在此了吗?”

    “难道我瑶池国,真的就这么……”

    一众瑶池国修士看到这一幕,也如坠冰窑,浑身冰冷。

    ……

    ……

    “难道这真是死棋?”

    而在另一个方向,棋宫执棋弟子,同样瞠目结舌,脸色大感意外。

    ……

    ……

    “幕……幕先生他……”

    更远一些,瑶池国玉真宫内,身受重伤的墨苍老修,终还是担心瑶池国的局势,死撑着爬上了玉真宫峰顶,遥遥看向了东北方向的这一场大战,纵是幕九歌在他面前说过,并不将瑶池国死活放在心上,但这时候,惟一指望的毕竟是他,所以墨苍老修也牵肠挂肚。

    他本来还盼着,可以看到幕九歌大发神威的一幕,却全未想到,这第一眼瞧过去,便是幕九歌被无尽阴风镇压,眼看着就要被那些尊府的怪胎们夺走了性命,顿时神色大惊……

    ……

    ……

    “唉……”

    而在这时,眼见得无尽阴风啸啸,向着自己轰然镇落,最近的一道凶光,已然距离自己额心只剩了不到一指距离,似是沉浸在了思绪之中,难以自拨的幕九歌,也忽然间低叹了一声,手中那道看似已经被诡异神通镇住,提都提不起来的浮屠剑,忽然龙吟大作!

    铮!

    这一声响,先弱而后强,瞬间漫过了天际。

    于此同时,他忽然收剑横胸,像是一下子便将漫天剑意皆收回了剑中。

    再下一刻,便有森然剑气,自剑上蒸腾起来。

    那个过程很快,几乎就在所有人都看着幕九歌,看着他似乎要被一群鬼仆淹没的瞬间,便看到了一团滚滚剑意升腾而起,而后轰然扩散,将天地倾刻间照亮,在那光芒面前,无尽鬼气被驱散,就连那些冲到了他身边的鬼仆,也忽然间都被那剑气给淹没在了里面……

    剑气大涨的瞬间,他们几乎连声惨叫都没发出来,便已如冰雪般消融。

    滚滚剑气,甚至像是白色的浪潮一般袭卷了过去,所过之后,所有的鬼神气息烟消云散。

    ……

    ……

    “这……”

    正担忧的往前冲,跑了一半的方贵忽然停下了,傻傻的向前看了过去。

    小鲤儿也惊喜的看着这一幕,紧紧抓住了方贵的手掌,欣喜叫道:“又回来了……”

    ……

    ……

    “果然不愧是在棋宫里也留了名字的人……”

    棋宫执子人,看到了这一幕,也眼睛瞪大,久久方才吐出一口浊气:“有意思了!”

    ……

    ……

    “那是什么?”

    而墨苍老修则傻傻的看着那突如其来的一幕,整个人都似已经懵了。

    “那一剑叫作诸遍诸天不得法,真意原来在人间!”

    他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喃喃自语般的声音,墨苍老修惊愕回头,便见瑶仙子,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峰顶,正目光呆滞的看着那铺展在了半空之中的雪白剑气,仿佛已经醉了,她忽然转头向墨苍老修看了过来,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显得非常的勉强,并不好看……

    “那是他当年因我而悟的……”

    ……

    ……

    “怎么会?”

    雾岛南凤被那剑气惊动,低头看去,瞬间便脸色大变。

    他这时候惊的脸色都已像是有些扭曲了,更多的则是难以置信:“不可能,他能重拾剑意,便只有斩掉那三剑,可为什么,到了这时候,他居然还可以施展出这一剑来?”

    ……

    ……

    “此番回来,我才知世事荒唐,不讲道理至此!”

    而这时候的幕九歌,出得了第七剑,将满天乌云震散,脚步却似轻快了许多,踏着虚空,直直的向那一尊百丈凶神走了过来,脸色似乎有些痴狂,虽还有些无奈,却也被自嘲的苦笑冲散了:“我这百年,被悲意困扰,再不得道心圆满,甚至一度弃剑,大道蒙尘,每日里心不由己,所思所念,惟她而已,可是隔得百年,终于回来,终于见她,却看到了什么?”

    “这百年里,她救回了仙灵,并借仙灵,修成了大法力,她一力支撑玉真宫,终于完成了她自己的愿望,稳固了玉真宫的根基,她甚至都没有忘了帮自己找一位合心意的郎君……”

    “而纵是看到了我的狼狈样子,她也并不放在心上,只是想着让我尽快离开!”

    “为此,那片我日思夜想的桃林,她随手便烧了……”

    “到了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吾之道伤,终是吾一人之事!”

    “……”

    “……”

    “该死!”

    而见得幕九歌大步走来,雾岛南凤,也忽然间脸色大变,他这时候的百丈鬼神祭炼,已近尾声,每多炼化一分万邪之气,力量便暴涨一筹,可是看到了已经施展出第七剑来的幕九歌,他终于还是坐立不住了,忽然厉声嘶吼,周围法力急急飞舞,化作一双大翅。

    那大翅于空中,搅动虚空,居然成为了一只黑色的凤凰,遮天蔽日,向下扑来。

    鬼神加持,日月嚎哭,虚空都似已被撕裂。

    这正是他作为雾岛南凤,帝尊座下三大侍从之一的真正实力,接近了元婴巅峰的存在。

    除掉帝尊,他本身便是尊府最大的三张底牌之一!

    而在这时候,他和与瑶仙子斗法时也不成,那时便如猫戏老鼠,只想着不废吹灰之力,便将对方镇压,可在这时候,他却是倾刻间施展全力,只想着阻止幕九歌靠近……

    哗啦啦!

    黑色凤翼遮天蔽日,天地之间,一片魔意森森。

    “既然吾之道伤,只是我一人的事……”

    而此时的幕九歌,抬头看向了那一只从天而降,仿佛带着无边黑暗一起降临的黑色凤凰,眼底目光,却也在渐渐变得平静如水,低声道:“所以其他的一切,也只是我一人的事,初入江湖时的懵懂,纵横东土时的骄狂,孤隐太白后山的悲凉,甚至是那三年间的美梦……”

    “全都是我一人的事!”

    他缓缓提剑,剑上有丝缕的剑意缠绕:“既是我一人之事,那便无所谓真假!”

    “那三年里,我连悟三剑,虽是因她而起,但领悟却是我的领悟……”

    “纵然梦境崩塌,纵然天地色变,纵然往事皆非,但我心所想,即是剑道真意……”

    “师兄一直说我后三剑错了……”

    “其实是他错了!”

    “……”

    “……”

    一念即此,他已仗剑而上。

    黑凤俯冲而落,天地一片幽冥之意,仿佛末日降临人间,可随着那一道剑光呼啸而上,天地之间,忽然间光芒大作,像是有无尽桃花飞舞在半空之中,那是无意剑意幻化,分明是虚无,但在这时候,却显露了一片欢悦之意,正与黑凤带来的幽冥之意相克。

    旁人远远看去,便只能看到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皆与桃花相撞,而后消融,纵是那黑凤之力,可以撕裂虚空,却惟独撕不破那由剑意化成了朵朵桃花,反而寸寸崩溃。

    那已不像是斗法,而有了一种领域之意。

    每一朵桃花,便是一道剑意。

    无尽桃花交织,便忽然化作了一片梦境一般的天地。

    而幕九歌身在这天地之间,大步向前走去,所过之处,那展开了黑色大翼的凤凰寸寸崩溃,化作了飞灰,任是滔天鬼气肆虐八方,撕裂虚空,却再无一丝能够到得他的身前。

    ……

    ……

    “这一剑又是什么?”

    墨苍老修看着这自己完全看不懂的一剑,已完全怔住了。

    而在他身边,瑶仙子也痴痴的看着那一剑,仿佛已浸入了某种梦境,竟未回答。

    ……

    ……

    “你这是什么剑……”

    雾岛南凤在黑色凤凰被斩之时,便已浑身上下皆爆起血雾,连他正在引动漫天鬼雾炼化鬼神兵器的动作都僵住了,他只是满面惊滞的看着走到了自己身前的幕九歌,低低问道。

    “琴歌诗酒犹胜剑,十里桃花万里天!”

    幕九歌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道:“这是我的第八剑!”

    “所以,你并没有斩掉这后三剑……”

    雾岛南凤缓缓闭上了眼睛,半晌之后,忽然又睁开,居然像是有些愤怒一般的看向了幕九歌:“但这不可能,你的后三剑都是假的,你当时遇到的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你受骗了,所以这三剑便是你的道心之劫,你不斩掉这三剑,又怎么可能渡过心劫?”

    “无论其他如何,吾心是真,剑道便是真!”

    迎着他的问题,幕九歌笑了笑,回答道:“既是真的,那我为什么要斩掉?”

    “这个道理……我不懂……”

    雾岛南凤居然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低声回答。

    幕九歌闻言只是笑了笑,道:“我的剑道,很多人不懂,包括我徒弟!”

    ……

    ……

    远远的,方贵掏了掏耳朵,忽然向小鲤儿道:“他是不是在说我?”

    小鲤儿急忙拉了拉他的袖子,轻声安慰着。

    ……

    ……

    “既然如此,那是我算错了一步,你还在等什么?”

    雾岛南凤望着幕九歌,忽然低低的叹了一声,微闭了双眼。

    到了这时候,他确实已经不想再做了什么,他算错了一步,所以满盘皆输,鬼神兵器,还没有祭炼成功,幕九歌便已来到了自己身前,这时候的鬼神兵器,自然也是可以出手的,但它的力量,未必便比得过自己的本命黑凤,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下,他已必然会死。

    “我在等你把这怪物炼成!”

    幕九歌的回答,忽然让雾岛南凤吃了一惊,死死的看向了他。

    “你快一点!”

    望着南凤不解的目光,幕九歌笑了笑,道:“你这玩意儿还不错,我想用它来试我的另外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