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南境夺名(三更)

第五百七十三章 南境夺名(三更)

    “出去看看!”

    心间生怒,方贵立刻放下了茶碗,带着清风童儿与一直睡觉都长胖了一圈的婴啼出来了,到得舟舷之上,便见息大公子等人,都已经神色冷俊的站成了一排,目光凝重看着前方。

    在他们法舟前方,再有十多里,便已是他们陆上的最后一战,临海城。

    而如今,这临海城上,赫然已起了大雾,迷迷蒙蒙,笼罩一方,雾气之厚重,绝非自然形容,倒像是一股子妖雾,横布在了满天之中,别说目光,就算是神识,居然也无法轻易的看透那一片浓雾,望着那铺天盖地的雾气,倒给人一种恍惚间来到了异域的感觉!

    “谁在拦路?”

    方贵看着那似乎给人无穷压力的浓雾,忍不住一声大喝:“想要找打?”

    声音滚滚传了出去,震得前方雾气聚散不定。

    但这声音之后,浓雾里面,却没有人立时回答,反而隐隐传来了几声轻笑,似乎觉得很有趣,过了半晌之后,才忽然见到那浓雾散开,从里面走出了几道身影来,只见他们共有七八人,有男有女,外貌的年龄看起来皆不大,长者三十许模样,小者看起来才十三四岁。

    若说他们的特点,那便是这些人皆衣袍得体,剪裁考究,带着一身的贵气。

    他们只是平静的从雾气里走了出来,也没有刻意的催动自身气机,更没有炫耀似的将某些厉害法宝祭起在半空之中,但只是那么平静的向周围看了一眼,便给人一种不凡之感。

    “说话的这位,便是名震北域的太白宗高足玉面小郎君方贵方道友吧?”

    对方有一位身穿紫袍,背后背着一具瑶琴的男子,轻轻向前踏出了一步,揖手为礼。

    “咦?说话倒是好听,呆会可以不打他的脸……”

    方贵心里微怔,倒挺满意,就喜欢这种给人行礼时把绰号说全了的人。

    那紫袍男子揖过了礼之后,便直起身来,笑着介绍自己:“在下乃是月州拜月宗端木神翎,特闻龙宫邀约之事,特来拜访,毛遂自荐,愿作这代表北域赴宴的十二人之一……”

    “月州端木神翎?”

    息大公子听了他的名字,脸色顿时大变,然后目光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还带些怒意。

    他缓缓从其他人脸上扫了过去,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越看越是心惊。

    而在此时,随着那端木神翎开了口,其他几人,也皆笑着开口。

    “平州神器宗苏远,见过诸位道友!”

    “海州袁道术,见过诸位道友!”

    “南鹿州贺鸢,见过诸位道友……”

    “东幽州俞魂,见过诸位道友……”

    “西幽州梦远晴,见守诸位道友了……”

    “……”

    “……”

    一个一个的名字说了出来,这些人每一个都彬彬有礼,十分客气,与之前遇着了之后,上来就喊就骂,一脸杀气冲上来就打的人不同,他们虽然也明言自己是来夺十二小圣之名的,但却只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的小事,而不像是挟了私怨,礼数周道,让人挑不出错来。

    但是听到了他们的名字之后,息大公子、萧潇子等人,已皆忍不住脸色剧变了。

    “这一次来的人倒是不少,凑了堆一起来的?”

    方贵不耐烦听那些人自报家门,已经准备好要动手了。

    如今这些人,看起来虽然年青,但方贵心里并没有小觑他们,他其实已经看了出来,这些人应该只是模样年青罢了,实际上一个个修为皆很是深厚,纵然有的人故意遮掩了自身的气机,但方贵还是一眼便能看出来,眼前这七八人里,几乎全都是金丹高阶的存在。

    其中绝大部分,修为都比他这一路上遇到的金丹高阶深厚。

    这一时间里,他甚至有些不明白,这么多的金丹高阶修士,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然了,不敢小觑归不敢小觑,不代表方贵就怕了。

    如今的方贵方老爷可不一样了,这一路上打过来,方无敌的名头是白叫的?

    ……

    ……

    “我们北九州的修士,夺此小圣之名也就罢了,你们有何资格来夺名?”

    还不待方贵说话,忽然一边的息大公子冷冷开了口。

    这倒让方贵有些意外,息大公子这一路上,已经习惯了他出手对付敌人,很少说话了。

    尤其是听到他说了北九州这么几个字,心里更是微微一动。

    “呵呵,北域便是北域,又何必分什么北九州,南十州?”

    对方为首的紫袍男子端木神翎,听了息大公子的话,却是轻声一笑,慢慢的开口道:“龙族邀约,请的是北域十二子,却没说什么北九州十二子,息九昭道友一开口就说这等无理的话,难道是觉得我们南部十州的仙门弟子,都不能算得上是北域的修士了么?”

    息大公子闻言,已是脸色微变,但却不能接他这个话口。

    而方贵听了此言,心里也忽然明白了过来。

    刚才还想这些人是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原来是来自南境十州……

    ……

    ……

    早在之前远州时,众人饮宴,便曾经说起过北域如今的局势,随着太白宗强挫安州尊府,败了朝仙宗,因此北域大乱,大战纷起,如今虽然还未稳定,但是安州、永州、远州、境州、息州、宿龙州、雪州、云州、北鹿州等九州,尊府力量节节败退,已不成气候……

    可与北方九州不同的是,南境十州,尊府的统御,却是依然牢固。

    而且,或许也是因着北九州的乱象,尊府更加刻意的笼络那南镜十州的仙门,不知许诺了多少好处的缘故,如今这南镜十州的修士非但没有造反之意,反而更加维护尊府,如今南境十州,已有无数仙门在尊府驱使之下,集结大军,似乎随时有可能会打过中线来!

    到了那时起,恐怕便是波及整个北域的一场大战!

    息大公子上来便说了那句话,也是因此。

    这北域十二小圣之名,本就是因为仙门精锐集结于永州,斩杀尊府鬼神才出来的,北域十二小圣,本来就代表了北域修士对尊府的不满,也代表着北域修士的一种态度……

    他们这一路走来,前来夺名之人,皆是北境修士,这些人或是对尊府仇视,与他们一致,又或是只观虎斗,态度不明,甚至也有人根本不在意什么尊府不尊府,只想着夺这小圣之名,然后趁北域乱势,谋求自己的根基来着,但无论如何,绝无人敢明目障胆,心向尊府!

    原因很简单,这时候的北九州本来就已经掀起了对抗尊府之势,这时候但凡表露了一点儿心向尊府之意,便会被万人唾弃,所以他们纵然是想说,也不敢真个说出口来……

    可南十州的修士便不同了,他们几乎都是明摆着为尊府效力的,与北境十州恰恰相反。

    在这种情况下,南境十州忽然出动了这么多高手来夺名,那成了什么事?

    北域十二小圣里,若是出现了一半维护尊府的,又成了什么态度?

    当然了,面对着端木神翎的话,息大公子却也不好直接回答,原因也很简单,南十州仙门如今看起来是皆甘为尊府所驱使,但其中自然也不会少了怨恨尊府,只是蛰伏等待时机的人,这时候他若是一句话跟着对方的话口走了,那未免会使得一些南十州修士寒心……

    ……

    ……

    “原来南境十州的同道,哈哈,你们好你们好……”

    明白了这些人的来历与息大公子的担忧,方贵心间也顿时一片释然,急忙哈哈一笑,向着那位端木神翎笑道:“这位道友说的对,什么南十州北九州的,北域就是北域,真要分开了,我们北域十二小圣的名头,还一下子就少了一大半的威风呢,你说对不对?”

    息大公子等人听他这么说,顿时有些担忧的向他看了过来。

    而那端木神翎,则是轻轻一笑,道:“方道友应该年龄不大,这此言说的很是有理!”

    “有理就好!”

    方贵笑了起来,双臂抱起了胸前,抖起了威风,道:“只是问题在于,我玉面小郎君方贵方老爷,早在一开始就已经发过话了,这北域十二小圣之名,只给当初我们在永州除过鬼神的人,这一个萝卜一个坑,可是已经占得满满当当的了,没法再分给你们了……”

    说着,向对方笑了笑,道:“要不你们等下一回?”

    面上笑着,眼睛却已经眯了起来。

    他这话已经摆明了态度,对方若是再不同意,那就只能动手了。

    “是么?”

    出乎方贵意料的是,对方居然没有发火,而是轻轻笑了笑,忽然问道:“那倘若你们这十二小圣的人已经不全了呢?”

    方贵顿时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人不全?”

    那端木神翎轻轻一笑,道:“听闻方道友近几日收了不少厚礼,我们此来,既为夺名,自然也不能缺了礼数,袁道友、俞道友、梦道友,你们也将咱们备下的礼物献上吧!”

    他这一言,直把个方贵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真这么客气?”

    正想着时,对方已出来了三个人,手里皆捧着一个匣子,上前几步,放在了云上。

    云气飘飘,来到了方贵等人身前。

    息大公子袍袖一拂,三个匣子便皆打开了来,然后众人一眼看去,顿时大惊失色。

    匣子里面,是三个人头。

    沾满血污的脸上,还凝固着他们死之前的不甘与愤怒之色。

    端木神翎在这时候轻轻笑着开了口,道:“如今,起码有三个空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