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如此异宝

第五百六十八章 如此异宝

    再次在舟舱周围,布下了第三层禁制,然后又吩咐婴啼一直守在这里,不让任何人打扰,方贵这才凝神准备了半晌,然后徐徐吐出了自己一道灵息,毕竟只是刚开始,他还存了小心,这灵息只是他法力之中微不起眼的一道,随时都可以斩断它与自己的联系,免生意外。

    这一道灵息吐出,便顺着周围的聚灵阵游走,丝丝缕缕,很快到了来丹炉之中的仙灵面前,那仙灵委委曲曲的,对方贵游来的那一缕灵息爱搭不理,不情不愿,只作视而不见。

    方贵见状,顿时又瞪了眼,仙灵这才老实了下来,一片叶子展开,引入了这道仙灵,然后经过它脉络游走,便又回到了聚灵阵,游走一圈,回到了方贵身边,方贵将其炼入经脉,便顿时惊愕的发现,那一缕灵息,经得这么一圈运转,居然已变得强大了不少……

    按理说灵息游走于聚灵阵,只会消耗,最终消失怠尽,怎么还会强大了?

    再细细感应,便也发现这灵息虽然强大了,但却多了一些别样的气息,应该就是这仙灵自身带来的,可就算他需要再花一点儿时间把这别样气息炼化掉,还是强大了不少……

    只是一缕灵息,便可以强大到如此,那倘若自己周围法力,无尽灵息,皆运转起来呢?

    便如一斗大米,可赚得薄利三分,那倘若万斤,十万斤呢?

    方贵一惊非小,也终于认真了起来。

    这棋宫的门道,还真别说,有点意思啊……

    ……

    ……

    于是这般想着,方贵渐渐平静了下来,丝丝缕缕的灵息,经由聚灵阵释放了出去,游走于仙灵,然后回归自己体内,随着他一点一点试探,释放出去的灵息越来越多,那回归于体内的灵息也越来越多,稍经炼化之后,自身的灵息,便也越来越强大,法力滚滚而起。

    方贵有种感觉,这时候他法力游走一圈,回归于自身的灵息,便起码可抵数日之功!

    这已经是一种惊人的速度。

    方贵其实从小修行,便已经比同辈修士要快了。

    他修炼的是东土秦家的九灵正典,享受的也基本都是仙门最顶尖的资源。

    但饶是如此,却也从未想过自己的法力可以提升如此之快。

    某种程度上,他这时候简直就是在直接吞噬那无形的法力,使得修为飞涨。

    “难道这才是真正利用仙灵的法门?”

    方贵心里忍不住起了一丝念头,之前瑶仙子借仙灵修行,用了百年时间,将修为提升到了元婴高阶,在常人眼中,已经是难以想象的速度,可是方贵如今稍一体验,才发现,若是用这棋宫的方法,一百年时间提升到元婴,这还真是太慢了,简直慢的像蚂蚁在爬……

    ……

    ……

    “呵呵,五行天出来的青木仙灵,又岂是常人可以想象?”

    方贵不知道的是,如今的法舟之外,三百里外,某一处荒山之上,正在此处歇脚的棋宫弟子白官子,也正在一处山泉旁边,洗着随手摘来的一捧野果。

    这时候的她,一脸傲意,似乎想要传音给方贵说些什么,但一想到,如今的方贵,应该正是修行的时候,不便打扰,便也只能忍了下来,只能对着山泉自言自语……

    之前小魔师还说她话多,其实也怪不得她。

    棋宫弟子向来独来独往,不与任何外人接触,没憋疯了就是好的……

    “瑶池国那个女人,根本不知道这仙灵的真正用途,便是将这仙灵从不知地带了出来的那位剑仙,恐怕也不知道,太白宗那个老狐狸,兴许可以猜摸得出来,只不过,这仙灵一百年前就被他师弟送了人,所以他也没有机会接触,对于仙灵,他们只能以等闲目光去看!”

    “青木、白锋、赤烛、弱水、息壤,五大仙灵,代表的便是一条路!”

    “它们的存在,绝不仅仅是一样异宝如此简单,若被那五行天的人集齐了这五宝,他们甚至可以借此重新开天辟地,而这,本来也是五行天的路,被人看成最疯狂的原因……”

    “五行天出来的异宝,连我们棋宫都只能利用,而不敢据为己有,因果太大!”

    “天上剑仙为避因果,使得大祸不那么早降临世间,避去了不知地,但这仙灵却还是没有带走,兴许他只是觉得这等异宝,该留给自己的弟子或是师兄,帮助他们的路走的更顺畅些,但是连他也不知道,这等异宝,本身便有太大的因果,本身便是一种灾祸……”

    “给了他的弟子,让他去真正的利用这道仙灵,便会开启这因果……”

    “因果一动,便谁也阻拦不住了……”

    “对这小仙门弟子来说,能借这等异宝修炼,倒是十辈子也换不来的福缘……”

    “只是不知他会不会明白,福缘过大,本身就是一种灾祸……”

    “……”

    “……”

    她自言自语的说着,脸上已经露出了淡淡的傲意。

    只可惜,自己说的话就算再惊天动地,旁边的山泉却不会露出震惊的表情来附和她。

    这让她也觉得有些无聊,只好将一颗野果放进了嘴巴里。

    “哎呀,真酸……”

    ……

    ……

    “不得了,不得了……”

    而在那一般正缓缓向前驶去的法舟之中,方贵面对着那滚滚无尽的法力,已是无法形容自己的惊喜,这简直就是一个穷鬼,看到了天上哗啦啦往下旧落的无尽金元宝……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每一个呼吸之间,法力都会提升一大截。

    而在这种无尽法力之下,他也只能竭力的守住了本心,全心全意的去炼化。

    如今他的功法,有魔山异宝、九灵正典、神字法三大根基,这三大根基,他已皆明白了该如何去修炼,只是平时的速度,很难提得上去,原因很简单,他也不可能平白无故,获得无尽的法力,于是平时只能慢慢的去参悟那些功法,但具体的修行之路,却得一步步走。

    可这时候不一样,那无尽法力滚滚而来,功法都有些不够用了。

    以前他是领悟强过了法力,如今却是法力强过了领悟。

    他用运转了全力,去修炼秦家的九灵正典,借此消耗那无穷法力,可速度仍然不够。

    滚滚法力,甚至都从他体内溢了出来,弥漫在了这舟舱之中。

    “呼……”

    舟舱周围,已经布下了三道防御,这溢出来的灵息,也出不去,只能弥漫在房间之内,而婴啼就正百无聊赖的在这房间里打着瞌睡,它也看不懂方贵这时候在干嘛,更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于是就只能盘在了一边呼呼大睡,不知不觉中,便不知有多少灵气被它吞了进去。

    每吞一口,它体表的鳞片都在变得更晶莹,血脉更纯粹,它却全无所知。

    只觉得这一觉睡的好香!

    ……

    ……

    “不行了,还是太慢了……”

    方贵急急炼化着那庞大的法力,忽然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他隐隐意识到,就算自己竭力全力炼化这些法力,但这速度还是远远不够的,法力实在太强大,他的修炼速度不可能跟得上,滚滚法力,愈发浓郁,甚至让他快要窒息了。

    “这可怎么办,停下吗?”

    他心里快速的转动着这个念头,然后猛得想起了一物。

    “不用,我好像还有个宝贝……”

    于是他着急了起来,快速的翻起了乾坤袋,然后从中取出了一物。

    不是别的,正是点破混沌分阴阳之横扫九天无敌造化厉害灯!

    当初他从镜州遗地之中,得了此宝,内有无穷阴阳道蕴,可以帮着他修行,可是后来,在太白宗灵窟之中,他与一群太白宗同门借此灯修行,各有无尽感悟,已几乎将此灯道蕴耗尽,在那之后,他便将此灯收了起来,再没用过,但如今面对着滚滚法力,却忽然想了起来。

    那盏灯的道蕴,似乎还剩了一点,应该可以在这时候帮到自己!

    “用这宝贝剩余的那点子道蕴,应该可以提升多一点的领悟,炼化多一点的法力……”

    方贵满面笑容,觉得找到了一个好法子。

    这时候他就像个饿怕了的家伙,遇着了好吃的,能多吃就多吃点。

    “哗啦啦……”

    但方贵没想到的是,才刚将这盏灯拿了出来,丹炉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激动的声响。

    抬眼看去,便见那株小树像是疯了一般,用力拍打着丹炉。

    这小株被方贵逼着助他修炼,此时消耗的,可都是它的仙灵之力,因此一直萎蘼不振,怏怏不乐,但在看到了这一盏灯时,却像是一下子来了精神,便像是色·鬼看到了……

    “哈哈,你也知道这是好东西?”

    方贵得意洋洋,笑道:“我用它修炼的更快一点,这样也好快些放你走……”

    抬手一指,便将这盏灯点了起来,然后便看到了灯焰分出的阴阳太极般的光华,那光华本就是某种道蕴,方贵被这道蕴笼罩在里面,头脑便瞬间变得清晰了起来,那是一种无比古怪的感觉,若非要形容,那便是自己的脑袋,好像忽然就聪明了十倍,甚至千倍……

    人的心智稍有差别,看到的东西便也不一样。

    普通人看到的,或许只有黄土与庄稼。

    聪明人看到的,则是世间营营众生,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

    更有智者能够看到,天地万物,交织纵横。

    而达到了极致,看到的甚至已经不是天地,而是宇宙万物,大道本源……

    ……

    ……

    如今的方贵借了这灯的道蕴,自然而然,便生出了无尽领悟,对功法的修炼加快了无数倍,滚滚法力,也自炼化了进来,只是就连他也没注意到的是,那一株小树,或说仙灵,在此灯出现之后,也一下子老实了许多,甚至像是配合了许多,全心全意帮着他修炼起来。

    而其自身,居然也正引来了一丝一缕的道蕴,助涨自身。

    在此过程中,它身上的法力在减弱,可是灵性却愈发充足,道蕴滋生。

    惟一的问题在于,那盏灯上,本身便已所剩无多的道蕴,在这时候却消耗的越来越快了。

    “嗯?”

    也是在这时候,正沉浸修行领悟之中的方贵,忽然心里又微微一动,在这种玄妙境界之中,他几乎已经忘了周围万物,只能感受到两者存在,一者,便是那仙灵,二者,便是那盏灯,仿佛这两者的存在,将天地万物都遮蔽了过去,成为了无尽虚空里,仅剩的真实。

    但在这两者气息交织之时,居然又有一物生出了感应。

    正是他额心里的那只魔山怪眼。

    他分明没有摧动,但那只魔山怪眼,却忽然间睁开了开来,绽放隐隐神光。

    这一只怪眼,居然有着与那仙灵与阴阳灯同样的气机……

    或者说不是气机,他们的气机天差地别,他们只是境界类似……

    都属于一种超脱世间万物之上的存在!

    这魔山怪眼的苏醒,又使得场间气场出现了变化,原本是方贵借仙灵与阴阳灯修炼,而仙灵也在汲取阴阳灯的道蕴,可在这怪眼出现之时,它们三者却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

    怪眼借着方贵体内的滚滚法力,绽放出了一道柔和的神光,这一道神光游走,却来到了阴阳灯盏之上,给它增添了许多道蕴,而这道蕴,又被仙灵汲取,然后流出了无尽灵息,被方贵炼化,化作了滚滚法力,这法力,又被魔山怪眼所吸取,然后绽放出了更多神光。

    生生不息,循环无尽……

    而在这循环之中,方贵已陷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玄妙之境。

    不仅是他,就连在他身边呼呼大睡的婴啼,都不知不觉中吞吐了无尽玄妙气息……

    ……

    ……

    “呼……”

    方贵忽然清醒了过来,感受着周围的道蕴变化,神色骇然。

    然后渐渐的,这骇然神色,又变成了惊喜。

    “原来,原来……”

    他无法抑止内心的狂喜,激动的自语着:“那棋宫弟子,把这仙灵夸的天上少有,地下无双,那瑶仙子,也把它当成宝贝,举国之力供养,还真以为这是天下第一宝贝呢……”

    “可原来……”

    他都忍不住想放声大笑,狂意十足:“这样的宝贝,我起码有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