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横扫北域方无敌(一更)

第五百七十一章 横扫北域方无敌(一更)

    此后过了好几天,法舟之上的息大公子等人,都忘不了方贵暴打妖童周全一幕。

    那一战,太惨了。

    那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方贵方老爷,从城里一路追到了百里之外,才将妖童周全赶上了,面对着妖童周全情急之下祭起来的三大法宝,一巴掌将他抽飞,再又追了二十多里,又赶上了,然后面对着妖童周全苦修了百年的压箱底神通,又一个巴掌抽飞了,然后又追了三十里,赶上了,面对着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甚至已经开始磕头的妖童,他二话不说,上去便又是一个巴掌……

    最后那妖童已经滚着走了,结果方贵听说了他喜欢拿人心下酒的事,于是又追了上去。

    ……

    ……

    那一日,妖童周全往天上飞了至少七八回,最高的时候八十三丈,最矮的二十一丈!

    这就仿佛是给抛给别人看的一个信号!

    在告诉别人,跑到太白宗方贵老爷手里来抢名头,就是这个下场!

    ……

    ……

    经得了这一役,法舟上与方贵同行的息大公子一行人,也彻底的服气了。

    每当回想起当时方贵如猛虎下山一般打倒了两个金丹中阶的高手,然后又狂追妖童周全,还顺势把其他心怀不轨的人吓跑那一幕,他们便一阵头皮发麻,因为哪怕是看到方贵打倒了那些人,也看清楚了方贵当时与那些人交手的模样,他们仍然不知方贵实力有多强!

    看起来他只是金丹初阶,应该还没有突破金丹中境,而丹品也是地宝成丹……

    可是金丹初阶,地宝成丹,怎么会有这么强横的实力?

    就算是太白宗那对传奇师兄弟,都教给了他不少秘法神通,也不该有这等本事啊……

    当然了,只有方贵自己知道,其实宗主与师傅,还真没教给自己什么……

    不是他们不教,是方贵方老爷不惜得学!

    咱还需要去学他们的神通吗?

    完全不需要,以后见了他俩倒没准可以指点指点他们!

    有了青木仙灵、阴阳灯盏、魔山怪眼三件异宝,一起帮着自己修炼,方贵直觉自己好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几乎可以无穷无尽的去领悟神通里面的妙法,然后借那无尽的法力修炼,同时还可以用自己的滚滚道蕴,将那魔山异宝的潜力,一点一滴,尽数参悟出来!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正在疯狂提升。

    他甚至已经不知道如今自己提升了多少,还能提升多少!

    在这种情况下,他对自己成丹的三大根基,皆有了长足的进境。

    魔山异宝的诸般潜力与威能,在飞快的挖崛出来,催动起来也愈发的得手应手。

    而神字法,或说归元不灭识的修行,也在这时候变得易如反掌,方贵能感觉到自己的神识正在一天比一天壮大,除了抵御幻术之外,他暂时还不知道归元不灭识的其他用途,但是却可以感受到,这归元不灭识一定有着自己如今还没有发现的神妙,一定有着大用。

    最难修炼的,其实是九灵正典。

    这九灵正典,本就是东土秦家的功法,便是秦家最厉害的天才,想将这一卷修炼到极处,恐怕也得百年光阴,可如今,方贵却感觉自己对这九灵正典的领悟,已飞快加深……

    修为增涨越快,方贵便愈糊涂。

    他甚至有了一种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境界,又有何等实力的感觉……

    也正因此,哪怕他这等平时能不与人打架,就不与人打架的性子,都按捺不住了。

    “我要战!”

    方贵夜里,仰望着星空……他那天冲出舟舱时撞出来了一个洞……满面热血。

    想了想,又觉得这三个字太矫情,于是又改了话口。

    “我要打架!”

    只有不停的打架,才能让他稍稍发泄一下那无尽增涨的法力所带来的不适。

    也只有找人打架,才能让他明白自己如今的实力境界!

    于是,这一路上的北域修士们,就过足了瘾。

    ……

    ……

    从远州出发之时,就有许多修士跟在了法舟周围,他们本来是跟着看热闹的,想看有多少人过来争这个名,所以他们心目中,觉得倒楣的应该是这法舟上的人,但他们却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与他们想象中不一样,倒楣的,居然成了这些跑来夺名的人……

    自从打了朱家公子与妖童周全等人之后,这太白宗弟子就疯了。

    这一路上,他见人就打。

    跳出来拦路要夺名的,他立马冲出去打了一顿。

    对他自己把持了北域十二小圣排名之事表示不满的,他立马冲出去打了一顿。

    对他打人这件事表示不满的,他也冲出去把人打一顿。

    ……

    ……

    他打的人里有归隐许久的仙门名宿,也有意气高昂的小辈天骄,有名震一方的宗派之主,也有野心不减的邪道妖人,有金丹高阶的老修,也有苦炼某道神通的隐士,有德高望厚的前辈,也有初生牛犊的少年,到了最后时,某个抢乞丐盆里铜钱的顽童,也被他踢了一脚。

    “这厮完了……”

    不知有多少人,初时看到了方贵这猖獗的模样,背地里暗下了定论。

    “谁能想到,这位太白宗弟子,居然真的要一路打过去?”

    “呵呵,他做不到的!”

    “无论是谁,根基有多浑厚,神通有多精妙,也不可能连续与这么多人斗法!”

    “毕竟,人的修行,仍然是参悟大道,巩固道基,而不是专门用来与人斗法,你就算再强,再凶,与人交手之时,也总会受些暗伤,消耗一些法力,初时可能不察,时间一久,便会显露出来,所以哪怕是与比自己弱的人交了手,也会立时休养一段时间,养好暗伤,回复精气,可是这太白宗弟子怎么做的?他居然每一战都自己上,每一个强敌都自己打……”

    “如此疯狂,他还能撑多久?”

    “我猜他三天时间,便撑不住了……”

    “……”

    “我猜他七天时间,便撑不住了……”

    “……”

    “我猜他不到半月,定然撑不住了……”

    “……”

    “我靠,他真这么猛?”

    “……”

    “……”

    其实一开始抱着类似想法的人倒是不少,就连息大公子等人,也皆来劝说,觉得方贵不可能每天都如此,不能无论遇着什么对手,也不管对手有多少,都不管不顾的自己上,他们皆表示,自己也可以分担一些压力,起码可以让方贵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再迎强敌……

    面对他们的提议,方贵差点就急了眼!

    “不行,谁都不能跟我抢……”

    “……”

    望着众人一脸惊愕的样子,方贵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不好意思的一笑。

    长叹道:“我是担心你们受伤呀……”

    谁也不知道他这一句话,给息大公子等人带来了多大的心理冲击!

    总之,当天晚上孟陀子就借着酒劲儿发誓:“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海山人点头:“善!”

    ……

    ……

    这时候的方贵,白天借着与人大战,消解自己修为突飞猛进所带来的不适感,也借着这些大战发现自己修为的不足,有些时候,他甚至故意压制了修为,好用来磨炼自己刚刚领悟的神通法门,待到了晚上,便躲进自己的舟舱里,继续贪得无厌的进行着自己的修行。

    如此一路横推,他修为提升尤为可怖。

    而他的名声,则提升的比他的修为还要可怖……

    这一路上,前来拦路夺名的人,着实不少,而方贵打的人则更多。

    眼看着越来越多,修为或深越浅,神通或诡异或歹毒的对手渐次败在了他的手下,倒是连这些观战的众修也觉得越来越习惯了,渐渐的心生敬畏,竟然开始有无敌之名传了起来!

    以前,众修提起方贵,都习惯于称他为那位太白宗弟子。

    毕竟,太白宗那两个人太有名了。

    可如今,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方贵的名字。

    哪怕还是会有很多人,觉得方贵如今能有这般强势表现,是因为那两人教了他绝学。

    但是,方无敌,就是方无敌!

    不过,湖里的鱼拼命去抓,早晚是会抓光的。

    随着方贵一行人渐渐靠近了东海,前来拦路夺名的人便也越来越少了,倒不是众修夺名的心淡了,而是方贵声威日盛,敢来挨打的人少了,从一开始每天都能找着人打,每三天起码能打一场厉害的,到了后来,却是一天两天空着,甚至三天四天捞不着动手机会了。

    好容易到了这二十七八天上,支棱着耳朵听着外面动静的方贵,一听又有人拦住了法舟了,立时大喜过望,大叫一声:“谁都不要跟我抢!”然后就兴奋的飞窜了出去。

    但这一看,却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一次来的,是个少年人,背后跟了一群捧着各种匣子的人。

    不仅如此,那少年人一见到他,就立刻哭着扑进他怀里来了:“方师叔……”

    “你怎么来了?”

    方贵看着眼前这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丹火宗清风小师侄,满面古怪。

    “我没办法不来啊……”

    清风哭的委委曲曲:“我师尊他自己没啥本事,也教不了我什么,结果还天天叙叨说什么自己堂堂上一代七小圣之首,如今教出来的弟子却连这一代的十二小圣都排不进去,实在是觉得有些丢脸,这没办法,不就让我来找你来啦,师叔你大笔一挥,给我一个位子吧……”

    一边哭一边指着后面,道:“呶,你看,这些都是孝敬你的……”

    方贵听着都懵了:“不来打架,改送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