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血染虚空,纵横无敌(二更)

第五百八十六章 血染虚空,纵横无敌(二更)

    “这是什么情况……”

    “不重要,重要的是,从这乱天阵里活下来的居然是他……”

    望着那浓雾散去之后,露出来的阵中景象,已然浩浩荡荡,起码有上百修士涌入的战场,在这时候都不由得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皆傻傻的看着那飘散的雾气里面,正双手提着蛤蟆的腿往下倒的方贵,以及就在方贵身边不远处,手里还托着一颗黯淡的珠子,但是肉身已近乎枯竭,瘦的如同一具干尸,眼底仅剩的一缕鬼火,也在慢慢散去的拜月宗端木神翎……

    端木神翎,居然死了?

    一时间,南境修士,堵在了嗓子眼里的,就只有这句话。

    他们一时难以想象,那一方乱天阵,可是用来对付北域十二小圣的,在南境修士的谋算里,便是北域十二小圣齐至,入了这乱天阵中,也只有葬灭一途,可如今,本用来对付十二人的大阵与里面隐藏的厉害凶宝,如今只用在了一个人的身上,结果却是出人意表!

    活下的居然是那位太白宗弟子……

    死了的则是端木神翎……

    就连雾气都在散去,这说明连大阵也破了?

    这……这让人怎么接受?

    “王八蛋,你别死啊,你先告诉我你究竟向我施了什么邪法?”

    而在众修一片惊愕里,方贵倒了半天的蛤蟆,见那蛤蟆仍是老实巴交又两眼呆滞,一点反应也没有,实在是拿它没有办法了,再一看旁边的端木神翎,最后一丝生气都已飘散,急忙大叫着来抓他,可是手刚刚碰到他的身子,他就已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悄无声息。

    完了,这回自己永远也不知道诅咒是啥了……

    方贵这一下急的,额头上汗都出来了……

    倒是周围众修,见到了方贵那一脸急色,又听到了他的话,顿时反应了过来。

    破案了!

    原来在这一场大战之中,端木神翎也与这太白宗弟子,斗了个两败俱伤,端木神翎已死,可是这太白宗弟子也分明不好受,看他那焦急模样,想必是这端木神翎,对他施展了某种极厉害的神通,想来这也不奇怪,南境拜月宗,本来便是擅长邪术诅咒闻名于世的……

    只可惜……

    端木神翎虽然得手了,但终究还是死了……

    一时间,他们心里纵是想通了,但仍然轻松不起来。

    毕竟是拜月宗的道子,再加上了一方十方乱天阵之力,这等力量拼杀之下,最终竟然也是一败一死,那太白宗的小弟子,这北域十二小圣之首,真正的本领,究竟有多强?

    “杀了他……”

    忽然有人反应了过来,厉声大喝,道道神通砸向了方贵。

    这是反应快的,他们已然认定,大阵里面的这一场拼杀,定然是端木神翎以自己的死换来了方贵的重伤,方贵的修为,纵然深不可测,但这时候也必然是他最弱的时候,就像是孟陀子斩了贺鸢,息大公子斩了袁道术一般,纵然是赢了这一战,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趁他病要他命,更待何时?

    “怎么多了这么多人?”

    方贵骤闻杀机临身,也是心间一凛。

    一看外面忽然掀起了这么一场大战,他也只能先护着自己,只是刚刚才被那该死的拜月宗端木神翎毁了自己的神通,又忽然出现了这么多人杀自己,心间悲愤之意,难以形容,抬手就把蛤蟆扔了出去,砸飞了一群人,然后又一步踏上,将蛤蟆抱在怀里,拳打脚踢。

    “快护住方道友……”

    北境修士里见到这一幕,也骤然反应了过来,纷纷上前护持。

    方贵的悲愤之意,也感染了身边的北境众修,人人面上,都泛起了同仇敌忾之气。

    人的悲愤,是装不出来的!

    方贵道友这时候如此愤慨,定然是一场恶战,吃了大亏呀!

    可恶的南境修士,先截杀我北境小圣,又布下大阵拦路,甚至还将方贵道友骗入了大阵之中,以歹毒手段加害,同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难道真的是为了给尊府做走狗,就全然不顾大家同为北域修士一脉了嘛,就真个要不惜一切手段来对付自己人了吗?

    气势汹汹,愈发的掀起了一场浪潮,袭卷一切。

    南境修士,也没想到方贵这时候出手仍然如此凶猛,初一涌了上来的人,立时在他手底下吃了大亏,阵型已变得异常散乱,纵然是他们人多势众,又做好了准备,各种符篆法宝等等,皆非北境修士可敌,但在这时候,也是战势受阻,竟没有了先前的碾压之势……

    倒是北境修士,很快在方贵身边,汇聚成了一股大势,左右横扫,所向披靡。

    “为秦晚公子……”

    “为火灵小姐……”

    “为天湖宫圣女报仇血恨……”

    “让这些软骨头看看我北境男儿的豪气……”

    “……”

    “……”

    声声大吼里,气势一波掀的比一波更高,激荡人心。

    北境修士愈杀愈是酣畅,倒有某种气意,在这场大战之中凝聚了出来。

    而南境修士则愈发的胆寒,仿佛心里生出了惧意。

    纵是他们早就做好了这一战的准备,纵是他们人数占优,也愈发有些抵挡不住了。

    “我这是来晚了,还是来早了?”

    大战之中,西北方向,一朵腾云急急掠来,云上的,乃是一个容貌清秀,作道姑打扮的女子,她远远看到了这一番大战,微一沉吟,终还是祭起一道飞剑,杀入了场间。

    “师尊传音给我,让我避祸,只等龙使来接,但我既占了小圣之名,总不能不担因果!”

    “……”

    “……”

    “该死,该死!”

    另一厢里,有一道人影,一瘸一拐,慢慢的靠近了这片战场,只见这个人此时模样有些凄惨,浑身皆是血污,一条腿险些断掉,衣袍也显得破破烂烂,头发绫乱,披散了下来,不是个别个,正是此前也名列十二小圣的许流欢,他身边一直跟着的那个丑丫鬟,却不见踪影。

    在这时候,他一边靠近那边战场,一边口中呢喃,眼底似有毒火在烧:“为了这狗屁小圣之名,便谴人追杀了我整整十天,害死了小玉翠,南境,呵呵……真当许某好欺负不成?”

    “杀,杀杀杀……”

    “先杀尽你们这些走狗,再杀光尊府血脉……”

    他待到距离最近的战团不过百丈时,已声音嘶哑,厉声大喝。

    喝声之中,他那一柄标志性的蓝色飞剑,已经出现在了旁边的虚空之中,可以看见,这蓝色飞剑之上,居然也出现了片片豁口,甚至还有蛛网一般的裂痕,显然脆弱到了极点。

    但如此脆弱的飞剑,却迸发出了无尽的杀意。

    “嗖”一声冲进了战场,立时溅起了道道凄艳的血花!

    ……

    ……

    “是时候了,再不出手,更待何时?”

    最后的法舟之中,就连清风童儿看着这一幕,都不由得有些热血沸腾,忽然嗷嗷乱叫了起来,从床底抽出了一杆黄金杵,便挥舞着向战场冲了过去,专挑受重伤的打……

    ……

    ……

    “不对,不对,速逃……”

    南境修士纵是有备而来,如今却也看出了局势不对。

    那十二小圣之首,太白宗方贵,虽然从大阵中出来,但居然仍有一战之力,冲进了人群之中,大开大阖,杀人无算,迎着他的,绝无一合之敌,而跟在了他身边的北境修士们,则也是愈战愈勇,气势惊天,整片战场都已经被他们冲得乱了,绝无可抵挡其凶势者。

    而北境修士,一开始还是观望的居多,如今见势头已现,出手的竟也越来越多了。

    挡不住,挡不住,只能逃!

    有南境修士心知不妙,便已打算抽身而退。

    却冷不防,身后又来了个看似受伤不浅,但出手却极为狠辣的,竟是连后路也堵住了。

    这一下子,明显人数更多的南境修士,在这时倒被北域修士围住了。

    一场厮杀,浩然激烈,滚滚血流,纷落如雨。

    修士的鲜血,都在这临江城外,凝聚成了一条条血河,奔腾流动,直入海中。

    “难道,我们真要死在这里不成?”

    有南境修士已心神大乱,全无战意,满心恐惧。

    ……

    ……

    “好,好,好……”

    “这些北境的小崽子,当真好本事……”

    而在这一场大战,眼见得南境修士,再无半分幸理之时,也就在南方远处的云层后面,正有三人一直在看着这片战场,从一开始看到北境小圣一个个战胜了他们对手时的诧异,再到看见方贵从乱天阵中出现时的震惊,又变成了此时看到南境修士死伤惨重的愤怒……

    他们本来只是负责在这里坐镇观看的。

    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场夺名之战,他们身为元婴老祖,出手的话会引来非议。

    可在这时,其中一人却忍不住了。

    尤其是当这人看到,那些南境修士,连想退出战场都做不到,只能一个个的在战场之中被屠杀之时,更是瞬间红了双眼,再也按捺不住心间那滚滚荡荡的杀意,喷薄而出……

    “非要赶尽杀绝,连条活路也不给人留吗?”

    骤然之间,他的声音如同雷霆霹雳,震散了四方云气。

    与此同时,一只大手骤然向前抓出,笼罩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