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龙宫来了

第五百八十九章 龙宫来了

    北方苍龙的名字,方贵可是早就听过了,甚至还与他门下打过交道。

    一开始对于这位名满北域的北方狂人,他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还曾经因为在丹火宗的待遇问题而心生不满,替自家宗主生气来着,毕竟他还是觉得,自家宗主才是最厉害的。

    不过如今忽然在此地见到,倒是一下子生了些好感出来。

    不是因为这北方苍龙救了自己的性命,而是因为他居然一句废话也不多说,上来就先斩杀了南境的那三位元婴老祖,这份霸道行径,实在是让刚刚还受到了对方压迫的方贵,一下子就生出了莫明的认同出来,管对方什么修为,什么身份,既然该死,那就该杀……

    所以他才大声叫好,管他别人怎么想。

    而这北方苍龙,竟似认识自己,还夸自己不错,倒是让方贵有些意外。

    意外之余,好感再增,觉得这人本事不小,眼光也很不错!

    但有一说一,像方贵这般没心没肺的人却是不多,在那北方苍龙忽然现身,斩杀了南境三位元婴修士之时,无论是南境还是北境,多少修士,在这时候都已被震慑住了,心头上像是压了一块巨石,半天缓不过劲来,尤其是息大公子等有着些大局观的,更是心情沉重。

    见到了对方的三位元婴出手之时,他们也愤怒与痛恨,可是见到北方苍龙出手杀了他们,却也一时心间微惊,无论心里承认与不承认,元婴都绝非金丹修士可以比得了的。

    一下子斩杀了南境三位元婴,还是在这节骨眼上……

    难道,北境与南境,真的要先战上一场了?

    种种复杂心境之下,如今固然南境修士已尽丧了胆魄,但这大战,竟是暂时停了下来。

    ……

    ……

    “你就是那个挑了龙筋的太白宗弟子,如今的十二小圣之首?”

    也在一片凝滞之中,北方苍龙已将那一杆铁枪背在了身上,与他身后的大刀并列,然后缓缓向下走了过来,他这时候已收了兵器,但身上那鼓鼓荡荡的杀气,与生俱来的煞气,却还是给人一种极为可怖的压迫之意,方贵身边的修士,齐齐后退,然后才向他行礼。

    倒是方贵没有行礼,只是对这老头起了些亲近之意,笑道:“是我是我,我见过你徒弟!”

    “他也对我说起过你!”

    北方苍龙来到了近前,上下打量了方贵几眼,似乎眼底也有些复杂的情绪,过了一会,才缓缓摇了摇头,道:“太白宗的那两个,早就知道他们都有些深藏不露的本事,却没想到他们教徒弟也很有一手,原本我以为太白宗的传人,会是赵真湖那老阴货的儿子来的,却没想到最终冒出来了一个你,北域十二小圣之首,呵呵,这个名头可算给他们争气了吧?”

    “哈哈,还行吧,比他们俩当年强一点……”

    提到了这个,方贵倒是不无得意,笑着回答。

    北方苍龙不置可否,只是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方贵,慢慢的道:“我还听说,你曾经放出话来,说这北域十二小圣之名,该归了谁,全由你来做主,此事,可是真的?”

    说着目光幽幽,落在了方贵脸上,仿佛天跟着塌了下来。

    原本他身上就有可怖煞气,一靠近了便慑人心神,更何况他还拿俩眼瞪自己?

    “额……”

    听着北方苍龙说起这一茬,方贵心里忽然一怔,想到了另外一点。

    这老头子可是北域七圣里的老二,更是实质性的老大。

    但如今这北域十二小圣里面,他的弟子却连一个名份也没占上……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连古通老怪,都担心太过丢脸,专门让清风来给自己送礼呢!

    而这北方苍龙忽然现身,会不会也是因为对这排名不满意,专门过来的?

    心里不由得微动,试探着道:“那个宫师兄……”

    “老夫要说的不是这些!”

    北方苍龙微微皱眉,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那个不成气的东西,如今正在经历心劫,金丹也未成,还不配名列如今的北域天骄之列,况且他的名头是他的事,又关老夫何事?难道你们这十二小圣的名头如此不值钱,老夫过来随口问一句,你便要让一个出来?”

    方贵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倒是不由得怔了一怔。

    “小子,看你不像是个傻的,难道还想不明白?”

    北方苍龙看着方贵,冷笑道:“什么小圣不小圣,只是个屁!”

    方贵闻言,顿时有些不满意了,好好说着话,怎么还骂人呢?

    而在他身后的息大公子等人,脸色也皆有些尴尬。

    北方苍龙不理他们,冷哼了一声,道:“就连当初我们那七圣之名,也一点屁用没有,不过是东土来的老混蛋闲得无事做,随口说了出来的而已,一开始谁又真的当回事了?后来能有人记住这名号,是因为老夫在北方乱了尊府的根基,而如今能有人把七圣吹上了天,是因为太白宗那两个接连做了些漂亮的事,否则的话,谁又知道北域七圣是什么东西?”

    万没想到他会说这些,方贵等人神色皆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而北方苍龙说罢了这些话,脸上居然也像是出现了些萧索之意,目光从方贵身上移开,声音也忽然间低了许多,轻叹道:“而若是因为这屁用没有的东西,被人牵着鼻子走……”

    他自嘲一笑,道:“岂不是更蠢?”

    方贵忽然间抬起头来,看了这北方苍龙一眼,心里倒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你们能够想得明白就好……”

    而见得周围鸦雀无声,一片寂寂,北方苍龙也不知是欣慰还是感慨,又或者说,只是不耐烦与这些小辈说的太多,竟是直接迈开大步,便向着海上方向走去,很快不见了身影。

    只有声音随着风刮了回来:“若不明白,那也是北域气数到此为止了!”

    众人万没想到,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皆向他背影看去。

    “苍龙子前辈,竟也要往龙宫去么?”

    有人忽然面露喜色:“这下好了,到了龙宫,也有长辈照拂了……”

    “苍龙前辈参加七海盛宴,倒是情理之中……”

    另有人笑道:“世人皆知,苍龙一脉素与七海关系不错,甚至有传闻,苍龙子前辈发家,便曾得到过七海的支持,若算起来,虽然七海盛宴,极少邀约北域修士,但也不是真个完全没人参与过,这位苍龙子前辈,年青时便应该得到过龙族的指点,这才乘势而起的……”

    “之前还担心,会在宴上遇到什么麻烦,如今可不必担忧了……”

    “……”

    “……”

    议论纷纷里,方贵望着北方苍龙的背影,若有所思。

    也不知怎的,听了北方苍龙的那些话,他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古怪。

    “呵呵,现在说会遇到什么,为时尚早,还是先定好都谁去赴宴更重要吧?”

    一片激动议论里,忽然有人笑着开口道。

    其他人为之一惊,面面相觑,都像是想到了什么,气氛为之一窒。

    忽有人道:“定下这名额之前,还是先杀光了这些南境修士……”

    更多人反应了过来:“不错,不可留下一个!”

    说着话时,已有人暴喝出口,急急祭起了法宝神通,向南境修士打去。

    刚才南境修士先动了手,两边已是杀得火起,只是因得那三位元婴老修的出现,才使得这一场大乱,暂时停下,但如今,北方苍龙已经连那些南境元婴都杀了,剩下的人,自然全无倚仗,北域修士,有的吃了苦头,有的心里还想着其他的念头,顿时便又冲杀过去。

    只不过,这时候南境修士已再无胆继续杀下去,再加上刚才那几位元婴出手,也已经帮他们打开了后路,这时候心胆皆丧,顿时呼啦啦一片散去,只是奔逃,连手也不敢还。

    而这些北境修士,则一边大喝着冲杀,争夺起了落单的对手。

    望着他们争相出手的场面,方贵的脸色,忽然就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诸位,碧海之滨,盛宴将至,本是喜事,又何必妄动干戈?”

    在他说着这话时,空中那十方乱天阵的雾气,已尽皆飘散,东方半空里的阳光,则于这时候洒落了下来,直显得明媚一片,也在这阳光之中,碧海之上忽然卷起了一片海浪,像起来像是一道大浪,而在那浪花之中,居然有一片水流,冲天而起,径直卷向了这个方向。

    还未到身前,那一片海浪,便已在空中散开,赫然见到,居然是两队虾兵蟹将,簇拥着中间一个身负龟甲的男子,慢慢悠悠向前走来,尚有一段距离,便已连连揖手,笑着开口。

    “拜见诸位小圣,小的奉龙主之命,特来相迎北域贵客……”

    一边说着,他绿豆也似的两只小眼扫过了这一片战场,望着空中漂浮大阵残骸,满地的鲜血尸骸,以及远处近处,杀气腾腾的北境修士,与又惊又恐的南境修士,像是在审视一张答卷,布满青鳞的脸上,居然缓缓浮现了些满意的神色,两撇柳叶小胡子都微微翘了起来。

    方贵这时候正转头向他看来,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舒服。